农女有田有点闲-第一千两百零九章 重要的是将来
更新时间:2019-12-02  作者: 饭团开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农女有田:娘子 | 很彪悍 | 饭团开花 | 农女有田有点闲 | 饭团开花 | 农女有田有点闲 
正文如下:
王永珠见张婆子脸上露出痛色来,忙松开手,不敢再试图将人拉开,知道这是顾家老夫人心中激动,不好硬来,只得放柔了声音也跟着劝:“老夫人,您且松开些,您手劲太大,将我娘都抓痛了。您放心,咱们不走,咱们到那边坐着说话好不好?”

顾家老夫人只听到说把她心爱的妞妞抓疼了,手下力道不由自主的就松了,一面伸手去揉刚才抓疼张婆子的地方,一面自责:“娘该死!抓痛娘的妞妞了,娘给妞妞揉揉,不疼了!一会子娘给妞妞做桂花糕吃,好不好?”

张婆子脑子嗡的一下,好像有什么东西冲破了出来,她恍惚间,脑海里闪过一副画面,一个年轻的女人,也笑眯眯的这样哄着自己:妞妞乖,听话,娘给做糕吃,好不好?

她忍不住就颤巍巍的开口:“娘?”

顾家老夫人一顿,然后一把又将张婆子薅进怀里,死死的搂着,一边点头一边流泪,嘴里还道:“哎!是娘!妞妞,是娘!”

张婆子也忍不住伸手回抱住顾家老夫人,两人抱头痛哭起来。

王永珠倒是放心了些,这哭出来就好,大喜大悲郁积在心里,倒容易憋出病来,这样发泄出来,倒是无事了。

因此在顾家大夫人想上去劝解的时候,她还拦了一把:“大夫人,让我娘和老夫人哭一场,将心里的郁气散散。”

听王永珠这么说,顾家大夫人和安氏她们本来打算上前的脚步一顿,互相看了看,到底是没上前去。

等着张婆子和顾家老夫人哭了一会,也渐渐平静了下来。

顾家大夫人才上前,让坐下慢慢说。

顾家老夫人生怕张婆子跑了,一只手抓着张婆子的手腕不放,牵着她一起坐到炕上,这才步入正题。

虽然顾家老夫人是一眼就觉得张婆子是她的丢失的女儿,可到底事关重大,也免得将来有人说闲话,顾家大夫人又开口问了当初丢失的孩子的特征,意思是当场验证一下,众目睽睽之下认回来,任谁将来也挑不出刺来。

屋里都是女眷,也没什么避讳的。

王永珠想说点什么,扭头见张婆子似乎并不反对,也就闭口不言了。

顾家老夫人断然道:“我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我怎么会不知道?这就是我的妞妞!我的妞妞这耳朵后面有颗朱砂痣,妞妞,你给她们看看——”

此言一出,除了顾家大夫人和王永珠,其他人都看向了张婆子。

张婆子愣了一下后,缓缓的转过头去,果然在她的耳后,一颗绿豆大小的朱砂痣,明晃晃的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下是确认无疑了,顾家大夫人忍不住就长长的出了一口气,那颗提着的心,可算是放了下来。

顾家老夫人此刻理智也回来了,见顾家大夫人这般,哪里还有不明白的?

当下指着顾家大夫人,“你啊,你啊——”

顾家大夫人起身赔笑,又赔不是,只说是自己担心出错,怕老夫人空欢喜一场,所以才没说,今日将人带来,也是让老夫人自己亲自认回来云云。

顾家老夫人多年的夙愿得偿,哪里还会生气,高兴还来不及呢。

又一叠声的让人将在家的顾大老爷顾长卿和三少爷顾子桓来认亲。

那边顾长卿和顾子桓已经见过了宋重锦,只不过粗粗考较了几句,心里也颇为满意。

其余的时间,也就是在问关于张婆子的事情。

宋重锦心中清楚,也不添油加醋,只实事求是的将张婆子的大半辈子的经历略微说了几句。

顾长卿和在场的都不是傻的,虽然只是寥寥几句,可也能听得出来,张婆子日子过得实在是艰难。

心中都有些戚戚然。

尤其是顾长卿,真是心如刀割。

听到顾家老夫人那边的人来叫他们去认亲,就知道,这回是确认无疑了。

当即一贯方正的脸上都挂上了笑容,带着两个儿子和宋重锦往老夫人这边来了。

进了屋,先重新认过亲,又坐了下来。

顾家大夫人看看情形,已经将楼氏和安氏还有二房的两个没出嫁的闺女,都打发回去了。

屋里剩下的就是张婆子母女,宋重锦,还有顾家男丁和两位夫人。

这才又说起当年的事情来,虽然在猜测张婆子就是顾家血脉后,顾长卿已经派人去荆县打听情况了,可到底不如当事人说来清楚。

张婆子只轻描淡写、三言两语的就将自己这大半辈子的事情说清楚了。

当年自己被人收养,然后跟收养的人家断绝关系,给人家当续弦,生养了四个儿子,一个闺女,去年嫁的男人死了,所以跟着闺女女婿上京城。

半句没提自己这些年遭的罪,受的苦。

可越是如此,越是让听得人难受,谁都不是傻子。

好端端的,跟收养的人断绝关系,好好的大闺女,却要给人当续弦,生了四个儿子,老了却只能跟着女儿女婿过活,这里面的苦楚和煎熬,还用得着明说?

张婆子倒是淡定,她前半辈子都已经过去了,受得那些苦,就算说出来,还能时光回转不成?就算说出来能让人同情,又能如何?

因此还能笑道:“这都是我的命,也怨不得别人!如今我跟着闺女女婿,也过上了好日子,享了他们的福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当年的始作俑者都死了,就算是怨,又能如何?

这话说出来,顾家老夫人先受不住,搂着张婆子心肝宝贝的又大哭了一场。

顾长卿到底是男人,见自己娘亲平日那么精明的人,如今只顾着替妹子心疼委屈,又是自责,别的都顾不上。

他虽然也心疼,可也知道,过去自家妹子受得委屈已经找不回来了,重要的是将来!

这认回来,只是个开始,这妹子回来后,自然要将往日属于她的荣光都替她找回来,将来要过得舒心畅意才是。

再说了,那未曾谋面的妹夫死了,如今妹妹跟着女儿和女婿,借住在卫国公府里。

卫国公宋弘是个什么人,他心里不清楚?那就是利益至上的老狐狸。

自家找回妹子这事,肯定要昭告亲朋故友,不会瞒着人,宋弘那老狐狸若是知道了自己妹子是他儿子的岳母,天知道会生出多少事来。

他心疼妹子,可是宋弘那个老狐狸,他却并不想多打交道。

一来,顾家的女儿,哪里有住在别人家的道理,二来,不说他娘,就是他,也想多跟妹子相处相处,好好补偿补偿她这些年受得苦。

妹子虽然守寡,年纪也大了,可若要是她还想再嫁,他这个做哥哥的,怎么也得给妹子寻摸一桩好亲事,老了也有个伴不是?

妹子受了大半辈子的苦,如今回来了,有他在,自家妹子以后都得是好日子!

转眼间,顾家大老爷心里就转了无数念头。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