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红妆-番外:醉里挑灯看剑(七)
更新时间:2020-07-08  作者: 姚颖怡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大红妆 | 姚颖怡 | 姚颖怡 | 大红妆 
正文如下:
那晚,长公主府的演武场里,冯烨和萧柔谈天说地,冯烨说他小时候跟着阿娘去田间看望乡亲,与牛师傅一起在街头打把式募捐,把募到的银子捐给受灾的百姓,谈他的梦想,他想征战沙场,一展报负,他还想把修葺冯园,连带着再把杭州的老宅子也一并修了,带上母亲去看西湖。

萧柔告诉冯烨,高丽人会以五花肉宴请贵客;马剌加人则以胖为美,女子若是不胖就不是美人;小时候外祖母带着她去过很多地方,有的地方是用马粪烧火的,还有的地方,人一生只洗三次澡,她们甚至还去过一个地方,那里的女子出嫁不离家,一个女子会娶好几个丈夫。

晚风习习,两人谈兴更浓,不时哈哈大笑,江二妹打着哈欠,这两人说这些话有意思吗?真没劲!

长公主说过:“提醒小柔,无论她去到哪里,都要让她记着回家。”

云夫人说过:“盯紧小柔,若是她挺着大肚子回来,我掰断你的狼爪子。”

所以,无论多困,也无论这两人说的话有多么无趣,江二妹也要硬挺着守在这里,云夫人说要掰断她的狼爪子,那决不会是吓吓她的。

“你已经决定去戍边了?燕北还是西北?”萧柔问道。

“嗯,这是我从小的梦想,我要去西北,到梁国公麾下。”冯烨语气坚定。

在大齐,如他这般的出身,想要成为战场上的猛将,就只有武举这一条路。

所以,八岁的那一年,他便选择了这条路。

整整十四年,他都在为之努力。

活了两世,这是他第一次为自己而努力,不是为了家族,也不是为了别人,只是单纯地为自己。

他不会放弃这个理想,尤其是,现在机会就在眼前。

“我爹很严的,你看我哥就知道了,不过,我支持你,若是我哥不肯帮我,还有我呢,再不行,还有我娘。”萧柔笑道。

“那你呢,要去高丽吗?”冯烨想起那位在国子监读书的高丽小王子,那可是万里迢迢从高丽追到京城来的呢。

“高丽?去一次就行了,我还没想过去第二次,啊啊啊,你是听到外面的传言了吧,他们瞎说的,李岚只有十五岁,他在王室中处境艰难,因此才找这么一个借口跑到京城,不过是想要寻得大齐避护而已,这事已在万岁面前过了明路,我那皇帝舅舅绝不会乱点鸳鸯谱的。再说,我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过,我之所以会回京城,是听说朝廷正在组建船队出海,我想跟着一起去,所以就来求舅舅了。”

月光下,萧柔神采飞扬。

“你要跟着朝廷的船队出海?上次你去马剌加时那么危险,你不怕吗?”冯烨有些惊讶,但又觉得理所当然,能在海上独自漂流七天七夜的萧柔,还有什么是她不敢做的?

萧柔仰头看向夜空,声音里满是憧憬:“正是因为我去过马剌加,见识过大海,所以才正加想去啊。你看这夜空繁星点点,是不是很美,可是在大海上看夜空,比这里更美更壮观。你想像一下,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放眼望去一片璀璨,你甚至分不清哪里是天空,哪里是大海。”

“除了出海,你还想去哪里?”冯烨问道。

“我还想去很多很多的地方,等我有一天,不想四处走了我怕去的地方多了会忙记,所以做了很多笔记,记录下我的所见所闻,有朝一日,我想停下来时,我会把这些笔记整理出来,,写一本书,给很多很多人看,让他们看着我的书,跟着我走遍天下。”萧柔说着说着,就笑了出来,笑声如银铃般,被晚风送出很远很远。

“等到我三十多岁时,我就会卸甲归田,回到交阳修园子,我家园子有一半租给了县学,我和县学的人很熟,我若是去县学里当先生,他们应该能答应,闲时我会在园子里开诗会开茶会,若是有缘,还会收一两个徒弟,教他们武功,等到他们长大了,像牛师傅这样,带着他们到京城考武举。”

冯烨也笑了,征战沙场是他的第一个理想,做学问当先生则是他的第二个理想,他还有第三个理想,那就是与一人花下终老。

萧柔哈哈大笑:“好啊,我早就想去冯园了,能不能在冯园里也租给我一块地方,让我在那里写书?”

“当然可以,不收你的租金,但是你写的书要第一个给我先看。”冯烨说道。

“好啊,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快三更时,冯烨才回到书院,活了两世,除了妹妹杨兰舒,他还是第一次同一个姑娘聊了这么多,不知不觉中,竟然聊了大半夜。

“阿烨,你真的决定去戍边了?唉,那位宝璋郡主很漂亮,我还以为真如戏文里说的,当了状元就能嫁给公主郡主了呢。”许德华一脸遗憾。

冯烨朝他的脑袋上敲了一记,说道:“宝璋郡主不是普通人,不能以寻常女子对之。对了,我去戍边后,还要辛苦许师母有空时去看看我娘。”

冯烨口中的许师母是许二先生的太太,许德华的婶母。许二先生一直在学堂里教书,没有再回清虚,许师母也是交阳人,和冯母以前也认识,因此,两家人时有走动,相处很好。

而许德华的母亲许大嫂,则一直住在清虚,至今还在族学里教书。

这十几年里,冯烨只见过她三次,在许大嫂眼中,冯烨是自家儿子的同窗,好朋友,是她的晚辈。

冯烨对此很满意,只要他知道许大嫂过得很好就行了。

次日,萧睿一觉醒来,洗漱过后就跑去找萧柔。

见到妹妹,他劈头盖脸就问:“如何,对你榜下捉到的这个女婿可还满意?”

萧柔冲他皱皱鼻子,却又叹了口气,道:“我哪里是榜下捉婿,分明是给咱爹捉了员大将,给你捉了位袍泽。”

萧睿一怔:“你和他聊到半夜,也没有说服他吗?他还是想上战场?”

萧柔点点头,又摇摇头:“我为何要说服他?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别人为何要干预他?如果他被人劝了劝就改变了自己的想法,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意思?再说,我也没想现在嫁人啊,是你们,舅舅、大表哥,还有你,三厢情愿,非要让我玩什么榜下捉婿。那位文状元是个半老头,榜眼是个大叔,探花竟然是个娘娘腔,也就这位武状元长得合我心意,偏偏人家看中的我爹和我哥,而不是我,呜呜呜,你要安抚一下妹妹的芳心啊。”

萧柔趴在桌上呜呜呜地哭了起来,萧睿无奈,只好说道:“跟随船队出海的事,包在我身上,这样可以安抚你的芳心了吗?”

“可以了!”萧柔立刻抬起头来,笑靥如花。

一个月后,萧柔随船队出海,冯烨跟着萧睿,踏上了西去之路。

冯烨和萧睿先去的西安,在西安,他见到了临潼长公主和梁国公萧韧,还有那位传说中的云夫人,以及被燕王周钰派来给云夫人送孝敬的燕王府长史和他的夫人。

那位燕王府长史,冯烨恰好认识,他姓刘,但是他曾经还有一个姓氏,却是姓方的,而他的夫人,则是临潼长公主身边的丫鬟,名叫烟翠。

花开花落,花落花开,边月随弓影,胡霜拂剑花,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

转眼十年过去了,冯烨从一个风华正茂的武状元,变成了身经百战的大将军。

这一年,他三十二岁,也是他从军的第十年,他卸甲归田。

不知道有多少人为之遗憾,他只有三十出头,还能继续建功立业。

但是萧睿没有挽留,他从冯烨初来西北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

他拍拍冯烨的肩膀,说道:“我不会劝你,并非是我不想劝你,而是我妹妹说过,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别人为何要干预他?从军是你的理想,去当先生当文人也是你的理想,我劝不住你,也就不劝了,去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吧。”

斗转星移,距离那年临潼公主清虚一战已经过去三十多年了。

就在这一年,冯烨回到了阔别十年之久的家乡。

冯氏很高兴,在园子里摆了流水席,请乡邻们家里吃酒。

“我儿子要修园子了,到时少不得要请你们帮忙呐,修完这里的园子,我儿子还要修杭州的老宅子呢。”

乡邻们纷纷称赞,冯氏笑得合不拢嘴。

待到园子修好后,来提亲的便络绎不绝,冯烨索性带着母亲去了杭州,在西湖边上租了一座精致的小院,一边翻修杭州的老宅子,一边陪母亲游览杭州城的美景。

几个月后,母子二人回到交阳,提亲的人终于没有了。

冯氏叹息:“阿娘知道你眼界高,可是阿娘不放心你啊,若是阿娘死了,这世上只有你一个人,多孤单啊。”

冯烨笑着安慰她:“我明天就去县学,请他们收我做先生,牛师傅上了年纪,不想再收徒弟了,我还可以收几个小孩教他们武功。”

“你要当先生啊,那你去县学时把我腌的咸鸭蛋带上一坛,和人家好好说说,当先生可是大事。”冯氏说着,便去挑咸鸭蛋了。

看着母亲的背影,冯烨莞尔。

冯烨在县学里做了先生,又收了两个八岁的孩子做徒弟,闲时他会在园子里开诗会,开茶会,日子如水般过去。

转眼又是两年,这一天,他刚刚从县学回来,母亲就匆匆过来,对他说道:“哎呀,来了位姑娘,非要租咱家园子,我说我家儿子尚未娶亲,你一个单身女子租我家房子,多嘴的人会说闲话的,可是她不听,就是要租,还说要在这里写书,你看可如何是好?”

冯烨笑了,他知道,他的第三个理想,就要实现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姚颖怡其他作品<<逍遥章>> | <<最春风>> | <<金玉良颜>> | <<归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