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退休之后-1093:跟罗的battle
更新时间:2021-01-14  作者: 油爆香菇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大佬退休之后 | 油爆香菇 | 连载 | 签约 | 免费 | 油爆香菇 | 大佬退休之后 
正文如下:
(文学度)

誓约???

蓦地,谈苏说的一段话强势浮现。

……除非,化解他的怨气和仇恨……但是,阿叶,没有人能做到,不要异想天开以为能化解它,好吗?眼前还浮现谈苏微红的眼眶与眼眸深处的欲言又止,胸腔出现一瞬的窒息。

这是谈苏跟她谈起银椤树与妖皇纠葛时的画面。

裴叶当时便笃定谈苏口中的“异想天开”与妖皇有关。

否则他情绪起伏不会这么剧烈。

只是碍于种种考虑才没追根究底。

如今看来,不追问是不行的,这背后的纠葛比她想象中还要复杂。

裴叶想通这些,便直言不讳了:“我的记忆不完整,属于妖皇那一部分没有完全苏醒,也不知道你说的‘誓约’是什么……既然这么说了,显然你是知道的,不妨给个提示,让我猜一猜?”

再者——

妖皇发的誓言,跟她裴叶有半毛钱关系?

罗掀起眼皮,淡淡道:“哦,也没什么,就是执夷殿下当年发誓——愿意慷慨舍命,以一己之身承受、化解银椤树承载的万千戾气,超度亡魂,而作为交换,银椤树将不得迫害妖族……”

裴叶嗤了一声。

“你做到了?”

尽管记忆不全,但裴叶笃定妖皇是做到了的。

罗反问:“不然呢?若我没做到,执夷殿下陨落的这些年,妖族早灭绝得一干二净了。”

说着,明显多了点儿咬牙切齿的味道。

裴叶撇撇嘴:“妖族现在的境况跟灭绝也没多少区别了,只剩小猫三两只,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再这么下去,往后生存环境更恶劣,兴许真会沦落到自己开动物园以卖萌为生的境地。”

回想之前几个游戏副本,裴叶嘴角下撇。

一群小妖住动物园节省住房成本和生活开支,哪里还有妖族鼎盛时期横着走的样子?

“盛极必衰,枯荣有序。上古万族争夺气运,哪个不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妖族已经强盛过一次,踩着多少白骨登顶?彼时何等嚣张狂傲?本该气运到头,若不是你强行续运……哼!”

兴衰交替自有定数。

如今能留下些许薪火还不偷着乐?

裴叶对他这话持保留意见:“我想誓约内容不止这么点吧?目前来看,我还没发现‘自己’有违约的地方,反倒是你,兽人大陆的银椤树遍地开花。尽管杀伤力不怎么大,但侮辱性极强。”

罗继续道:“的确,还有。”

“什么?”

“执夷殿下还答应——此后,生生世世不与妖族为伍,若违誓言——”罗目光冷了许多,裴叶心中咯噔,只听他道,“……轻则魂飞魄散,重则永不超生……唉,执夷殿下对自己果然狠。”

裴叶:“……”

她现在只想国骂一句。

魂飞魄散和永不超生有什么区别吗?

不对,永不超生比魂飞魄散好多了,前者好歹还能当只鬼,后者连个齑粉都不留。

裴叶揉了揉涨疼的额头。

这哪里是前人栽树,分明是挖坑,还TM是巨坑。

不对——

“你说是‘答应’?而不是我自己‘说’?”

这里头的区别可大了去了。

若是后者,多半是妖皇自己的主意,若是前者——必然是旁人提出来的补充条款。

这个“旁人”是谁,还用得着猜?

“自然。”

裴叶:“你这是杀人诛心。”

她也想象不出妖皇答应这个誓约的理由,这不是将自己后路都斩得一干二净吗?

于是补充了句:“我没有记忆,对你说的所有话都持保留意见。”

“信不信是你的自由,我无从干涉。不过有一事要提醒你,誓约反噬已经开始。兽人大陆这些带着妖族血统的兽人厌恶你,你养的那些妖族幼崽对你生出杀心,便是征兆之一。”

裴叶越琢磨越觉得不对劲。

“你这么好心提醒我做什么?”

他出现后,除了散播银椤树恶心人,似乎没有其他动作。

披着“罗”的马甲也不知道遮掩,如果是正常逻辑,不应该捂好马甲,卧底她的身边,暗搓搓看着她跟妖族重新建立羁绊,再被誓约反噬?这才是正经八百的报复吧?

这会儿却迫不及待跳出来。

与其说是耀武扬威,倒不如说是提醒。

更加古怪的是——

如果罗的话都是真的,妖皇被胁迫发下这么毒的毒誓,怎么不自救?

虽说七殿下那时去其他地方处理公事不在身边,但二人是道侣,怎么可能没有联系方式?

有难题为何不求助?

眼前这人还曾化名“银椤”,被妖皇捡了回去当成心腹。依照妖皇的脾气,被人背叛又被要挟,即便当时忍下来没有报复,事后也会找回场子,让敌人加倍偿还,结果,她什么都没做。

裴叶作为妖皇转世的转世,别说被威胁发誓,甚至连“银椤”相关的记忆都没有。

疑点重重,不合常理,让她不得不在意。

“按照正常逻辑,不该指望我早点去死?”

裴叶刚说完,罗的表情变得古怪起来,好似生吞了几只粪坑飞出的苍蝇,面部肌肉抽了抽。

“你以为——我想这么做?”

裴叶挑眉,她执扇三两下劈出一块石墩来,坐下准备听故事。

“哦,根据我的经验,你是没法长话短说了。来来来,那就慢慢讲,我时间有的是。”

罗:“……”

虽说转世了又转世,但眼前这人比之妖皇是更加无耻且厚颜了。

他看着裴叶,目光深沉,似要通过她看到什么人:“这件事情说来话长,你有幼年记忆吗?”

“哪个幼年?”

“执夷殿下的。”

裴叶道:“哦,不太记得,不过之前脑中会出现一些……熊猫幼崽被试药虐待的画面。”

罗:“那就是了,你那时已经濒死,魂魄因此缺损三分之一,不过有个人帮你补全。”

“这人是谁?”

罗道:“我的妹妹。”

裴叶脑中闪过谈苏说的那些上古事迹,试着问:“那位死守人族领地结界的散修?”

“嗯,看样子你家那位没少扒拉上古黄历,居然连这个都查得到。”罗唇角噙着嘲笑,“我跟我妹妹都是人族散修,自小相依为命,流浪乞讨,一次偶然机会踏入仙途。我只想过安稳生活,穿暖吃饱即可,只要我俩过得好就行,但她却不这么想。她觉得踏上仙途便有了与天争命的机会,她不仅想替自己争,也想帮其他凡人争。她是我唯一的亲人,我自然不能丢下她不管。往后百余年,一直奔波各处,斩妖除魔、仗剑天下。只要有人来求救,她就没拒绝过。”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很快碰到几个志同道合的人族散修。

皆是热血未干的年轻人,很快就一拍即合,异想天开弄什么人族结界,结果还真成功了。

为守护结界,他们分好各自镇守的位置,开宗立派。

女修镇守的地方常年风雪弥漫,环境恶劣,堪称苦寒之地。

罗有什么办法呢?

自然是继续陪着她去做。

裴叶问:“宗门名字——九归一宗?”

罗点头道:“是。”

当时取这个名字是希望那九个惊才绝艳的修士能始终团结如一,坚守初心。

下场却是初心不复,着实嘲讽。

裴叶又问:“如此说来——妖皇转世、我的前世,入的那个门派是你后来弄的?”

罗又一次点头,讥诮道:“你就当我怀念往昔。”

真正的九归一宗,上到宗主长老,下至客卿弟子,全部埋葬在那一战了。

只剩下他一个,堕入非道,以非人非妖非魔的姿态苟延残喘至今。

“我一直在想,我们兄妹做错了什么?我的心性天赋皆不如她,身死道消也是正常,斩妖除魔也是因为妹妹想做,目的的确不纯粹,但她不一样。她那样赤诚,为何会有这样下场?”

“大概是命吧。”

“命?”

裴叶道:“七殿下总说,所谓的‘命’不过是每个生灵的选择,这些选择不是互相独立的,而是互相影响、互相推动的。管得了自己的选择,却管不了旁人的。‘命’不好,错不在你妹妹。”

罗偏过头,脸色微沉。

“你这回答跟当年真是一字不差。”

裴叶:“……”

哦吼,看样子妖皇灌心灵鸡汤失败了。

“然后呢?”

罗:“九归一宗上下覆灭,那些妖族还不解气,设阵将所有魂魄都拘留下来,镇压在那里。久而久之就成了极其阴邪之地,安静了不知多少年,有几个人族修士追杀一对妖兽,误打误撞闯进来,其中一只妖兽临近分娩。将我吵醒,我就把它们都杀干净,只留了一个活口。”

裴叶眉间颤了颤:“活口是执夷?”

罗道:“嗯,我一直想办法破开镇压的邪阵,让阵中受苦魂魄能解脱,也希望我妹妹能活过来,哪怕不能再当人,为此做了不少试验……执夷殿下不过是其中之一,其他可都死了。”

被困的那几万年,他没少利用阵法引诱外界各族生灵进来。

最后死在九归一宗遗址,变成银椤树养料的生灵,怎么说也有大几十万吧。

裴叶感觉自己拳头硬了。

“别这么看我啊。”罗薄凉地笑了笑,“虽然吃了不少苦,但若不是我,她连出生的机会都不会有,还在母腹就被那些人族修士了结了小命。我好歹还将执夷养大了,不是么?”

裴叶呸了一口。

“厚颜无耻。”

罗不以为耻:“最后一回试验,她没撑过去。我还挺可惜,谁知道——我妹妹会在这时候醒来,还将她送走,转头跟我说,说我、说我变了……”

他做下的事情都被短暂苏醒的妹妹发现。

说到这些,罗的表情几近狰狞。

“我变了?我TM就没变过!我一直就是这样的人!除了她,其他人死活关我什么事?”

裴叶忍不住吐槽:“你这妹控着实有些病态了。”

罗冷静下来,反问:“我病态?我因为谁才这么病态的?站着说话不嫌腰疼,你试试,宗门上下万余活口都在你眼前被人残杀,枉死被镇压孤寂几万年的滋味?你还能说得出这话?我唯一的亲人死了,我精心培养过的弟子没了,我跟我妹妹保护的凡人被屠杀……”

他指着自己胸口。

“我曾是个人,如今却是个非人非要非魔,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破开那个阵,他干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上妖族复仇。

还没真正展开就被妖皇阻拦。

他一眼便认出妖皇执夷就是当年那只幼崽。

而妖皇也看出罗身上蕴含的滔天恨意,知道银椤树为毁灭妖族而生……

交过手,她胜面高。

但死磕到底显然不是个明智选择,因为银椤选择同归于尽。

正如他当年发下的毒誓——

银椤树存在的地方,妖族将永无立锥之地。

于是,便有了那个赌誓。

君子赌约,双方遵守。

哪怕银椤刻意刁难,提出那么过分的条款,她居然也答应。

不仅答应了,还主动将与银椤有关的记忆全都保护起来。

若非如此,谈苏当年就能查到银椤身上。

罗表情狰狞地看着裴叶,讥诮道:“你可真是……又正直……又伟大……”

裴叶道:“……跟灭族相比,至少还留下一点儿薪火,也算求仁得仁,她的苦心也不算白费。”

如今看来,银椤树这事儿根本就无解。

镇压不行,灭绝不行,只能化解恩怨。

罗呵呵冷笑:“的确,苦心没有白费。”

裴叶不满:“你又阴阳怪气作甚?”

罗:“MD,她耍诈。”

“耍什么诈了?”

罗忍着吐血的冲动,继续道:“她瞒了我一件事情,我妹妹三分之一的魂魄在她身上。”

妖皇幼崽濒死之际唤醒那位散修。

散修仁慈,舍三分之一魂魄救妖皇幼崽,希望能为哥哥恶行赎罪,阻止他继续丧心病狂。

裴叶:“……”

妖皇曾经魂飞魄散过的,也就是这个妹控的妹妹三分之一魂魄也散了???

得出这个结论,她幸灾乐祸地“哦吼”了声,一下子就有恃无恐了,还贱兮兮问他:“所以,你才颠儿颠儿过来提醒我,担心我会被誓约反噬,再次魂飞魄散,是吗?老兄,你说何必呢?当年故意刁难加条款的人是你,现在想弥补挽救的人也是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罗:“……”

文学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油爆香菇其他作品<<未来之军娘在上>> | <<女帝直播攻略>> | <<炮灰不在服务区>> | <<医冠萌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