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之守寡皇后-第五百三十四章
更新时间:2019-09-17  作者: 轻风扬青柳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清穿之守寡皇后 | 轻风扬青柳 | 轻风扬青柳 | 清穿之守寡皇后 
正文如下:
奥斯曼帝国的广场上,安娜一身黑裙站在广场中央,和四个跟她穿同样黑裙的女人围成一圈,五个人中间,放着之前在三个笼子中央的石盘,石盘中间的凹槽地步漆黑如墨,仔细看仿佛在流动一般,非常诡异!

关在笼子里的众人脸色苍白如纸双颊凹陷,仿佛老了十岁,尽管如此,毒瘾发作的时候,他们还是在本能的驱使下献媚的伸手向周围的侍卫讨乌香膏,丝毫不知道他们的人生即将终结!

“让开!快让开!”一排侍卫押着两个人过来,正是这帝国曾经的苏丹和王后,六十岁的老苏丹因为吸毒原本肥硕的身体瘦了许多,白色的锦袍像挂在身上似的,头巾也因为侍卫的拉扯而散落,头发胡子全白了脸上皱纹密布,看见这阵势之后苦笑一声,这一切都是他的错!

相比老苏丹,王后就要精神多了,一身全白的大布袍穿在身上丝毫不显臃肿,面色冷凌的跟在老苏丹后面,当看见安娜后饱经风霜的眼睛里迸发出仇恨的目光,咬牙切齿的道:“你以为你赢了么?!终有一天,你会亲眼看着你的女儿死去,还有她那个七岁的小贱种,这里的人全都是魔鬼,全部都要死!下地狱去吧!”

比起尤利娅,王后对安娜更是恨之入骨,都是这个女人,自从她来了之后尤利娅这个贱女人才开始得宠,用药迷得陛下晕头转向,还把苏丹的位置传给了那个连出生日期都有问题的小贱种,这个该死的女巫就是一切灾祸的根源!

王后的话像诅咒一样萦绕在安娜心头,她面色一变,本来双脚就有问题的她差点儿支撑不住,原本平静的心情顿时翻江倒海,她知道王后指的是战争,这场战争是女儿发起的,现在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可她能怎么办?!

“我尊敬的王后陛下,与其担心我们以后的处境,您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带上来!”

话音刚落,一高一矮两个金色的影子出现在城堡的高处,正是尤利娅和她七岁的儿子,如今这奥斯曼帝国的苏丹,这位七王子出生存在着争议,越长越不像老苏丹,当初有很多人都在质疑他的血脉,但自从安娜来了之后情况就好多了,这两年,随着以前质疑过他出生的人都一个个的消失在城池里,他的出生也就成为了禁忌!

两个侍卫押着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了广场边缘华丽的拱门下,王后的脸变了,推了一把老苏丹厉声道:“你就不能说句话吗?!你看看那边,那是你最后一个儿子!”她在察觉到事情不好的时候提前就先把儿子送走了,没想到还是没能躲过去!

老苏丹上前两步拉着王后的手低声道:“你别说了,没有用的,她不会因此而心生怜悯!就这样吧!”看着自己的儿女被关在笼子里等死老苏丹心里的确很不好受,但这是传统,新上任的苏丹都不会对曾经的兄弟留手,包括他自己,曾经也是怎么做的!

王后肩膀一垮,低着头不说话了,是了,她怎么忘记了,不过就算是死,她也要诅咒这些人不得好死!

欣赏够了王后和老苏丹那绝望的眼神,平复了起伏不定的心情之后,安娜挥挥手,让侍卫们把前几天刚刚抓到的大王子带过来,王后看了一眼安娜手里的匕首之后一把甩开老苏丹的手绝望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就算是她跪下来祈求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只会让敌人更加开心而已!

王后一把拉过老苏丹的手张口死死的咬住,老苏丹的手顿时鲜血淋漓,但他忍住没有出声,对于一个母亲来说,有什么比亲眼看着儿子被巫女刺死更心痛!!!这一刻,她无比的憎恨老苏丹,这一切都是因为他好色,结果却引来的贪狼,活生生的把他们全都给吞了!!

等放完了血之后大王子的尸体像垃圾一样被侍卫们扔在一边,接下来就是笼子里的众人了,尤利娅拍拍儿子的肩膀得意的道:“我的小苏丹,你看见了吗?!这就是帝王的意志,我们一定要把所有潜在的威胁都扼杀,这样才能更好的治理国家!”

说完见儿子只顾低头玩耍也不再意,慧灵公主等闲时间不出门,就算出门周围也全部都是暗卫和黑甲亲卫,除了诅咒能伤到她之外,根本就没有别的方法可以要她的命!被关在飞鹰堡笼子里的那段时间她曾经亲眼见证过,她被人下咒之后动弹不了的样子,这几年她花了大价钱才打听清楚下咒的细节,找来了当年被打烂的一小块石盘重新雕琢,并让母亲亲自出手!

星月国能打仗的人很多,但领头的就是两个将军,只要慧灵公主死了,那几个驸马肯定会很伤心,再也无心征战,最不济的还能扰乱他们的心智,替大军争取得胜的几率,她知道她会成功的,这个计划她五年前就已经开始了,每一步都经过了精心算计,今天不过是收获成果罢了!

在国王和王后的血放干的一刹那,石盘中间的凹槽里黑色的液体喷涌而出,顺着四周的纹路溢满了整个石盘,安娜五个人站在原地不停的念咒,天空迅速凝聚起了小股黑色的乌云,慢慢的乌云越来越多,快速的朝东面飘去!

王后被堵了嘴像垃圾一样被扔在了她的亲生儿子身边,满口鲜血脖子上还有一道细长的刀口,死不瞑目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天空,一个侍卫看不下去了,伸手往她眼睛上一抹,待他的手刚一离开,王后的眼睛又睁得大大的,吓得周围的侍卫赶紧站得远远的,再想起刚刚王后的带着诅咒的话,他们心里蒙上了一层阴影!

“来了!”

随着速茨一身厉喝,宁城的天空迅速暗了下来,整个天空都乌云滚滚里面还夹着闪电,这阵仗珈坤几个都曾经见识过,那是大祭司还在的时候,但那个时候的乌云远远没有这么多,这么厚!

蒙塔站得远远的,帮不上忙的感觉让他握紧了双拳,他无比笃定的道:“这个肯定跟神选无关,是有人想害阿宝!”看着速茨一脸笃定的脸,蒙塔的心里才稍微平静了一点儿,只盼着这场危机尽快过去!

“哼!狗胆包天的贱女人,待今天过后,本将要亲自带兵去讨个说法!”珈坤无比笃定下咒的人就是尤利娅,因为这世上只有她有这个条件,并且对阿宝恨之入骨!

“砰!”赛布脱一拳打在珈坤的脸上恨恨的道:“你他娘的还好意思说!老子早就跟你说过那一家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你偏偏去招惹,还留着那个断腿老女人性命!要是阿宝今天有个闪失,本驸马要你的命!”赛布脱现在最后悔的就是当初没有参与追杀,要是有他在,那一家子一个也别想活命!

“砰!”尤克里黑着脸也挥拳给了珈坤重重一下,要不是这个贱人处事优柔寡断,一张脸勾得那个女人迷了心窍,哪里会有这么许多事儿!

挨了两下,珈坤也不还手,擦掉嘴角的血渍之后紧张的看着祭台,是他的错他认,阿宝,你可千万不要有任何闪失啊!

睁开眼睛瞄了一眼呈漏斗状汇聚过来的乌云,我平静的闭上了眼睛,阎王爷还真会替我柳夏至选日子,两世都只活了二十六岁,死在八月十五中秋节这一天,比起上辈子幸运的是,这一次还可以赌一把!

厚重的乌云遮天蔽日而来,随着雷电的酝酿,压力骤然增大,珈坤几个脸色苍白都顶不住压力底下了头,速茨的额头也起了密密麻麻的汗珠,手心也全是汗,直到这一刻,他才深深的感觉到自己的渺小!

就在雷电打下来的瞬间,一阵狂风吹来,直吹得整个宁城的百姓都睁不开眼,半刻钟后,速茨第一个睁开眼一看,慧灵好好的还躺在祭台上,他连忙弯腰试了试鼻息,感觉到温热的气息喷洒在他手上之后,速茨心里一松,顾不得擦汗,彻底瘫坐在地上,天知道他刚才有多紧张!

“阿宝!”

蒙塔几个慢了半拍,睁开眼睛就看到速茨瘫倒在祭台上,尤克里眼睛红了,他冲过去一把拉开速茨颤抖的伸出右手朝心上人的鼻尖探去,直到感觉到有呼吸之后才松了口气,回过头就朝速茨大声吼道:“速茨!该死的,你到底老子的女人弄去了哪里?快说!不行!老子现在就要去!你现在就把老子也送过去!快!”说着把女人推到一边,自己闭着眼睛躺在祭台边缘!

蒙塔转到祭台后面直接把人抱在怀里大声道:“阿宝你快醒醒!你怎么样了?!”可不管他怎么摇晃,怀里的女人还是没有反应,像死了一样,蒙塔第二次红了眼,一掌挥开想凑过来的珈坤死死的把头埋在了心上人的肩窝里,他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看着其他三个同样红了眼的驸马爷,速茨擦掉额头的冷汗双手一摊道:“呵!你们都别这么看着本座!这件事情跟本座半文钱干系都没有,你们刚才也看到了,本座其实什么也没做!慧灵现在是离魂状态,去了什么地方本座也不知,本座唯一知道的就是她没有性命之忧,待完成了使命之后自然就会回来!”说着爬起来就往祭台下方走去!

阿木尔托着一个大大的托盘走到前面小声道:“启禀大司马,二位将军,丞相大人,公主殿下昨天晚上给你们每个人都布置了任务,要你们在半年内完成!”说着把托盘小心的放在了祭台上,她真怕几位驸马一个不爽直接把她们几个贴身伺候主子的奴才给撕了,她们也是昨晚才得到的信息,真的不是故意要隐瞒的!

任务?!”赛布脱从托盘里拿起自己的那一份儿一看,脸都气绿了,这个死女人出去玩儿也不忘坑他一把,居然让他在半年之内完成商法和税法的修订,这两样东西没个三年五载根本就搞不定好吧!

珈坤进不了身,见赛布脱脸色不好,索引凑过去瞧个究竟,待看了之后才明白赛布脱脸黑的原因,赛布脱心里本就不爽,这会儿见了珈坤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扔掉手里的文书挥拳就打,“砰!”珈坤条件反射的出手招架,开玩笑,刚才他不还手那是心里有愧,让着他们,这会儿再让他就是傻了!

小孟和乖巧的跟在师傅身后,走到门口,速茨回过头看着打成一团的两位驸马和依旧躺在祭台上耍赖的尤克里道:“哦,对了!慧灵倒是留了四份和离书在本座这里,你们想要的话随时都可以来找本座拿,听说这星月国民风不错,今天下午本座就要带着孟和出去游历,相信你们要是想找,应该能找到本座!”

又提合离?!蒙塔收紧双臂,低着头闷声道:“吉日格勒,你个没良心的死女人,孩子都生四个了还整天净想着玩儿,想摆脱蒙塔哥哥再招新男人,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你这辈子,只能乖乖的待在我能看到的地方,听见了么?!!”说着吸了吸微酸的鼻子,他保证这是最后一次事情脱离他的掌控,不管是谁操控这一切,都要他付出代价!

一阵眩晕之后,身体一重,躺在了一张大床上,这具身体的信息蜂拥而来,言晓天,女,十六岁,是言氏家族最后一名直系血脉继承人,现在的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居然还是个婴穿,她的母亲是言家的大小姐言雅君,父亲是典型的凤凰男白家栋,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各种浪漫羡慕死了一大票人,外公言城东是个开明的,在女儿的再三恳求下答应下嫁!

婚后的日子是甜蜜的,有了言晓天之后更甚,这种情况下前世作为孤儿的言晓天迷失了,她很享受这种久违的温暖,有疼爱她的外公,有父母的关爱,一直持续到言晓天三岁那年,就在那一年身为家族顶梁柱言城东突发心脏病去世了,虽然作为女婿的白家栋即使送去了医院但还是没能挽救言城东的性命,一家三口那一年过得是愁云惨雾,作为父亲的白家栋主动为悲痛的妻子分担工作!

到了言晓天六岁的时候,她的母亲也因为遗传性心脏病病发而生命垂危,直到这时她才察觉到不对劲,她请求管家把母亲送去更好的医院也没能挽救母亲回的性命,白家栋发现之后辞退了管家,把她软禁在房子里,对外宣称她有精神病,因为言晓天从小到大都做怪梦,每天都宣称末日即将来临,对于这样一个不讨喜还散布恐慌的孩子,没有一个人会帮她,所以从六岁起,言晓天就被关在这栋见不得光的房间里!

直到去年,白家栋彻底掌握言氏家族之后才示意给她喂药的护士每天给她注射过量的镇静剂,从一天一次变成了现在的一天三次,目的就是要让她看起来像自然死亡,堵住外面那些媒体的嘴,要是不出意外,今天就是她在这银创星六号的最后一天!

好吧,从今天开始本公主就叫言晓天了,没有亲人,没有朋友,身边没有一个可以信任的人,没钱,没势力,唯一的父亲随时都会要她的命,不提外面的情况了,要是不搞定这些,恐怕连睡觉都睡不踏实,本座先生您老还真是给本公主,哦不,言晓天,找了个好差事,说错话都有可能被人逮住把柄弄死!

“阿嚏!阿嚏!”不知名的另一个空间里,一个白衣男子狠狠打了两个喷嚏,不用说他都知道是谁在骂他,可事情已经这样了,他有什么办法?!!要是他老老实实把现实情况说了,柳夏至这臭丫头肯定打死不会去!

感觉了一下僵硬的手脚,你妹的,全身只有右手两个手指还能动,屁股和腿上有几个地方又痛又痒,应该是长了褥疮,这是长期躺在床上不动的人才会长,看来这下药的护士认准了言晓天没人管,每天注射完镇静剂之后都懒得帮她翻身,该死的女人!

为了不落地成盒,只得拼命的扭动,渐渐的身上开始出汗,半个小时后,终于能动五根手指了,在药物的作用下,言晓天这一年过得都是迷迷糊糊的,看见人就喊末日来了,弄得连族老们也懒得来看她了,这具身体的主人死了都活该,直到现在她还以为白家栋真的会相信她说的话,把她的预言刊印成册,给联邦政府钱,让他们做宣传!

又半个小时过去了,手臂终于能动了,伸手拔掉手上的营养针,活动了一下老腰之后慢慢的坐了起来,经过半个小时的自我催眠,再加身份带入,现在就以言晓天的身份活一次吧,带着她的怨气和不甘心!

“斯....!该死的!”屁股和左腰上两个巴掌大的褥疮,还有大腿小腿,加起来大大小小七个褥疮,环视了一下周围,房间里没有窗户,只有一盏灰黄的节能灯亮着,除了一张床和一个输液的架子之外里面空空荡荡,连鞋都没有,有此可见这言晓天有多久没下床了,你妹的,还家族继承人,连监狱里的犯人都没她混得这么惨!

《》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小说,U小说提供在线阅读。

内容由网友收集并提供,转载至U小说只是为了宣传《》让更多书友知晓。

如果对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联系本站,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