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春锦-第一百一十九章 开水烫猪毛
更新时间:2019-03-14  作者: 橙橙橙小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下堂春锦 | 橙橙橙小希 | 橙橙橙小希 | 下堂春锦 
正文如下:
“怎么样,我的功夫还能入你的眼吗?”

一套剑术耍完,雍禄瞬间将软件收回腰间,负手而站,长身玉立。

同时,他身后的几只竹子安静的断裂开来,散落一地,断成了一节又一节整齐的竹筒。

“姜姝谢殿下指点,请受姜姝一拜。”

看到了雍禄的功夫,姜姝没有一丝迟疑,立刻变得狗腿起来。

雍禄让她看见了练武的希望。

雍禄看着姜姝讨好的模样,觉得有些好笑,说道:“我有言在先,练武需下苦工,一旦开始,我便不会手下留情。”

“是,姜姝知道。”姜姝抱拳,坚定的说道。

两个时辰之后,墨翠和刑照骑马赶来。

“小姐……”墨翠心急的赶到姜姝的身边,却看见一副另她吃惊的景象。

“肩要平,腿要稳,腰要直……说了,肩不要抬……”雍禄手拿一支竹枝打着姜姝有些歪曲的肩膀。

而姜姝早已是脸色发白,汗如雨下。

同样是扎马步,雍禄可是比墨翠要狠了太多,雍禄在她的头顶放了一个盛满水的竹筒。

而姜姝的双手,同样有两个盛满水的竹筒。

雍禄说了,不能让水溢出一点,溢出一次,重来一次。

于是,半个时辰的马步,生生的扎到了现在。

“殿下……”看着雍禄用竹枝抽打姜姝肩膀,墨翠有些站不住了,她的小姐何等尊贵,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苦。

“墨翠……你退下……”姜姝虚弱的喊道。

她咬紧牙关的坚持,若不是平日里都有自己训练,她恐怕早已经支撑不住了。

饶是如此,她也打翻了好几次竹筒。

看到姜姝喝退墨翠,雍禄的眼中倒是闪过一丝满意的神色:有如此意志,倒是令他有些刮目相看。

“滴答”“滴答”

一个一旁正在滴水的竹筒渐渐滴干了最后一滴水。

“好了,时间到了。”

雍禄说完,用手上的竹枝将姜姝身上的竹筒打翻在远处,一滴水都没有溅到姜姝的身上。

此时的姜姝已经筋疲力尽,若是让她自己放手,这三筒水必定会将她淋湿。

而姜姝也没有听到雍禄的声音之后,身子倾倒,眼看就要掉到地上。

“小姐。”墨翠一个箭步,抱住了姜姝。

“今天就到这吧,这个晚上敷在她的小腿上,刑照我们走。”

雍禄向着墨翠扔出一个瓷瓶,墨翠一把接住。

看姜姝筋疲力尽的模样,已在马上的雍禄说道:“明日休息一天,后天这个时辰继续。“

“小姐,你没事吧。”墨翠心疼的喊道。

“没事,你扶我起来。我们回府吧。”姜姝说道。

“是,小姐。”

于是,从长安城郊回城的路上,路人看到了耐人寻味的一幕。

一个长相俊秀的公子哥骑着骏马,而另一个更加俊秀的公子哥抱着他的腰身,二人亲密异常,惹人遐想。

这些有钱人家的少爷,就是会玩。

“小姐,回府了。”墨翠轻声说道。

一路踏马相互抱在一起的二人就是姜姝和墨翠了。

两个时辰的马步让姜姝没有了一丝气力,更别提骑马了,被墨翠抱上马之后,只能紧紧的抱着墨翠。

“嘶……白檀,你轻点,疼……”姜姝将自己的全身浸泡在温水当中,解除疲乏。

而白檀正在给姜姝按摩双臂。

“那我在轻点……小姐,恕奴婢直言,您最近时常受伤,奴婢看着心疼,咱们还是好生养着吧。”白檀看着姜姝打颤的双臂说道。

“我没事。”姜姝说道。

“嘶……”沐浴完毕之后,白檀和墨翠搀扶着姜姝。

洗漱过后,姜姝只觉得这双脚已经不是自己的。

被雍禄铁面无私的训练了一下之后,姜姝才知道,墨翠对自己的训练果真如雍禄所说,和闹着玩一样。

姜姝在二人的搀扶之下来到软塌之上,墨翠拿出雍禄扔下的小瓶子,将瓶中的药油在掌心焐热之后按压在姜姝的小腿肚上。

“啊……”姜姝只觉得自己的小腿一阵灼热之后又变得清凉起来,舒服了许多。

“这是什么?”姜姝问道,太医院的疗伤之药姜府也是不缺的,却不知道有如此好用的药油。

“这是树若油,是江林国的贡品,活血化瘀最是好用,是极受武者欢迎的药油,只是因为产自江林国,所以在大雍极为稀少和珍贵。”墨翠说道。

“原来如此。”姜姝说道,这药油果然好用,她自觉得自己肿胀不已的小腿轻松了许多。

“小姐。”此时正在打理府中杂事的白素走了进来。

“何事?”姜姝问道。

“铭慈堂派人过来传话,说是老夫人说二公子一家初来府内,让一家人围桌吃个饭。”白素答道。

听完白素的话,姜姝看向窗外,却是天色渐晚,可是她扎了一天的马步,极为疲乏,不想应付齐家之人。

“你去告诉铭慈堂一身,说我身子有些乏了,今日便不去了,过些日子再去给老夫人赔罪。”姜姝说道。

“是”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白素又走了进来。

“怎么了?”姜姝有些诧异的问道。

“回小姐,冯嬷嬷又来了,她说,老夫人说了,希望小姐能给她这个面子,若小姐还是执意疲乏不肯用晚膳,那么老夫人只好亲自来请一趟小姐。”白素有些为难的说道。

看来,这齐斌真是齐老太太的心头肉啊,姜姝心下想到。

既然铭慈堂里戏台子都搭好了,只差她一个看客,那么她便给个面子,登场吧。

“白檀,更衣吧。”姜姝说道。

“是,小姐。”

铭慈堂内

齐氏一家已经落座,齐宣坐在齐老太太的左手边,齐斌则坐在齐老太太的右手边,齐斌的下手便是他的内人吴氏。

几个人静静的坐着,没有说话,等待着姜姝的到来。

“咕噜噜……”一阵响声传来,齐斌不悦的看着吴氏,怎么这么失礼。

吴氏看着齐斌的目光,有些委屈,已经离晚膳有些时辰了,饿是正常的。

就在吴氏委屈之时,一阵悦耳的声音传来。

“我来迟了,该罚,该罚。”

声音过后,姜姝走了进来,简单见礼之后,在齐宣身边坐下。

而看着姜姝惊为天人的美貌,齐斌只觉得立刻有了精神,只当还是在乡下齐府一般说道:“嫂嫂来迟,自然是该罚的,这杯酒还请嫂嫂先干为敬。”

姜姝有些好笑的看着借坡上驴的齐斌,看了他端起的酒杯一眼,又看了齐宣一眼。

见齐宣虽然脸色难看,但是并没有说话之后,姜姝对着齐斌嫣然一笑。

在齐斌被美色迷的神魂颠倒之后,姜姝说道:“我最近身子不爽,不能饮酒,以茶代酒可好。”

“好,嫂嫂说什么都好。”齐斌调笑着端起一盏热茶,递向姜姝。

姜姝正要接过,突然,手一滑,滚烫的茶水全部打翻在齐斌的手上。

而齐斌则发出了烫猪毛一般的惨叫声。

姜姝嘴角清扬,在心中讽刺道:这茶好喝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