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堂春锦-第七十章 水仙起情思
更新时间:2019-02-10  作者: 橙橙橙小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下堂春锦 | 橙橙橙小希 | 橙橙橙小希 | 下堂春锦 
正文如下:
“水仙啊,你的金主又来了。”老鸨笑眯眯的说道:“我家女儿魅力真大,不光迷的男人为你要死要活的,连姑娘也流连忘返呢。”

“妈妈,你说什么呢,女儿怎么听不懂。”装扮一新的水仙疑惑的问到。

“那个”墨公子“又来啦。”老鸨说道,一副我全都明白的表情。

“妈妈你说她啊,你误会了。”水仙笑道。

“误会,误会什么,妈妈久在这风月场所,什么人没见过,你不用为她遮掩。”老鸨笃定的说道。

水仙:“……”

老鸨一开口,水仙便知老鸨误会自己和墨翠有些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

但是介于拿人钱财,水仙也不好在过多解释什么,她答应过墨翠,晚上的事情,是要保密的。

“妈妈,那我便随”墨公子“去了。”水仙说道,风情万种的走了出去。

“去吧,去吧。”

齐府,汀兰苑

“姝儿,你今日回门,大哥还好吧。”齐宣面色温柔和姜姝话着家常,决口不提今日府前的狼狈。

“哎,大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从前他一定不会惹的父侯生气。这次却是铁了心和父侯闹别扭。怎么劝都没用。”姜姝说道,眉头微皱。

美人忧愁,让人不舍。

“我都劝了一天了,父侯和大哥也没有和解,现在还在祠堂罚抄家训呢,可怜母亲又要心疼了。”

姜姝并不想让齐宣知道姜府的一举一动,便随意编撰了些话,说给齐宣听。

“你也别太难受,父子意见相佐的情况也是常有的。等在过些日子,岳父大人脾气消了就好了。“齐宣温柔的说道。

“老爷说道的是,要是大哥也能向老爷顺着老夫人一般顺着父侯,便没有今日的事情了。”

齐宣:“……”

齐宣刚和齐老太太吵了一架,姜姝这可不是往他不痛快洒药,可姜姝偏偏一无所知的模样,哪壶不开提哪壶。

难道今日府中之事,她真的一无所知。

回府也是凑巧?

“姝儿,今日可曾听到什么闲言碎语?”齐宣试探的问到。

“闲言碎语,老爷是说大哥倾慕刘家姐姐?我今日已经开导父亲一日了,宴会上的事情做不得数。老爷你也莫要听信了这些流言。”

“这些话要是在不平息,也不知道父侯要罚大哥跪多久祠堂了。”

“老爷,你作为姑爷,如果同僚之间有谁说了这话,你记得要帮着澄清澄清。”

姜姝顾左右而言他,落在齐宣眼里,却是对今日发生在齐府的事情还未有所听闻。

姝儿确实还不知道这些事情。

看来,确是那些婆子太多多嘴多舌了。

“姝儿放心,你的话我晓得了。如有同僚相传,定当帮大哥分说分说。”

齐宣信誓旦旦的答应着。

“姝儿谢过老爷。”听到齐宣的话,姜姝愁眉不展转为笑脸盈盈

“老爷,这里是三百两银票,姝儿昨夜回来之后想了想,三姑娘正是爱美的时候,喜欢打扮也是应该的。我作为嫂嫂,确实应该顺着她点。我昨日手头短缺,今日回府问母亲要了些银钱。这些,老爷拿回去吧。”

姜姝拿出三百两银票,对着齐宣温柔的说道,一副贤妻的模样。

“姝儿,这银票你收好,昨日之事,你一点都没错。琴儿年纪太小,正是培养心性的时候,一味惯着她不好。再说,她想要什么,还有我这个哥哥呢。这银两你收好,给自己添置些首饰也是好的。”

齐宣将银票推回了姜姝的手里。

且不说他今日刚敲打完齐老太太和齐琴。

这钱是问昌珉郡主拿的,他怎敢要。

今日齐府门前的一出,怕是要不了多少时候就会传到姜府,齐老夫人掌家一事他还没有想好如何向姜侯爷和昌珉郡主交代。

怎么还敢要姜姝的银子。

如果传出去了,他真的要被长安的吐沫星子淹死了。

“那姝儿就收着,三姑娘什么时候需要银两了,再拿与她。”姜姝说道。

她就知道齐宣没有这个胆量厚颜无耻的收下这些银两。

这银钱拿出来,不过是为了在齐宣面前给齐琴在上一次“眼药。”

“老爷,累了吧,尝尝这鸡汤,我让白素准备的。往日里都是你照顾我,今日你尝尝”汀兰苑“的手艺。”姜姝端起一碗鸡汤,送到齐宣的面前。

姜姝白皙的手端着清雅的瓷器,碗中阵阵清香传出,齐宣才惊觉自己的肚子饿了。

今日他真的是气急了,齐府门口这阵仗,他怎么见过,只觉脸上无光,还不知道这话传出去之后,明日如何上朝。

齐宣只顾着齐家的脸面,气的饭都没怎么吃,现在才发觉确实饿了。

想到齐琴和齐老太太的屡教不改,再看着姜姝美丽的容颜。

齐宣想到:到底是大家出来的姑娘,美丽、温柔、体贴。从今往后还是多多顺着姜姝的心意。哄得她开心,自己才有大好的前程。

母亲和妹妹要是在如此搞不清状况,别怪自己送她们会乡下老家!

姜府的厨子厨艺确实高明,鸡汤鲜美又齿颊留香,一会一碗鸡汤便入了齐宣的腹中。

而齐宣,也不出意外,昏昏睡去。

此时,墨翠也回来了。

将齐宣拎到一旁的房间之后,点上哑穴,解开了水仙蒙眼的黑布。

还是同样的房间,同样的被人下了药的公子。

水仙因见的次数多了,便有了经验。

渡步到了床边,看着床上的人,虽然清俊却脸色绯红,一看便是需要疏解之人。

水仙慢慢的放下了床帘,褪下而身上的罗裙,抱住了齐宣。

房内的红烛高燃,影影绰绰的映出床帘上两个痴缠的身影。

时不时的还有几声女子的难耐的声音传出,水仙只觉得今日身上之人格外的火热。

一番劳累之后,水仙静静的靠在齐宣的胸膛之上,摸着他俊秀的五官。

齐宣应该是与她缘分最深的一位客人了,看着样貌打扮,应该是有钱人家的公子。

也不知道老天是否垂怜自己,给自己一个从良的机会。№Ⅰ№Ⅰ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