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万岁-第60章 有老鼠(二更)
更新时间:2019-01-11  作者: 秦晾晾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夫人万岁 | 秦晾晾 | 秦晾晾 | 夫人万岁 
正文如下:
第60章有老鼠(二更)

翌日清早,香坊前十分热闹,因为要往出运货,最怕潮湿,程衍便找人算好了日子,得知后一月最少雨,遂即刻就要启程。

有陈家的同兴镖局相护,快的话,不到一月就能回来。

这是程衍第一次往外走货,谭丕本意是要跟着,但庄上离不开他,便叫谭白跟着去了。

程衍吩咐香坊的伙计紧着装货,又先行派赏给那些镖师和趟子手,只是才说两句,就看到不远处街上大步流星走来的程岐,他微微皱眉道:“真是一点儿名门闺秀的样子都没有。”

谭白正在最后一辆车的旁边,他用力扥了扥绳子的紧度,闻言抬头看了一眼,笑道:“倒也是别具一格。”

程衍可还记着那日他的英雄救美呢,态度瞬间冰冷:“我说明玉啊,你还是少夸她几句吧,这不是什么好事。”

谭白忍俊不禁。

而程衍瞧着程岐走过来,直接伸出手指想要训她,谁知这人心安理得的把他当成空气,竟然目不斜视的朝着谭白去了。

程衍微微抿唇,和对面馄饨摊的老板对视一眼,略显尴尬的用那根手指……挠了挠自己的人中部位。

妈的,这人绝对是故意的。

再看程岐,那人站在谭白旁边,笑吟吟道:“明玉哥,怎么这回你也跟着去啊,去武山来回可不近,最是折腾呢。”

谭白拍了拍手:“无妨,多谢岐姑娘关心。”

程衍在旁,眉宇皱的快能夹死蚊子,他看着程岐那丫头,对别人都能笑靥如花,偏偏和自己横眉竖眼,他就不高兴。

他打心眼儿里就不高兴。

“程岐,你二哥我还在这里站着呢,你不关心自家人,偏偏去关心别人,你什么意思?”

程衍忍不住给自己鸣不平道。

谁知程岐不光对他视而不见,还充耳不闻了,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来递过去,笑道:“明玉哥,你收下这个吧,路上颠簸,你没有武功傍身肯定吃不消,这里装着的是草药,歇脚的时候闻一闻。”

谭白坦然收下:“多谢岐姑娘。”

程岐听得心里美滋滋的,一方面是受原主影响,二来,谭白那温润如春的出于模样,确实给她留下了很不错的印象。

不过方才那个荷包并不是她特地绣给谭白的,她程岐才不会做这些拐弯抹角的事情,太含蓄也太慢了,若是喜欢直说就好。

那是她逐渐和原主记忆融合后想起来的,这荷包原主早就绣好,却迟迟没有送出去,自己今日给了,算是了了她一桩心愿。

“程岐——”

不远处的那人终于忍受不了程岐给自己的冷对,加之被那馄饨摊老板看的愈发窘迫,索性一个河东狮吼。

成功的将半条街的注意力都聚集了过来。

程岐也被喊的一愣,转头道:“啊?”

程衍气急败坏道:“你跑这来做什么!你……你给我回家去!”

程岐莫名其妙的摊手道:“自家生意往出走货,我过来关心一下也不准吗?我好歹也是长房的大姐啊。”

程衍道:“这话你得和太衡说,跟我说得着吗?”不耐烦的摆手冲国公府的方向,“你赶紧给我回家去!不然啐你!”

程岐斜眼:“你什么毛病。”停了停,“出门没吃药吧。”

谭白无奈轻笑:“既如此,岐姑娘还是回府去吧,这边有我和宗玉少爷在,还有陈家的诸位师傅在,不会出问题的。”

程岐轻点头:“好。”

说罢,她转身往来时的路走,临了路过程衍身边,那人还粗鲁的推了她一下,不可置否的说道:“走走走!快给我回家去!”

程岐皱眉嘟囔道:“……猪撞树上了,你撞猪上了吧。”

等回去国公府,还没进院,正好瞧见从里面先后走出来的程岚和程岱两兄弟,这两人正要去学府上课。

沈鹿如今成了程岚身边的添香红袖,自然也是要跟着的,只是程岐瞧着她素来活泼,此刻却懒懒没精神,便知道学府有多无聊了。

把最能自娱自乐的都给弄郁闷了。

“宗玉那边怎么样了?”程岚问道。

程岐答道:“就快上路了。”无奈轻笑,“只是这人今天心情好像不大对头。”没往细想,“估计他是头一次走货,害怕吧。”

程岱没有说话,先行上了马车,沈鹿随后。

而程岚伸手触了一下程岐脸上的伤口,担忧道:“这伤口长是长上了,可看这样子,怕是得留疤啊。”

他连啧了好几声,倒把一直没怎么在意的程岐给弄紧张了。

她知道在古代,女子的容貌比天大,但说来说去,她其实是一直站在了现代人的角度看这个问题,所以始终不重视。

眼下,倒是不得不重视了。

“哥你别担心。”程岐也伸手摸了摸,“我待会儿去药坊找周郎中看一看,有没有祛疤复颜的药,再不济日后拿粉遮也没啥。”

程岚见她这样大大咧咧,无奈皱眉:“真让人放心不下。”停了停又道,“学府那边迟不了,我和太衡就先走了,脸上的事,你自己可得上心,我和孟姨娘磨破嘴皮子也没用。”

程岐点头,利落的进院去了。

程岚则上车赶去了学府。

他和程岱去上的学府,名为山衡学府,是锡平的官办机构,收的学生也都是当地有头有脸的,出如今最值钱的进士无数。

当然,山衡学府考出去的进士,自然也比不上上京国学院的那些,更比不上崇文馆弘文馆及第的那些,不过是弄个好听的名头。

更别提出仕入相了。

所以,这山衡学府又被锡平人戏称为:山衡第一商贾幼儿园。

不过是给那些望族仕宦老爷看看孩子罢了。

但这学府里的教书先生郝研直,别号良山先生的,却不这么想,而此人也并不像名字里所言的那般好颜值,但好在也没丑的过分。

他和如今国子监的那位卓司业是旧交,但据众人所讲,两人也就是一般般的借个铅笔偷个橡皮的关系,不算好友。

可良山先生却以此为傲,加之备受锡平的葛使君重用,遂学问习的不咋地,大文豪架子却端得十足,又是个人尽皆知的势利眼。

他对待仕宦家族的后生犹如亲生儿子,若是碰上个头疼脑热,人家没怎样,他倒是能哭的如丧考妣。

举个栗子。

上月初,冯家的二公子冯宣,也就是冯瑟的双胞弟弟,上课睡觉咚的摔了下去,给良山先生心疼的,跟个王八蛋似的。

反之,对待出身商家的儿女,良山先生眼睛干脆长在脑袋顶上,也不怕下雨被直接灌包。

最会看人下菜碟。

沈鹿身份低微,最讨厌这种人。

这夏末天气极热,屋内的轩窗又不顺风,她索性端了冰来,盘腿坐在程岚所处的矮书案旁,用扇子一点点儿的摇着。

良山先生负手在旁,不但双眼冰冷,而且十分不耐烦,说话时唇上的胡子还一抖一抖的:“姑娘,你这是做什么呢?”

沈鹿瞧着程岚的脖颈处热的凝汗,手上动作不停:“先生,奴在给秋白少爷驱热,您没看到吗?”

良山先生瞪眼,他在这山衡学府教书多年,就没见到沈鹿这样说一句顶一句的婢子,遂扬声道:“老夫一刻钟前就叫你出去了。”

程岱闻言瞥眼,冷淡道:“先生,我大哥身子不好,受不了极冷或是极热,这天火烤一般,还是叫沈鹿留在这吧。”

良山先生看也不看那人。

心说又是他,又是这个小子。

不能理。

理都不能理。

这小子说话太气人,太冲,一句话能把人顶个大跟头。

“沈鹿,老夫叫你出去你听到没有,现在是习书的时间,你若是要伺候,等过会儿下课再进来,别叫老夫说第二遍。”

良山先生说罢,竟然用合上的扇子去打沈鹿的头,旁边疲惫恹恹的程岚见势,下意识的伸手去挡,手背直接被抽出一道红印子来。

“嘶——”

这一声嘶,是旁边的冯宣下意识嘶的。

他自己的红袖添香被沈鹿给比下去了,正心情不咋地呢,见到这一幕登时愕然了,心说程岚和这丫头到底是谁添谁啊。

“秋白,你没事吧。”

冯宣在旁问道。

而良山先生也有些愣了,一想起那个孟姨娘,他也有些不安,但老师的架子还是不能放下地,遂道:“程秋白,你这是做什么?”

程岚收回手,对面容复杂的沈鹿道:“阿瑶,你先回国公府去吧,学府里有伺候的婢子随时供用。”

沈鹿不愿意,但架不住那人要求,只得起身道:“奴知道了。”

她瞪大眼睛盯着良山先生,如鹰隼一般,看的那人局促,乱晃着手里的扇子道:“你这么看老夫做什么?还讨打吗?”

沈鹿没说话,只是路过良山先生的书案时,伸手将那涮洗笔墨的小木桶给推到了,那黑水瞬间染湿了他辛苦三日将要完成的画作。

良山先生登时石化。

冯宣也一脸上火,昨天沈鹿杀蛇的样子还没忘掉,今儿个又来这么一出,这程岚到底在奴隶所买了个什么极品啊。

也太不按套路出牌了吧。

“程秋白!你这婢子太没规矩了!昨天把老夫弄买来抓老鼠的无毒蛇给拦腰剪了!今天又毁老夫心血!明日不许你带她来!”

良山先生气的是满面通红,浑身冒虚汗。

程岚则揉了揉手背,无奈道:“学生记住了。”

谁知他刚说完,就瞧见门槛处嗖的窜过去一道黑影,左手旁的那位傅家公子眼尖,立刻翻桌指着喊道:“有老鼠——”

有老鼠!

满屋一下子人仰马翻!

冯宣一把拽起程岚往后,撕心裂肺道:“救命啊——”

而良山先生也浑身一紧,匆促的往后退了两步,他瞥眼那还未出去门槛,却已然愣住的沈鹿,气的直跳脚:“你现在知道老夫为什么要养那无毒蛇了吧!这一窝子书生呦!还不快来帮忙!”

沈鹿忙不迭的点头:“是!”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秦晾晾其他作品<<半壁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