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九零辣妻撩夫-第3440章 全文完结
更新时间:2020-07-07  作者: 老羊爱吃鱼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豪门世家 |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 老羊爱吃鱼 | 老羊爱吃鱼 | 重生九零辣妻撩夫 
正文如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三三言情小说]

https://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个月后,郁安宁去叶青青那儿检查,还带上了圆滚滚的小八,已经半大不小的小八特别活泼,毛发油光发亮,穿着红色的小背心,还绣了它的名字,打扮得像小王子一样。

“不是说讨厌狗子吗?我看你现在比齐文渊都宠小八。”叶青青打趣。

出门都得带着,真当儿子养了。

郁安宁嗔了眼,在小八脑袋上轻轻摸着,谁让这小家伙太会撒娇卖萌了呢,出门回家看到她,尾巴摇得跟电动的一样,还一个劲地往她身上钻,呜呜地叫着,委屈极了,非得她抱着,嘤嘤嘤嘤地撒娇,就跟人一样,只除了不会说话,其他都懂。

“非常好,我给你换药方,过几天配好了给你。”

叶青青测好了脉,郁安宁的身体状态良好,比以前健康多了,小八功不可没。

“子群国庆结婚,你去不去喝酒?”叶青青问。

“当然去,我和文渊一起去。”

“你爸妈会不会有意见?”

“有意见也同我没关系,我现在很少和他们联系。”郁安宁神情淡淡的。

父母现在身体健壮,还有儿子在身边,用不着她去凑热闹,而且她看到郁少宁就闹心,那两口子天天鸡飞狗跳,过日子比打仗还精彩,丢尽了脸面。

吕子群现在有别墅有体面的工作,打扮得也很时尚,追求者很多,她再三思量后,找了个年轻的博士,比她小两岁,虽然不是初哥,但却是个青涩的后生,体格也相当不错,挣钱能力当然也很强。

这个博士是吕子群溜狗时认识的,一来二去,两人就勾搭上了,吕子群现在也活明白了,一切都从心,及时享乐才最重要。

国庆节很快到了,穿着婚纱的吕子群年轻美丽,和以前的大妈形象天差地别,新郎高大威猛,看起来也不像是文弱书生,但人家还真是个IT学霸,年薪都百万起步。

出人意料,郁少宁和孙玉容夫妇居然也来喝酒了,孙玉容生了个儿子,身材一度发福,至今还没瘦下去,一胖毁所有,现在的孙玉容妩媚不在,就算浓妆艳抹也无法遮掩她的憔悴。

郁少宁倒还是风流书生的老样子,不操心的人向来过得好一些,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脸跑来喝酒,还这么平静,脸皮真够厚的。

新郎新娘轮着给宾客敬酒,来到孙玉容他们那桌时,吕子群看到郁海宁愣了下,意外他会过来,不过她很快就平静了,来就来呗,现在她过得比以前好一万倍,以前的恩恩怨怨她已经不想计较了。

叶青青和她说过,过得比前任好,才是最好的报复方式,吕子群现在已经体会到了,尤其是孙玉容的憔悴,以及糟糕的身材管理,都说明她过得一点都不好。

也对,守着个渣男能过得好才怪。

“恭喜。”孙玉容轻声道喜,心里百感交集。

还有一些后悔。

从小到大,她都是从别人手里抢东西,她没觉得有什么不好的,弱肉强食,胜者生存,这个世界本来就是残酷的,她自己没有,只能从别人那儿抢,别人守不住是他们没本事,活该被人抢。

她抢了别人的角色,别人的老公,能抢的她都抢了,她本来还觉得自己是快乐的,可这几年心力交瘁,孙玉容才明白自己错了。

大错特错。

郁少宁根本就不是良人。

能够背叛吕子群,自然也会背叛她,她还自信自己能拿捏住这个男人,呵……她太高估自己了。

“谢谢,吃好喝好啊!”

吕子群微微笑了笑,和新郎继续敬酒,孙玉容过得好不好她管不着,她自己过得幸福才最重要。

或许是在婚礼上受了刺激,没几个月,叶青青就从郁安宁那儿听说,孙玉容和郁少宁离婚了,而且郁少宁净身出户,一分钱都没捞到。

小孩判给了孙玉容,郁少宁也不要,他已经有了女儿,根本不想再多养个孩子,加上这次,这个男人已经离了三次婚,估计再结婚也难了。

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嫁给离三次婚的男人,接二连三地离婚,虽不能说百分百,但男人肯定是有问题的,明知山有虎,女人没那么蠢跳坑。

吕子群和博士老公过得十分幸福,他们有共同爱好和语言,每天都像新婚,婚后不到一年,吕子群就怀孕了,生了个可爱的女儿,一家三口过得很幸福。

郁安宁和齐文渊也是一家三口,每天都会带着小八出去溜达,偶尔齐文渊的儿子齐杰会来小住一段时间,齐杰和郁安宁的关系还不错,不过这孩子对谁都是淡淡的,从来没有热情的时候。

至于李七七,因为李文松有了儿子,李家对她的关注自然少了许多,就连疼爱她的爷爷奶奶也不怎么管她了,受到冷落的李七七,这时才想到了郁安宁的好。

其实更多的还是想郁安宁的钱,李文松给她的生活费越来越少,李七七根本不够花,她给郁安宁打电话要钱,郁安宁也不多问,每个月给她两千块,直到大学毕业。

毕业后,李七七没能考进公检法系统,只得去李文松的事务上班,不久就交了男朋友,而且还是个凤凰男,李家集体反对,但李七七却固执的很,不久就和凤凰男同居,还有了孩子,李家无奈只得同意他们结婚,不过让凤凰男失望了,李文松根本没打算给李七七买婚房。

他的钱可是要留给儿子的。

凤凰男谋算失败,又鼓动李七七去和郁安宁和好,让郁安宁出钱买婚房,李七七被他哄得晕头转向,真来找郁安宁了,她还是蛮有信心的,觉得郁安宁一定会答应,毕竟以前她要钱时,郁安宁向来是大方的。

“法律规定父母必须给儿女买婚房吗?没有吧,你已经成年并参加工作了,既然没能力买房就租房,没能力养孩子就别生,李七七,我对你的抚养义务,在你大学毕业时就已经截止了,以后别再来找我要钱了。”

郁安宁冷冷地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女儿,如果李七七潜心改正,脚踏实地地过日子,她会帮一把,可这女儿却不知悔改,上班不好好上,上了一年班不到就和男人乱搞,还不听劝,那个男人打的什么主意,郁安宁一眼就看穿了,只有李七七这个傻子把他当成真命天子。

李七七被泼了一盆冷水,又羞又气,她真没想到郁安宁会这么绝情,一分钱都不肯出,明明有那么多钱。

“别人的父母都给子女买婚房,你却一分钱都不出,自己住着大房子,你这样对我,以后别想我养你的老!”

李七七咬牙切齿,眼神仇恨,还用养老威胁。

郁安宁一点都不生气,她抱起小八温柔抚摸,看着李七七说道:“我从来没指望过你养老,知道吗,我养一条狗,还知道冲我摇尾巴,可我在你身上花那么多钱,你却没一点感恩之心,像你这样的人,我怎么敢指望你?以后别再来了,既然你找到了真命天子,就好好过日子吧,我们各过各的,互不干扰!”

对于李七七,郁安宁已经心灰意冷,没有一点指望了。

养老她也早打算好了,如果能和齐文渊相伴到老自然最好,但她的命都是从阎王爷那儿偷来的,能再活多少年谁都无法保证,很大可能她会比齐文渊先走,这样也好,她恐怕承受不了失去齐文渊的痛苦,还是她先走的好。

若是走了狗屎运,能活到七老八十,她便和齐文渊去高级养老院生活,不给孩子添麻烦,这是她和齐文渊早商量好的,不想给齐杰增加负担,反正他们也不差钱,去高级疗养院也能保证生活质量。

所以,李七七她还真从来就没指望过,这个女儿能过好自己的日子就万事大吉了。

李七七负气离开了,心里说不出来的滋味,又气又苦,气郁安宁绝情,苦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就是难受得紧,以前有求必应的郁安宁,现在却不再理睬她了,还说出‘互不干扰’这么绝情的话,李七七一时间接受不了。

就好比以前不论多晚回家,家里都会有一盏灯亮着,从来不会间断,可现在灯却不亮了,家里变成黑漆漆的了。

如同她现在的心情一样黑暗。

李七七走后,郁安宁幽幽地叹了口气,她说得很轻松,可实际上内心并不轻松。

其实她是真的希望李七七能有志气些,哪怕和她闹僵了,也能够依靠自己的能力过得很好,不认她这个妈妈没关系,只要李七七过得好,郁安宁不在乎认不认。

可现在李七七的生活却过得一团糟,工作不上进,结婚对象还是个凤凰男,郁安宁怎么放心出钱给这样的两个人买房?

前脚她买了房,后脚那个凤凰男就会千方百计地把房子骗走,与其让李七七人财两空,还不如现在狠下心不管,如果那个凤凰男不是贪图钱,真心实意地和李七七经营生活,三年后,郁安宁会为他们买一套房子。

但肯定不是现在,郁安宁不放心那个凤凰男。

只可惜李七七根本理解不了郁安宁的良苦用心,没能要到一分钱,李七七恨死郁安宁了,打定主意要和郁安宁一刀两断,再不来往。

李七七最终还是和凤凰男结了婚,婚礼都没办,只是领了个证,婚房则是套一室一厅的出租房,这个婚结得仓促而寒酸,李七七却对未来满是憧憬,她一点都不觉得苦,甚于还很乐意和丈夫一起奋斗,只不过现在她暂时奋斗不了,她已经四个月身孕了。

她没上班,在家减肥,因为她不听话,李文松一气之下炒了亲生女儿的鱿鱼,大着肚子找不到工作,而且她的妊娠反应大,上班也吃不消,便在家休养,每天做家务买菜做饭,李七七打小十指不沾阳春水,现在却给凤凰男做一日三餐。

她都被自己感动坏了,可凤凰男却一点都不感动,甚至越来越烦躁。

“老公,明天我要去医院做唐氏筛查,要交180块钱。”

吃晚饭时,李七七感觉到丈夫心情不太好,犹豫了半天,还是说了检查的事,医生说不能再拖了。

餐桌上只有两盘菜,一盘炒土豆丝,准确地说是土豆条,另一盘是两个煎鸡蛋,李七七吃了一个,剩下一个给丈夫。

但凤凰男明显没胃口,这些菜看看都饱了,比叫花子吃得还差,原本以为娶了李七七后能少奋斗三十年,可他怎么也没想到,李七七在家里一点都没地位,房子没有,车子没有,彩礼更没有,他现在的生活质量比打光棍时差多了。

平白无故多出两张嘴,他的工资就那么点儿,每个月还得给老家父母寄钱,每个月工资一发下来他就算帐,房租水电给父母寄的钱,七七八八除去后,所剩无几。

他现在恨不得一分钱能掰成三瓣,这次他真的看走眼了,本以为娶了个富家女,结果却是个拖油瓶,一点好处都没捞着,还搭进去不少钱。

现在他连自己都养不起了,哪有本事养活孩子,凤凰男眼神阴翳,心里翻江蹈海,突然冒出个疯狂的念头,死死盯着李七七的肚子,压根没听见她的话。

李七七又说了遍,凤凰男这才听见了,脸顿时黑了,刚才那突然冒出来的念头越来越清晰,但他还是有些犹豫,毕竟是条生命,而且李七七可能不会同意。

“产检不是免费的吗?怎么还要交钱?”凤凰男不耐烦地问。

“唐氏筛查不免费,要交180块,是查胎儿畸形的,医生说再不查就来不及了。”李七七小声说,不敢看男人的眼睛,心里七上八下的。

凤凰男脸更黑了,摔了筷子,从口袋里掏出香烟,抽出一支后,才发现盒子里只剩下一支了,他犹豫了会儿,还是点了烟,将烟盒团成一团,用力扔进了垃圾桶。

自从结婚后,他连香烟都抽不起了,这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必须想办法处理掉麻烦。

“老公,你去外面抽嘛,对孩子不好的。”李七七捂住鼻子,心里莫名涌上了悲哀,头一回感觉到了生活的艰辛。

以前也出去随便吃顿饭都不止180块,身上从来没差过钱,可现在她身无分文,做唐氏筛查都得问老公要钱,那种感觉特别不好,就像尊严被踩在脚底下一样。

凤凰男只当没听见,顾自吸烟,房间里烟雾滚滚,李七七咳了好几声,也来了火,语气很冲,“你去外面抽烟不行吗?二手烟比直接抽烟更毒,你难道想让宝宝从小吸二手烟吗?”

作为曾经校辩论队的一员,李七七口齿伶俐,凤凰男根本说不过她,脸色越来越阴戾,李七七说了一通后,又问起了180块。

“不检查了。”

凤凰男突然说了句,说完用力吸了口烟,手指哆嗦了下,香烟燃到了烟蒂,烫到了手指,他火大地掐灭了香烟,见李七七一脸惊愕,火气又窜了上来,又说道:“不检查了!”

“不检查什么意思?”李七七反问。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你听不懂?”男人大吼。

“医生说这个必须检查,否则无法保证宝宝的健康。”李七七耐心解释,心里却刺痛,还有些害怕,她从没见过男人这么凶的样子。

“保证个屁呀,你是不是听不懂人话?这孩子不能生,检查也不必做了。”

李七七终于明白了,不敢相信地质问,“好好地你发什么神经,孩子是你要留下来的,现在你却说不要了,都四个月了,只能做刮宫手术,你知道我会多受罪?你就是这样爱我的?你当初的保证呢?”

“当初?哼……我当初要是知道你在家是个没人要的拖油瓶,怎么可能娶你?”凤凰男冷笑,终于说出了心里话。

“你什么意思?你给我说清楚!”李七七心沉到了底。

“你猪脑子吗?你也不想想你个残花败柳,如果不是有个开律师事务所的爹,哪个男人看得上你,可你倒好,和亲爹关系搞僵了,亲妈那儿也闹崩了,爹不疼娘不爱的,一分钱的好处都捞不到,还想让我养你?”

凤凰男极尽挖苦,语气怨恨,他费尽心思讨好李七七,本想在平江站住脚,可结果却娶了个毫无价值的残花败柳,第一次他就知道李七七不是处了,当时他心里就膈应,可为了前程他忍了,现在什么好处都捞不着,他才不要忍!

李七七气得身体颤抖,脸色惨白,她以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真爱,可谁知这男人从头到尾都在利用她,该死的王八蛋,愤怒的李七七冲到凤凰男面前,狠狠扇了一耳光。

她好后悔没能听爷爷奶奶和郁安宁的话,错信了这个渣男。

凤凰男猝不及防下挨了一记耳光,脸上火辣辣的,顿时大怒,反手就是一巴掌,“连我也敢打!”

李七七被狠狠扇了一耳光,身体顺着惯性往后倒,收势不及,后腰撞在了桌子上,肚子钻心地痛,躺在地上不停呻吟,身下慢慢沁了了血。

“好痛……送我去医院……”李七七脸上全是冷汗,声音微弱,向凤凰男求救。

凤凰男起初吓了一跳,第一反应是打120,可才拨了个1,他便停下了,去医院肯定要花钱,反正只是流血死不了人,把孩子流了才好呢,省手术费了。

李七七痛得晕了过去,凤凰男竟然出门吃饭去了,不管地上李七七的死活,听到关门声,李七七流下了绝望的眼泪,她咬了咬牙,强撑着爬到了窗台边,地上一道触目惊心的血印,用尽剩下的一点力气,李七七手伸到了窗台上,那儿摆了一盆仙人掌,她用力推了下,花盆摔了下去,李七七晕死过去。

郁安宁接到了派出所电话,匆忙赶到了医院,李七七刚做完手术,还在晕迷中。

从警察那儿了解到,幸好李七七的房东在家,听到花盆砸下来的声音,房东气急败坏地上楼理论,敲了半天门都没人开门,房东这才察觉不对,用备用钥匙开了门,发现了晕死过去的李七七,房间里全是血。

房东还以为出了人命,打了110,警察送李七七去的医院,但已经迟了,胎儿没能保住,而且因为大出血,李七七失去了生育能力。

郁安宁在医院照顾李七七,不过她请了护工,她现在的身体不能太劳累,李景山夫妇也来看了几趟,对这个孙女,他们失望透顶,疼爱之情也淡了许多,现在一门心思都在孙子身上,不咸不淡地关心了几句,之后就没再来医院了。

李文松则从头到尾都没露过面,反而齐文渊还来送过几次鸡汤,是他亲手熬的。

李七七身体大亏,出院后还得在家疗养,郁安宁把她接到了家里,请了个保姆照顾她,至于凤凰男,郁安宁直接报警了,还托了点关系,让这家伙进去关上一年半载。

疗养期间,李七七变得沉默寡言,和郁安宁也没怎么说话,不过她已经不像之前那样张牙舞爪了,变得柔和了许多,调养了大半年,李七七才完全康复,她已经知道自己不能再生孩子了,依然很平静,看不出她心里在想什么。

“我……想考研,给我一年时间。”

有一天,李七七突然开口了,眼神很坚定,她想得很清楚,她的人生不能就这样玩完了,她要重新开始。

“好。”

郁安宁点了点头,本想让李七七在家住,但李七七没同意,她去租了间普通的单身公寓,再买了一堆法律考研书,开始了苦读生活。

郁安宁过几天会过去送些吃的,现在的李七七的状态,让她既欣慰又担心,欣慰李七七终于懂事了,尽管代价太大,但能醒悟过来就还来得及,女人的人生不只有生孩子一件事。

担心的是李七七太沉默了,就像是魔怔一样,每天只是埋头看书,郁安宁怕她的精神出问题。

不过郁安宁显然想多了,一年过去,李七七成功考取了京都大学法律系的研究生,笔试面试都是第一,郁安宁真的没想到李七七会考得这么好。

之后,李七七便开启了学霸人生,通过了M国耶鲁大学的法学院博士申请,耶鲁大学的法学院在世界上排名绝对前三,就算M国本国人都很难考上,李七七却一举通过了。

郁安宁本来想去送李七七,但她却提前一天出发了,上飞机后,郁安宁收到了李七七发来的一条信息——

“妈,谢谢您没有放弃我!”

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视线变得模糊,她以为将会失去这个女儿,可兜兜转转,历经磨难,女儿还是回来了。

不管发生了什么,只要还能站起来,任何时候都不迟!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老羊爱吃鱼其他作品<<穿成反派大佬的心尖宝>> | <<八零小甜妻>> | <<我成了六零后>> | <<逆水成仙>> | <<女神能掐会算>> | <<日行一善>> | <<六零小娇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