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军嫂有空间-第20章 欠教训
更新时间:2019-05-15  作者: 吾乃九千岁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六零军嫂有空间 | 吾乃九千岁 | 吾乃九千岁 | 六零军嫂有空间 
正文如下:
第20章

夏至闻言有些莫名其妙,“传我的坏话?”

夏爱国点头,然后把从朋友那里打听到的消息,一股脑的全告诉了夏至。

原来这两天有人暗中传夏至这个从乡下来的丫头一点儿也不老实,竟然玩弄别人的感情。

那个别人自然指的就是陈军!

说夏至仗着那张好看的脸,先勾引陈军,等把陈军勾到手后,又看上了比陈军更优秀的顾北城。

于是,夏至就无情的踹了陈军。

更多分的是,夏至不但踹了陈军,还说陈军想要对她耍流氓,把陈军给告了,陈军现在还可怜巴巴的关在派出所呢。

夏至听到这个谣言,简直要被气笑了。

她跟顾北城总共才见过一面,说她勾引顾北城,这传瞎话的人脑子里面都是浆糊吧?

更可笑的是很多人竟然还信了。

夏爱国见夏至脸色不好,忙安慰“姐,你别生气,我去帮你澄清。”

夏爱党举着小拳头“大姐,我也帮你!”

“等一下,”夏至喊住夏爱国和夏爱党。

夏爱国“怎么了大姐?”

夏至道:“我大概能猜出这件事情是谁做的。”

夏爱国忙问“谁?”

夏至“胡丽娜!”

夏爱国惊讶“她?”

夏至点头“嗯,”接着夏至解释道:“陈军被抓到派出所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多,陈军的家人虽然恨我,但我想他们现在没空来找我的麻烦,”

毕竟陈军还被关在派出所呢!

“公安同志更不可能传这种谣言。”

“那么...”

剩下的就只有她自己、顾北城、胡丽娜姐妹。

夏至疯了,才会传这种损害自己名誉的谣言。

止于顾北城?

夏至虽然才见过顾北城一面,但那样的男人,应该是不屑传这种谣言,且两人并无矛盾。

剩下胡丽娜姐妹。

胡丽娜的妹妹胡美丽虽然对她有误会,但经过上次接触,胡美丽性格倒是直率,没那个脑子,想出这么阴损的法子。

那就只剩下一个人,那就是胡丽娜。

夏至见胡丽娜第一面的时候,就感觉胡丽娜对自己有淡淡的敌意,看自己时,眼底满是算计。

夏至虽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里得罪她了?

但是,既然胡丽娜敢对自己出手,那自己也不是软柿子,随便人搓扁捏圆。

经过夏至的解释,夏爱国也认同的点点头,而后咬牙道:“大姐,我去找她!”

夏至道:“走,我跟你一起去。”

夏爱党“我也去,我也去!”

三姐弟一起出门,夏至无视旁人对自己的指指点点,出了6号院大门。

没想到刚出大门,就在6号院大门口,看到了一个熟人。

顾北城这两天经常不由自主的想起夏至,他第一次对女孩子如此魂牵梦绕,很想见到她,想跟她说话,想看她笑,想听到她的声音……

于是顾北城这两天没少在6号院大门口转悠,他想见到夏至,但又不知道该用什么理由?

就在顾北城以为今天也见不到夏至的时候,忽然就看到夏至从6号院里走了出来,顾北城眼睛一亮,眉梢眼角堆满了笑意,想要上前打招呼,却忽然又觉得自己是不是显得太过刻意,

于是努力平复兴奋的心情,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假装与夏至偶遇。

夏至惊讶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高大男人,她没想到自己刚出门就会遇到顾北城。

顾北城低头看着夏至,笑着说,“好巧。”

夏至点了点头,站在夏至身边的夏爱国看到顾北城却显得很激动,高声叫了声,“北城哥!”

顾北城冲夏爱国点了点头,然后问道,“你们这是去哪儿啊?”

夏爱国很崇拜顾北城,想也没想就说道,“我们去找那个叫胡丽娜的女人算账。”

说完之后夏爱国才后知后觉,那个胡丽娜不就是顾北城的前妻吗?夏爱国顿时略显尴尬,嘿嘿笑了两声低下头。

顾北城生气倒是没有生气,只是脸上略显惊讶和疑惑,看着夏至问,“你们去找那个女人干什么?”

夏至见顾北城说起胡丽娜的时候,语气中并不见任何的亲密与关心,想了想,夏至还是把这两天的谣言告诉了顾北城。

顾北城凝眉想了一会儿,也觉得这件事情是胡丽娜搞鬼的几率很大,只是让顾北城想不透的是胡丽娜为什么这么针对夏至?

难道仅仅是因为夏至使得陈军进了派出所?胡丽娜想要为陈军出气?

但顾北城总觉得事情好像并没有那么简单,于是顾北城道,“我跟你们一块去吧。”

夏至忙道,“还是不麻烦了。”

顾北城见夏至拒绝,想了想道,“怎么会麻烦呢?这件事情毕竟也牵扯到了我,我有责任还你清白。”

见顾北城如此说,夏至也只好点了头,一行4人走了不到10分钟就来到了2号院门口。

顾北城领着三人进了2号院,找到了胡丽娜家。

胡丽娜此时刚刚起床,正哼着小曲儿在洗漱,今天胡丽娜的心情特别不错,走路都带了几分轻快。

胡丽娜想到自己让胡美丽散播出去的谣言,就忍不住想笑,只要把夏至那个贱女人的名声搞坏,看她将来还如何嫁给顾北城?

这年头女孩子的名声是非常重要的,顾北城就算再婚,也不可能娶一个名声狼藉的女孩子,只要夏至嫁不了顾北城,她就很开心。

胡丽娜洗了脸,刷了牙,正要去吃饭,门却被人给敲响了,家里就只有胡丽娜一个人,她听到敲门声,虽然有些不耐烦,但还是去开了门。

没想到门一打开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四个人,当胡丽娜看到与顾北城站在一块的夏至的时候,脑子嗡了一下,像有什么东西在她的脑子里炸开,让胡丽娜整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戒备起来。

胡丽娜脸上的笑容瞬间敛去,脸色阴沉厉声问,“你们怎么来了?”

夏至冷冷的与胡丽娜对视,而后道,“我为什么来找你?你心里有数。”

胡丽娜眼神闪烁了一下,而后道,“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要是没事儿的话,就赶紧走吧,我们家可不欢迎你。”

夏至嗤笑一声,“胡丽娜,这两天大院里流传着关于我的那些谣言,是你散布的吧?”

胡丽娜立刻装作无辜的样子,“什么谣言?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夏至道,“你若是不承认也没关系,我直接报警,让派出所的公安同志来调查,到时候事情闹大了,看谁丢脸?”

胡丽娜一点儿也不怕,“夏至,你少吓唬我,就这么点小事儿,公安同志可没那么闲。”

没想到,这个时候顾北城却忽然开口了,“我会让他们调查的。”

胡丽娜一听就急了,她虽然不怕夏至,但却怕顾北城,夏至虽然是夏建业的女儿,但是一直生活在乡下,跟京城里的人也不熟,没什么人脉,掀不起什么风浪。

顾北城就不一样了,顾北城年少有为年纪轻轻就坐上高位,顾北城的一句话,足够派出所重视彻底来调查这件事情,恐怕用不了一天,就能查出背后的指使人

胡丽娜没想到顾北城还没跟夏至结婚呢,就这么维护夏至,当即气得眼圈一红,委屈的看向顾北城,“北城,我们夫妻虽然离婚了,但也夫妻一场,你怎么能这么绝情?”

“为了一个小丫头竟与我为难,难道在你心里,我这个前妻还不如这个小丫头重要?你也太喜新厌旧了吧?”

胡丽娜自然是故意这么说的,想要给夏至留下一个顾北城喜新厌旧的印象。

顾北城皱眉,眼神幽深而冷淡,“胡丽娜,你在胡说什么?你刚才不是不承认是你做的吗?既然不是你做的,你怕什么?”

“我......”胡丽娜咬唇气得说不出话来。

顾北城说完看向夏至,语气柔和了不少,“走吧,我陪你去派出所报案。”

夏至点了点头,几人转身欲走,胡丽娜终于忍不住叫道,“是我是我传的谣言,那又怎么样?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夏至猛的转身,随手给了胡丽娜一巴掌,胡丽娜被打得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在地上,她一边捂着火辣辣的脸,一边指着夏至大骂,“小贱人,你敢打我?”

夏至冷笑,“打的就是你。”说完,再次上前狠狠推了一下胡丽娜,又顺手给了她一巴掌。

胡丽娜被打的踉跄倒退几步,没站稳,扑通屁股着地摔在地上,顿时哎哟叫起来。

然后,愤怒的瞪着夏至,“小贱人,你敢打我,我要去告你,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夏至上前两步,站在胡丽娜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语气森森,毫无畏惧,“胡丽娜你要告就告去,就凭你说我的那些话,我打你两巴掌都是轻的。”

“小贱人,你别得意!”胡丽娜麻溜的从地上爬起来,扬手就要给夏至一巴掌,夏至一点儿都不怕,反正胡丽娜力气没有她的大...

没想到顾北城的动作比夏至快了一步,伸手抓住胡丽娜打向夏至巴掌的手腕,沉声道,“胡丽娜,别闹了。”

胡丽娜听到顾北城的话,一颗心都凉透了,伤心欲绝的看着顾北城,哀伤道,“北城,明明是这个小贱人打了我,你不帮我出气就算了,竟然还帮着她,你说你们到底是什么关系?

你之前跟我离婚是不是因为你喜欢上了别人,所以才想要跟我离婚的?是不是?”

胡丽娜说这些自然就是胡搅蛮缠了,因为若不是她的插手,夏至也不会提前两年来京城。

说顾北城因为夏至而选择跟她离婚,这纯粹就是污蔑,胡丽娜不过是还想给两人泼脏水罢了。

顾北城皱眉看着胡丽娜冷声道,“你想多了。”

“我想多了?”胡丽娜冷笑,“我看你是做贼心虚!顾北城,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

胡丽娜又想污蔑顾北城的时候,夏至再次甩了她一个耳光,厉声道,“胡丽娜,你嘴巴真臭!”

夏至说完转身就走。

顾北城看着夏至转身离开的利落背影,嘴角止不住的上扬,胡丽娜见人走了,依然忍不住叫嚣,“你们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们的!”

离开二号院之后,夏至直接就去了派出所,因为有顾北城在,派出所很快就派出两名公安去调查,胡丽娜做事情并不高明,再加上胡美丽也没有刻意隐瞒,公安同志很快就调查清楚谣言是胡美丽和胡丽娜散播出去的。

调查清楚真相之后,公安同志就把整件事情宣扬了,还严肃批评了胡丽娜姐妹。

大院里的人这才恍然,自觉误会了夏至,见到夏至后很多人都有些不好意思。

不过这个时代的人比较淳朴,既然之前误会了夏至,不少人虽然见到夏至后有些无地自容,匆匆掩面而走,但也有人见到夏之后,主动上前打招呼道歉。

至此之后,胡丽娜的名声就更差了。

虽然顾家没有故意去宣扬顾北城为什么跟胡丽娜离婚,但是还是有不少人家是知道具体原因的。

胡丽娜因为红杏出墙而跟顾北城离婚,离了婚之后还不老实,竟然去陷害人家一个从农村来的小姑娘,这让很多人不喜,觉得胡丽娜的人品有问题,不少人都暗暗打定主意,以后少跟胡家姐妹交往。

陈军耍流氓,这件事情可大可小,经过陈家和胡家的共同努力,陈军被关了一个多星期之后就被放了出来,只是工作丢了,人也变得格外暴躁和颓废。

以前那些很多想跟陈家结亲的人几乎都反了口,不愿意再让自家的女儿嫁给陈军,陈军变得越发的极端起来。

而陈军把这一切都归咎在夏至身上,心中对夏至又爱又恨,他爱夏至的那张脸,却又恨夏至让他没了工作,没了以前的那种体面。

胡丽娜那天被夏至连续打了好几个耳光,又见顾北城处处维护夏至,心中的妒火几乎将她整个人燃烧殆尽,失去理智,得知陈军被放了出来,胡丽娜当即就去找了陈军。

胡丽娜面露愧色的看着陈军,“表弟,都是表姐不好,表姐不该把夏至那个小贱人介绍给你。”说着就眼圈一红,“表弟,都怨表姐,可是表姐也不知道夏至那个小贱人,心竟然会那么狠!”

陈军一点也不恨胡丽娜,闻言立刻道,“表姐,这件事情不是你的错,都是那个夏至。”

陈军说着一双眼睛忽然露出凶光,一拳头砸在桌子上,桌子发出一声巨响,陈军声音很低,“我一定不会放过那个小贱人。”

胡丽娜听陈军如此说,心里高兴的不行,面儿上却假意劝道,“表弟,还是算了吧,我们不跟她计较。”

“不行。”陈军咬牙切齿道,“那个小贱人害得我没了工作,没了尊严,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胡丽娜装作一脸发愁的样子,“表弟,表姐我十分理解你,只是这件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你想到对付她的办法了吗?”

陈军阴沉着脸摇头,“暂时还没有,不过表姐,你也知道我认识的人多,想要教训一个小丫头还不简单吗?”

胡丽娜点头道,“我知道,只是我怕那个夏至,若是再抓到你的把柄,去派出所告你,可该怎么办呀?”

陈军却自信道,“表姐你放心,这次我就算对付她,我也不会亲自出手,派出所那些人抓不到我的把柄。”

胡丽娜这才放心了,点点头道,“那就好。”

陈军没了工作之后,就整天在街上溜达,这天陈军在街上正好看到了一个初中同学。

陈军得这个初中同学名叫冯国光,家境一般,但是上学的时候打架却十分的厉害,是学校里有名的混混。

陈军跟冯国光做过同桌,两人交情不错,只是初中毕业之后,陈军就去上高中,冯国光因为家里没钱只能辍学,两人才渐行渐远。

陈军后来听说冯国光为了减轻家里的压力,只能去打零工,而陈军则进了厂子当了工人,两人身份地位不同,更不可能有什么联系。

陈军工作丢了,在街上溜达的时候见到了冯国光,当时冯国光正领着一群混混跟另一群混混打架,双方打得十分狠,拿着板砖互相拍,都见了血。

陈军见了吓了一跳,转身就想走,却忽然看到冯国光,陈军眼珠子一转,心中有了主意,主动上前去帮冯国光打架,等把人打跑之后,冯国光就去请陈军喝酒,两人再次有了联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