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门风华-第四百六十五章、早知如此
更新时间:2019-07-11  作者: 千年书一桐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庶门风华 | 千年书一桐 | 千年书一桐 | 庶门风华 
正文如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思路客]

/最快更新!无广告!

那天颜彦从陆呦嘴里得知皇上把杨师傅叫去了南书房,并把这件事交给了杨师傅和他,随后又从工部再调了两个擅长机括的人配合他们一起研究这喷筒,期间并没有提及颜彦,为此,颜彦放下心来,专心准备孩子的周岁宴。

其实,要依颜彦自己的意思,她是不想惊动大家的,毕竟孩子还小,他和陆呦的身份也有点尴尬,且又正处于战事期间,委实不宜太张扬。

可谁知从九月二十七日起,便陆陆续续有人送贺礼来了,第一个上门的是晋阳大长公主府,其次是徐左相家、护国公吴家、治国公赵家等几家略有走动的人家,次日,京城的其他一些世家大族也打发人送来了贺礼。

颜彦知道,这些人是生怕她不邀请他们,所以特地提前打发人送来贺礼,如此一来,颜彦也就躲不过去了,因而,她只得给这些送了贺礼的人家补了一张请柬。

而陆家、颜家、孟家和云家这几家因着是正经亲戚,反倒没有提前送贺礼,都是在九月二十九日一早带着东西直接上门来的。

令颜彦惊喜的是,颜彰、颜彬和颜杉三个也赶来了,说是昨日下午请了半天假,三个人用颜彦给他们的铺子分红合伙给陆衿买了一份贺礼,清一色的葫芦,有金的、银的、玉的、玛瑙的还有真葫芦,倒是都不大,半尺来长,也不是很沉,适合两三岁的孩子拿在手里玩。

这不,小陆衿看到这一溜的小葫芦,忙扑了过去,摸摸这个又抱抱那个的,几乎每个上都涂上了她的口水,一旁的颜彰耐心地拿起丝帕替孩子擦拭,颜彬和颜杉则在低着头,一个劲地哄着陆衿叫“舅舅”。

见此,颜彦心里酸酸的,伸手摸了摸颜彰几个的头,笑了笑,什么也没说,忙着去招呼别的客人了。

而这一幕,令一旁看着的马氏和颜彤也生出了几分酸涩。

马氏是想起了颜彰颜彬小的时候,颜彦也曾这么照看过他们,除了这些日常小事,颜彦还会教颜彰、颜彬两个念书识字,就是后来这两人进学后,颜彦也会检查他们的习字和别的课业。

对颜彧颜彤就更不用说了,姐妹三个除了睡觉不在一处,大多时候都是同进同出的,每次颜彦从外头得了什么好东西回来,都会先可着弟弟妹妹们先挑。

是什么时候,她把这个善良、敦厚的孩子弄丢了呢?

都说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这不,颜彦这孩子总算苦尽甘来了,夫妻和顺不说,两口子都有本事,就连最弱的陆呦现在也进了工部,凭自己的本事让皇上也刮目相看了,连着赏赐了他两次东西。

更难得的是,同样是生女,陆呦不但把陆衿捧在了手心里,对颜彦也是一如从前,仍是没有半点纳妾的意思。

想当初,颜彦下嫁陆呦时,整个京城有多少人等着看她的笑话,可两年过去了,谁不羡慕这对小夫妻的日子自在又逍遥?

反观颜彧呢,刚成亲时,谁不羡慕她嫁了个好夫婿,可事实呢?

唉,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

和母亲一样,颜彤这会想到的也是颜彧,颜彰和颜彬几个也去看过二姐的孩子,可从没有见颜彰对陆袓这么用心过,不光是用心的礼物,就这份耐心细致的照顾也不曾有过。

原本他们才是亲姐弟啊,到底是什么时候起的隔阂呢?

还有,大姐和二姐,曾经一对无话不谈的堂姐妹,因为一个陆鸣闹得老死不相往来了,到底是谁的过呢?

其实,这次陆衿过生日,颜彧倒是也托朱氏给送了一份贺礼,一套她亲手做的衣服鞋袜和一套纯金首饰,可颜彦连看都没看一眼就命人收起来了。

从颜彧颜彤想到了自己,似乎自从那次她劝大姐原谅二姐之后,大姐也不怎么待见她了,尽管旧年冬天大姐没少让她往明园跑,也没少带她出席一些重要场合,但颜彤仍是感觉到大姐和她也分心了,不像之前亲近,可以交心。

想到这,颜彤看向了堂屋中间忙着和这些女眷们周旋的颜彦,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眼前的大姐春风满面,言笑晏晏的,着实令人生羡。

而此刻,那个躲在陆家不能出门的二姐想必又是一番情景了,不是自怨自艾长吁短叹便是对着陆袓垂泪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错的呢?

颜彦是无意中瞥了一眼,才发现颜彤居然盯着自己发呆了,于是,她干脆向她招了招手,让她过来陪她一起待客。

尽管颜彦有足够的心里准备,但来人还是超过了她的预期,原本她以为这些世家顶不济也只是一个当家夫人带着个孩子什么的来凑个热闹,谁知竟然惊动了不少老人,这就不太好玩了。

她是怕孩子会折福折寿的。

可客人们上门了,她也不能把人撵出去,好在今天蛋糕店那边关门了,山花带了十来个小丫头子帮着一起招呼客人,青碧也从绣庄那带了几个小绣娘来。

这不,见徐夫人带着陈宸上门和武安王妃带着徐如青同时上门来了,颜彦干脆把发呆的颜彤喊过来帮她一起待客。

正忙着时,忽听得外面一个婆子来报,说是皇上的龙辇往明园这边来了。

颜彦一听吓了一跳,忙问:“到底是龙辇还是凤辇?别不是看错了吧?”

一旁坐着的孟老太太忙道:“这孩子,管它是凤辇还是龙辇,还不赶紧去接驾?”

颜彦一听也对,也顾不得别的,拉着青苗就往外跑,而她身后也跟了一堆人,因为不管来的是皇上还是皇后,她们也得去接驾。

颜彦是转到过厅的前门时看见前面来了三顶大轿的,打头的那辆明晃晃的描金绣龙的三十二人抬轿子可不正是皇上的龙辇?身边那四个策马相随少年郎的可不正是李稷、李穗、李稹和李穑四个。

这动静也太大了吧?

皇上究竟是什么意思?

这不明摆着给她拉仇恨吗?

颜彦一边跪了下去一边还在腹诽,不过她倒是很快猜到了应该和陆呦送上去的那件喷筒有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千年书一桐其他作品<<闺华记>> | <<小军妻当自强>> | <<重生破茧成蝶>> | <<王妃反穿记>> | <<晴儿的田园生活>> | <<农女书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