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六零好时光-第640章
更新时间:2019-05-18  作者: 阿0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重生六零好时光 | 阿0瑟 | 阿0瑟 | 重生六零好时光 
正文如下:
“我就是觉着云裳为人挺低调的,素质也好。你们看看团里那个叶黎,整天把她申市人的身份挂在嘴上,还老是提她家亲戚是什么大官……啧!好像申市人就高咱们一等,打申市来宜城这个小地方多委屈她似的!”

“还真是这样。不过叶黎还是新兵嘛,可以理解。”

“咱们当新兵的时候也没这样啊!谁进了部队不是整天忙着练功,急着提升业务能力?今年这四个新兵真是……也就云裳和吴湘不错。刘春梅那是真可惜了。剩下的那个叶黎,要是再不改改她的性子,岁数一到就得退伍。”

一桌子的人说着说着就跑偏了,一时间也没人再提起云裳,倒是回到大院儿的云裳,这会儿正一五一十的给众人说着她近几个月在宜城军分区的情况。

老爷子听着心疼的不得了,他家小七多乖巧一孩子,才一去宜城军分区就让人欺负了。

那个叫刘春梅的,不,那个叫刘金凤的,才第一次一起吃饭就想踩着小七表现自个儿,后来还想抢他孙女婿,拉练时还想把小七给推沟里去,小女孩子家年纪不大,心肠倒坏的很。

还有,宜城军区分那些领导是咋当的?好好的人才都护不住,硬生生让坏分子给霍霍了。

这回是刘春梅自个儿跑出来,拆穿刘金凤一家子的阴谋了,要是刘春梅是个立起不起来的软蛋子,那个叫刘金凤的坏分子还不得真混进革命队伍里啊。

真是气人!

白宴诚的脸色也不好看,在心疼云裳的同时,更是在心里把顾时年骂的狗血淋头。

他一早就瞅着顾时年不是个好东西了!

要不是为了跟顾时年在一起,他闺女能放着临阳军区和京城军区两个这么好的地儿不选,跑去宜城那个山旮旯里受罪吗?

他家小七当年才五六岁大,这小子就跟狼崽子似的悄摸瞄上了,在身边吃了十来年独食,不让别的狼崽子接近小七,完事又借着出任务的名义,把小七拐到港城养活了三年,还借着这个机会把他家水灵灵还没长大的小七给哄走了。

瞧瞧,他家小七跟旧社会的童养媳有啥区别?

白宴诚心里一连串的国骂来回重复,把顾时年贬得一文不值。

倒是林文岚和白清玥的情绪要缓和的多。林文岚是觉得自家最操心的小闺女是真长大了,能在不动声色收拾刘金凤的同时,还在团里和领导面前卖了个好,有这手腕和脑瓜子,小七以后到了哪里都不会吃亏。

再加上有顾时年在身边护着,小七以后的日子只会越过越好。

“妈,这回你们代表队准备了哪些节目?有没有跟我争奖项的?”

林文岚好笑的戳了下云裳的额头,把手里的汤碗递了过去,“你咋知道奖项一定是你的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就算我们代表队没有人跟你争,还有其他二十来个代表队呢。”

白清玥也一本正经的劝说云裳不要好高骛远,目标定得太高,最后的结果不好,失望的还是云裳自个儿。

云裳没想到自己随口一句戏言,就引来林文岚和白清玥轮流说教,大好的心情都低落了下去。

她微微撇过头,委屈巴巴的看了白宴诚一眼,见白宴诚跟老爷子坐在一起,笑眯眯的看她的热闹,当即鼓着腮帮子气呼呼地道:“老白,你管管你媳妇儿!有这么打击自个儿闺女积极性的吗!”

白宴诚:“……”这是生气了,连爸都不叫了?

林文岚也好笑不已,赶紧给云裳夹了个大包子,笑眯眯地道,“行,我不打击自个儿闺女的积极性。这次汇演你好好表现,争取拿个奖项让我和你爸高兴高兴!”

老爷子也在旁边点头,一脸赞同地道,“你妈说的对,好好表现,多拿几个奖项,回来后我好跟李老头显摆去,让他好好眼热眼热。”

孙女儿能被选进代表队参加全军文艺汇演,就已经是给他脸上争光了,要是再能拿个奖项,满大院儿的老头指定都羡慕他!

林文岚不相信她能拿奖,云裳觉着觉得家里人不了解她,也不看好她,心里头不舒坦。

可这会儿老爷子和林文岚顺着她的意思,说她一定能拿奖给家里争光,云裳又突然间觉得这任务有点艰巨,她这幅小肩膀好像不大能扛起来。

她拿着包子低头啃了一会儿,终于回过味儿了:她这是一不小心给自己挖了坑啊!

要是她能拿到奖项还好,家里和团里都高兴,可要是她拿不到奖项,那不是打了自个儿了脸么?

这么一想,云裳愁得嘴里喷香的大肉包子都咽不下去了。

偏偏白清杰还在一边凑热闹,兴致勃勃地跟一家人说他在杨团长那里打听到的情况。

“爷,二叔二婶,你们就放心吧。我今儿问了宜城代表队的杨团长,她说咱家小七业务能力非常强,是他们团里的招牌!在合安军区预选时第一轮就进了代表队了。还说小七汇演的时候只要正常发挥,肯定能拿到奖项……”

云裳再是自恋,也还是有点底线的,面对白清杰的无脑吹捧,窘得脸蛋都红了……

一家子热热闹闹吃过晚饭,老爷子和白宴诚相互看了一眼,起身招呼云裳进了书房。

“小七啊,坐。”

老爷子接过云裳递过去的茶杯,慢悠悠地嘬了一口,看着乖乖巧巧坐在办公桌对面的云裳,长长叹了口气,“小七,你和时年娃子还好吧?”

“挺好的。”云裳点点头,看了一脸严肃的老爷子和白宴诚一眼,接着问,“爷,你是不是想问我和顾二哥大恋爱报告的事情啊?”摆这么大阵仗,不知道的还以为要审犯人呢。

老爷子握着茶杯的手顿了一下,对上云裳乌溜溜的眼睛,到了喉咙口的话就说不出来了,转过头,给在一旁装傻的白宴诚打了个‘你上’的眼色,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慢喝起了茶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