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农女-第七五九章 大黄的马
更新时间:2019-05-15  作者: 南极蓝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掌家小农女 | 南极蓝 | 南极蓝 | 掌家小农女 
正文如下:
待到这蠢货翻身放开她,方挽离轻轻起身绕过他下床走到桌边打开桌上的小香炉,将首饰盒里的一根金簪取出来拔开,将簪子里藏的粉末掺入燃着的熏香炉里。

看着炉烟袅袅升起,方挽离笑得阴狠。是她心软,才让着蠢货多活了两个多月!这药粉制作不易,用在这蠢货身上简直是牛刀小用,不过他敢这么欺负自己,就该让他千刀万剐,受尽世间苦楚吐血而死!

躺在床上的柴智岁翻了个身,拍了拍空荡荡的床,“娘子……来这儿睡……”

做贼心虚的方挽离吓得手一抖,将铜制的小香炉碰落。发出“砰”地一声,香灰撒了一地。脸色惨白的方挽离停了停,听身后没有动静,慢慢回头见柴智岁依然睡得如死猪般,心才稍稍放下,她看了几眼地上的香灰暗道算他命大,便转身出了卧房。

方挽离去了书房没多久,她的陪嫁婆子方嬷嬷便轻手轻脚地进了卧房,小心翼翼地收了洒落的香片和香灰,又轻手轻脚地退了出去。

“娘子……”不知自己命大逃过一劫的柴智岁,依旧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吧唧着嘴睡得香甜。

方嬷嬷急匆匆地出皮场街回到宁侯府,将收来的香灰交给宁侯府大公子方子安,又仔仔细细地描述了事情经过。

方子安面无表情地接了,“好生盯着她,将那簪子里的药粉弄来。”

方嬷嬷福了福身快步走了后,方子安才命小厮将帕子上已燃了一半的心字香点上。香味袅袅散开,方子安闻着这熟悉的香味儿,怔怔地出神。

“大哥!”宁侯二公子方子宁急匆匆地进来,提鼻子闻了闻诧异道,“揭布罗香?”

揭布罗香香味清幽雅致,是方家长女方挽歌在世时最喜欢的香料。方挽歌去世后,府中便无人再用此香了。方子宁看着一脸莫测的大哥,坐在桌边轻声问道,“大哥又想大姐了?”

方子安没有多说,只是问道,“你这急匆匆地过来,所为何事?”

方子宁一下跳起来,“圣上刚赏了陈小暖十匹御马,大哥去看不?建王世子都跑去看了。”

方子安微微摇头,“去了不许胡闹,陈小暖今时不比往日,你不要惹她。”

“小弟省得。”方子宁急匆匆地往外跑了几步,方子安却忽然站起来,“二弟,大哥随你一起去。”

方子宁回头笑得极为灿烂,“大哥,快!”

待他们跑到第四庄时,京中王孙公子到了一群。除了建王世子柴方,左相之子李润生、右相家之子程贤文、宁太傅之孙宁罗扬、益霁候之子郑宏霖等悉数在列,来兵部领饷银的郭老将军之孙郭永靖也在其中。这一大群人正眼巴巴地围着陈小暖家四处漏风的马厩,又是摇头又是跺脚。

这么好的马,圣上怎么就给了个只会种田、开铺子的小丫头呢。她要战马作甚,作甚!还不如分给他,御马啊,他惦记好几年了……郑宏霖不由自主地伸手想摸一摸这上品御马,却被大黄“汪”地一声喝止了。

郑宏霖不甘地缩回手,“小爷就是摸摸,又……”

“汪,汪,汪——”大黄一听他说话,脖子上的毛都炸了起来,冲着郑宏霖一阵狂吠。

郑宏霖吓得躲到郭永靖身后嚷嚷道,“不摸就不摸,叫什么叫,当小爷怕你不成……”

大黄叫得更凶了,张冰赶忙解释道,“小侯爷,大黄最听不得有人在他面前以‘爷’自居,您慎言。否则让大黄伤了您,我家安人和姑娘无法向老侯爷交待。”

柴方笑道,“连我三哥在大黄面前都不以此自称,小侯爷忍忍吧。”

众人大笑起来,少年将军郭永靖笑罢,向着大黄拱手,“大黄兄果然名不虚传,在下郭永靖,敬仰大黄兄大名。”

大黄盯着郭永靖看了几眼,收了獠牙头一转回到马厩前,继续虎视眈眈地防着这群不速之客。

宁罗扬笑道,“郭大哥这是被大黄嫌弃了!”

郭永靖也朗声大笑,“此子气势不输头狼,郭某喜欢!”

你喜欢有何用,大黄可不喜欢你!方子宁美滋滋地挤到最前边,冲着大黄招了招手,“大黄,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子宁来了!”

全神戒备地大黄向着方子宁抬起狗爪,又转了转脑袋。

众人见了这神奇的一幕,连御马都顾不得看了,都盯在大黄身上,郭永靖立刻问道,“它这是作甚?”

“大黄是在与某打招呼。”方子宁很是骄傲地道,“子宁与大黄有同捕兔子之谊,算是好友。”

“汪!”大黄见方子宁不动,呼唤了一声,又点了点脑袋。两位姑娘不能出来见男客,张冰替代了二姑娘的差事,当起大黄的翻译张冰翻译道,“世子,大黄请您到这边来。”

方子宁立刻快步过去,在大黄身边抱臂一站,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这些马儿是大黄家的,诸位只可远观,不能上手摸更别想带走,否则子宁第一个不同意!”

“汪!”大黄蹲在方子宁身边,一脸严肃地看着众人。众人一同看向大黄身边的陈小暖的下人,张冰顶着压力,道,“大黄说:对!”

郑宏霖跳脚了,“你怎懂得狗话,你要是敢胡诌,小……我饶不了你!”

张冰还没开口,方子宁就说话了,“宏霖莫恼,大黄就是这个意思。”

李润生温和道,“大黄果然非同一般,难怪圣上和皇后娘娘都对它另眼相看。”

将门虎子郭永靖对大黄的兴趣更浓了,战马难得,良犬亦是,“大黄兄,郭某可否陪你去逮兔子?”

大黄头一转,看也不看他。

郭永靖转到大黄面前,“大黄兄若是不喜欢兔子,猎虎、猎狼都可,郭某手到擒来。”

大黄的头又转到另一边,依旧不搭理他。

受尽京城男女欢迎的郭永靖,居然被一只狗嫌弃了,众人又笑弯了腰。

被这些人吵得不耐烦的大黄叫了几声,柴方好奇地问张冰,“它又在说甚?”

面对这些贵人,张冰低头不敢说,却见大黄正拿狗眼盯着他,便咬了咬牙道,“我家二位姑娘昨日就答应了大黄,今天后晌带它去林子里玩的……”

众人正无语着,右相家的三公子程贤文冷哼道,“还没听出来了,文昌郡主家的狗嫌弃吾等登门,打扰人家出游了!”

柴方敛了笑,沉声道,“本就是吾等突然造访打扰了人家,怎么,程三公子还要与一只狗计较规矩不成?”

建王世子是建隆帝跟前的红人,程贤文惹不起,只得服软道,“世子误会了,程三并无此意,不过吾等在此确实打扰了人家,不如咱们先回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南极蓝其他作品<<穿越之寡妇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