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农女-第七零零章 新妇
更新时间:2019-04-14  作者: 南极蓝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掌家小农女 | 南极蓝 | 南极蓝 | 掌家小农女 
正文如下:
第二日一早,大黄回来时,垂头丧气地回来,钻进狗窝里,谁叫也不出来了,把小暖一家子心疼坏了。秦氏问送大黄回来的玄其,“这是怎么了”

玄其耿直道,“大黄与三爷比了一晚上一次也没赢,所以不高兴了。”

“姐夫坏!”小草嘟起小嘴儿,秦氏也心疼大黄了。

对三爷这等幼稚行为,小暖都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他这样做有用吗,大黄是狗不是人啊。

这时,丫鬟春花回来了,小暖带她去了书房。春花回禀道,“陈先生摔在家门口,磕破了脸。”

小暖点头,“辛苦了。”

春花惭愧道,“不是奴婢干,是陈夫人干的。他们在马车上吵了一路,回到家门口陈先生被陈夫人推下了马车,磕破了脸皮。”她准备好的一桶泥都没用上,春花觉得好可惜。

小暖肩膀抖了抖,真是恶人自有恶人磨。

“奴婢出城前听城里人传着,说柴智岁昨晚没有进洞房,睡在外屋了,为此柴家已经闹翻了。”

这消息传得还真快。之前小暖觉得方挽离嫁给柴智岁还有点糟蹋了,得知了血书的事儿,小暖觉得是谁糟蹋谁还说不定呢。柴智岁是混账了些,但与方挽离比起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虽说没有传的那般夸张,但皮场街内也的确不平静。站在新房里的赵氏,看着醉得不省人事的儿子,脸比锅底还黑。

柴智岁院里的婆子低声道,“二爷以前也醉过酒,可都是第二天就醒了,昨晚明明喝了两大碗醒酒汤的,怎么还醉得这么厉害呢。”

方家的陪嫁婆子立刻解释道,“平常的醉怎能跟喜宴一样,二爷吃得酒多,心里又高兴,自然醉的厉害了。”

赵氏沉脸看着旁边没一点愧疚的方挽离,怒问道,“他醉了也你更该伺候好他才是,为何让他睡在地上!”

方挽离神色坦然地福身,“是二爷自己嚷着要睡在地上的,儿媳无能,扶不动他。”

“不可能,我儿怎会想睡在床下!”赵氏气坏了,自打太后赐了亲,儿子没一天不惦记着娶媳妇,她本来还怕儿子洞房时把方挽离折腾坏了,没想到却是这么个结果!

“来人,将二爷弄醒了!”婆子唤了半天才将柴智岁弄醒,柴智岁晕乎乎地吧唧吧唧嘴,婆子立刻递上水喂他喝了。

柴智岁喝完,晃悠悠地站起来伸手就要抱方挽离,“夫人,来!”

方挽离让开,冷冰冰地道,“二爷,母亲在呢。”

柴智岁这才看到脸色铁青的娘,嘿嘿笑了,“娘咋不等着我和媳妇去给您磕头,自己就跑过来了?”

赵氏脸都气歪了,“我等得到么!昨日你为何睡在地上?”

柴智岁嘿嘿地笑,“床上太热,儿子受不了,夫人今日一定要铺上竹席。”

方挽离没吭声。

众人……

你个憨货!赵氏气得甩袖子走了。方挽离冷冰冰地对柴智岁道,“二爷快快梳洗,父母还等着咱们去敬茶呢。”

柴智岁就喜欢她这凉凉快快的强调,“梳洗啥,换件袍子就得了。”

说完,他大咧咧地张开胳膊等着方挽离上去伺候,方挽离眼皮都不抬地转身坐在梳妆镜前,紫汐硬着头皮过去帮她梳头。

柴智岁让婆子帮他更衣后,就端着茶美滋滋地看着方挽离打扮。把方挽离娶进门儿当媳妇,这事儿够他吹一辈子了。柴智岁忍不住上前,在媳妇脸上啄了一口,“媳妇真好看。”

方挽离恶心地尖叫,“你放开我!”

柴智岁乐呵呵地拉着她的手,“走了,见爹娘去。”

方挽离甩手,“放开,要不然我就不去!”

柴智岁手上一用劲儿,方挽离就疼得咬唇。柴智岁笑眯眯地把她拉到近前,捏起她尖尖的小下巴,“我知道你嫁给我心里不痛快,我可以由着你使小性儿,过日子就是图个乐呵。不过……”

柴智岁手上一用力,方挽离便忍不住呼痛,紫汐等丫鬟立刻跪地为主子求情。

“在我爹娘跟前该守的规矩,一点儿也不能差了。否则爷就让你知道什么是男人!”柴智岁低头在方挽离嘴上啃了一口,拉着她往前走。

没想到这蠢货会来硬的,方挽离不敢反抗,只得任由他把自己拉到正院,老老实实地跪在公婆面前敬茶改口。赵氏见到方挽离下巴上明显的手印,看儿子越发地满意了,“快过来吃点儿东西,咱们好去你祖母那儿,让她老人家跟着高兴。”

柴智岁乐呵呵地坐下,拍了拍身边的椅子,“媳妇,坐这儿。”

方挽离咬牙,忍着屈辱走过去坐在柴智岁身边。赵氏冷见她真的坐了,脸立刻冷下来。

辛氏看着方挽离憋屈的样子就觉得痛快,“弟妹该伺候母亲吃饭的,这是新妇入门的规矩。”

按说新妇进门还要准备第一顿饭,是赵氏怕儿子把媳妇折腾得起不来床,才免了的,但可没说伺候婆婆吃饭的规矩也不用了。

方挽离斜了柴智岁一眼,到辛氏身边伺候她用饭。柴智岁被方挽离这一眼儿斜的骨头一酥,忍不住舔了舔唇。

在贺王府,新婚小夫妻给静太妃和贺王夫妇见了礼,方挽离下巴上青紫地手指印儿大伙儿只当没有看到。这女人自打太后赐婚后就开始作妖,让贺王一家也跟着没面子,入门后柴智岁动手收拾她,他们自是喜闻乐见的。

方挽离受了这莫大的屈辱,回到府里就趴在床上呜呜地哭,紫汐等人也不敢上来劝说。而新婚的二爷柴智岁,已与他的一帮朋友坐在茶楼里美滋滋地听曲吹牛了。

方挽离挨打的消息传到小暖耳朵里时,小暖挑了挑眉,倒是她小瞧了柴智岁。她还以为柴智岁会被方挽离收拾服帖呢。

玄舞笑道,“方挽离现在不敢把柴智岁怎么样,等到回门进宫谢恩后,她定不会手下留情,到时才是真正的热闹。”

“非死即残!”玄迩推测道。

这个“残”是什么意思小暖明白,真不知该同情柴智岁,还是高兴他与方挽离相爱相杀。

“姑娘,三爷来了。”绿蝶进来回话,绿蝶话音刚落,大黄就蹿了进来。

小暖见了扶额,大黄和三爷,又要开始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南极蓝其他作品<<穿越之寡妇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