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宫专治各种不服-209 贪心不足蛇吞象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 柳暗花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 柳暗花溟 | 柳暗花溟 | 本宫专治各种不服 
正文如下:
第二卷酒寒风冷月初斜209贪心不足蛇吞象

叶贵妃,叶芳质,张大了眼和口,双手和双脚挥舞着,蹬踏着。

好像有看不见的鬼,正在捆绑她,锁住她,要把她拉入深渊中去。

可是,一丝气也透不过来,一丝东西也抓不住。

到这时候她才懂得,人其实生来一无所有,从来不能掌控过什么。人这一生,不过是大大小小的回忆。而呼吸一口气,居然是那么难,是那样的奢望。

出血了。

她不知道是哪里,眼睛,还是口鼻,只觉得眼前的景物变成一片血红,大白天的,太阳就要升起来了,可就在这阳气升腾的时刻,她的天空忽然全部暗了下来。

就在那暗处,黑暗的深处,有人影渐渐涌现,就像地下突然发芽,一个紧着一个的冒出来。开始是人头,然后就是完整的人形。

有些脸,她还记得。有些脸,却完全陌生的。

甚至,还有些小猫小狗的动物。

他们统统看向她,眼神中带着一种冰冷的喜意,好像等了一块鲜活的肉很久,终于就能咬上一口。还有更多的鄙视和怜悯,因为她送他们下去的地方,她也要去了。

“妹……”她看到最前面的女人,浓厚的黑发,惨白着有点胖的脸,嚣张跋扈的神情。

不是小叶妃是谁?

“我的好姐姐,我等你很久了。”小叶妃嘶嘎着声音笑,脖子上有巨大的红痕,像是被什么勒过去,紫红粗大的印迹,就像一条丑陋的蛇,盘在那里。

随后,小叶妃旋风一样走近,伸出染了血红蔻丹的掐住她的脖子,那尖尖的指甲甚至陷入她的肉里,刺穿了她的气管。

妹妹不要!妹妹你饶了我!妹妹,不是姐姐的错,我是不得已而为之,全怪赵平安,你去找那死丫头报仇吧。妹妹,你放过我……

她心里狂喊着,可却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她只感觉“自己”被巨大的力量从肉身中抽出来,再被妹妹拎破布一样的捏在手里,被丢入了一片似乎永远也没有尽头的黑暗中。

那红色,是地狱火吗?

她惊声尖叫,知道她所受的惩罚才刚刚开始。她极度惊恐,但身不由己,无能为力。

瞬间,世界没入黑暗,连接着咔嚓一声脆响。

叶良辰手下的力道松了,也再无动静。

低头看,叶贵妃倒在地上,死不瞑目,不甘心的瞪大眼睛。

那眼白上全是迸裂出的血,搭配着她丑陋的外貌和狰狞的神情,居然吓得叶良辰短促的惊叫了声,拼命甩开手中的白绫。

只是为了够力气勒死女儿,他的背已经抵到墙上,到此时退无可退,也逼得他不得不直面着叶芳质的死状和死态。

他很惊恐,从小到老没这么害怕过。

都说一将功成万古枯,却不知道文笔如刀,死于政令之下的人更多。他以为他已经无惧死亡,然而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突然很理解女儿为什么那么拼命挣扎,死而无惧者,唯有坦然。

可是,他,女儿以及叶家背负了太多罪孽!

“贪心不足蛇吞象,贪心不足蛇吞象……”他苦笑着,手脚并用的爬起来。

他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了,连站着也那么困难。大冷的天,他的汗却把身上的棉衣全浸透了,湿冷黏腻就像罪恶的壳,沉重的压在他身上。

罢了,走吧。

他抖如筛糠,好半天才悉悉索索从怀里摸出一封早就写好的书信,丢在叶贵妃的尸身旁边。而后又摸出一只小白瓷瓶,拔开塞子。

那瓶子似有千斤重,拼力才能勉强举到唇边。

瓶子里面是淡绿色的液体,浅浅的花香和浓烈的薄荷味掩盖了猛然药性的辛辣感,好像这药是上好的汤水,十全大补,而不是能剜透五脏六腑的尖刀,能要了人的命。

这药,他无数的政敌都品尝过。然后,再不能称为敌人。

这药,大长公主也吃过,通过她女儿安排的眼线。

难道因为是真龙血脉,所以吉人自有天相,这么必死之药也没要了她的命!反正赵平安不但没死,还一步步治死了他们。

那个眼线是谁,他以为不重要,从来没打叶过。但这说明在赵平安身边也有漏洞,也不是那么太平和安全,那么赵平安真的能扭转乾坤吗?

他就到地下去看着吧,看她,看大江国有没有那个造化。

猛然手一抖,那瓶药水就尽数灌进了肚子……

门外,阿米和阿豆静静站在院子中,没有进入廊下。

雪越下越大,把两人身上都蒙了一层白,就像两棵小松树。

他们动也不动,就算之前听到里面剧烈的挣扎声和争吵声,就算听到有物品掉落,有东西摔碎,有女人的尖叫,有布帛的碎裂声,他们也毫无反应。

直到沉寂之后又听到咕咚一声响,他们才对视一眼,同时轻舒口气,彼此以眼告诉给自己的小伙伴:完成任务了。

阿米细心,还抖落身上的雪片,擦干净鞋底,进屋去检查了一遍。出来后,对阿豆点了点头,只说了三个字:死透了。

之后,两人就高高兴兴去回报这个消息。

叶良辰和叶芳质肯定不会想到,他们自己把自己看得很重,其实做尽坏事,就算死,在旁人眼里也一钱不值。只觉得轻松,觉得天道昭彰,报应不爽,心里很是愉悦呢。

而赵平安听到这个消息,心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

她也想大张旗鼓的让叶氏父女接受审判,以及接受大江律法的制裁,但为了九哥儿,为了大江江国的稳定,却不得不动用这种略嫌阴私的手段。

大江国人,骨子里都信奉一句话:人死债烂。

现在对外,可以把叶贵妃的罪行部分公布了,只说成她无意中酝酿的灾祸就成,把叶家也连累得差点灭府。然后她亲爹愧对皇上和国家,以家法处置了女儿,再自以毒药自裁。

这样九哥儿再发布一遍罪己诏,多多安抚百姓,把叶三老爷一家人远远发配到偏远但没有危险的小地方,就不至于动摇根基。

最重要的是,那群有私心、有野心,却没有能力的一品大员、超品大臣对这个结局无话可说,也没办法在这个时候找茬和兴风作浪。

大江国内忧外患,暂时真不能出幺蛾子了。

“就这么着吧。”她轻声道,竟有些斗争后的无力感。

…………66有话要说…………

我觉得大家应该感谢姆们健身教练,他总是对我说:66,你要更新啊。

哈哈,他帮你们催稿了。多好的人呀。

大文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