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你马甲掉了-第400章 归宿
更新时间:2018-05-17  作者: 水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将军 | 你马甲掉了 | 水际 | 水际 | 将军 | 你马甲掉了 
正文如下:
第400章归宿

元峥冷冷看着她,继续道:“在乞巧节,设计捉弄你的是我,在贞庆道观,放火烧你的还是我。我这辈子最痛恨最厌恶的人就是你,你自私、歹毒,别说喜欢你,就是看你一眼我都觉得恶心。但是现在我能和燕子真正成为夫妻,这是你所有所作所为唯一的善果。”

寿阳浑身颤抖,元峥所说的每一个字都似刀子直戳在她心上,比真正拿刀在她身上扎几个洞更痛更绝望。

“不是的!”寿阳咆哮起来,望着元峥一面嚎啕大哭,一面挣扎着妄图往他们跟前爬去,“我爱你这个人胜过一切,你为什么就不肯和我成亲!只要你肯和我成亲,我会对你好!对燕子好!林府就不会被灭,你自己也不会死,我们就可以好好的做大梁朝的公主和驸马,可是你怎么那么绝情!是你先负我,我才会除掉她!”

元峥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燕喃则怜悯地看着寿阳,这个蠢女人到现在都不懂,不爱就是不爱,而爱得不到回应,是人生当中再正常不过的事。

“你们!”寿阳见没人理她,他们看她的眼神就和看砧板上一块肉一样,终于绝望起来,冲着燕喃喊:“你们若是恨我,那就杀了我吧,杀了我啊!你们是鬼,我也可以做鬼,我做鬼也要缠着你!”

“想死?”燕喃挑唇一笑,摊开手心,露出两个木盒子来,“我不像你,可不忍杀生。这是公主想送给我的礼物,如今,还送给你就好了。”

寿阳脸色瞬间变得煞白。

青衫接过燕喃手头盒子,过去托起寿阳的下巴来。

寿阳惊恐得睁大眼,费尽力气从喉咙间发出“嗬嗬”直响的抗拒声,拼命扭动着脖子想要摆脱开来。

青衫哪管她那么多,将那粉色粉末往她嘴里全倒进去,再朝身后示意,立即有人递上一壶打开壶嘴的水来,青衫再拎着往寿阳嘴里又是一顿猛灌。

寿阳只得“咕咚咕咚”将水混着粉末给咽了下去。

青衫再将那小盒打开,把白色粉末尽数从寿阳颈项处灌进去,再解开绑住寿阳的绳索,回到燕喃身边。

寿阳惊慌失措地满地乱撞乱抓,那从脖子钻进去的粉末一碰就疼痒难耐,钗环全乱,披头散发,身上衣衫滚上一团一团烂泥杂草,又被荆棘丛勾破,转眼间满身贵气荡然无存,双手捂着自己脖子,又是扯衣服,又是抠嗓子又是“呜呜”嚎哭,如乞丐一般挣扎在泥草间。

片刻后见寿阳脸色渐渐起了潮红,想是喝下去的药起了作用,那嚎哭声渐渐变成嘤咛,挣扎变成蠕动一样在泥地间扭来扭去,像是神智暂失,眼神也迷茫起来。

元峥见燕喃还端着笑看着,拽拽她衣角,轻咳一声,低声道:“你和青衫去山神庙里,城卫已经赶来了,这会儿在前头堵着呢,我把金焕处理了就来。”

燕喃见寿阳生不如死模样,比让她死一百遍都解恨,那一世的怨气其实早随着和元峥的相认相遇而消解,但想想林府枉死的几十口人,仍觉得寿阳该好好吃些苦头!

她见元峥如此说,才想起来旁边还有个金焕,笑嘻嘻凑到元峥身边,“让他们今日就做夫妻得了。”

元峥见她说起这些毫不害臊,自个儿先不好意思起来,赶紧推她道:“快些去!”

燕喃这才带着青衫往山神庙去。

元峥见她离开,方过去拍醒金焕,扯开金焕口中麻布。

金焕见寿阳那模样,看得头皮发麻,挣扎着要离她远一些,又不知道元峥要怎么对付他,磨蹭着往后躲去,碎碎念道:“你不能杀我!你不能杀我!你若是杀了我,东辽一定不会放过大梁!说不定会先联合北蛮灭了你们!你不能杀我!”

元峥冷笑着用手指抹过剑尖,“不杀你,东辽就能放过大梁吗?你们费尽心机找宝藏,还不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南下中原?”

金焕惨白着脸连连摇头,“只要你不杀我,我保证,将来若我得了王位,有生之年,绝不南下中原!”

元峥偏头一笑,“谁会信尊崇狼和狐狸的人的保证?不过。”

他伸出长剑来,“我不会杀你。”

金焕呼出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心缓缓落到胸口,但见他举起长剑,又有些紧张起来。

元峥剑尖往下挑去,语声忽转厉,“但你需为今日之举付出代价!”

说完,手起剑落,又狠又准的往金焕下身两腿间扎去。

“啊——”一声凄厉的惨叫响彻林间。

片刻后又静下来。

就如出现时一样突然,将东辽人围堵在林中剿杀干净的士兵们转瞬间撤了个无影无踪。

只剩山林间弥漫着浓烈的血腥气。

唐侯还着人在开封城中搜捕林九渊和俞弈的下落,得知寿阳和唐依都出城了,忙派出人手去找回来。

他还以为唐依只是见元峥离开受了刺激,而捉拿林九渊是皇命,显然更重要,因此不敢分身去寻,特意让人转告唐二少,让他亲自带一队人出去找唐依。

而第一批追着唐依和寿阳出城的几个人,待找到马追出去时,隔着雨雾重重,早失了前头众人的方向,又见天下着雨,很快回城。

再和唐侯派出的一百余人会合后,沿着官道找下去,找一圈没找到寿阳和唐依,再往回搜索路边包子铺茶铺,正好遇见后头带队来寻找唐依的唐二少。

“还没找到公主她们吗?”这会儿的细雨才像入了秋的雨,绵绵淅淅沥沥,唐二少头带笠帽,身披雨毡,问比他先一步出城来寻人的禁卫。

领头的禁卫见到唐二少,忙过来拱手报道:“听这路旁铺子里的人说,方才有上百名山匪劫持了一辆马车往东面山中而去,而后又有一队人冲了过去。小的们正准备过去看看,只怕是公主殿下等人。”

唐二少黑了脸,寿阳冲出来,多半是为了对付梁燕喃。

她和梁燕喃有私仇的事儿开封可是无人不知。

可忽然多出山匪来,又卷进去唐依,唐二少不由心往下沉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