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园食香-第七百四十五章 三胞胎
更新时间:2019-03-14  作者: 恕恕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田园食香 | 恕恕 | 恕恕 | 田园食香 
正文如下:
徐氏的话,让杜玉娘清明了几分。

她这肚子里是三个孩子,生了一个不算完成任务啊!

杜玉娘苦笑了一下,紧接着剧烈的疼痛感再次袭来,她觉得全身的骨头像是被马车碾压了似的疼。那种痛,真的是疼到骨子里,连呼吸都艰难起来、

“深呼吸,深呼吸。吸气……”

杜玉娘深呼吸,再将浊气吐出去,咬紧牙关,再次发力……

徐氏一直盯着,看到第二个孩子的头时,不由得惊喜道:“太太再加把劲儿,孩子马上就出来了。”

杜玉娘又疼又累,可是只要一想到孩子马上就要平安落地了,她便觉得全身又充满了力量,咬着牙,将全身的力气往一处使去。

很快,第二个孩子也生了下来。

徐氏把孩子的脐带剪断,迅速为他清理口腔中的胎液,又把孩子简单清洗一番,教给了柳星儿和流萤。

“又是个男孩。”柳星儿竟然十分嫌弃的模样。

“男孩有什么不好的。”流萤很是高兴,就是生了男孩才更值得高兴,这可是延续子嗣的大事。她一边说,一边小心翼翼地用事先准备好的襁褓把老二包了起来。

“太太!”这个时候,突然传来徐氏的一声惊呼。

柳星儿连忙走过去,发现杜玉娘似乎要睡着了,神智有些不清醒。她惊呼一声:“五嫂!”接着连忙给杜玉娘把脉。

流萤吓坏了,问道:“怎么样?”

“还好只是脱力,不是大出血。”柳星儿忧心忡忡地道:“即便这样,也很危险。她自己不发力,孩子就出不来,容易出现窒息的情况。”

徐氏一直在杜玉娘耳边叫她,可是就是叫不醒,她像是睡着了。

流萤都要急哭了,“怎么办啊?”

“得想个法子赶紧让人醒过来。”

柳星儿从自己的药箱里翻找出一个药瓶来,倒出一粒药,对流萤道:“找水,把药丸化开,给五嫂灌下去。”这药主要是补充能量的,吊着人的精气神,跟参汤的作用差不多少,但是没有参汤的劲儿大。

杜玉娘只是太累了,并不是失血过多,柳星儿只需要给她服用这种药,再进行银针刺穴,就能把人叫醒。

流萤连忙拿了事先准备好的碗,将药丸扔进去,拿水化了,要喂杜玉娘。

可是这会儿她晕了过去,根本灌不下去。流萤急得直哭,可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她捏着杜玉娘的鼻子,柳星儿掐着杜玉娘的嘴,可是药全都流了出来,喝进去的却是微乎其微。

屋里人一急,动静就大了点,杨峥听到以后,脸都白了,一下子就窜到了产房门口,连如锦都没能拦住她。

李氏听说杜玉娘不太好了,当场就急得晕了过去,如锦没办法,只能回去照顾老太太。

徐氏看到杨峥,急着道:“你怎么来了,男人不能进产房。”

杨峥可不管这些,一把把她扯走,先是看了一眼杜玉娘,紧接着,问柳星儿,“怎么样,有没有办法?”

柳星儿只道:“药灌不下去,她只是太累了脱了力,醒了就好办,就怕一直不醒。”

“药呢?”

柳星儿连忙又让流萤化了一颗药。

杨峥仰头把药灌进自己嘴里,然后掰开杜玉娘的唇瓣,将药渡到杜玉娘的口中,紧接着飞快地在她的颈间按了一下,药就顺利的被杜玉娘咽了进去。

与此同时,柳星儿也在拿银针刺激杜玉娘的穴位,希望她早点醒过来。否则的话,就算大人的命保住了,她肚子里那一个,也危险了。

杜玉娘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全身都很痛,眼皮也很沉重,像是一条离了水的鱼,躺在干涸的河床上等死。

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她突然就喝到了水,那水有点苦,味道不怎么样,却让她有了力气。

杜玉娘似乎听到有人叫她……

“玉娘……”

“玉娘……”

叫她的人是谁呢?似乎给她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玉娘,放下吧!”这个声音好像很遥远,又特别真实。

“玉娘,你醒一醒……”

杜玉娘觉得她好像被什么东西扎了,很疼,那种尖锐的刺痛特别突然,她紧皱眉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

“醒了!”

杨峥激动的抓着杜玉娘的手,“玉娘,你醒了?”天知道他是怎么挨过来的,虽然只是短短的一刻钟时间,可是杨峥却觉得好像几年那样漫长。

杜玉娘刚要说什么,却觉得肚子下坠,她本能的深呼吸,却听见徐氏在一旁惊呼,“怎么会这样。”

杨峥的心一下子就沉了下去,一种不好的预感跳上心头。

柳星儿凑过去一看,也是吓了一跳。

胎儿都是头朝下出生的,个别胎位不正的产妇,生产时会遇到胎儿的脚和手先出来的情况,更有甚者,还有胎儿臀位出生的情况。

遇到这样的事,一般的稳婆就慌了,一旦处置不当,往往会伤及产妇。因为难产往往会造成产后大出血,救治不及时,产妇的命就没了。更严重的便是一尸两命的情况。每出现难产的情况,保大还是保小的问题就会出现了。

杜玉娘肚子里的这个老小,正是脚先下来了。

“你有办法吗?”柳星儿是大夫,不是产婆,她紧紧的盯着徐氏看,像是要吃人似的。

杨峥也紧张得不行,他猜到了一些可能,但是奈何这种事情,他根本有心无力,什么忙也帮不上。

很心疼,很后悔。

若真的是难产,玉娘能否平安无事?

徐氏是产婆这一行当里,出了名的圣手。那个冯氏,是以接双生子闻名的,而她,正是因为会正胎位,能保难产的孕妇而出名的。

“办法倒是有,可是要遭罪。”徐氏咬牙道:“来的时候我做了万全的准备,已经备下了催生的草药。”

“都什么时候了,遭罪也比……”丢命强!

柳星儿问:“药呢?”

徐氏连忙把事先准备好的药拿过来,柳星儿检查了一下,见没有问题,就交给张婆子,让她赶紧把药熬出来。

杜玉娘疼得厉害,偏偏孩子就卡在那里,她费劲力气也生不下来。

“五嫂,你别怕,你休息一会儿。”

“深呼吸,保持体力,一会儿药来了,喝下去再生。”

徐氏走到杨峥面前,小声问道:“虽然胎位可正,但是还是要问老爷一句,若是有差池,是保大还是保小?”

“自然是保大!”杨峥道:“废话不要说,赶紧救人要紧!只要你保太太平安无事,自然重重有赏。”

杜玉娘疼得厉害,但是此时她是有意识的,她意识到生这个孩子的时候可能会不顺利,但是此时连保大保小的话都问出来了,可见着实凶险。

“杨大哥,那是我们的孩子,你……你别舍弃她。”她刚生下两个孩子,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肚子里这个还难产,更是艰难一些。虽然吃了柳星儿的药,但是说起话来还是气若游丝一般,让人心疼。

“我不会舍弃他的,你放心!”杨峥心里苦,若是可以,哪个当爹娘的会舍弃自己的孩子?只是孩子以后还能有,若是玉娘的命没了,他要怎么活?刚生下来的两个孩子要怎么活?

这是一道非常艰难的选择题,杨峥必须做出选择,无奈而又悲凉的选择。

“老爷,还请您先出去,时间不等人。”徐氏很佩服杨峥的勇气,这天下男人,都觉得进了产房会不吉利,会有血光之灾,所以妻子生产,他们都躲得远远的。鲜少能看到像杨峥这样不管不顾,一心只惦记妻子安危的男人。

更何况他保大不保小,便更让徐氏觉得难得了。

“我就在这里,哪儿也不去,你快点救人。”

徐氏没办法,只好净了手,开始调整孩子的胎位……

(过程太惨烈,不细述)

杜玉娘疼得死去活来,豆大的汗珠顺着额头往下淌,将她鬓角旁的头发都粘住了。杜玉娘咬着牙坚持着,她虽然很坚强,可是到了这个时候,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觉得自己受了委屈。

杨峥无力地半跪在炕边,握着杜玉娘的手,任她发狠地握着自己的手。听着自家媳妇撕心裂肺的喊声,杨峥甚至觉得自己是个混蛋。

没有孩子又能怎么样?要不是他,玉娘怎么会受这样的罪!?

七尺高的汉子,默默垂泪,双眼通红,那模样实在骇人。

柳星儿差点没惊掉下巴,她从未见过五哥的眼泪,可见五哥对五嫂用情至深,远非她所想的那么简单。

终于,徐氏略带惊喜的声音传了过来,“孩子的头转过来了,太太,用力啊。”

杜玉娘紧紧的握着杨峥的手,她深呼吸了几下,然后用尽所有的力气,憋足了一口气,猛然发力……

一个微弱的哭声响起,随后是徐氏和流萤等人的惊喜之声,“生了,生了。”

“是个姑娘,这下好了,太太儿女双全了。”

杜玉娘转头看了看杨峥,用微弱的声音道:“杨大哥,我终于……把咱们的孩子,平,平安的带到这个世上来了。”说完这句话,她便晕了过去。

“玉娘,玉娘?”杨峥连忙上前给杜玉娘把脉,他的医术很一般,但是却也能分辨出来人的身体是好是坏来。

杜玉娘没有大碍,还是脱力问题。加上产后虚弱,又失了不少的血,这才晕了过去。

孩子已经洗好包好了,三个小家伙并排躺在炕上,任谁看了都会觉得心要化掉了。

杨峥只是盯着杜玉娘看,仿佛这天地之间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这会儿徐氏已经处理完后面的事宜了,她皱着眉头对柳星儿道:“这屋里全是血污,还应该换一床被褥,再清理一番才是。老爷到底是个男子,不好在产房里多待,劳烦姑娘请他出去吧!”

柳星儿想了想,就对杨峥道:“五哥,五嫂现在睡着了,你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我和徐氏还要帮五嫂看看,你与其留在这里,不如去给孩子们弄点奶来吃吧!”杜玉娘现在虚弱的厉害,估计也不会有奶水,孩子生下来就要喝奶的。

徐氏皱眉,“没预备奶娘吗?”一般大户人家,都备着奶娘,主母是不会亲自喂养小主子的。像杨家这种身份的,虽然算不得高门大户,但是也绝非是普通人家能比的,光瞧着他们家呼奴唤婢的这种做派,就是有钱人,还能差了几个奶娘?

柳星儿摇了摇头,示意徐氏不要多说话。徐氏倒也乖觉,毕竟她时常出入大门人家,什么事都见过,知道分寸。

杨峥十分不舍杜玉娘,想等着她醒过来,但是他已经当了父亲,自然不能不管孩子们。

柳星儿劝他道:“五嫂没事的,孩子们的口粮要紧!我寸步不离的守着五嫂,等她醒了,第一时间通知你。”

“好吧!”杨峥仔细的替杜玉娘盖上被子,目光落在三个小小的襁褓上。

“恭喜五哥。”柳星儿露出一抹调皮的笑容来,“这下子,你儿女双全了。”

杨峥凑了过去,皱着眉头看着三只红皮小猴子。

真丑啊!

这是他们的孩子?

柳星儿把老大抱起来,递到杨峥的怀里道:“这是你们家老大。”

杨峥吓了一跳,觉得双臂之中的襁褓似有千斤重似的,他实在不会抱孩子,整个人都像是被人点了穴一样,僵硬在原地,一动也不敢动。

正在给杜玉娘擦脸的流萤瞧了,不由得暗笑了一声,五爷那模样实在太好笑了。

就在这时,襁褓里的小东西扭动了一下,大概是杨峥抱得太紧了,他觉得有些不舒服吧!

他这么一动,可把杨峥吓坏了,汗都下来了。

“真是……”柳星儿把小娃娃抱过来,哭笑不得地道:“你这么抱着他,他不舒服啊!”

杨峥如释重负的叹了一口气,只道:“照顾好他们,我去让人准备牛乳。”

柳星儿憋着笑呢!巴不得他赶紧走,“好,你去吧!”

杨峥又看了杜玉娘一眼,这才出了产房的门。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恕恕其他作品<<佳肴记>> | <<巾帼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