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汉女学堂-第八六四章 南越国
更新时间:2018-05-17  作者: 金佶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大汉女学堂 | 金佶 | 金佶 | 大汉女学堂 
正文如下:
第八六四章南越国

第八六四章南越国

南越国,亦称南粤国,是汉地九州南部地区的一个政权。

其开国者,却是秦国的一个将军。

秦末天下大乱,南海郡尉赵佗乘秦亡之际,封关、绝道,避免了中原的祸乱影响到这个地方,在同时,他吞了位于领南的桂林郡、象郡,正式建立南越国,自号“南越武王”,国都定于汉中集中区域番禺。

当时在这个地方,有很多少数民族,还有大秦军队,以及部分汉人。

这些汉人只有少数平民,大部分是到番禺这个地方求取财富的商人。

在大汉,由于商税受到吕后大力推行,之后吕后被打倒以后,收商税违反了勋贵和朝廷官员、士绅的利益,所以受到压制,获得利益的商人,实际上,并没有税收这回事,也跟大汉的朝廷割裂开来。

根据历史考古的发现,在大汉时期,番禺的商船就开到附近去,跟熟悉的地方交易,跟不熟悉的船只打劫,历史的证明,大汉的商品,尤其是工艺品,深受附近的国家的欢迎。

只是,想像中,大汉的船开到东罗马帝国这样的事情,是不存在的。

东罗马帝国的人,也没有这个能力,一气开到这个地方来。

在当时,船只的前进,靠得是风帆和手划桨,跟人走路的速度,也没有什么差别,你可以想象一下,要从广东走到欧洲,需要花多久的时间。

在海上,不但有人为的险境,还有台风、龙卷风、风暴,以及各种奇特的海象。

在名义上,他们对朝廷没有贡献,但事实上,商人是捐钱最多的人群之一。

在这个时候,人命不值钱,人往往留下后代子孙,就敢冒险。

虽然他们不是自愿的为政府造桥铺路,但历朝历代,如果没有商人的捐助,也没有商人的互通有无,人们多生产的东西,是无法让人产生利益的。

其实,朝廷,是最大的土匪集团。

但是这个土匪集团太过强大,强大到治理起来非常困难。

而且,土匪寨子里造反的问题非常严重,经过几代人的研究,如果想要土匪群不造反,就必须对内部,给予一些好处。

但是好处不是一次就能够满足的。

人民很容易习以为常,当他习以为常的时候,你要讨好他们,就必须给更多的好处。

想要治理人民非常困难。

之所以说中国的人民要求不多,大部分是因为,他们一直被压制,得到一点好处,就欣喜了。

但是一代人过去,他就需要新的欣喜来改变自己。

南越国全盛时疆域包括南岭以南大部分地方。

当然,这个大部分地方,其实只有人群聚集地,才算是他们的。

他们也没有本事到达山林里。

也没有那个政权能对山林有兴趣。

广东广西大部分地方,在这个时代可不是好地方。很多地方,即使是当地人,再还没有得到抗体的情况之下,也是容易死亡的。

这个地方,死亡率高,最主要就是这里,疫病太多,但很多人都容易死亡,尤其是小孩子,常常生十几个孩子,只有一个长大成年的人,没有办法保证自己的血脉能够留存下来。

只好拼命的生孩子,毕竟北方人这里生孩子存续的愿望更为明显。

但是这里也更多老光棍,因为有能力的人,总是能够多要一些孩子,多讨一些娘子。

开国君主赵佗至今仍然在位。

原先的历史,亡国君主赵建德,南越国,享国九十三年。

是大汉皇帝刘彻出兵十万发动对南越国的战争,灭亡之。

如今,是大汉皇帝刘恒在位的时候,而钱汝君携带的人马仅仅只有一千人脸,他们所带的补给都是自己背在身上没有用民夫。

钱汝君并不是非常喜欢别人免费帮他做事。

为了不让这些民夫辛苦的走到老远的地方,冒着生命危险,帮他们打仗,钱汝君宁愿不带着他们。

何况,打南越得到的战利品,在钱汝君看来,似乎也没有什么价值。

何况大部分的补给,钱汝君也不能够安心的交给别人,都放在钱汝君身上。至于每一个士兵之友配方,十八颗子弹。

因为身上带着补给品,钱汝君也不得不在白天的时候都出现在军队面前,利用晚上的时间,飞快的看一下其他学堂岛学生,还有什么需要帮忙,不能让他们进入空间。

钱汝君还在视情况调整作息,以让效率达到最高。

她知道,她留在大汉的时间不会太久了。

所有她必须抓紧时间,努力的替大汉做到一些事情。

钱汝君就不能够到处游走,水圳的工程就有点放缓了下来。

对钱汝君来说来说,水圳的工程远比打南越国更为重要。

因钱汝君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把南越国打下,也没有更好的治理方法,大汉人没有这么多。

必须把精力放在提高生产,而不是到处耕作。

把距离放大的结果,其实是非常可怕的事情。大汉对于缩短距离没有太大的概念。

有概念的人,大概只有住在轨道交通附近的人。

住在轨道交通附近的人,大概是大汉第一个进化的人了。

南越国远离中央,没有一个朝廷官员会把重心放在这个地方,派出去的人,一定不是精英分子。

而远离中央的人,就算是精英,慢慢也会自我放弃。

在皇帝看不到的地方,人很容易随波逐流。

反而不如南越国王,以这个地方为核心,实实在在的会把南越国的力量用在照顾南越国身上,使南越国的发展前进了很多年。对南越国百姓也更好。

大汉治理,顶多到关中地带。对于其他地方的治理能力很有限。

钱汝君透过交通的改进,想告诉皇帝,想要改进交通,必须把时间缩短,把统治的距离缩短,而这种说的不是空间距离,而是时间距离。

如果这个时机,但有手机,这些问题大概可以解决了。

让原本非常荒凉的地方,形成了另外一个中心。

长安到南越所在地,在这个时代,真的非常遥远。

南越国与大汉并没有什么具体的疆界,只不过是由大家所认定的地方各退一点距离所组成的。

至于原本住在中间的人,为了怕战火的绵延,就躲到山上去成为野人了。

其实,之前管理的人,多半也是土匪强盗,就是收钱的,保护什么的,基本要靠乡亲,其他的基本上没有。

他们原本的生活其实也跟野人也差不多。

至于道路这种东西除了商人以及南越使者,需要走动之外,南来北往有勇气走路的人并不是太多。

这个时代的人,基本没有出远门过,也没有这个念头,没有这个勇气,再加上,这个时代出门不只是道阻且长,还有非常大的危机,没有团体出门就是自找麻烦的。

要知道就算一个会打会杀的游侠,也不敢在这个地方来来回回的走,如果他们想要走进这片地方,他们也会组织一堆人,如果单个走,那真的是要冒着生命的危险了。

最后最严重的事情是,这个时代可没有地图,所谓的地图基本上都在这些这些商人手中,对他们来说这些地图就是他们的商业机密,不会随随便便发给别人,也不会有所谓的地图,商人甚至国家朝廷是把地图当成国家机密,而你想要到远方去,却不知道那个地方具体的样子,就会带给人一种恐怖的心理。

所以就不敢随随便便出门了,毕竟你没有地方住,在一个地方随便睡下,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样的危险发生,对于女人来说,出门更是天大地大的事情,大部分也只有一些男人有这个勇气试试看。

大汉并不是没有女生的游侠,只不过女生如果要出来当游侠就必放,必须放弃比男人更多的东西。

“下雨了!”缓慢而且安静的队伍中,突然传出声音。

钱汝君规定,在行军的时候,不可以聊天。

聊天容易精神分散,也容易消耗精力。

专心走,对四周的环境也会更为注意。

在这个时候,四周都是密林,即使这些密林经过砍伐,估计也是老早之前的事情。

至于走得路,那必须是走在最前头的人,一刀刀砍下来,所以一千个人,都要经过轮换,让不同的人负责这个工作。

“这是午后雷阵雨,保护好枪支,还有子弹,还有别让自己感冒了,穿上蓑衣吧!”

现在领队的人是教官,他们跟其他人一起学习识字,有了钱汝君的帮助,他们学习能力,比别人快多了。

地,也不是平的,连泥土路都不是。

如果是单纯的泥土路,估计下雨过后,也不适合走动了。

大地多了稀稀疏疏的声音,有雨声,也有人们换上蓑衣的声音。

至于他们的辎重,是随身拉着的一种小车,能够拉着走。

这是钱汝君从推车想出来的一种小车。

这是人们在村上说一的声音,事实上,由于所有的行李都得自己带着,每一个人能够带的东西不多,小推车也不能放太多东西。而且在很多路段,他们还必须扛着走。

如果是长安女学堂那种石板路,这种推车就是最适用的了。但是在这种路,真的不是合走。

他们现在恨不得把路踩平,这样他们的小推车能够顺利的拉着走。

为了这个目的,枪兵队一路往南走,路倒是平了不少。成为开路先锋。

蓑衣是钱汝君坚决要带的,要不然下雨的时候他们只能够找个地方躲起来。

然而,钱汝君却希望,天还亮着,他们就必须走路。

下雨也不例外。

除非天空开始打雷。

这个时节,愈到南部,天空的确开始打雷了。

傍晚,在每一个地方,依照军制,就得伐木扎营。

不过这一千多个人却没有传统的动作。

只是拿出帐篷就在里面休息了。

当然,该有的明哨暗哨,会布置好。

钱汝君还亲自做了很多次的突击检查。

钱汝君对于大汉长途搬迁移动的所有的概念,都来自于她去金麦城的那一场迁徙活动。

时间过去几年,迁徙的概念在北方发生很大的改变。

但是在南方,一切却没有什么变动。

王子溪,一千人枪兵队的其中一员,能成为这一天人中的一员,他觉得非常的兴奋,也非常的高兴。

经过一天的走动之后,好不容易可以双脚休息,负责打水的人弄来了一些开水,并且烧了起来。

每个人都能够分到一些水来洗脚,洗过脚之后,每个人身体都舒服多了。

然后每个人会分到一袋的水,去把自己的身体弄干净,有时候这一带的水并不是靠燃料来,用热而是放在自己的背上,让阳光照射照射过后,似乎这个袋子会吸收量。

热水里就会变得温温的就可以利用这温温的水洗澡,在行军的过程中每天都可以洗澡,对他们来说是非常稀奇的事情,只不过由于每天下雨,他们洗澡的时候,这些水倒是凉快许多。

因为没有阳光的,估计热量就不够热了,不过这个地方的天气也是属于高温,每天都会出很多汗,洗冷水澡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只要每天能够用热水泡脚,其实就很舒服了。

而且钱汝君非常坚持,他们每一个人都要喝热水。

听说很多攻打南越的士兵走到这个地方的时候,已经有三分之一的人生病了。

可是一千个人看过去,除了一些感冒的人,除了一些伤痕的人以外,没有一些人得到疫病的,而且根据部队里面的军医来观察的结果,这些人只要吃一些药就会好了。

不过这些人走路的时候,就必须拖慢脚步在后面走。

王子溪觉得最幸福的事后面有一个车队,其实是专门帮他们运食物,并且煮饭给他们吃的这些人不是部队的一份子,但是他们是跟着部队一起做生意的,他们每一个人都有薪水。

而跟着他们走的这些车子都是在卖粮食的,还有卖食物的,部队会分发粮食,如果他们愿意吃部队的粮食的话,但是后面的车队带来的是美食。

枪兵队里每个人都有钱,能够吃肉腾腾好吃的食物,当然,有些人不管领了多少钱,都会寄回家。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