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话版三国-第四千两百一十八章 血性
更新时间:2022-08-05  作者: 坟土荒草   本书关键词: 历史小说 | 秦汉三国 | 神话版三国 | 坟土荒草 | 坟土荒草 | 神话版三国 
正文如下:
当前位置:第四千两百一十八章血性(坟土荒草)第四千两百一十八章血性“也就是说,汉军不知道你们有了成型的舰队?”马克里努斯神色变得极为慎重,如果这一点可以保证,那么马克里努斯是愿意相信阿勒泰的计划,因为这已经属于绝杀了。

“汉军不知道。”阿勒泰非常自信的开口说道。

“可按照之前汉军的情报能力,无论如何都不至于注意不到这一点。”马克里努斯就差直说你们内部有间谍这句话了。

“我们也清楚,所以从一开始我们就在误导汉军。”阿勒泰看着马克里努斯直接将话挑明了,“汉室盯着的海军统帅是蒙康布,但海军统帅并不能完全代表我们贵霜的海军。”

“可只要汉军盯着你们的造船厂,就不可能发现不了,除非你们有新的造船厂。”马克里努斯带着几分不解询问道。

就跟汉室在孟加拉湾的造船厂一样,贵霜就算是不知道准确的位置,但也大致能圈定出来,汉军的间谍就算不知道贵霜隐藏的造船厂,只要盯着坎贝湾、卡奇湾那几个天然港口就可以了。

“因为之前的动乱,那些造船厂废弃了,根本无法开工,也只有这样才能掩盖。”蒙康布都带着大舰冲过去了,还掩饰啥,只要这一波开打,汉军无论如何都该明白贵霜的造船厂恢复过来了。

“既然废弃了,又怎么开工,既然能被汉军间谍认为彻底废弃,那恐怕破坏的非常严重。”马克里努斯连连皱眉,这就不合理。

“用了很多的方式,秘术,光影,当然最重要的是人员。”阿勒泰回忆班基姆的安排,不得不服气,这些人作为敌人的时候让人非常头疼,但作为友军的时候,却令人倍感安心。

之前有提过贵霜动乱期的末期,在沿海地区还发生过一次暴乱,造船业遭遇到了进一步的损害,当地不少的吠舍、首陀罗船工都因此跑路,到其他地方去讨生活,当地的造船业进一步萎缩。

甚至因为船工数量的缘故,只剩下制造小船的能力。

然而这里需要提及非常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当年周瑜和赛利安决战的时候,马辛德没去海上,而是作为随军军师北上绞杀汉军,也就是那一天克拉峡谷运河被贯通的。

当时马辛德就认识到局势已经无力回天,在赛利安战败消息传递回来之前就已经安排当年赛利安一起调拨过来的船工、设计人员回贵霜了,这些人本身就是赛利安准备在马六甲当地建设造船厂的力量。

当然,这些人也事实的使用某些当地的木材,用蒸干法,制造了一些五代、六代的战舰,并且亲手解构过汉军的沉船,从技术上,这些人绝对是顶尖级别的,更重要的是这些人是完整的生产链。

也正因此贵霜才能在无论间谍如何调查已经明确失去了制造大舰能力的造船厂,依靠罗马运送来的材料,生产出大舰。

从理论上来讲,那些因为婆罗门动乱而离开当地的吠舍、首陀罗匠人,在贵霜稳定之后,重新招纳,也需要不少的时间,故而按照情报推断,贵霜短时间是无法填充之前的战舰损失的。

这些阿勒泰并没有详细的告知给马克里努斯,但多少也透露了一些东西,让马克里努斯明白贵霜的造船业已经成功启动,对此马克里努斯不得不心生感叹。

“我既为贵霜所雇佣,自然会尽力而为。”马克里努斯神色诚挚的开口说道,贵霜要是打不赢,那他自然是有十分力量用七分力量,剩下三分力量做防备,但贵霜能打赢,而且有大概率能获胜,那马克里努斯不介意将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

“竺赫来!”有了马克里努斯的保证,阿勒泰直接对着外面招呼道,而之前一直隐而不出的竺赫来迅速的出现,马克里努斯不由得一愣,没记错的话,竺赫来应该和韦苏提婆一世一起回去了。

“回去的是塞格迪和赫利拉赫,顶替我的是迪利普,那些都是做给汉室看的。”竺赫来随意的找了个位置坐下,在马克里努斯询问之前直接给了解释。

“好了,给马克里努斯解释一下第三道防线,然后尝试一下能否将他麾下的步兵切入到我们的天赋架构之中。”阿勒泰瞟了一眼竺赫来,让他不要在这种事情上磨蹭。

“第三道防线,将军应该也已经见到了,估计将军也靠着麾下士卒认识到这条防线的蚀刻是什么。”竺赫来对着马克里努斯说道。

“虽说不能完全保证,但应该是风水、贯通一类的蚀刻。”马克里努斯身后的马克西明回答道,他懂这个。

“对。”竺赫来看了两眼马克西明回答道,“但是和你们认为的这个蚀刻是用来加强我们对于气候的控制能力的想法不一样,这东西是对第三道防线施展的,实际上我留下来,也有这一原因。”

三位帝皇丸对视了一眼,相对最为聪明的马克西米努斯瞬间反应了过来,这是是要制造泥浆地。

“汉军的盾卫优势非常明显,但这玩意儿有一个缺点就是太重了,如果还是天变前那种双天赋主流的情况,我们其实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但现在,一天赋的盾卫才是主力。”竺赫来竖起自己的食指说道,“所以三四十厘米厚的泥浆地影响会非常大。”

其实已经不是影响大的问题了,竺赫来的降世之辉最初级的表现就是凝滞,而将这份力量一起附加在这种泥浆之中,那整个泥浆地就会变成胶质一样的东西。

以前有稳固天赋的时候,可以不陷进去,踩在上面,吃个竺赫来降世之辉的凝滞,撑死多废十分之一的体力,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可现在,双天赋已经成过去式,就算是帝国战争,最主流,最普遍的,也变成了单天赋了,别看那有名有姓的军团基本都是双天赋,可那些军团才有多少个?

对于单天赋,只有自适应的盾卫士卒来说,一脚踩进去,虽说能挣脱,但花费的力量会胜过曾经的十倍,体力的消耗会大幅增加。

当然,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是韦苏提婆一世离开的时候,将几乎所有主力的骑兵都带走了,阿勒泰需要靠步兵面对汉军的骑兵,而彻底解构的第三防线,足够遏制所有类型的骑兵,包括白马义从。

“还可以这样使用?”马克里努斯难以置信的说道。

“这还是你们罗马的东欧之战给我们提供的思路。”阿勒泰摸着自己的胡子说道。

从一开始阿勒泰就在准备,甚至就没想过在这一方面进行掩饰,蚀刻虽说做的隐秘,但要说汉军探查不到,阿勒泰自己都不信,汉军要连这都探查不到,能打倒这里才是见了鬼。

故而阿勒泰直接按照正常的高水平蚀刻秘术准备,让汉军自己去摸索,毕竟恒河雨季现在就在持续,只是他们两家将这边圈起来,不让大雨覆盖,实际上看恒河水位就知道现在雨有多大。

也是基于此,庞统、法正、徐庶,甚至就连后方的陈曦在收到这个蚀刻的时候都是先入为主的认为这是贵霜操控天气,掌握主动权的一种手段,毕竟这已经是足以代表天时的力量了。

然而并不是。

阿勒泰也曾想过借用天时,但结合现实,就算是借用了天时,恐怕汉军也会顶着暴雨和贵霜刚正面,而且天时对双方几乎是对等的,一旦天降大雨,汉军依旧强袭,那么贵霜还能真眼睁睁的看着汉军跨过防线朝着他们冲来?

真到了那种情况,贵霜输的概率比现在还大,毕竟大雨之下,阿勒泰能指挥才是见了鬼,双方只能拼一线将校、中层骨干的素质,而汉军一线将校、中层骨干比起贵霜优势还是很明确的。

所以借用天时这种事情,不到万不得已,阿勒泰是不会用的,当然阿勒泰其实也清楚,汉军不到万不得已也不会借用天时,因为真在雨幕之中决战,汉军只能获胜,很难大胜。

再加上汉军将校很难摸准阿勒泰的情况,也不敢保证阿勒泰是不是有什么专门应对雨季的特殊战法,面对庞统亲自确定的蚀刻,再三分析之后,最后落点必然是天时。

这可以说是经验的胜利,阿勒泰确实是老了,但老了有老了的玩法,毕竟是防守战,有的是转圜的余地。

“这样的话,我们这边本身不多的骑兵,是不是也该换成步兵。”马克里努斯想了想说道。

“换吧,如果可以的话,其实你们可以将精锐天赋和我们麾下的正规军进行合并。”阿勒泰建议道,“这也算是一个稀有的天赋。”

随后阿勒泰详细给马克里努斯讲解了一下这个天赋的架构,一个很适合快老死,不擅长打运动战的大军团指挥的天赋。

马克里努斯好歹也接近这个水平,所以多少能明白这个天赋的意义,但随后计算了一下发现人少了这个天赋连防御加强都不如。

实际上这就是所有适合大军团指挥的精锐天赋的通病,就是人越多,这天赋所能发挥的上限越高,而人少了,还不如换个基础天赋。

当然反过来讲,对于大军团指挥而言,换个特化天赋可能还有难度,但换个基础性质的天赋,还真不是问题,最多就是慢一点。

甚至一群素质合格的士卒,自己摸索着都能搞出来防御、速度、力量等等基础类型的天赋。

当然不是说基础类型的天赋不好,实际上基础类型的天赋上限都很离谱,速度到迅捷,直至神速,实际上就是一个基础的速度天赋不断地演化,同样第一辅助的力量天赋,确实是最基础的天赋,难的是怎么将这些天赋开发到极限。

反过来讲,基础类型天赋的短板也明显,尤其是一天赋的时候。

“如何,要不将你麾下的正卒并入到这个天赋架构之中,最起码防御能力远强于他们现在的防御天赋。”阿勒泰建议道,实际上这也是一种拉拢,将精锐天赋合并成一个整体,那么马克里努斯想跑就没那么容易了,而且阿勒泰指挥的时候也会更放心。

毕竟自家的防御架构,能承载什么样程度的打击,他最清楚。

三位帝皇丸开始思考,很快马克西明和马克西米努斯就放弃了思考,转而看向马克里努斯,他们三人现在以马克里努斯为核心,谁让这家伙个体实力够强,还能指挥,更重要的是为人粗中有细。

“我想知道如何成为大军团指挥。”马克里努斯直接将话挑明了,他能明白阿勒泰的意图,他有些介意,但好处到位,他就不介意了。

“指挥能力,你慢慢磨着,时间足够,应该问题不大。”阿勒泰想了想说道,“但核心在于你如何看待你的士卒,你该用什么样的信念让他们为你而战,为你而死。”

马克里努斯听到第一句话,多少有些兴奋,这意味着他的天赋是足以打到这个水平的,至于用时间慢慢磨没关系,他现在还年轻,而且还是个精破界,有足够的时间磨,可后面的话,马克里努斯不由自主的开始进行思考。

“将军,你用的是什么信念?”马克里努斯的黑脸上,在这一刻局面流露出明显的诚恳之色。

“我们五支的士卒,我给的信念是让他们的兄弟父母脱离山区,脱离穷困,而且我们已经兑现了诺言,他们愿意为了我们而战。”阿勒泰神色沉静的回答道。

这也是为什么奥斯文的永恒金阳没被压制的时候,北贵士卒的战斗力非常强硬,堪称悍不畏死,那是真的抱有战死沙场的觉悟。

假如说汉室公主是北贵青壮传唱的精神支柱,那么柴米油盐酱醋茶就是他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而现在韦苏提婆一世给他们解决了后者,带着他们来追逐前者,北贵青壮自是悍不畏死。

------题外话------

等一会儿还有一更,快投票,月底不要浪费,作者要完的结奏啊,快投票啊,绝望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