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枝-第333章 死得好
更新时间:2022-06-22  作者: 玖拾陆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踏枝 | 玖拾陆 | 小说在线阅读 | 明智屋小说网 | 玖拾陆 | 踏枝 
正文如下:
夜色沉沉。

太师府书房里的灯,依旧点着。

黄太师推开了窗,夏夜的风吹在身上,黏糊糊的,让他很不舒服。

他没有想到,邓国师就这么死了。

来传话的公公说,今夜皇上与皇太后母子夜谈,反思了之间几年的行事,亦认识到邓国师此人对社稷危害极大。

皇上痛定思痛,决定除去身边奸佞。

未了避免夜长梦多,连夜把妖道诛杀。

黄太师听得好一阵牙疼。

以他对皇太后与皇上的了解,这个说法,除了“夜长梦多、连夜诛杀”是真的,其他部分,一个字都信不得。

甚至,因为皇太后的独断独行,母子之间只怕少不得一场争执。

可不管因何而起,结果都已经摆在这里了。

邓国师死了。

黄太师想象中的,林繁下一步该走的清君侧,那个“侧”,没了。

皇太后要么不出手,一出手就砍在七寸上。

林小子、永宁侯与皇上之间,随着那道圣旨,窗户纸被捅破了,就绝不可能完好如初。

彼此都心知肚明。

清君侧只是切入点,恢复身份、取得皇位才是真正的目的。

哪怕皇上现在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到邓国师身上,暂时低头、收回成命,林小子和永宁侯就能不当“反贼”,老老实实把兵权一交,回京来了吗?

一旦交出兵权,就没有下一个机会了。

而如果说,永宁侯和林繁能笨到那个份上……

黄太师摇了摇头。

不太可能。

蠢人会有灵光一闪、神来之笔。

聪明人也有一时不察、跌一个跟头的,但他绝不会蠢到那个份上。

能让京中勋贵、文武大臣烦不胜烦的林繁,他肯定是聪明人,不聪明,黄太师就不会上这条船了。

眼下的突变,会打乱林繁“师出有名”的计划。

后续怎么随机应变,只能看互相之间,还有多少把柄可抓。

那个博弈的战场,黄太师暂时插不进去手。

他要琢磨的,就是如何应付皇太后,应付皇上。

这事儿,不说范太保怎么想,黄太师为难归为难,却不至于动摇。

分叉路难选。

走出去之前,当然要认真想、左右看,可一旦做出了选择,就决不能回头。

回头、左右横跳是大忌。

在黄太师的字典了,可以阳奉阴违,可以虚以委蛇,可以用各种手段维持想要的平衡,但首先,绝对不能忘记自己脚下站在哪一边。

深吸了一口气,黄太师走出书房,往后院去。

该歇息了。

养足jing力,才能继续前进。

夜色褪去了,天边露白。

黄太师起身上朝,进入朝房时,他见到了范太保。

太保闭目养神,听见有人在身边落在,他眼皮子都没有抬,只问道:“太师来了?”

“来了,”黄太师应道,“你这jing神头,别不是一夜没歇好吧?”

“老了老了,”范太保轻笑,“有时候也想不懂,同样是大把年纪,有人老当益壮,有人当机立断,跟他们一比,显得老头子我跟王八似的,爬都爬不了几步路。”

“王八有什么不好,”黄太师啧了声,“王八长命,你我谁都活不过王八!”

这下,范太保哈哈大笑起来。

命长有命长的活法,命短也有命短的活法。

时辰到了,列队上朝。

三呼万岁时,黄太师观察了下皇上的神色。

皇上的jing神看着比范太保都不好。

朝臣们看在眼中,只奏了大事,细碎小事全按下不表,等之后以折子一并送往御书房。

纪公公上前,高声宣布了邓国师的死讯。

相比起其他人的震惊,已经得知状况的黄太师和范太保很平静。

朝上没有列一条条的罪责,十之八九,是为了皇上的体面。

毕竟,邓国师若“十恶不赦”,一直袒护邓国师的皇上,又有多不像话?

可这个死讯里,也有让两人愕然的地方。

邓国师之死,起于谋害皇嗣。

言语诅咒二皇子妃在前,被二皇子打了一顿之后,又布妖法针对二皇子妃腹中胎儿,以至于昨夜出生的小殿下,只余了一口气,随时可能夭折。

黄太师与范太保交换了一个眼神。

二皇子妃生了?

还随时会保不住?

当然,谁都知道,女子生产就是个鬼门关,不止是产妇自己,婴儿也一样。

再是小心又小心,几个月里夭折的也多了去了。

不说自己碰到,这一辈子,左邻右舍的,听说过的都有。

要把小殿下的危机说成是邓国师的狠毒妖法,那显然是欲加之罪。

可是,谁还管那么多呢?

满朝文武,除了有些被邓国师拉拢、狼狈为奸的,其余众臣早恨不得除了那妖道了。

死得好啊!

对外,西州城刚刚投降,此乃大周国威震慑之故,引四方归顺对内,皇上毅然决然地诛杀妖道,正社稷之风,清朝堂之气。

一时间,又是三呼万岁,贺大周之兴盛。

黄太师自然也得合群。

只是在心里,他默默地想,喊得越大声,恐怕皇上也愤怒。

龙椅上,皇上冷眼看着。

良久,他才道:“无事退朝吧。”

皇上离开,朝臣们却没有散,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讨论邓国师的死。

黄太师与范太保没有参与,走出金銮殿,果不其然,王公公已经候在外头了。

“两位老大人,”王公公恭谨极了,“皇太后有请,还望两位移步慈宁宫。”

慈宁宫里备了好茶。

皇太后请两人入座,开门见山:“那妖道总算是除了。”

黄太师抿了口茶,道:“娘娘辛苦了。”

闻言,皇太后笑了笑。

她又不笨,当然知道昨夜那番说辞,断然瞒不过黄太师。

如果说,黄太师与范太保装傻,给她个台阶,两厢和和气气把这事儿粉饰太平了,只说结论,皇太后放心、却又没那么放心。

反倒是如此这般揭开,哪怕是血淋淋的,在皇太后看来,是件好事。

就像疗伤一样。

不能怕痛,把伤口割开,把腐肉取出,彻底刮骨,再抹上药粉,等伤口愈合时,才能长出好肉来。

“说句真心话,哀家很内疚,”皇太后道,“邓国师之事,众卿家只能劝,只有哀家能用这样雷霆手段、快刀斩乱麻,哀家早该斩了,却一直拖到现在。

若早些动手,也不至于让太傅那般伤心,亦不会使得念之与永宁侯,被架在那么个上不去、又下不来的地方,人在边关奋战,却得一反叛罪状。

哀家想听听两位的意见,此事该如何收场?”

题外话

先两更,让我缓缓、恢复一下,手残作者,之前那段的更新真的有点更伤了。

感谢大家的支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玖拾陆其他作品<<威武不能娶>> | <<姑娘她戏多嘴甜>> | <<佞妆>> | <<棠锦>> | <<善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