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门-第310章 平四省
更新时间:2021-11-25  作者: 老鹰吃小鸡   本书关键词: 玄幻 | 玄幻频道 | 高武世界 | 星门 | 老鹰吃小鸡 | 明智屋小说网 | 老鹰吃小鸡 | 星门 
正文如下:
天星王朝震荡。

原本,上一次李皓说,四方国度入侵,杀我亲人,灭我文明……其实大多数人都觉得是李皓故意吓唬人,无稽之谈罢了。

王朝200年,虽然风雨飘摇,可四方王朝,如今几乎没几个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了。

他们都以为,天下只有天星王朝了。

可这一日,一条军令,传荡四方。

大离入侵了!

北方,苍山对面,大离起兵千万,百万超能,跨过苍山,要入侵天星王朝了,而不止如此,其他三方,也要开战了。

这一日,整个天星是茫然的。

真的有四方国度吗?

而这一日,大量超能,开始汇聚,朝北方进发,天星都督府有令,抽调基建超能、九司皇室超能十万之众,奔赴北方银月之地,迎战北方大离王朝。

其他三块大陆,天星都督府也有命令,放弃内战,警惕三大国度入侵,天星都督府会全力支援。

攘外无需安内!

守卫疆土,人人有责,为亲人朋友,为民族,为自己,都该如此。

都督府很快,又有一条军令下达天下。

天下超能,武师,尽可接令,前往四方大陆迎敌,守卫天星,非一家一人之责!

一条接连一条的军令下达。

天星镇中,大量的神能石被挖掘出来,所有妖植只有一条命令,生产生命之泉,大量的资源被输送到前线。

在超凡的时代,在天幕已经铺开的时候。

这时候,速度还是很快的。

天星都督府,更是没有任何掣肘,效率极快。

周署长、林红玉负责调度,坐镇天星城。

洪一堂没有被调走,此刻,李皓赋予了洪一堂天星督查使的职位,负责督查中部,以防不测,清剿叛乱。

孔洁和六位老人,也被留了下来,坐镇各大行省,继续督导各地基建工作,也是为了看守那些超能,以防万一。

北方。

消息一出,四方震荡。。

北方19行省,这一年来,也是动荡不断,可就算北三省的动荡,也只是小规模的,而这一次,却是隔壁的大离,出兵入侵!

临江总督府。

樊昌喜形于色,大喜过望,“来的好!”

樊昌兴奋无比!

这些时日,银月出兵,清扫海盗,夺取北海海域掌控权,兵临临江,他是胆战心惊,也无可奈何,生怕银月哪一天打来了临江府,取下了他的脑袋。

眼看着银月大军,直插临江,奔着临江府而来,他也很绝望。

可现在……大离入侵了!

已经要接近临江府的银月大军,迅速回缩,已经开始撤离临江境内,赵曙光想迅速平定北方的希望,一下子被大离入侵打乱了。

樊昌岂能不喜?

不但欢喜,而且更是咬着牙,狠着心,冷冷道:“我和李皓他们有仇,其他人能降,我们降不了!这也是机会,我临江也和苍山有接触……虽说只是一小段,可别忘了,苍山不仅仅只是和银月接壤!”

下方,有谋士沉声道:“总督,如今外敌入侵,银月面临大离数以百万计的超凡入侵……银月一灭,临江危矣!现在,天星都督府也有命令传达……四方大陆,抗战有功者,可酌情降罪……”

“放屁!”

樊昌冷喝一声:“抗战有功,还要降罪,他李皓就是个笑话!诸王争霸,自古以来,谁会追究争霸期间的罪名?唯有他李皓,连旧王朝时期的罪名都要追究,岂不可笑?”

李皓这人,太过书生意气。

起码在他看来是如此。

争霸争霸……谁能是好人?

难道非要杀光天下霸主?

若是愿意投降,作为明主,就该既往不咎,他樊昌因为靠近银月,当李皓在中部纵横的时候,其实他是想投降的。

结果……李皓来了一句有罪者诛!

开玩笑!

当前的各方霸主,没罪的有几人?

合着,投降还得死?

就李皓这条命令,就断了他的王者之梦,四方大陆,很多人其实是想投降的,结果一听这话……全部选择了观望,不敢投降。

谁敢问心无愧?

现在,天星都督府又下了命令,若是此次四方之战,各地霸主若是有功,可以酌情免死……开玩笑,只是免死,而不是升官加爵……该坐牢还得坐牢!

该审判还得审判!

合着,打赢了,死伤无数,出力巨大,就图你李皓不砍我脑袋?

在樊昌看来,这不是笑话是什么?

就是笑话!

但凡天下霸主,是个脑子清醒的,都不会如此选择,打赢了四方国度,建下功勋,也只是免死,谁会乐意?

下方,那开口谋士微微皱眉,思索一番又道:“总督,如今银月一方,战力彪悍,兵强马壮,虽然天下还未一统,可中部几乎无任何反抗余地,我们毗邻银月,九司、皇室都已覆灭!临江,无力抗衡银月,此刻机会难得……”

这是一个机会。

之前,没人劝樊昌,因为劝他就是让他去送死,大家也不敢。

可现在,只要马上起兵,相助银月抗衡大离,一旦击败了大离,樊昌纵然有罪,李皓有令在先,可以免死……不死,就还有机会。

所以,作为谋士,还是愿意一劝的。

然而此话,却是让樊昌极其恼火。

机会难得?

这叫机会吗?

开玩笑!

他看向那人,低沉道:“看样子,临江府,也有不少人被李皓吓到了?你们不会真以为他说的上万山海是真的吧?”

“总督大人……”

“行了!”

樊昌淡淡道:“我有分寸,不用再说!”

那谋士见状,有些无力,还是再次开口:“大人,不可与大离勾结啊!大离,史书上有记载,蛮荒之地,野蛮时代,文明破碎,信奉初武神灵,可初武早就被新武取代,一败再败……”

选择和大离勾结,那是最不智的。

他又急忙道:“大离之人,视吾等为草芥……”

“行了!”

樊昌眼神渐冷:“我说了,我有分寸!韩署长,你在指点我如何做事吗?”

下方,谋士心中轻叹一声,退回了行列,不再言语。

有将军装饰强者,踏出一步,冷冷道:“总督大人,不用听信韩阳这等书生意气之言,我临江兵强马壮,那李皓若是真是明主,早就该派人接洽,许诺好处,哪有扬言斩尽杀绝之举!”

说罢,又道:“大离入侵,可先观望一二……中部必有援军,若是能阻断援军……”

樊昌轻咳一声,这个……别开玩笑,真不行。

那将军也知道不行,只是一说,很快又道:“大离入侵,银月必然动荡,若是关键时刻……”

樊昌若有所思,开口道:“先调动大军,让总督府临江卫汇聚,打出旗号,援助银月,聚兵一处,暂不妄动,观望为主!”

这一刻,北方各地都有一些动静。

有行省大军出动,已经奔赴银月,也有行省汇聚大军,并不动弹,选择观望,也有人坐视不理,等待时机。

原本,李皓瞬间拿下中部,大家已经死心。

可如今,大离入侵,银月回军,机会就来了。

同一时间。

北海之滨。

一艘战船,浮空而过,猛虎李字旗随风飘扬,欲要嗜人。

李皓站在甲板之上,俯瞰北海。

跨过北海,便是北方领地了。

从银月离开,他也几次回归银月,但是都是来的快走的也快,并未仔细停留,去管一管北方之事。

如今,他率军回归,却是大战将至。

熟读史书的他,很清晰地知道,在这个时候,什么人都会跳出来,什么民族大义,什么保家卫国,那都是笑话,有些人,为了获胜,给人当儿皇帝,引入异族的不知凡几。

哪怕割地,哪怕为奴,对他们而言,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年年岁贡,那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

环顾一圈,身边皆是武夫,却是没人能在此刻,看透李皓想些什么,李皓也有些疲惫,心灵上的疲惫,有些时候,他不太愿意去多想什么。

可是……出谋划策之人,也没有。

林红玉、周署长算是不错的了,可他们也要坐镇中部,以防万一,如今,一切只能靠自己去把握。

银月之地,崛起太快,李皓身边,缺乏这样的人才。

看着北海,此刻还未解冻。

跨过北海,便是北三省地盘了,北三省的北海行省、河源行省、雾省,如同北方大陆的尖刀,插入北海,成为北方的桥头堡。

后面,便是北方腹地临江,临江靠近云江,云江也是北海支流。

再之后,就是银月行省了。

北三省一直动荡不安,这几个月来,百姓流离失所,如今更是有大离进入北方,北三省民众的逃亡潮又爆发了,冰面之上,此刻还有大量百姓正在拖家带口地迁徙。

冰面,并没有之前那么厚重了,有些裂开的趋势。

一旦裂开,这些人坠入北海,有死无生。

可为了逃离北方,他们也顾不得了。

直到此刻,李皓的战船跃空而过,有人抬头,看到了那旗帜,有些激动:“是李都督!”

“嗯,我知道猛虎旗!”

“李都督回北方了,咱们还逃吗?听说李都督要率军在银月迎战那北方来的大离王朝……”

“还是跑吧,据说……大离的人,都是吃人的野兽,李都督他们……未必能赢呢。”

上空,李皓一挥手,一股寒意爆发,北海冰层愈加坚固。

他声音传荡而来:“北方民众,可前往中部,有居所可住,有事可做,帮助各地超能,建造基建工程,吃饭不成问题,最多三月,北方必然平定,那时候,春暖花开,诸位皆可回乡!”

话落,战船已经飞跃北海。

李皓声音宏大,这一刻,在北海行省传荡开,少数天幕,也瞬间浮现出李皓的身影:“北三省,终止一切动荡!北三省行政、军事、巡检、巡夜各部首脑,尽快来见我!各地起义民众,推举首领,也前来见我,国家动荡,危难之际,当齐心协力,共同抵御外敌!”

这一刻,一位位北三省的强者,都收到了消息,只是……李皓说的简单。

战争,是说结束就结束的吗?

哪有那么简单!

战船上。

姚四也开口沉声道:“这恐怕不简单,北三省的战争我知道,自从寇将军死后,三省一直动荡,而且……据说,第一次复苏之后,北三省就开始动荡不安,可能和三大组织也有些关系,三大组织,如今进入北方,很可能就隐藏在北三省境内。”

他不确定李皓如何想的,这时候,其实让北三省终止战争,很难。

而且,很可能将他缠在此地。

李皓点头,此刻,却是有了决定,开口道:“若是北三省不听话,其他三方暂时鞭长莫及,但是北方……我要先安定下来!执行斩首策略,将叛军、三省行政长官,军事长官,全部斩杀!带走军队,入驻银月……”

众人都是心中一震!

李皓,最近一直怀柔,他们以为李皓准备以圣道统治王朝,可今日……他居然说,不分对错,全部斩杀。

黄羽沉声道:“都督,此事有待商榷……”

“不!”

李皓摇头:“国难当头,外敌入侵,若是此刻,还不愿休战,不愿共同抗敌,不愿交出兵权……那这些人,没有存在的必要了!虽然会动荡一段时间……但是此刻,该狠要狠!他们都觉得我此刻不会对他们如何……错了!”

李皓龇牙一笑:“之前怀柔,是因为我想和平过渡!可若是他们觉得,我李皓不愿杀人,不能杀人,那就大错特错!今晚之前,看不到三省首脑人物……全部斩杀!掌兵权者不至,那就突入军营,执行斩首计划!”

“羽帅几位将军,负责收拢大军,作乱者杀,逃兵杀,此刻,不能让军队溃散……哪怕送到战场上当炮灰,也不能让这些军队散了!”

众人心中微微一寒,哪怕当炮灰!

三省军队,超过百万。

可李皓比他们清楚的多,各地霸主的军队,早就腐朽了,一旦溃散,说句难听的,可能比大离造成的伤害还要更大。

所以,此刻必须要速战速决,要下狠心。

这些人,哪怕全部葬送在苍山,被大离杀的一干二净……也不能就此溃散了,否则,兵过如篦,整个北方都要乱套。

李皓也不多说,迅速下令:“姚四,你负责带一队强者,率猎魔军千人,寻找北海行省驻军,等待我的指令,随时接管北海军!”

“黄羽,你也是如此,你负责河源驻军。”

这两人,都做过一方统帅,还是能完成任务的。

李皓又看向人群,这些人,强是强,可很难完成一些任务,很快,李皓眼光投向九师长:“九师长……你负责带人接手雾省驻军,由侯霄尘配合!”

九师长微微一怔:“我?”

“对!”

九师长沉默一会,点头:“那若是出现叛乱……”

“杀!”

九师长不再说话,有李皓这话,那就好办。

李皓又看向众人:“北三省还有叛军多股,强弱皆有,当然,他们自称起义军,我不管是叛军还是起义军,实际上这时候都差不多……谁能带人接管他们的军队?”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都有些为难。

大家都没这方面的经验。

李皓也是微微皱眉。

倒是黄羽开口道:“以强者为斩首行动的首脑,另外,搭配一些有过军队管理经验的军方强者即可,不一定要极强!”

说着,他看向战天城几位团长:“这几位团长,曾管理过战天军,虽然只是千人团长,可他们应该还是有经验的,配合一些军士,足以接管军队!”

李皓看向几位团长,七团长见李皓看来,有些讪讪道:“我们……”

李皓笑了:“七团长曾说,只要敢想,就能做到!只是一群杂兵罢了,比起战天军不值一提!北三省必须要拿下,因为这是北方大陆的桥头堡,接下来,我们长驱直入,后续援军,都要从北三省经过。”

说到这,又道:“另外还有临江……临江樊昌,此人阴狠毒辣,多年来一直封锁银月,临江这边,直接将高层斩尽杀绝,原本我担心动荡,一直没有出手,现在……留不得他了!”

说到这,继续道:“我要一天内,强行拿下四省之地,抽走当地军队,将银月和北三省、临江全部贯穿!”

迟疑了一瞬间,李皓看向一人:“乾无亮!”

“在!”

毒辣书生乾无亮,此刻迅速站出,有些惶恐。

李皓看向他:“你投入我麾下,最近也没做什么正事,唯一提出的意见就是不管三方大陆……”

“都督,我……”

“一方势力,不可能人人都是好人,都是真善美,总要一些小人,一些心思毒辣之辈……”

乾无亮咽了咽口水,这算是夸赞还是……谴责?

李皓继续道:“你能看透人心,临江那边,极其的混乱,军队更是腐朽不堪……临江驻军比银月要多,超过50万人,我给你一千猎魔军,另外,派遣光明剑、玉罗刹、南拳三人协助你,你能迅速拿下临江吗?”

乾无亮有些战栗。

三位银月武师辅助自己……

在天星都督府,没人可以超越这些银月武师,哪怕林红玉投效而来,实际上地位也不如这些人。

可此刻……李皓却是让自己为主,去拿下临江。

他有些紧张。

李皓又道:“兵贵神速……猎魔军的钻地梭,可以给你们使用,你还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

乾无亮压下心中的战栗,有些激动,咬着牙,马上道:“都督信任,属下自当竭力,除了这些人之外……属下还要1000万神能石,1000滴生命之泉……”

不少人怒目而视!

乾无亮马上道:“若是顺利完成任务……这些东西,我会带回来的!”

李皓点头:“可!”

乾无亮大喜!

马上道:“另外……不需要南拳几位前辈跟着了,让……让天剑前辈跟着我就行。”

此话一出,南拳几人大怒?

这是看不起我们吗?

乾无亮急忙解释道:“几位前辈勿怪,并非看不起之意,是天剑前辈出剑更快一些……”

这理由……就是放屁。

实际上是因为乾无亮觉得,这几人,实力不如天剑不说,还喜欢叨叨个没完,尤其是南拳,也没那么听话,喜欢惹是生非。

天剑,要好说话不少。

虽然冷漠……但是让他干什么,人家会干,不会问太多。

加上还有两个女人,更是麻烦。

他觉得,与其带三人,不如带上天剑一人就好,方便的多。

这可是他第一次建功立业,他也不想出差错。

李皓闻言,微微点头:“好,那就让天剑前辈跟着你!”

说完,看向南拳几人:“那你们几位,速度前往苍山地带,我要在这滞留一日,暂时无法回归银月,南拳前辈是战天城连长……你和王署长去一趟战天城,让战天城出兵五千,加上此地的战天军,出兵一万!”

王署长见还有自己的事,也没拒绝,点头道:“我没问题……不过需要九师长出调令,他是目前的最高军事长官。”

九师长也没多说什么,取出一块令牌,递给了他,低沉道:“调动复苏的第九师就行……带上一千督查卫,弥补之前的损失。”

“明白!”

王署长点头,也不再说什么,很快,各人分别行动,朝四面八方扩散而去。

等人都走了,李皓再次通讯各方,今晚之前,三省首领,都要来见自己,而他,会在三省交汇之地等待众人到来。

此刻,身旁还剩下一些人。

刘隆也在。

其他人见李皓思考什么,也不好上前多说什么,倒是刘隆,走了过来,轻声道:“若是这些人真的不来……不说他们,那些军队……真要丢去苍山?”

李皓不动则已,一动,就是血海尸山。

这些普通军队丢去苍山,不说能不能抵御大离,也不说愿不愿意……一旦丢进去了,几乎是九死一生,三省加上临江,军队超过200万。

这算是一个极其庞大的数字了。

那时候,也许……就是死伤百万众!

百万,听起来不多,只是一个数字,可刘隆可以想象到,那时候,到底有多残酷。

李皓沉默一会,缓缓道:“老大,你说,北三省和临江的军队还有救吗?当日我亲眼看到他们勾结海盗,残杀民众,北方这边,除了银月之地,其他地方的军队,都腐朽了!”

“可……不是人人都能主宰自己的命运的。”

刘隆轻声说着,“他们也有长官,也有领袖,只是奉命行事……”

李皓点头:“所以,若是顺利接收,这些军队不动荡,安心听话,我也不会全部坑杀!可若是不听话,一直制造麻烦……我就驱逐他们进入苍山,和大离血拼,死光了……那就死光了吧!”

也许会迎来无数骂名,可李皓并不在乎。

他一直希望以缓和的手段,去完成这些改变,可真的不可行,那也没办法。

快刀斩乱麻!

这一天,北三省也有些动荡。

李皓来了。

就在三省交汇之地,给了他们一天时间,让他们去见李皓,甚至隐约透露出一些意思,现在交出兵权,点齐兵马,奔赴银月。

对于掌权者而言,其实……很难容忍这种事发生。

而且,李皓兵强马壮,此刻去见李皓,很可能会被李皓拿下。

北海行省。

行政总署。

一位年迈的老人,声音却是洪亮:“诸位觉得,该不该去?大离入侵……现在还没看到大离的影子,天星都督府让我们去见那位李都督……这一去,未必能回得来了!”

“那就不去!李皓虽强,可如今内忧外患,他也不敢贸然和我们翻脸,不理会就行……其他人,我觉得也不会去。”

谁去谁傻。

不过也有人开口道:“天星都督府实力强悍,如今李皓更是亲自带队回归,若是不去……那要小心李皓对我们产生不好的印象……”

“怕什么?”

有人不以为然:“这里可不是中部!而且看李皓行事作风,他在中部也没杀多少人,中部那些软骨头,迎风而降,我们可不是中部那群软脚虾!他李皓敢动我们,三省之地,大军数百万……一旦动荡,死伤无数,他李皓既然要当圣人,就不会对我们如何!”

李皓最近的作风,大家看在眼中,又是推广教育,又是建造道路,又是扫盲,又是推广武道……

到如今,除了皇室那边可能死了不少人。

九司这边,都没死几个。

而中部22行省,到现在,也只有数位总督被拿下,死了几位,剩下几位也只是被关押,李皓并未斩杀。

这种和平,让中部的王权变化,显得极其柔和。

历朝历代,哪一次王朝更替,不是死伤无数,血流成河?

既然李皓要当圣人……那大家成全他好了。

不理会你!

等你和大离开战了,我们再看结果。

若是你赢了……实力的确彪悍,我们再考虑其他,若是你输了……那什么都别说了,天下不再姓李。

“诸位……可别忘了,那李皓有魔剑之称……之前在银月之地,也没少杀人,不可真的当他性格和善……”

现在,大家便是欺李皓要当圣人,所以对李皓,也没太大的惧怕。

可是,难道忘了李皓之前的名号了吗?

“那是之前,小打小闹罢了,现在是王朝更替……李皓既然立下了爱民如子的人设,那他就得遵从!否则,一旦对我们下手,三省瞬间动荡,溃军无数……他李皓,能承受天下骂名吗?”

众人想想,也是这个道理。

让他们去见李皓,放下手中权柄,也许还得去银月送死……的确太为难他们了。

当然,那北海行省的行政署长,也不是真的不怕,还是道:“去还是要去的,但是我们不去,派人过去就行……就说琐事太多,北海不稳,我们暂时无法放下这一切……但是,支持李都督的抗敌之举,等三省动荡平息,我们马上派兵协助……”

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北海署长说完,笑了笑道:“派遣一些不太听话的,非要出兵抗衡大离的家伙过去……我想,他们也很愿意过去和李都督商讨一下……诸位觉得如何?”

众人一听,顿时点头,这倒是个好主意。

抗衡大离,还是有人愿意做的,今日,就有人提出,出兵银月,和大离交战,这些刺头,都很麻烦……不如派去和李皓协商。

李皓真要三省出兵,就让这些人,带一些老弱伤残过去好了。

“那就这么定了!”

很快,北海行省有了决定。

其他两大行省,也差不多一样的意思。

至于三省境内的叛军、起义军,有人倒是愿意过去见见李皓,有人压根没理会,就当李皓不存在了,天高皇帝远,就算李皓就在附近……那又如何?

三省大概率都不会理会他!

这一日,有人前往三省交汇之地去见李皓。

大多数人,却是冷眼旁观。

去银月助战,那是送死,谁会去抗衡百万超能?

李皓这家伙,若是不泄露消息,或者说少一点,大家也许还会相助,面子上过的去就行,非要说的这么可怕,大家可不想手上军力被李皓消耗掉。

而这一刻,三省首府,都有一群强者,已经抵达。

北海这边,姚四带人摸了过去。

河源那边,黄羽也奔赴一线。

雾省方向,九师长速度最快,和侯霄尘一起,很快抵达指定位置。

三省交汇之地。

那里是平原地带,但是无人烟,这是三省交战最多的地方,死了很多人,往往都是三省交战的战场。

此刻,也有不少人陆续赶到,气喘吁吁。

平原中央,一艘巨大的战船,伫立虚空,默默等待着。

而李皓,坐在甲板之上,面前,是三方席位。

一天时间,足够三省的人赶到了。

天色已黑。

此刻,战船上亮起了灯光,李皓声音传荡:“诸位到了,就来一会吧,战局紧张,就不和诸位客气了!”

很快,不少人迅速赶到,都是有实力在身的强者。

不过,只是一些三阳旭光。

神通无一人!

平原附近,也有一些兵马,不过数量不多,三方加在一起,也不过万人左右,还有一些起义军在其中。

很快,大概20人左右,踏上了甲板。

看到了年轻的李皓。

李皓则是一一扫过,有人面露愁苦之色,有人愤愤不平,有人眼神坚毅,有人胆战心惊。

李皓开口:“三省之地,四部首脑,无一人前来吗?”

人群中,一位胖墩墩的中年急忙道:“禀报都督,我雾省几位长官,因为省内突发变故,不得不留守本土,以防万一……”

来自北海行省的一位中年,却是冷哼一声,低沉道:“什么突发变故?李都督,有话我就直说,愿意去银月打仗的人少,北海就这些人,我带来了五千人,都是我麾下将士……北海能提供的军力,就这么多!此次,我会和都督一起前往银月……至于其他人,没来的,都督都别指望了!”

这话一出,有人愈加胆颤。

虽然是事实……可说的这么直接,也不是什么好事,李皓一怒之下,奈何不得那些人,来这的……大概都要麻烦了。

李皓笑了笑,点点头:“行,我知道了,诸位入座吧。”

见他这副性子,说话那男子,有些不爽,冷哼一声:“都督真是……见面不如闻名!”

这关头,还笑的出来。

他冷冷道:“都督不会是故意欺骗天下,大离根本没有打来吧?”

“那怎么会?”

李皓轻笑:“我不至于用这个消息欺骗大家。”

“那都督还有心思,在这逗留一日?兵贵神速!三省之地,明显不可能大规模出兵,此刻,就该直奔银月而去,而不是在这等待不可能的消息!”

李皓看着他,有些意外,笑道:“将军如何称呼?”

“岳鸿昌!”

此话一出,李皓身边,临时被留下的玉罗刹迅速传音道:“我知道此人,北海驻军分成六部,此人原本是一部之长,不过后来先后得罪了之前的三省总督寇总督,又得罪了现任北海行政署长,一降再降,如今只是万夫长职衔,而且,管的还是一些老弱病残的弱兵,兵不满员……按照他所说,只有五千人了。”

这岳鸿昌,实力倒是还不错,旭光巅峰。

看样子,也开窍了一些,但是不多。

李皓微微点头,又看向其他人,其他人也纷纷自报家门,此次,也有人带兵前来,但是数量都很少,岳鸿昌倒是麾下兵员最多的。

雾省这边……就一队百人护卫队,护送那个胖子来的,其他人,一个没有。

河源这边,倒是来了一文一武,率军三千,也是老弱病残。

除此之外,还有几位义军领袖……此次带兵数千,不过并未全员抵达,还有一部分兵员驻扎原地,以防被人突袭。

李皓有些感慨:“国难当头,三省之地,兵员数百万……来了一万多人,最高来了一位万夫长,还真是……”

岳鸿昌不客气道:“国不成国,家不成家,无非换一个皇帝!李家统领天下,还是大离,还是其他人……只要不是他们自己,谁会在乎?”

国难当头?

李皓说的这话,他觉得可笑,此刻,忽然觉得,有李皓这样的理想主义者,真的未必能抵御大离。

这魔剑,以前倒是杀伐果断,如今却是如此绵柔……这样的人,能抵御大离入侵吗?

大离,在记载中,可是一群野兽般的存在。

李皓笑了学,点点头,也不多说什么,面前,浮现出一副天幕:“大家说的也对,岳将军说的不错……先不着急,看看再说。”

岳鸿昌有些恼怒:“趁着时间还有,此刻就该拔营前往银月,此地距离银月还有数千里,在这耽误时间,又何必要?”

“岳将军脾气真够暴躁的,难怪得罪了不少人……”

岳鸿昌一言不发。

只是冷着脸看向李皓,脾气暴躁?

你倒是不暴躁,现在又如何?

而此刻,画面上,呈现出许多小画面,岳鸿昌原本还没在意,忽然微微一怔,看向一处:“北海行政总署……”

那是北海行政总署,他认识。

此刻,也有人开口:“雾省驻军之地……”

“河源总督府?”

众人都有些走神,这……这些地方,怎么会出现在这呢?

李皓笑了笑,身上浮现出一套金甲,缓缓道:“该来的都来了,不来的……没必要留下了,出击,斩尽杀绝,接掌三军!”

话音一落。

在众人有些震撼的眼神下,画面上,一瞬间,轰隆声不断,巨响声爆发。

北海这边,姚四一拳砸出,天崩地裂,北海行政大楼,瞬间崩塌,里面瞬间传来一阵阵痛呼声,哭喊声,有人飞天而出,怒吼一声:“何人……”

姚四一拳打出,天崩地裂,那人直接四分五裂,岳鸿昌脸色剧变:“北海元帅……”

今日,这些人都在行政总署议事。

倒是好一网打尽!

那强悍的,已经跨入神通层次的北海元帅,被姚四一拳就给打死了!

下一刻,在岳鸿昌震撼的眼神下,一位位北海高层,瞬间被击杀当场,毫无反击之力,眨眼间,北海行政总署,除了一些弱者,普通人,剩下的强者,全部被击杀!

姚四提着一个苍老的人头,对着画面,低沉道:“北海行政署长已经伏诛!都督,我现在去接管军营……北海略有动荡……”

李皓声音传出:“去吧,速度一点,不用管这些,乱就乱一点,总比天下大乱要强!”

“诺!”

很快,镜头转移,军营方向,也有喊杀声爆发。

这一刻,所有画面上,都是一位位三省高层被杀的场景,李皓面前,一些人早就吓得面无血色。

李皓喝着茶,看着众人,笑了笑:“岳将军,你觉得现在如何?”

岳鸿昌张了张嘴,半晌才道:“杀的好……只是……也有无辜者…………”

“谁无辜?”

李皓笑了笑:“此时此刻,还是不愿出力丝毫,哪有什么无辜者!若是普通百姓也就罢了,都是一层高官,尔俸尔禄,皆是民脂民膏!此刻还不愿意出力……留下他们有何用?”

说罢,又道:“这只是开始,接管三省之军之后,动荡者杀,叛乱者杀,其余人等,全部带往苍山地域……岳将军觉得如何?”

岳鸿昌此刻也有些面无血色:“靠他们……抵御大离?”

“不可吗?”

“这……”

岳鸿昌看着面不改色的李皓,许久才道:“都督……不愧是魔剑!”

这人,该狠的时候,比谁都狠。

而李皓,看着大屏幕,看着一处处地方,血流成河,大量强者被杀,一些动荡的军士,也瞬间被杀,强者出手,动辄杀戮数百上千,哪怕万人叛变,也瞬间被斩杀殆尽!

斗千武师,就能匹敌千人,何况这些人,远超斗千。

此刻,三省之地,已经是血流成河,伏尸遍地。

李皓只是默默看着。

而眼前的这些人,有人已经吓得崩溃,甚至有些失禁。

许久,李皓缓缓道:“明日,将这些情况,公开出去,各地选择叛乱也好,还是其他……随他们!北方19行省,最少出兵10万,超凡千人……但凡不至者,杀无赦!”

“诺!”

很快,有人接话,传令下去。

等待明日通传消息。

而这一刻,临江总督府。

乾无亮也笑呵呵地送出了大量宝物,看的樊昌眼睛都花了,有些咽口水。

而乾无亮,则是和人群中一些人对对眼,又扫了一圈,判断了一下局势,再看看不动如山的天剑,传音了几句,哪些人该杀,哪些人不该杀。

“乾将军这是何意……”

樊昌也没想到,李皓这边,会派人来送礼,希望他能出兵相助……简直可笑。

乾无亮笑呵呵道:“总督大人笑纳,小小礼物,不成敬意……”

说罢,传音一句。

下一刻,天剑一剑斩破苍穹!

那樊昌脸色剧变,刚想反击,身边一人,忽然一剑刺穿了他的腰腹,带着一些狠辣之意,樊昌顿时变色,侧头去看,天剑已经一剑斩下!

身边那人,却是恐惧中带着一些狂喜,看向乾无亮,乾无亮笑容灿烂:“这里的宝物,你可拿走三成……”

“多谢将军!”

而此刻,大殿中,其他人,也是瞬间反应过来,有人想逃,却是瞬间被旁边人斩杀当场。

而天剑,一剑斩下,轰隆一声,樊昌人头落地,带着不敢置信。

乾无亮却是笑呵呵的,看着四周,笑容灿烂:“大家都有好处,只要帮我们顺利接管军营……这些,都只是开始!”

说罢,传音天剑:“接管军营之后,这里的人,除了少数几位,全部杀了!”

天剑微微变色,这……出尔反尔好吗?

“都不是好东西……再说,是我的命令,有何关系?和都督无关!”

乾无亮笑呵呵的,一个个点出少数可以不杀的几位。

他能看穿情绪,哪些人贪欲旺盛,哪些人带有敌意,他看的一清二楚。

也正因为如此,他轻易就说服了一些人,帮他除掉樊昌。

而天剑,也有些震动。

这人……若是敌对,最好不要留下,今日,他亲眼看到此人如何用三寸不烂之舌,轻易说服一些据说是樊昌心腹的人背叛樊昌!

这样的能力……太过可怕!

今日能如此对樊昌,明日……就能如此对李皓。

他知道哪些人贪婪,哪些人胆小,哪些人怕死,哪些人三心二意……这是很可怕的事。

都督让此人来临江……果然有奇效。

樊昌的总督府,守备森严,尽管他很强大,可总督府强者也不少,可如今,却是内讧了起来,自己人杀了自己人。

而乾无亮,上前捡起了樊昌的头颅,摇头:“真是不知死活,到了这地步,还有勾结大离之心,真是找死!”

说罢,看向天剑,露出笑容:“前辈放心,我也只是能看穿一些弱者心思,强者心思,我是看不透的,前辈也不用担心我做什么,而且……都督英明神武,我看麾下将士,人人心服口服,必能创造超越新武的伟大时代!”

天剑一言不发,他不是南拳,没兴趣听这些马屁话。

今日一切,他都会转达李皓。

此人……能否留下,还得看李皓自己的选择。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老鹰吃小鸡其他作品<<万族之劫>> | <<全球高武>> | <<都市大高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