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医废材妃-第1731章 公公真的出来过
更新时间:2019-05-15  作者: 连玦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狂医废材妃 | 连玦 | 冰山 | 宝宝 | 斗智斗勇 | 爽文 | 神医 | 连玦 | 狂医废材妃 
正文如下:
容墨却不悦的蹙了蹙眉,不过他们才刚走出天司府,就赶上从附近玄灵府出来的宣朝子,后者一瞧着他们,立即兴奋来报,“启禀少主、少夫人,玄司寇醒了!”

“醒了?”叶千璃颇为高兴,倒是没想到人会醒得这么快。

而玄司寇的回府恢复提议,还是宣朝子自己提的,因为玄灵府中,有适合玄司寇修养的玄灵池,所以容墨没有驳回。

不过这才回来小半天就醒了,倒是有些出乎容墨的意料,他看玄司寇当时的状态,可比他的小豹子差了很多。

“是的!司寇正让属下去须弥殿禀报您二位。”宣朝子还有些激动,语速颇快,明显带有兴奋的哽咽,可见玄司寇恢复得很好。

有了这一茬,容墨便也没直接回宫,而是带着叶千璃过府一探,药原也比较激动的跟上了,他也想亲眼看看,玄司寇具体恢复到哪一步了。

刑霸有要务在身,自退回天司不在话下。

而第二次进玄灵府的叶千璃,倒是有些许微妙感,上次来时,玄司寇还是内贼嫌疑人之一,眼下倒是都拨开云雾见青天了。

宣朝子也比之前热情了许多,一路还不忘给容墨夫妻俩,介绍玄灵府的布局,原都是一阵连一阵的奇门遁甲局。

叶千璃上次虽然没怎么留意,可以她的神识,竟没能察觉到任何异样,可见这奇门遁甲阵布得很高深。

“玄司寇是有名的玄女,易经都是她写的,可想而知了。”魔盒却看不惯叶千璃的大惊小怪,又吐糟她没见识!

“易经是她写的?!那她不是朱允文的先祖!?”叶千璃愕然。

魔盒无力吐槽的说,“当然不是,易经成经后,逐渐生出了自己的灵智,听说玄司寇不愿束缚它,便将她散在万域,由它自行成长。”

“好吧,那玄司寇还是很牛啊!”叶千璃惊叹不已。

“在玄术上,她称第二,无人敢称第一。”魔盒记得,创造它的主人,就是这么说的,具体它也不太了解。

“你怎么对玄司寇这么了解?”

“可能我那个主人喜欢她吧。”

“啊?”叶千璃被雷了一下。

“她长得也算美啊!还聪明,不像你,空有美貌。”魔盒真是无时不刻的在吐槽叶千璃傻。

“你可能太久没有和小白亲热了。”叶千璃幽幽的说。

魔盒:“……”!它去古战场了。

不过临去前,魔盒还是提醒道,“你可以把胖子和年兽放出来,须弥山对他们有很大好处。”

但这会的宣朝子,已在前头说道,“少主,少夫人请。”

叶千璃一抬眸,才发现到了后院了,宣朝子将他们夫妻俩和药原引进去后,便去扶起半靠着的玄司寇。

“见过少主,少夫人。”玄司寇想行礼,被叶千璃制止了。

“靠着吧。”容墨也说了一句。

玄司寇才没坚持的靠坐在床榻上,“失礼了,臣没想到,少主和少夫人来得这样快。”

“不碍事的,玄司寇觉得如何?”叶千璃直接问道。

“虽然有些无力,但感觉大好了。”玄司寇浅笑应着,眉宇间都透有自然的愉悦,愈显得她柔情似水。

“我再看看吧。”叶千璃还是提道。

玄司寇也没拒绝,叶千璃便能诊出,玄司寇不仅不再受妖术之气纠缠,就连心魔,竟也减弱了不少,似有散去的痕迹。

“恭喜玄司寇。”叶千璃莞尔道喜。

玄司寇笑了,水眸潋滟生波,“我这样的人,说是看透了生死,却还真的是要再经历一次生死,才会明白,多谢少夫人。”

“是你自己想得开。”叶千璃可不邀这份功,毕竟心魔她也是没办法治的。

玄司寇还是感激眼前的小姑娘,又忍不住的再看了看,不远处的少主,恍惚间,便如看到了王。

那么多年了。

那么多年了……

玄司寇觉得,她喜欢一个人,喜欢了那么久,虽不能真真切切的!将这份喜欢断掉,但她已能坦然面对。

不过……

“我再好好保养保养,盯着小四少,也许又机会?”玄司寇忽然笑道,而她这一笑间,心里那份纠结,竟是散了。

“玄司寇莫说笑。”容墨有些不舒服的说道,他那傻弟弟!还那么小。

“哈哈哈……”玄司寇自然是说笑的说,“我自然是不敢真有此心,怕被同袍们笑完了腰。”

叶千璃就勉强的笑了笑,虽然她也觉得玄司寇很美,但是!那也不能霍霍小熙呀,他那么嫩。

不过玄司寇这样子,让叶千璃和容墨都放心了不少,毕竟心魔总是一个隐患,所以他们离开玄灵府时,心情都还不错。

药原跟出来后,却忍不住的问,“少夫人,您说这妖术之气,能否用丹药克制?”

“难。”叶千璃摇摇头,不看好的说,“它会根据个体的不同而变化,最终达到和被控制着融为一体的状态。”

药原顿时叹了一口气,不过他倒是没放弃,还是颇为“兴致勃勃”的回去盯着,那二十几个问题人士了。

容墨便抱着叶千璃回了须弥殿,要让她接着睡,只是他这才把人抱回寝殿,将人安置在塌上,就看到床榻边上的矮几,多放了一本书?

容墨眉头微凝了一下的,将那书拿了起来,便能感知到!在这本书上,隐隐有他爹的气息!?

“怎么了?”叶千璃看出了眼前人的不对劲,也坐了起来。

“这书之前没在此处,应是刚被放进来,上面有我爹的气息。”容墨陈述着,语气却明显急促了些许,因为他激动了!

“莫非是父亲出关了?”叶千璃有些惊讶的站了起来,又去看了那书,发现书面倒没写什么。

容墨克制着情绪的翻开一看,便看到一副古老的地图,图上有一座山的标志,却不知是什么山。

“会不会是圣山?”叶千璃福临心至的想到。

容墨便克制不住了,他朝殿外急走了出去,还迫切的喊了一句,“爹爹?”

------题外话------

ps:昂!这里依然是存稿君,求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