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娇-第一百一十章 东窗
更新时间:2019-07-10  作者: 吱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花娇 | 吱吱 | 吱吱 | 花娇 
正文如下:
只是还没有等那小厮开口说话,他就和被几个小厮簇拥着的林觉迎面碰上了。

林觉沉着张脸,看见李端甚至没有寒暄几句就直言道:“阿端,我们书房里说话!”

林觉和李端进了书房。

“彭家大老爷亲自见了我,问起我找到这幅画的过程。我当然不好说郁家和卫家的事,只说是照着他们给的线索,找到了鲁信。不曾想鲁信前脚答应我们把画卖给我们,后脚就喝多了酒失足溺亡,鲁信的遗物落在了郁家人手里。怕打草惊蛇,引起裴家的注意,我们就背地里怂恿鲁家的人把鲁信的遗物拿了回来,然后花了五百两银子从鲁家人手里买回来的。”w8.RG

说到这里,林觉额头冒出汗来,声音也低沉了几分,继续道:“彭大老爷仔细听着,当时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让我收拾好行李,跟着他走趟临安城。我一听就有点懵,问彭大老爷出了什么事,彭大老爷笑眯眯的,说什么对临安城不熟,让我给带个路。

他接过茶盅“咕噜噜”一番牛饮,喝空了茶盅这才道:“彭家的人没说。可这不是明摆着的吗?一进临安城,彭大老爷就让我来找你,他带着十一爷住进了裴家用来招待这次参加拍卖的人家的客舍,还跟我说,今天晚上十一爷会来拜访我们。我寻思着,裴家既然要卖这舆图,又弄出什么价高者得,肯定会拿出一部分舆图给这些来参加拍卖的人辨别真假的,彭大老爷以竞拍的身份住进了裴家,多半是想看看那舆图和《松溪钓隐图》里的舆图是不是一样的。”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李端心里非常地慌张。

可他和林觉既是亲戚,又是合作者,有些话亲戚是能说的,合作者却是万万不能说。他不能在林觉面前表露出来,否则李家和林家此消彼涨,林觉会觉得他软弱,就不会像从前那样服从他们家了。

“你有什么好怕的?”他不由摆出副冷静的面孔,淡然地道,“画的线索是彭家提供的,我们也是按照他们家的意思把画送到了彭家,他们家验证过后也证明是幅真画。现在出了纰漏,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晚上还拜访我们!”李端冷哼一声,“那就让他们来拜访好了。我还想要问问他们彭家这件事该怎么办呢?之前不是说这幅舆图只有一幅吗?那裴家的舆图是从哪里来的?物以稀为贵,我们就是再蠢,也不会脚踏两条船,把好好的翡翠卖成了白菜。”

之前林觉的确有些慌,此时见李端胸有成竹的样子,他也冷静下来。

他不由讪讪然地道:“我这不是怕彭家怀疑是我们泄漏了消息吗?”

“要说泄漏消息,难道他们彭家就没有嫌疑吗?”李端说着,连自己都渐渐地信心大增,“他们在找我们之前就没有找过其他人家?彭家在福建是数一数二的人家,可天下之大,还有广东、还有浙江、还有江苏,他们家能得到《松溪钓隐图》的消息,难道别人家就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吗?这种事,从他们这样的高门大户传出来的机会更多吧?”

林觉苦笑。

话是这么说,可也得彭家承认是他们那边出了问题才行啊!

人家财大势大,非要迁怒他们,他们能有什么办法?

“等晚上见到十一爷再说吧!”林觉无精打采地道,“希望裴家得到的舆图与我们不相干!”

事到如今,也只能等到晚上和彭家的人碰了面再说了。

裴家这边,裴宴却是闲了下来。

事到临头,该安排的都安排了,该注意的也都注意了,反而没事了。

阿茗端了个小小的四格攒盒进来,眯着眼睛笑道:“三老爷,郁家送了花生酥过来,您尝尝好不好吃?”

裴宴打开攒盒,除了三样他平时喜欢吃的点心,还有一样陌生的酥糖。

麦芽色的糖上裹着白胖胖的花生,除了看着新鲜,还让人觉得有食欲。

裴宴尝了一个。

既有麦芽糖的香甜,也有花生的酥脆。

裴宴啧了一声。

通常这样熬出来的糖里面裹着的东西都像被煮熟了一样的,这花生酥倒名如其糖,酥脆得很。

不过,如果花生再多一点就更好了。

他下意识地就觉得这是郁小姐弄出来的玩意儿。

“那郁小姐又在折腾什么呢?”裴宴道。

胡兴从郁家老宅那边一回来就跑到他面前来表功劳了,当然他也就知道了郁家的那片山林最适合的就是种花生了。

他道:“他们家不会是准备种花生吧?我瞧着这糖做出来也不便宜。不过,糖里裹着花生,到底比全是糖的要便宜一点,应该也能卖得出来。怕就怕一季的花生做成酥糖得三年才能卖出去。到时候这花生酥里的花生就不好吃了,糖也不好卖了吧?”

这话虽然有点毒,却也不是无的放矢。

阿茗对郁棠的印象挺好的,裴宴这么一说,他就有点为郁棠担心。

“听说这花生酥就是郁小姐做出来的。”他有些紧张地望着裴宴,道,“不过,没听说郁小姐要做这个卖啊!也许是无意做出了这种好吃的糖点,想请您尝一尝呢?您帮了他们家那么多,他们家肯定很感激您啊!”

这话也有点道理。

裴宴“嗯”了一声,道:“郁小姐最近就是在做这花生酥吗?”

自从上次裴宴问起郁棠裴满没有答上之后,裴家的人就特别注意郁棠的行踪了。

阿茗张口就来:“郁小姐照您的吩咐这些日子都没有出门,应该就是在家里做这花生酥了。不过,郁小姐曾经派人打听过蜜饯的买卖,还打听过杂货铺的买卖和烧炭的买卖。”

裴宴的嘴角不由抽了抽。

怎么听着像个无头苍蝇似的在乱窜啊!

她就不能消停点?好生生的在家里呆着?

“我是什么人啊?还没有学会走路就跟着我爹走南闯北,什么样的人没遇到过,什么样的事没见过。我一听这样就知道不对劲,可我当时住的是彭家的房子,吃的是彭家的东西,还真怕他们不声不响地把我弄死在那里了。装着什么也没有发现,收拾东西就跟着彭家的人连夜出了城。

“路上我才打听清楚。原来裴家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得了幅舆图,就是彭家要的那幅舆图。裴家还广发英雄贴,请了好些各地的豪门大户来临安弄什么拍卖。说是谁的钱多就把这幅舆图给谁?进门的保证金是两千两银子……”

所以说,这几天临安城里冒出来的陌生面孔是那些各地来的豪门大户?

李端也顾不得洒在地上的茶叶了,脸阴得像要下雨似的,随手倒了杯白水递给林觉,道:“彭家是什么意思?怀疑我们还送了这幅画给裴家?”

林觉这几天可以说基本上没有闭过眼,更不要说好好吃喝了。

他顿时站了起来,一面往外走去迎林觉,一面问来通禀的小厮:“表少爷是一个人来的还是和谁一起来的?”

林觉这次回福建是去联系彭家的人,不知道事情办得怎样了?

上次因为卫小山的事,他们家那个养人的庄子被汤知府给端了,养的人跑了不说,他们家还被临安城的那些乡绅和裴家盯上了,没办法重新招人,家里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没人做,没有了从前的消息灵通不说,很多事件还都停摆了。

李端寻思着,这件事不能就这样放任不管,得找个人出去打听打听,只是派谁去,他暂时没有好的人选。

他之前一直担心那舆图有问题,可没想到,舆图的事还没有说清楚,现在又出了桩这样的事!

林觉望着李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才觉得慌乱的心略微平复了一些,思路也清晰起来:“我快马加鞭回了福建,把画送去了彭家。彭家验了画和舆图,非常的满意。然后我照着我们之前商量好的,不要报酬,以后彭家走这一条航线的生意,我们占一股。见我的是彭家的十一爷。对了,这次他也随着彭家大老爷一起过来了。他当时就答应了,我想,口说无凭,立字为据。就想和他们家立个文书,十一爷也答应了。

“只是立文书要时间,何况我委婉地表示,文书上要加盖彭家的家印。我就留在彭家过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十一爷还亲自拿了草拟的文书和我商量细节来着,谁知道用过午膳情况就变了。

李端没有喊丫鬟,亲自给林觉沏茶。

林觉则烦躁地解下了身上披着的披风,一把丢在了书房的罗汉床上,冲着李端道:“阿端,不好了!这次彭家的大老爷随我一起过来的,说是裴家无意间得到了一幅航海舆图,能从广州到大食。广州的陶家已经试过航了,航线可行……”

他的脸色不由也沉了下来,朝着身边的小厮摆摆手。

小厮们都退了下去。

“你说什么?”仿若晴天霹雳,李端的手一抖,茶叶罐子“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上好的碧螺春散落一地,他转过身来,面黑如漆地望着林觉,“裴家得了一幅航海舆图?”

要不,就收罗几个帮闲的?

李端正在心里细细地琢磨着临安城里有名有姓的混混,林觉来了。

李端心里咯噔一声,直觉出事了。

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吱吱其他作品<<慕南枝>> | <<金陵春>> | <<雀仙桥>> | <<庶女攻略>> | <<穿越好事多磨>> | <<穿越以和为贵>> | <<九重紫>> | <<花开锦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