息桐-第256章:呸,谁要你?
更新时间:2019-07-12  作者: 总小悟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息桐 | 总小悟 | 励志 | 帝王 | 扮猪吃虎 | 重生 | 总小悟 | 息桐 
正文如下:
其实,完颜启明这句话像是在询问裴长庚,实际上已经有了定数。

年幼的时候,裴长庚在知晓了自己的存在后,对这个哥哥还有些不满。可是后来他逐渐的知道,有些人天生就该站在最高处,而有些人只能成为这种人身边的绿叶。

他便是哥哥的绿叶。

若按照瓦刺王的意思,裴长庚这一生和完颜启明见面的次数不宜太多,毕竟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完颜王族的人在乎这些,他们有自己的信仰,当初能留下裴长庚一命,已经是父亲裴长寿能为他做的最大的努力了。可是完颜启明在懂事后,却是反驳了外祖父的话,他认为既是兄弟,那么便是前生有缘,这辈子才能投胎到一个母亲的肚子里,还是双生子。

哪有什么晦气不晦气的说法?

可族里的人顽固,所以私下完颜启明去见了裴长庚。

犹记得哪会裴长庚看着眼前似白宇般,模样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的少年,一时也怔住了。

那人也笑了起来,“瞧瞧,可怜的,在山里住久了,哥哥都认不出来了?”

后来族里的人知道完颜启明时常去见裴长庚,更是有些不悦,私下瓦刺王更是把完颜启明狠狠的打了一顿。可终究也没下什么狠手,他如今膝下就这么一个外孙能继承瓦刺的大统。可这聪明的小东西,能下地行走后,又心心念山里的弟弟。

瓦刺王被他弄的没辙,又被完颜启明的一顿之乎者也弄的头疼,后来只好把裴长庚接了过来。

为了隐瞒裴长庚的身份,瓦刺王是打算让裴长庚扮成婢女的。

当时完颜启明却是抗议,“他是男儿身,有这么折辱人的吗?况且,他如今还小,若是让他以为自己真是女儿身,长大了又该怎么办?”

完颜启明有裴长寿教导,所以在知晓是非上,比太多人有见识。

再加上后来裴长寿也为小儿子争取,所以裴长庚才被接回来。

“哥哥对我的恩,我都记得。”裴长庚想起了往事,又说,“哥哥查到了什么?”

完颜启明并不是想提醒裴长庚记得昔日的恩情,说起来也是因为他的固执,所以后来总有人把他当成裴长庚。其实这个弟弟,比他隐忍更比他会筹谋,所以以至于后来大燕朝来的奸细会把裴长庚当成是自己,绑到了大燕境内。

他弟弟自幼习武身子骨好,当年回来的时候也差点没了命。若是自己,必定会死在途中。

所以,若一定要说亏欠,应该是他多一些。

“那孩子也是个可怜的,年幼的时候便跟着母亲流离,加上高若虚一直不允许他出门,他就……他就真以为自己是个女孩子。”完颜启明说,“他还当真是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养了一阵子。不少人都以为他是女孩子,可现在突然恢复他男儿身的事实,他怕是也受到了刺激。不过终究是不行,这孩子做不了什么大事。”

“高若虚让他来,其实也不想让他做什么大事,无非就是想找个人先垫着。现在高若虚也不算老,想要再生下几个孩子,也未必不可。”

说到这里,完颜启明看着裴长庚,“不过,你家里那个倒是聪明的,只是稍微出了点风声,她便能猜测到这些。”

“若是可以,我真不想她这么聪明!”裴长庚丝毫不客气的拿起哥哥放在小灶上的青梅酒,抬起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他的肤色像生母,既白又健康,并不是丝毫没有血色。此时吃了几杯酒后,脸色也没有半点红晕,“她怕是也知道我这么想,所以在外人面前,很擅长隐藏她的聪明。若不是她真的看不过眼的事,她也不会贸然出事。”

譬如景家,譬如钟家。

景瑟其实向来是个聪明的女子,年幼的时候便知道宅子里的局势,若不是她擅长隐忍又装作蠢笨,景笙这些年来又怎么可能走的这么顺畅。

梅氏善妒,又对他们兄妹不好。

所以景瑟直接把梅氏所有的视线都吸引过来,让梅氏注意到她身边白氏留下来的嫁妆,从而没心思去对付景笙。

白氏留下来的东西,其实往后会对半分,一半留给景笙,一半留给景瑟作为嫁妆。

可是景瑟为了让哥哥的日子过的安稳点,硬是把自己那半慢慢的让了出去。

财帛让人心动,也是因为景瑟的伏低,所以梅氏没事总找景瑟出气。毕竟,谁都喜欢欺软柿子。

好在,景笙是个聪明的,也知道妹妹这些年来为自己受了多少委屈,在书院里比谁都勤奋,力求事事做都做到完美,让人找不到他的错处,即使梅氏来日想对付他,多少也会有人帮着他的。

景笙也很体贴景瑟,妹妹缺什么都给。

裴长庚和景瑟的事情定下来后,景笙愈发看他不顺眼,就差在脸上写着:家里的牡丹,被猪拱了就算了,这猪连花带盆一起给偷走了。

私下,景笙也没少查裴长庚的事情。

起初诸谨还惊讶景笙的出事,这向来处事细致又不会落人口舌的景家四少爷,干嘛要折腾出这些事情呢?也不怕查到了不该查的东西,来日被人抓到把柄,到时候仕途不顺。

禁卫军的事,便是定燕帝的事。皇家的事情,能被外人知道吗?

当真是关心则乱。

裴长庚一边任由景笙查探自己,一边又帮景笙遮掩。可是天下绝对没有天衣无缝的事情,所以他掩盖的再好,聪慧如景笙也察觉了。

景笙见他,问了他一句,“为何?”

景笙的仕途顺不顺的,于他也没有多大的干系,况且景瑟最知道景笙的高傲和自尊,就算和裴长庚结为夫妻,也绝对不会在前几年内插手景笙的事情。等几年后,景笙处事更为圆滑了,裴长庚再私下帮衬下,到时候景笙不领这个人情,也只有欠下。若让景瑟知道,这夫妻的感情会更好。

只是,这手段景笙知道,裴长庚也知道,但是裴长庚没有在景笙身上用,也舍不得让景瑟前几年为了兄长而发愁。

“你是疼惜她,才没有做好这些事情。你都会疼惜妹妹,难道我还不会疼惜我自己的媳妇?”裴长庚说,“不过你这么做我是高兴的,我想,她隐忍这么多年,若不是景家快要出事,她站了出来露了脸,怕是之后还会为你隐忍。”

“谁的心都是肉长的,她对你好,你记得就行。”

景笙听的哑口无言,他就这么一个待他真心实意的妹妹,他不疼难道让外人来疼么?

景笙低着头,良久没有说话。

其实他何尝不知道,作为兄长能陪伴景瑟的日子,其实远远不及景瑟未来的夫婿多。所以他在对考察景瑟夫婿上的事情,做的十分谨慎,即使知道要冒险,也在所不惜。

可现在……

景笙想着,裴长庚这般大约是不会亏待妹妹什么。

那日,两个人难得平静的坐下来了聊了许久,景笙从景瑟小时候的事情说起,又说起那年自己得病,景瑟在一侧伺候。最后,说道了窦渊……

他把所有的事情都说的无比详细,想的裴长庚早些知道,若是不满,这门亲事不成也没关系。可哪知裴长庚听的津津有味,似乎还很是好奇,还问了一句,“她当真喜欢去钓鱼?就南屏庄子上那个池子吗?她也不怕摔下去。”

景笙瞪圆了眼,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说了一大堆,裴长庚却唯独对景瑟在南屏庄子上的事情很好奇。什么窦渊啊,白睢啊……压根不值得一提。

景笙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起来,“小时候,可皮了。”

然后两个人又聊了许久,以至于后来裴长庚没事总喜欢去找景笙。

景瑟丝毫不知道,自己哥哥已经把她幼年的丑死从头到尾和裴长庚说了个遍,以至于裴长庚问她,是否要在国公爷的主院附近修葺一座小池塘放些鱼方便垂钓的时候,她还纳闷裴长庚居然还有时间去钓鱼。

不都说禁卫军事务繁忙吗?

完颜启明看着身边的弟弟,微微跳起来的唇角,也忍不住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当初他还极其不看好这门亲事,还埋怨弟弟不过是被人所救,何必以身相许。

后来他才明白,即使幼年的景瑟没有救裴长庚,那么两个人也注定会走到一起。裴长庚就喜欢景瑟这个人,喜欢她的性子,喜欢她的一切……

“你别笑了,笑的我眼睛难受。”完颜启明给裴长庚倒了杯酒,想让裴长庚吃完赶紧走人,“钟家的事情我会帮你查下去的,不过你自己也要小心,我瞧着这大燕的陛下,最近估计要脑袋疼了。”

裴长庚吃了哥哥倒的酒,却没离开,“是不是北境又出事了?”

“你知道就好,别贸然想上去攒什么军功,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守在这里。景老将军是个厉害的,他善战又知北境是什么样子,他是肯定会去的。”完颜启明说,“但是能不能回的来,就很难说了!”

“如今京城内也在动荡,你媳妇之前说的没错,那个献王并不是什么好东西,再过几日怕是和魏国公家会有一场大喜事。”

裴长庚咂舌,“这事,真成了?”

“能不成吗?”完颜启明揉了揉眉心,“我本以为我瓦刺的女儿已经很奔放了,却不想……”

“听说,是程家女儿药了献王,有了关系。”

这下,裴长庚也怔住了。

其实这件事情魏国公府掩藏的很好,毕竟是天大的丢人的事情。

程娇娇本就是望门寡,碍于国公爷和老夫人疼爱,所以也没吃什么苦头。国公夫人倒是替程娇娇谋划了以后,找了好几门亲事,可是低的老实的,程娇娇自己瞧不上。而高攀的,人家又瞧不上程娇娇。

毕竟是望门寡,谁愿意娶个晦气的媳妇过去?即使是魏国公的孙女也不行,毕竟魏国公又不是只有这么一个孙女,不娶她,娶别的姑娘就好了。

这些年,程娇娇的婚事十分不顺。

这好不容易来了个看的过眼的献王,可是性子太过于胆怯柔弱,反而激起了程娇娇的好奇心。她本就是个霸道的女子,所以找了机会药晕了献王,和献王有了关系。

献王起来后据说看到身边的女子,吓的魂飞魄散,当晚就称病了。

而魏国公在听闻这件事情后,当场气的晕了过去,而魏国公夫人却是直接病了。

这是臭事,若是弄不好,家族都要被连累的。

毕竟药的是一个王爷,若是这药是砒霜……即使陈太后再大度,定燕帝也要诛了魏国公府一家。

之后,献王的病情虽不好转,似乎还碍于这件事情并不体面,自己是男人也并不吃亏,所以一直没闹出来。

可魏国公府那边却不慎走了消息……

说是献王和程娇娇有了关系,丝毫没提程娇娇药晕献王的事情。

这事献王当真是有些委屈,直接去了国公府理论……可结果是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只知道程娇娇身边的丫鬟和嬷嬷们,大部分被发卖,有些送到了庄子上,还有的便是活活打死了。

魏国公府闹出的动静不小,景瑟这边也知道了事情。

后来,裴长庚便告诉了景瑟内幕。

这下,景瑟也惊讶了,“这……这献王到底长的多俊啊,以至于程家二小姐如此把持不住。”

裴长庚倒是笑了出来,他见景瑟说的极其含蓄,也是觉得有趣。

其实,魏国公那边知晓内情的人,说的更是难听,更是恨不得要把程娇娇沉塘。

“你想瞧瞧?”裴长庚却是转移了话题,“是长的不错。”

景瑟好奇的问,“多不错?”

自古红颜祸水,可这献王也是不输给这些红颜的。

裴长庚抬起手来抓住景瑟白嫩的小手,放在自己的面上,“再不错,能有我好看?你还是多瞧瞧我吧,不过,你还是别学程家这位二小姐,别药了我。”

“我是自愿的!”裴长庚说这话的时候,虽像是在等待什么,却故作羞涩。

景瑟看的眼皮直跳,想都没想就直接说,“呸!”

请记住本书域名:.qb5200.tw。全本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qb5200.tw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总小悟其他作品<<锦谋>> | <<燕南归>> | <<侯门福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