权门贵嫁-二十九章·出手
更新时间:2019-07-10  作者: 秦兮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权门贵嫁 | 秦兮 | 秦兮 | 权门贵嫁 
正文如下:
一秒记住笔趣阁,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陈信安曾经是个很骄傲出色的姑娘,可是那都已经是从前的事了,现在她已经完全跟从前判若两人。

陈老太太被人扶着进来,正好看见陈信安跌坐在脚踏上,屋里一片狼藉,顿时忍不住失声痛哭:“你到底还想要怎么样?你爹娘已经死了,我们这两个半个身子都已经埋进黄土里的人还这样为你奔波劳碌,你到底还有什么不满足的?你到底还想怎么样,是不是要逼死我们才肯罢休啊?!”

这件事里每一个人都是痛苦的,可是罪魁祸首不应该是陈信安。

朱元立即出声打断陈老太太的话,正要开口,陈信安已经眼疾手快的捡起一边脱落的簪子,猛地朝着自己的颈部要扎下去。

后来赶到的苏付氏和绿衣吓了一跳,见陈老太太已经吓得要跌倒,急忙跑过去先扶住了。

千钧一发,朱元到底先握住了那根滑腻的簪子,顺着陈信安的手肘一用力,陈信安的手便软软的垂了下来。

“何必如此?”朱元面不改色的放下簪子,手掌里已经有血漫出来,她轻轻将簪子扔在一边,看着陈信安问她:“你是觉得你自己做错了吗?”

可是这些年陈信安一直没有放弃过,一直都在不断的跟陈家人说着她的委屈。

陈信安呜咽着摇头:“我没有!我没有做过!我什么都没有做过,为什么这么对我......”

“人生很多事是没有为什么的,不是每一件事都一定会有一个答案。”朱元皱着眉头坐在陈信安对面,目光灼灼看着她:“也不是每个人的人生都注定一路顺畅,总有一些意外会降临,虽然我们谁都不想被这些不好的意外选中,可是既然被选中了,那也没有办法,问为什么是没有结果的,如何应对才是关键。”

陈信安崩溃痛哭:“你说的简单,怎么应对?我母亲因为我的事死了!我祖父为了我丢了官,我的姐妹们因为我的事名声不好嫁不出去,只好远嫁他乡......祖母每天都要对我说这一切都是因为我......”

可是她也不想。

“我知道。”朱元将声音放缓,看着披头散发的陈信安眼神温柔:“这一切的错都不在你,这些后果也不应当由你承担,你既然你没有错,那你为什么要去死?如果你死了,那你祖父为了你告御状不惜赔上性命对上盛家又有什么意义?那么冯家的人再去死又有什么意义?难道你不想亲眼看着冯琨伏法吗?难道你不想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让天下的人都知道真相吗?”

陈信安哭着摇头:“没用的,就算是冯琨死了,就算是真相大白,也没用的,我母亲不能复活,这件事不能当成没发生过,我的一辈子已经毁了......”

陈老太太哭的更厉害了。

这个朱元没有办法反驳。

因为她只能代表她自己,天下人的看法,她做不了主。

这世道对女孩子天生就苛刻,哪怕这错误全然是在男人身上,可是付出惨痛代价的,往往却是女人。

“我不能反驳你这个说法。”朱元见绿衣奔过来,摸了摸她的头,默默接过了帕子包住自己的手,将声音放的更轻了一点儿:“可是,人活在这世上,有时候只需要自己理解自己就行了。我知道说什么来安慰你都太过苍白,可是如果换做是我,我不会让对方过的比我舒服,要死,至少也在对方死了以后再死,没理由造孽的人反倒是要比受害者活的更风光更长久不是吗?”

她安抚好了陈信安,开了药方交给了闻讯赶来的陈均尧,转头看着陈老太太,想了想才说:“老太太,若是您想她活的久一些,以后还是少说一些抱怨的话吧,我知道你们受了很多委屈,也知道你们的压力很大,可是这些都不是她的过错,你们该恨的,从来就该是冯家的人。”

陈老太太怔怔的没有回过神来。

陈均尧却看着陈老太太叹息了一声,半响才冲朱元苦笑:“多谢你。”

朱元摇头,想了想将绿衣留下来,轻声嘱咐了绿衣两句,便从陈家出了门。

杨玉清已经等在门外,见了她来急忙迎上来:“姑娘,差不多了......”

常应也正跟盛阁老说起这件事:“当真是向家!当年他根本就没死,隐姓埋名的躲了起来......”他说的咬牙切齿。

盛阁老也皱起眉头:“这件事麻烦了,如果真是向家,那朱元只怕知道的也不少......她马上又要进宫去替太后诊治......”

如果露了什么口风......

“太医院新来了一个名医,是我安排的。”常应摆手,示意扇风的美婢们都退下去,面色冷淡的说:“这几天太后不会召见朱元,趁着这时间,一定要把这件事彻底解决,不能出丝毫差错。”

盛阁老从卫顺惠寄来的信里头抬起头来,也嗯了一声:“向家躲藏的地方倒是隐秘,只是那里也有一些别的人家......这是一个村子......”

“杀。”常应放下茶杯冷冷吐出一个字,目光里一片杀意:“这件事不容半点错漏,至于朱元和向家那个带玉佩的年轻人......”

盛阁老犹豫了片刻,还是跟常应说了付清的事:“这丫头已经派人去找过付清,只怕付清那里也知道了什么,现在不能耽搁,这边也得早做处置。”

事情知道的人越多,就越是麻烦。

现在已经到了不出手也不行的地步了。

杀了朱元,就算是引起太后疑心,那也没有办法。

两害相权取其轻,只能选择代价最小的那个法子。

“你们当年的首尾收拾的还真是不干净。”常应面露讥讽,有些不虞:“露出这么多的破绽,怪不得人家这么多年了还能找上门来。”

盛阁老没有说话。

过了片刻,他才忍住不喜,冷冷的说:“顺惠他们此刻就在青州......”

如果要动手的话,当然是现在最好,人也完全能信得过。

这么短的时间,朱元那边还以为常应是同盟,等着常应找出当年盛氏勾搭朱正松的铁证,不会反应过来,等到杀了向家其他人,再找朱元他们的麻烦,同时处理付清那边,正好。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秦兮其他作品<<春闺密事>> | <<名门闺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