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五零致富经-第1013章煽动
更新时间:2019-05-13  作者: 黑鱼精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重生五零致富经 | 黑鱼精 | 黑鱼精 | 重生五零致富经 
正文如下:
人群中乱起来。

那个系列抢劫案闹得寮沟矿人心惶惶,人人自危。

不是最后出了人命,只怕这事还没这么容易结束。

现在劫犯被抓了,就在大家跟前,人人都想挤过去扇两巴掌,踢两脚。

所有人都知道法不责众,打完也找不到谁打的,打坏也不用负责。

出于这种暗黑心理,一些没被抢的人打起人来也丝毫不手软。

最先煽动人群的几个人趁乱挤出人群,消失在大家的视线中,深藏功与名。

矿区保卫科的人接到命令来到现场的时候,那些人早被打得没有人样了,“大家让一让,让一让。”

挤进人群中把五个人解救出来。

一问之下才知道:这些联防队员昨天晚上在后王庄附近抢劫,被抓了现行,今天早上押送过来的途中又被以前的受害人认了出来。

保卫科的人头都大了!

悠悠之口,这事影响已经坏了,按不下去也瞒不住,已经不是他们这个层面能处理的了。

只能往上级汇报。

就跟后世各执法单位的“临时工”一样,联防队里的这些成员,都是一些领导家有点远又不太远,还不太成器的亲戚家的孩子。

平日的小事碍于亲戚情面会给包着,真到了违法的人命官司的程度,包不住也不敢包。

这事没人扯皮,都往外推,很快就推诿到了市局手里。

“寮沟矿抢劫案的真凶抓到了?”

老武有些惊讶,又觉得理应如此。

赶紧去请示宋局:“……寮沟矿那边让咱们去把人带回来,您看这事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去带回来吧!”

不是他们不帮忙捂着,是这帮悍匪上赶着找死,要怪也怪不到他头上。

就是后续问题难处理啊!真凶找到了,冤死的很快就会找上门来。

宋局想到这里,马上招呼老武:“坐,坐下说。”破天荒给老武上了一颗烟。

看着他前倨后恭的态度,老武知道这是想把刘明亮家的工作安排让他去做。

这件事他本来也责无旁贷,不过不能答应的那么爽

老武给宋局把烟点上,自己也闷头抽了一口烟,并不先开口。

宋局吃不住劲先说了。

这事并不难办,他们不是能直接创造经济价值的单位,没钱。

没钱就能理直气壮的要求矿上出面解决这件事。

“在这件事上,矿上得负主要责任,劫犯就是他们内部的人,还有,我们得抓紧把人提回来,我之前研究过卷宗,只怕他们内部还有内应。”

宋局指使:“挖,深挖,不能冤枉一个坏人,也不能冤枉一个好人。”

听说还有内应,宋局兴奋的搓着两只手,煤矿的责任越大,后续问题越好解决。

说不定还能弄到些办案经费。

老武赶紧告辞:“这件事我亲自去办,争取快审快结。”

“快去,快去。”

何小东把何大毛派去协助老武。

坐在车上,何大毛说:“我大哥那天抓到人的时候问了几句,他说这些人应该还做过其它案子,

那个木杆叫铁杆木,是以前咱们这一带土匪用的专业手法,是配合绊马索的专业抢劫工具。”

寮沟一带山高沟深,以前可是土匪的老窝。

之所以用木杆而不直接用铁杆,是因为这种木杆比铁杆还结实。

还有,过去的马车都是木轱辘,用木杆不会发出金石之声,不会引起人的警觉。

发现马车停下来,一般人会以为是车出了故障,下车查看的时候就被出其不意的制服了。

听着何大毛解释着过去的土匪的作案手法,很快车就到了寮沟矿。

“不急着提回去,先突审,省得咱们还要来回跑折腾,把他们的同伙一窝端了。”何大毛说。

那个内应的会计已经闻风跑了,跟单位请假躲起来了。不过他们早有安排,那人藏身的地方已经在他们的监视中。

这边审出来,那边就把人给抓了回来,一点都没耽误。

矿上领导的脸都绿了。

“铁杆木哪里来的?谁教的你们这些作案的手法?”审讯还在继续。

“说吧,说出来你的罪名就轻了,还能争取宽大处理。”

谁教的谁就

一秒记住域名:""乐*文*书*屋

主谋,这些人也不是铁板一块,一旦被抓到,都想把责任推给别人,把自己摘干净。

“胡会计,胡会计教的。”

“胡会计是小斌的表叔,他教的小斌。”

小斌就是那天晚上被何小东询问的那个干巴瘦青年。

对胡会计的提审并不顺利,他百般抵赖。

不过,他虽然没有亲自参与抢劫,但是销赃的环节他参与了。

拿着结果去找过程,比不知道结果去找结果简单的多。

只需要一丁点线索就能找出真相。

在找回来的受害人的赃物手表面前,胡会计再也坚持不住了。

“撂了吗?”何大毛问。

“撂了,他爷爷解放前跟着一队马子做师爷,劫了南大街的一个富户,把人撕了票,被那家人给灭了,

内容由lwxslwxs乐文书屋手打更新

他爷爷和另一个土匪逃跑了,他会这些是他爷爷跟那个人喝酒聊天的时候他偷偷听来的,

那根铁杆木是他爷爷留下来的,本来是个枪杆,后来大炼钢铁的时候枪头被收走炼铁了。”

因为不涉及案情,老武当成闲话说给何大毛听。

只是何大毛越听越觉得熟悉,这不是陆拥军他们家的事吗?

水洞村的人都知道,陆家鼎盛时期,整条南大街都是他们家的。

何大毛一拍大腿:“我的娘嘞,你赶紧再去问问,知不知道撕票的那人的尸身在哪儿?那是我妹子婆家的曾祖。”

陆家大爷当年被匪徒绑票撕票,大奶奶散了大半家财缉凶,虽然报了大仇,陆家大爷的尸身却没有找回来。

Ps:书友们我是作者黑鱼精,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小说下载、听书、零、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微信右上角""添加朋友选择公众号)输入:zhaoshushenqi(长按三秒复制)搜索,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因为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何老黑家一直喊冤叫屈,说他们家曾祖是冤枉的,是被屈打成招。

听说是帮何小西找她婆家的老祖宗,老武赶紧又回去接着审。

还真审了出来,这人知道这些古早的旧案算不到他头上,所以并不像他自己犯的案子嘴硬不说。

何大毛借了一辆自行车,骑了几十里地回去报信。

谁都没给说,先打了何小西的电话邀功:“妹子,你知道吗?”

何小西他熟悉他的德性了:“赶紧说,卖什么关子。”富品中文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