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女有田:娘子,很彪悍-第六百一十章 坦白
更新时间:2019-03-15  作者: 饭团开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农女有田:娘子 | 很彪悍 | 饭团开花 | 饭团开花 | 农女有田:娘子 | 很彪悍 
正文如下:
寻思自己这文上是超越不了王永安了,干脆考武举好了。

一门心思就要寻访名师学武。

吴夫人和吴大善人知道后,要将吴中宝送到荆县外家去,让他接受书香的熏陶,把那心思给熏正过来。

吴中宝自认为自己学武上颇有天分,肯定比王永安强,自然不肯去荆县。

还威胁爹娘,要是送他去荆县,他就这辈子都不娶媳妇,让吴家绝后算了。

吴夫人和吴大善人还能怎么样?自己生的独苗熊孩子,再熊,当爹妈的也的忍了。

毕竟两人年纪也大了,想再练个小号也来不及了,只得好生哄着。

最后互相妥协,吴中宝不去荆县,吴夫人托娘家给请回来一个更加厉害的夫子,教导吴中宝先考上秀才后,再说别的事情。№Ⅰ№Ⅰ

这位夫子也是真厉害,虽然只教了吴中宝两三年,可也让吴中宝继王永安之后也考上了秀才。

中了秀才后,吴夫人和吴大善人也不敢想别的了,就求着吴中宝先成家,这儿子不听话,生个孙子出来,他们好寄希望与下一代。

吴中宝又不傻,为啥他能为所欲为?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独苗苗啊!

这要是娶妻生子了,家里还能这么惯着他?再说了,自己不乐意的事情,也不能丢给自己未来的儿子啊?

凭啥什么都要听他们的?

为此,他发下宏愿,不立业不成家!№Ⅰ№Ⅰ

吴大善人没办法,行啊,你先立业,中举!可以,读书吧!

吴中宝偏不!要考武举!

吴大善人几乎被晕死过去,这考文举还有一丝希望,考武举,自己儿子这点三脚猫的身手,他还不清楚?

真要去考武举,刀枪无眼,真有个万一,自家可就绝后了!

为了吴家香火后代,吴大善人咬死了没松口,如今两父子就这么僵持着。

这不,以往荆县的外家都是吴大善人陪着吴夫人回去,今年也不知道怎么了,吴大善人给去了一封信,然后就改成了过了十五,由吴中宝去外家拜年,顺便多住几天。

吴中宝说到这里,就忍不住抱怨:“当我不知道他们打得什么主意?不就是想让我被我外祖家的那书香气氛熏陶一二,几个表兄再多劝劝,就同意今年去省城参加乡试么?”№Ⅰ№Ⅰ

王永珠看着吴中宝,果然这正是吴大善人的亲儿子,不是亲生的早就被掐死了,还由得他如此逍遥。

那吴大善人,也是宠子狂魔啊,不然以吴中宝这个岁数,在这个时代来说,真的是超大龄单身狗,还能容忍他不娶妻生子,这是嫡亲真爱啊!

“既然你知道,那你怎么答应了?”王永珠忍不住吐槽。

“没办法,我娘今年过年发狠了,我要是不去,她就真死给我看!”吴中宝抬头看天,眼神苍凉。

王永珠很想啐他一口,把书香闺秀的亲娘逼得要上吊威胁他了,他悲凉个啥?

很干脆的白吴中宝一眼,王永珠也转身走了。

留下吴中宝一人对着天际叹息:“唉,果然,我的寂寞无人能懂啊~~”№Ⅰ№Ⅰ

王永珠差点没被自己的脚给绊倒,回头瞪了吴中宝一样,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上了马车,就看到宋重锦不知道说了什么,哄得张婆子眉开眼笑了。

见她上来,宋重锦了然的挑挑眉毛:“你也受不了他了?”

王永珠长舒一口气:“我要是吴夫人,先掐死他再说!不然迟早被气死!”

宋重锦眼睛里泄露出一丝笑意来:“别看他现在得瑟得欢,压根就逃不脱吴夫人的手掌心。你以为这次去荆县,真的就是去拜外家?那是因为吴夫人给他定下的那门亲事,人家姑娘快要出孝了。”

这好像有内幕?王永珠和张婆子看向宋重锦。

宋重锦慢条斯理的解释。№Ⅰ№Ⅰ

原来吴中宝能这么逍遥,那不是吴夫人真被他给吓住了,实在是因为她看好的未来儿媳妇,在守孝。

这未来的儿媳妇,是吴夫人当初闺中密友的女儿,年纪比吴中宝小好几岁,所以最开始吴中宝喊着不成亲,刚好未婚妻年龄还小。

二年前未婚妻的父亲去世,那姑娘要守孝,又推迟了三年。

如今快要孝期满了,自然婚事就要提上日程了。

可怜吴中宝还一无所知,不知道这去外家容易,回来就难了!

张婆子一听,这感情吴大少爷有媳妇啊,那刚才替宋重锦担的心才收了回来。№Ⅰ№Ⅰ

王永珠多看了宋重锦一眼,这家伙对吴家的事情这般了解,不像是一般的交情。

宋重锦冲王永珠眨眨眼睛,表示一会会跟她坦白说清楚。

瞅了个机会,两人下了马车,走到一边。

宋重锦这才说清楚,他为什么跟吴中宝的关系那么亲近,因为他们是同门师兄弟。

当年吴夫人从荆县请来的那个夫子,也是他的授业恩师。

他当初跟吴中宝一起跟着那位夫子学习,不仅吴中宝中了秀才,他也中了秀才。

不过当初夫子给他另外办了一套户籍,落户在荆县。

当初考中秀才后,也只在荆县那边知晓,七里墩这边一点风声都没有露。

王永珠不由得看着宋重锦,这人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宋重锦一看王永珠的眼神,心里一慌,忙一把抱住王永珠,凑到她的耳边,低低的道:“永珠,我不是故意要瞒着你,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告诉你!真的,我——”

王永珠还真没怎么生气,这些事情都在自己来之前,以宋重锦以前的那个生存环境,他多个心眼,瞒着大家才是正确的,不然,怎么从宋家脱身?

倒是越发心疼起宋重锦来,得经历过多少艰难和折磨,才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能如此的顾虑良多?

不过她立刻意识到不对:“不对啊,那秦猎户和张掌柜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口口声声说是一个教你武功,一个教你认字读书吗?”

宋重锦的冷笑一声:“张掌柜教我认识几个字后,就不管我了,我没事就跑到他的书店里帮忙,趁机偷偷看书,碰到了后来的授业恩师,他怜惜我,后来就收我为弟子。也不知道他跟张掌柜他们说了什么,后来张掌柜他们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原来如此!王永珠总觉得还是有什么地方不对,不过一时想不清楚,干脆也就不想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