卿非良善-第九十三章 突如其来的大火
更新时间:2019-03-15  作者: 姗梧桐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卿非良善 | 姗梧桐 | 姗梧桐 | 卿非良善 
正文如下:
姜姝抬手胡乱抹了一把泪水,从地下站起,“你怎么会在这?”

“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吧。”

眼前男子好歹救过姜瑶几次,也没对她做过什么特别过分的事情,姜姝对他的态度自然不会太差。

“我随父亲进宫面圣。”

“进宫面圣又为何会独自一人蹲在这大街上哭泣?”

“方才摔倒了,有些疼。”

“可严重?需要看大夫吗?”楚云湛的语气带了几分着急,好像没被那日的拒绝受到影响。

“不严重,只是些许擦伤。”

“若你不介意,我送你回府吧。”

“我拒绝了你的提亲,你不恼吗?”

“你的选择也是瑶儿的选择,我都尊重。”楚云湛表现地一脸无所谓。

“你喜欢姜瑶,那姜瑶喜欢你吗?”

“应该不喜欢吧,她待我总是很冷漠。”

“这我就不能帮你了,虽然她也是我,但我真不知道她的心中所想。”

“大婚的日子定下了吗?”

“定下了。”

“何时?”

“明年初春三月。”

“陛下可知道了?”

“今日进宫向陛下说过了。”

“如此甚好,走吧,送你回府。”

姜姝朝他点了点头,道了一声“多谢”,没有拒绝他的好意。

虽然从楚景逸之前的故事中得知,楚云湛上一世抢走了林挽,伤害过楚景逸。

但若没有楚云湛所做的一切,也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发生。

那她姜姝与楚景逸在此刻肯定就已经擦肩而过了。

说到底,姜姝还真应该再对楚云湛说一声“谢谢。”

可她只是在心中默念,嘴上却什么也没有说。

天空自入冬以来就是一片灰暗,不见暖阳。

二人并肩往前走。

“我说,若是你先遇见我,可会选择我?”

楚云湛在姜姝毫无防备的情况下问出了这个问题。

姜姝愣了愣,停下脚步,蹙眉侧脸,“我没办法回答你这个假设性问题,因为事情已经发生,我们谁都不可能回不到过去。”

“只是是不不是,就那么难回答吗?”

“很难。”

“那我们算是朋友吗?”

“若是辅政王爷不嫌弃,姜姝倒愿意交你这个朋友。”

楚云湛笑了笑,不再回话,继续往前走。

许是没听到想听的答案,之后一路楚云湛都是沉着脸。

把姜姝送回丞相府后,楚云湛一句话也没多说就转身离开了。

看着楚云湛的背影渐行渐远,姜姝耸了耸肩转身,却正好与站在府门后的林挽四目相对。

林挽朝她浅浅一笑,然后提步跨过门槛。

她走下阶梯,从姜姝身边越过。

林挽一脸漠然,跟在她身后的紫月,从姜姝身边走过时,却抬头看了她一眼。

紫月这一眼,还真让姜姝觉得有些不明所以。

身子实在难受,姜姝不愿再去细想紫月那深意的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现在只想回到厢房的床榻上,倒头就睡。

姜姝只顾着往府内走,完全没发现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林挽停下脚步,视线一直追随着她的身影。

雪又开始下了,天也越来越冷。

白梅点燃了姜姝厢房内的暖炉。

深知姜姝的脾性,白梅不敢打扰她歇息。

收拾好房内的一切,她轻手轻脚离开了厢房。

白梅离开后不久,房门又被人推开了。

姜姝睡地深沉,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静置在边上的火炉点燃了浅黄色帘幔。

细小的火苗沿着帘幔渐渐蔓延了整个房间。

姜姝觉得耳边无比喧闹,双眼沉重地怎么也睁不开。

周遭越来越热,鼻间还拂过了阵阵奇怪的味道。

她挣扎着想起身,下一秒却再次晕死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人是姜瑶。

她从床榻上坐起,一脸木然看着眼前的熊熊大火快要把厢房淹没。

带火的房门被人撞开了。

姜瑶看到林祁从门外不顾一切的冲到她身前,拉过她的手,眼神肯定地对她道:“姝儿别怕,父亲不会让你有事的,绝对不会。”

平日明俊地如画中走出的林祁,现在这一刻多有狼狈。

他脸上扑上了好些灰,银色的锦服好几处也布上了火灰,可他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他看着姜瑶的目光有疼爱,也悔恨。

姜瑶冷漠地甩开了林祁的手,一字一句向他责问,眼眸中蕴满泪水。

“悔吗?想知道娘亲是怎么死的吗?”

姜瑶顿了顿,抬眸环视这越发加大的火势,声撕力竭大吼,“她就是被这样的大火烧死的,被我害死的。”

这一句说完,姜瑶眼眸中的泪水刚好从眼角滑落。

林祁摇了摇头,上前再次拉过她的手,“别说胡话,先随为父离开这好吗?”

他的声音已近乎恳求。

已经失去过姜离的他,再也无法接受失去姜姝。

“不要碰我。”姜瑶发疯似地用力打掉林祁的手,踉跄往后退了几步,“我不走,我今日就要死在这,我要随娘亲去了,我不要认你这样的父亲,我不想来临安,我讨厌这里的一切,我讨厌,我全部都讨厌……”

这一刻突然重现八岁那年大火的场景,姜瑶的内心终于崩溃了。

林祁抬头长叹一声,强忍泪水,声音哽咽乞求道:“姝儿,姝儿,算父亲求你了,我已经失去你娘亲,我不能再失去你。”

“不能再失去我?”姜瑶冷笑一声,随后状若癫狂地大笑,“你以为我是娘亲吗?轻易就会被你的好话骗过,我告诉你,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不信。”

姜瑶脸上肆意的泪水与鼻水混合在一起,不停地滴落在地。

火势越来越大。

林祁只能使用强制手段,强行上前拉她离开。

姜瑶不似姜姝那般娇弱。

她用力将林祁推开,转身就往火势最猛的方向跑去。

“姝儿。”就在姜瑶不顾一切往大火的方向跑去之时,从门边传来的那道爽朗男声唤停了她的脚步。

姜瑶闻声回头。

只见楚景逸一脸狼狈,衣衫沾满细雪,气喘吁吁地站在房门边。

他额角的细汗已凝聚成水珠从额角滑落。

这么冷的天,他还能流这么多汗,应该真的是很着急地赶过来了吧。

对啊,她怎么没有想到呢,若是这具身体损坏了,那姜姝也活不下来了。

若楚景逸没有了姜姝,那他该有多难过。

想到这,姜瑶突然不想死了。

因为在想到楚景逸没有了姜姝之时,她的脑海中竟浮现出楚云湛的冷峻面容。

他们很久没见面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