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欢-第二百五十二章 宋大人的颜面
更新时间:2019-07-11  作者: 云霓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齐欢 | 云霓 | 云霓 | 齐欢 
正文如下:
她的身体微微弓起,显然是反对他的做法,可惜整个人被裹成了粽子,无法施展手脚,只能乖顺地靠在他怀中。

宋成暄不知为何,忽然对这样的情形很是满意。

“宋大人,现在安全了,谢谢你。”她终于小声说出来。

言下之意是要他将她放开。

方才众目睽睽之下,他如此作为,说不得已经被人看到,可不知为什么,他却没有动。

徐清欢疑惑地去看宋成暄,他看起来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只是一双眼睛愈发深沉,现在这样的相处让她有些心慌,两个人离得太近,她又被衣衫约束,完全没有了挣扎之力,仿佛俎上鱼肉。

“现在害怕了?”宋成暄的声音听起来比往日还要冰冷。

徐清欢很想硬气地回他一句,不过优劣明显的情况下,不挑衅是最好的做法,应该说出一个让这男人满意的答案,不过……这人的心思不好琢磨。

宋成暄眯起眼睛,不错,没有翘着小下巴,转身就傲气地走开,只能垂着眼睛思量对策,连看都没看他一眼。

片刻安静。

徐清欢抿了抿嘴唇,准备岔开话题,问一句宋大人怎么会来常州,刚刚张口,就感觉到他的手臂将她拢了拢,然后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脚腕。

“没事,”她立即道,“只是被烧到了鞋面。”

虽说外面的战事还没停,宋大人不会专注在她的脚上,她还是及时阻止,万一他忽然来了兴致,仔细瞧过去……她也不知道鞋面烧成什么样,有没有露脚趾。

真的被瞧见,大家都要尴尬。

“宋大人,”徐清欢故意看了看船舱外,“倭人还没有被擒获……也许白龙王还会前来,我父亲在那条福船上。”

这些事才是最要紧的。

她还要说话,却觉得一股陌生的气息倾袭而来,她的心不禁又提起。

“那与我有何关系?”他的口气十分古怪。

常州的事的确与他无关,可他既然来了,就有他的理由。

“宋大人已经发现了那些倭人吧?他们是不是想要借机开始攻打常州,宋大人来常州想必没有带太多人手,用不用通知常州总兵前去……”

宋成暄冷淡地道:“你是觉得我没那个本事打败那些倭人?”

“不是,”徐清欢立即道,“怎么可能,我只是有些担忧。”关乎于这男人的脸面,他自然态度不善。

还真是难伺候。

她心中嘀咕,怎么今日见到他之后,就好像她欠了他的债,仔细回想起来,京中送别的时候,明明气氛很好。

徐清欢忽然思量起张真人的话。

她心中“突”地一跳。

感觉到她向后缩去,仿佛在避洪水猛兽,他好事地又向前凑了凑,仿佛要看她到底会怎么样。

谁知她正好又扭过头来,耳朵恰好贴上了他的脸颊。

热腾腾的气息吹在她鬓间。

这下徐清欢不敢再动了。

她垂着头的样子,竟然有些可怜,好像他是有意如此施为。

宋成暄目光微沉,对一个女子他怎么可能用这样的手段,他承认心中对徐清欢有些喜欢,但她没有这样的心思,他也不至于穷追不舍。

他直起身子,扶着她靠在了船舱上,然后松开了手。

她长长地舒了口气。

听在他耳朵里,竟然有种死里逃生的感觉,宋成暄忍不住再次皱起眉头。

方才她在水中,将自己弄得狼狈至极,都还没有这般,他这里比海水中还要不堪吗?

看着她规规矩矩地靠着没动。

宋成暄的目光再次落在她的脚上,将她湿淋淋地捞出来之后,他就主意到了她的脚,她还真是运气好,伤到的还是之前那一只,旧伤之上又添新疾,就算现在治好了,今年冬天被火盆一烤,仍旧勉不了要吃苦头。

而且,似乎伤得有些严重。

宋成暄伸出手去脱徐清欢脚面上的鞋子。

徐清欢只觉得脚上一轻,鞋袜已经被脱下,脚面上的伤口虽然疼痛,可毕竟男女授受不亲,突然被人执脚查看,徐清欢自然要挣扎,宋成暄恐怕伤及她的伤口,本来就没用力握紧,她这样一动,没有遇到什么阻力,一脚就奔着他脸上而去,结结实实地踩在了他的下颌上。

这下徐清欢愣在那里,脚底下软绵绵的触感,提醒她发生了什么事。

前世谁都不敢招惹这位宋侯,为宋侯为敌就是在太岁头上动土。

就连宫中的内侍,都能将宋侯的“冷视”琢磨出几种含义,她现在着实“伤”了宋大人的颜面。

“我不是故意的,多谢宋大人关心,等回去我自己上药就好,不劳烦大人了。”

宋成暄整个人如同一座峰,巍然矗立,静静地不动丝毫。

徐清欢反而冷静下来,宋大人是个冷静自持的人,不小心丢了面子,也不会大张旗鼓地传扬出去,就算心中怨怼,也不会将她丢下海,只能在安义侯府这笔旧账上再添一笔,然后厌弃他离开。

只要过了眼前这一关,她日子赔礼就是。

或者,这就算扯平了。

他在男人堆里混的太多了,也忘记了礼数,现在被她一踹清醒过来,心中羞愤难当,彼此都大度点,放对方过去,免得日后再见尴尬。

宋成暄的眼睛如墨般,其中的情绪让人看不清楚。

不过让徐清欢出乎意料的是,宋成暄拿起了腰间的水囊,咬开上面的木塞,将清水倒在徐清欢的脚面上,然后干脆将她的脚摆在膝上,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瓷瓶。

“上了药会有些疼,不过一会儿就会舒坦了,”宋成暄看起来有些阴沉,“不舒坦也可以再挣扎。”

话语中竟然有些戏谑。

她自然不会再踹他,免得被说成恩将仇报。

药涂上去根本不疼,还有种凉丝丝的感觉,的确比方才舒坦了许多。

宋成暄从她裹着的衣袍上撕下了布条,仔细地绑在她的脚上。

徐清欢望着那长袍叹息,她又要多还他一件衣服,不知道之前哥哥那件能不能相抵。

“大小姐,您没事吧!”

凤雏被永夜拦在外面,焦急地向船舱中张望。

“没事。”徐清欢慌忙接口,不知为何竟然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江家妹妹,”王玉臣的声音近在咫尺,“你在里面吗?”

徐清欢将手臂挣脱出来,看向宋成暄:“宋大人的恩德我记在心里,等过后定然偿还……外面现在……有人喊我,我先出去看看。”

宋成暄没有动:“这样轻信旁人,只怕要将安义侯陷于危险之中,于常州战事也不利。”

他这话说出来,有股浩然正气,让人无法质疑。

徐清欢停在那里。

手机站全新改版升级地址:m.xbiquge.la,数据和书签与电脑站同步,无广告清新阅读!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