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第一姝-第91章 死鱼眼
更新时间:2019-02-11  作者: 秋苑鹿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东风第一姝 | 秋苑鹿 | 秋苑鹿 | 东风第一姝 
正文如下:
一进葵园,她们便被引到了后院。

院中放了几百盆盛放的菊花,姹紫嫣红开遍,宛如一匹铺散的彩色锦缎。

墨牡丹、胭脂点雪、紫龙卧雪、朱砂红霜、绿水秋波、瑶台玉凤……

洪绫拉着阮思,一路走来,看得目不暇接。

“你看,那边有株双色的好特别啊。”

阮思顺着洪绫指的方向看去,笑道:“二乔。”

银瓶儿笑道:“和小姐的小名倒是相仿。”

洪绫奇道:“咦?你小名叫什么,我就叫‘阿绫’,你呢?”

“乔乔。”阮思答得爽利,指着另一株菊花道,“旁边那株白玉珠帘也不错呢。”

洪绫叹道:“乔乔,你懂的真多。要我看啊,菊花就只分红的白的黄的。”

阮思笑了笑,又拉她去看远处的菊花。

前世,姚钰擅秉风雅,两人刚来林泉郡时,他曾一株一株地教阮思辨认菊花。

如今,阮思重回葵园,眼中的姹紫嫣红,何尝不是又一番断井残垣?

洪绫哪里知道这些,只顾着赏花游玩,拉着阮思满院子地乱窜。

银瓶儿追在后面,几乎跟不上洪绫的脚步。

这时候,洪绡的贴身丫鬟过来请洪绫说:“大姑娘,江夫人在前面摆了茶点,请姑娘带娘子过去呢。”

洪绫不疑有他,点头道:“那好,我们过去吃杯茶吧。”

她挽着阮思刚要走,丫鬟说道:“那边有人在投壶,前面的路都堵了,大姑娘请随婢子来。”

丫鬟将二人带到一条较为僻静的小路。

路旁,几个年轻男女在嬉闹玩耍,不断发出放浪的调笑声。

洪绫皱眉道:“前面是什么人?”

丫鬟答道:“几个公子哥邀了一群歌伎作陪,这些富家公子轻浮惯了,我们快些走过去就好。”

只见三五个衣冠楚楚的年轻男子,正和十余名艳丽歌伎混迹一处。

其中一名紫衣男子用绸带蒙了眼,如同孩童常玩的瞎子摸鱼那样,正在摸索人群中躲藏的歌伎。

那些歌伎见惯了欢场手段,咯咯轻笑着引诱他去捉。

时而有人拉他的袖子,时而有人在背后娇呼,引得他连连转身,绕得晕头转向。

那几个男子也跟着拍他一下,摸他一把,嘻嘻哈哈的,竟没一刻正经。

丫鬟示意洪绫等人随她快步通过。

阮思本想绕开,但被丫鬟连声催促,只好加快脚步往那紫衣公子旁边走过。

“公子,我在这边……”

“哈哈哈,我看他快转昏了吧?”

“人家就在这里,公子你快来啊,来啊!”

他们嬉笑着,嘴里不断说着挑逗之语,洪绫身为未出阁的姑娘,听多了不免臊得慌。

她三步并作两步,逃也似的从那里走过。

阮思跟在她后面刚要走,垂在身侧的袖子突然被人一把攥住。

她猛地一惊,瞥见一张妆容艳丽的脸。

下一瞬,她的袖子被塞进了紫衣公子的手中。

那人攥紧阮思的袖子,唇角勾起一抹轻佻的笑意,薄唇一掀,笑道:“本公子捉到你了。”

他的下巴略尖,脸颊瘦削,下颌的弧度阴柔而优美。

虽被三指宽的绸带遮住双眼,但他的下半张脸依然不失俊秀。

若不是因他唇角带了轻薄的笑容,他应该算得上是个文秀俊雅的佳公子。

他的指尖一紧,阮思忙将袖子往回一拽。

“小美人,你逃得了么?”

他语出轻佻,阮思眉头一皱,狠狠往回一扯。

那个紫衣公子显然没料到对方手劲那么大,差点被阮思拉了个脚底踉跄。

她好不容易抢回衣袖,另外几个纨绔子弟却围了过来。

“哟,这是谁家的……”

话音未落,姚钰不知何时出现在阮思面前,将她倏忽挡在自己身后。

“小生路过此处,扰了兄台雅兴,真是大大的不该。”

紫衣公子愣了一下,胡乱扯下眼睛上蒙的绸带,盯着姚钰立马傻眼了。

阮思也傻眼了。

那个人怎么……如此幻灭。

好一双俊俏的死鱼眼。

他明明生了一张俊秀的书生脸,偏偏长了一双毫无神采的死鱼眼。

姚钰翩然一拂袖,好似整理被扯皱的衣袖,微笑道:“借过。”

他微微侧过脸,朝身后一颔首,示意阮思快些通过。

阮思刚要走,另一名贵公子上前起哄道:“我怎么看着,他捉住的是那个小娘子?”

一众歌伎娇笑不已。

有人调笑道:“既然美人在抱,怎么能轻易放走呢?”

姚钰替阮思挡去众人探视的目光,微笑道:“同为男子,如此怕是不妥。”

好事些的公子搂过身边的歌伎,非要绕到姚钰身后,看他一直护着的人是谁。

一时间,起哄声调笑声不断,洪绫也被引了过来。

“这是怎么了?”

阮思忙一把拉住她,捏了捏她的手道:“没什么,我们快走吧。”

一个贵公子哈哈笑道:“来都来了,一起玩玩怎么了?别怕啊,我们又不是坏人。”

旁人跟着起哄,银瓶儿刚赶来,阮思忙用眼神制止她靠近。

一个矮胖丑陋的男子急匆匆地跑过来,“母亲都快等急了,你们快过去吧。”

“三表哥?”

洪绫认出来人正是江家庶子江嵩。

阮思心中一紧,猛地看向江嵩,只见他果然如前世一般,三寸丁,腹大如鼓,奇丑无比。

旁人见了江嵩立刻笑开了,“嚯,江三郎来了?”

“今日是不是又套着你家丫鬟姐姐的裤头出来了?”

“不说是江三郎,我还以为是只花耗子成精了,吃了一肚子的灯油呢。”

众人肆意拿江嵩取笑,江嵩涨红了脸,挠了挠后脑勺,跟着嘿嘿傻笑起来。

刚才那个死鱼眼倒也没跟着取笑他。

洪绫怒道:“表哥,我们走,别跟这些人一般见识。”

“江三郎的表妹倒是个可人儿,可惜这小脾气暴躁的,啧啧。”

江嵩突然沉下脸道:“你们不准说我表妹。”

他的脸大如盆,一沉下来,脸上的肥肉便往下垂,耷拉着像条已近暮年的老狗。

“哈哈,那你总得找个别的让我们说去啊!”

旁人一起哄,他的气势便弱了下去。

江嵩忙说道:“你们说我,我很好笑的,你们刚才不是还说什么丫鬟的裤头吗……”

洪绫一跺脚怒道:“三表哥!姨母还等着我们呢。”

她说着便要去拉江嵩。

阮思见状,一把推开洪绫的手,冷冷道:“别管他,我们走。”

洪绫张了张嘴,还要说些什么,却被阮思拉走了。

姚钰也示意江嵩随他离开。

“乔乔,你这是怎么了?”

“……你娘应该也不想让你和那个庶子牵扯过深。”

阮思实在不知该如何开口,向洪绫解释江嵩前世对她犯下的种种恶行。

但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她的这句话飘进姚钰耳中,姚钰的眼神一冷,抬脚重重地踩过一枝被花冠坠得倾斜的菊花。

花瓣被踩得稀烂,揉碎在泥土中。

姚钰冷笑道:“庶子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