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乱臣嫡女-第九十六章 一身恶臭
更新时间:2019-01-10  作者: 乱洒青荷酥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重生之乱臣嫡女 | 乱洒青荷酥 | 乱洒青荷酥 | 重生之乱臣嫡女 
正文如下:
第九十六章一身恶臭

第九十六章一身恶臭

安姨娘不管不顾的抓起一旁桌子上准备好的花瓣,似乎是觉得还不够,直接拎起了那个萝筐,一筐筐的往浴桶中倒。

然而还是不够,这些香气根本一丝也消不掉她身上的恶臭。花露,香膏都没有用。而最让人可恨的是,经过热气这么一熏,她身上的味道却更加浓烈了些。

安姨娘怕被人知道,早早的将四面的窗户都封了起来,这会儿臭气盘旋在屋子里,她一个没忍住,趴在浴桶边干呕了起来。

安姨娘的目光死死地盯着那个不远处桌上的香炉。

沈如是在扶风院中,记着最后几页的医书。原本是过了年便要去姜府汇报功课,但疫急凶猛也只得落在府中。

目光所及书册上合香二字,不由地想到了安姨娘屋中的那个香丸。

沈如是前世素来喜欢捣鼓这些东西,魏贤不是喜欢香么,她便也千方百计的想办法配制,就是为了能博得他的欢心。

到头来,欢心是落了空,倒是练就了一身制香的技艺。

这香丸,沈如是早早的就配置出来了。一直封在玉瓶之中,从来不曾用过。这催情的香丸她既然能用在安姨娘身上,就暗示了这香丸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香配合着女人的体香,但凡是被男子嗅到,便会产生效果。见效极快,是一方极妙的合香。

可是等到这香燃尽,用了这香的妇人,便会浑身散发着腥臭,并迟迟不会散去。

沈如是可从来不会做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安姨娘受宠。

前世刘氏为侯府挣了一份面子,这是侯府欠她的,沈如是单单凭借这个,也不能准许安姨娘骑到刘氏身上。

至于祖母所想,她无从知晓。

安姨娘太想有出头之日了,以至于昨夜根本没有发现点了香,还以为是哪个婢子猜测到她的心意。

她在屋中等了沈镇齐整整一日,晨间沈镇勤说的那般怜惜,本想着今日还是能见上一见的。可谁知这才只过了半日,这事态已经超出了她所知的范畴了。

沈镇勤重新垂怜勤姨娘,一家三口用膳其乐融融。

是老夫人?安姨娘又惊又骇,往衣衫上撒了不少香粉,便急匆匆的破门而出往梧松堂去。

一路上人见人躲,这些个丫鬟婆子都像见了鬼一般捂着鼻子打量着安姨娘,那些眼神似乎要在安姨娘身上看出一个洞来。

到了梧松堂门口,安姨娘被掩着鼻子的王妈妈给拦住了。

“安姨娘,您这是上哪去了,可是掉进了鱼池子里?身上这股子腥膻味,万不能叫老夫人闻去了呀!”

安姨娘咬着嘴唇连忙求饶道:“王妈妈行行好,帮我进去通传一声,放我进去见一见老夫人吧。”

“姨娘还是回去吧,老太太身子不舒爽,说了谁也不见。”王妈妈摇了摇头,不肯放行。

安姨娘左思右想,见没有办法,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着梧松堂门口,大声哭喊了起来:“还请老夫人救救婢妾!”

她已经想尽了办法,但这身上的味道还是没法散去,如果这样下去,别说秦姨娘让不让她靠近二老爷了,连二老爷愿不愿意见她都是个问题。

可王妈妈依旧无动于衷,定定的立在那儿,用手掩着口鼻,嫌恶的说道:“姨娘你可莫在这哭了,若是扰了老夫人清静,你可知这后果的。”

后果?

安姨娘自然是知道这后果的,但此刻眼下也没有了别的法子,哭的越发大声了些。

老夫人早就发了话说,这安姨娘来了便闭门不见。

王妈妈见她死赖着不走,心中早有定夺,当下换了两个粗使的婆子,厉声吩咐道:“你们将安姨娘送回去。”

安姨娘自然是不肯走的,挣扎着尖叫起来。

身后擒住她的婆子见状,随意的从身边寻了块抹布,倏地堵住了安姨娘的嘴,叫她出不了声。

这不一会儿功夫安姨娘便被两个婆子拖了下去,就这么在屋子里头被锁上了几日。

安姨娘身边伺候的丫鬟婆子,实在是忍受不住那股臭味了,眼巴巴的跑到刘氏身边求情。

刘氏去瞧了一回,她历来怜惜下人,摆了摆手,便让她们以后不必再伺候安姨娘了。

又过了几日,安姨娘院子外头一片都被殃及了,整日都臭熏熏的。

老太太下了令说安姨娘不知道从何处染了怪病,浑身发臭,不能轻易近人,遂将她遣去侯府最角落先前知晴几人的住处了。

沈镇勤念在那日的情分,也去寻过一次安姨娘。可他一见到人,便止不住的呕吐起来,慌忙逃窜,自那之后便再也没有人去过了。

那个地方除了每日有一个送饭的婆子去上几回,平日里就变成了侯府的禁地,无人敢去。

沈如是虽然不知道祖母是怎么想的,但安姨娘最终还是落了个算不得好的下场。

秦姨娘一反常态,性子一日比一日的温婉可人起来,温声软语,将沈镇勤哄的五迷三道的。

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又变成了昔日受宠的秦姨娘。沈芳华也忙着绣嫁衣,几乎是闭门不出。

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不过死了的洛姨娘和病了的安姨娘还是提醒着众人这期间发生了许多腌臜事。

千回百转,璇玑在雍州第一回的书信也终于到了沈如是手上。

信中所书,雍州一切安好,葡萄园按着沈如是的意思都打点好了,等疫急一过便回府。不过边上的田地似乎也在紧跟着步伐,照模学样的也种起了葡萄。

看起来是一封平淡的书信,但长胜军这三个字还是惊扰了沈如是的思绪,璇玑一介女子她也不好叮嘱她查探,只好稍作耽搁。

沈如是回想起上一世的这一场疫急,似乎是死了不少人,平民百姓也就罢了,连那些京都里头数一数二的大人物,也有几个不幸传染了。

沈如是铺了宣纸,提起笔将那些人的名字悉数都写了下来,不写倒还好,这一写就发现了这几人的死亡似乎不是偶然,其中有不少都是皇后一族的人。

是谁在瓦解后族的势力?

莫不是顾无妄?

沈如是正疑惑着,突然发现纸上有一个看似不起眼却至关重要的人物。

颜贵妃膝下的六皇子魏燕。

此人在沈如是的印象里生性醇厚,虽说是没有什么交集,但也有幸有过几面之缘。

游船诗会,曲水流觞。

这个六皇子魏燕是个老实木讷的,不仅如此,魏燕的老实木讷可是京都城中家喻户晓的。

因为那魏燕是个痴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逼qumo

相关、、、、、、、、、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