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棠纪事-第一百一十一章 乃尔心动
更新时间:2019-02-11  作者: 那梦无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春棠纪事 | 那梦无 | 那梦无 | 春棠纪事 
正文如下:
丁璨终于得了解脱。

“你来陪她吧,我这会儿头晕沉沉的,怕是昨晚的酒劲儿又上来了...我得先回去歇一歇了...”

对丁钰说完,丁璨就捂着自己的额头,作一副欲醉未醉的模样,逃也似地快步出去了。

陆嘉月望着丁璨的背影,若有所思。

“谁让你喝那么多,看你下回还喝不喝了!”丁钰冲着门外喊了两句,扭过头来,拿手在陆嘉月眼前一晃,“瞧什么呢我二叔都和你说什么了?看你这样子,是没事儿啦?”

陆嘉月窘然一笑,低声道:“...我原也没什么事呀。”

丁钰瞪大了眼睛看着她,“没什么事?昨晚不知是谁哭得肝肠寸断呢。我就想不明白,不就是那丹阳长公主倒贴我二叔么,你至于吓得哭成那样?”

是啊,丹阳长公主本就是举动豪放,不拘一格的女子,更何况她痴缠丁璨数年,就算二人之间真有什么,也是顺其自然的事情。

自己真的是害怕,所以才哭的吗?

陆嘉月这时候才觉得自己的眼泪实在流得有些莫名其妙。

还有丁璨方才的举动...

当真只是酒醉未醒,一时糊涂吗?

阿栗还在正堂里等着。

丁璨一进来,他就先观察着丁璨的神色。

不像先前那般冷淡了,眉目间似有几分喜色,可是眼神里又透着几分怅然...

这位爷又是怎么了?

阿栗甚是头痛。

丁璨径直走进了书房,在紫檀大书案后面的四方靠背椅上坐了。

从陆嘉月住的小院出来,到这一路走回来,丁璨心里一直都在回想着方才的情景。

小丫头的样子,分明就是小女儿家对着心上人时才会有的娇羞模样啊...

怎么自己一靠近,她就又害怕躲闪起来?

难道真是自己胡思乱想,小丫头只拿自己当长辈,而对自己并无男女之间的心意?

思来想去,种种疑问和猜测在脑子里搅成了一团,像打了个死结,怎么都解不开。

直到在这书房里坐下了,屋里供着冰,清凉的水气洇漫周身,才让他纷乱的思绪渐渐安静了下来。

丁璨不禁一声笑叹。

当真是冤孽。

自发现对那小丫头动了心之后,自己的心情便开始起伏不定,一时如跌入谷底,一时又如飞上云天,反反复复,没个停歇。

而从前的淡定自持,是再不复存在了。

这可如何是好呢...

阿栗挑起湘妃竹帘,正看见丁璨笑了笑。

于是忙道:“爷,晋王那边的消息...”

丁璨看他一眼,拈起书案上的一把白玉折扇在手中拨弄,淡淡道:“他离京不过二十来日,就要到两湖了吗?倒是挺快啊...魏王那边是什么动静?”

阿栗回道:“魏王那边早让人快马加鞭地赶在晋王前头往两湖去了,估计是急着给两湖布政使江朝永报信,另外还安排了人手,悄悄地缀在晋王一行人之后,只不知意欲何为。”

丁璨微微颌首,缓声道:“魏王这是做贼心虚了。户部每年百万两白花花的专项银子拨给工部,用来修筑两湖堤防,可是年年拨银子,年年修堤防,一到了雷雨季节,两湖却还是免不了遭遇洪灾...工部可向来都是魏王的地盘,工部尚书胡崇安也是他一手提拔上来的心腹,这百万两银子究竟花到哪儿去了,也只有魏王心里清楚。这一回晋王突然插手工部的事,向圣上求了旨意,亲自前去两湖督总堤防之事,摆明了是要去揭魏王的短...”

阿栗一叹,道:“可不是吗?两湖自今年四月起,便没怎么下过雨,如今这天气,听说更是一连数日滴雨不见,赤日千里,眼看又是雷雨季节,必又是连场的暴雨成灾,那堤坝若还是和往年一样修得像豆腐似的,只怕过不了多久,两湖的百姓就又要遭殃了。”

丁璨摇着手中折扇,笑道:“如今不是晋王去了么,他既去了,自然是要亲自督工,巩固堤防,不让两湖百姓再遭洪灾,不然如何能显出他的本事呢?你就别为两湖的百姓忧心了,有晋王忧心就够了。”

阿栗也笑,又道:“说来晋王挑的时候也好,到两湖去得早了,堤坝固防之事还没开始,去得迟了,大水一冲,什么痕迹都留不下,如今这个时候去得是正好,两湖布政使江朝永可是才上了折子,向圣上表功自己是如何辛苦,正日夜不休地亲自督总堤坝固防之事呢,晋王这一去,他们可是什么马脚都藏不住了。”说着,忍不住又笑起来,“不过那江朝永也是个胆大的,他的布政使司衙门可就在江城府,他却只顾着和魏王胡崇安合谋捞银子,就不怕堤坝一毁,灾洪席卷千里,连他自己都被大水冲回老家去。”

丁璨轻哂一声,冷笑道:“两湖遭了这几年的洪灾,你可有听说冲毁了那两湖布政使的衙门?他既有胆量捞银子,自是有万全之策来应对呢。只是如今晋王一去,就断了他们的财路了,待晋王摸清他们的底细,再一道折子奏与御前,只怕胡崇安和江朝永的小命都难保了。”

阿栗点了点头,不无感叹地道:“晋王如今真是风头正劲啊...也不知是谁给他出的主意,想起来去动工部?”

就这一句话提醒了丁璨。

“晋王身边近来是不是添了什么人手?”

阿栗摇头,“没有啊,还是先前那个贴身的护卫,不过他也只是负责晋王的安全...至于是否添了旁的人,下面探子们并没有发现。”

丁璨却是不信。

从定州解围之事开始,再到刘显被杀,如今又突然插手干预工部事务...

晋王这数次出手,都是与魏王针锋相对,且每一次都是准确无误。

难道是晋王身边添了什么高深莫测的谋士,只是藏匿得太好,才没有被人发觉?

因为中午太热,便都各自在屋里吃的午饭,晚上却依旧都在厅堂里吃晚饭。

丁璨居上座,陆嘉月与丁钰一左一右分坐两边。

一桌子的荤素菜式,陆嘉月却没什么胃口,只拿汤匙舀着半碗绿豆汤,一勺一勺地喝着。

丁钰倒是吃得畅快。

丁璨不动声色地夹了一个粉蒸丸子放到陆嘉月手边的细瓷小碗里。

小丫头瘦了,因为天气太热,没什么胃口。

他留心过,她每顿才吃小半碗米饭,几筷子素菜。

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陆嘉月抬眸看他一眼,也是不动声色地把粉蒸丸子夹起来吃了。

丁璨心中一喜。

小丫头肯多吃点东西就好。

于是又夹了一块虾仁放过去。

陆嘉月也吃了。

丁璨又夹了一块用鸡蛋和肉馅做的鸳鸯肉放过去。

陆嘉月还没吃,丁钰就拿筷子指着桌上的一盘醋烧鱼叫了起来。

“二叔,我要吃鱼!”

丁璨瞄她一眼,“自己夹。”

丁钰也不生气,索性将那盘醋烧鱼直接挪到了自己面前。

“你陆妹妹都瘦了,你瞧瞧你,来住了这几天,脸都变圆了,还是少吃些吧,再长胖了,可就当真嫁不出去了。”丁璨不无担忧地看着自己的侄女。

这下可说到了丁钰的痛处,一下子脸都红了,正要向丁璨“发难”,外头小厮进来了。

“二爷,丹阳长公主又来了,车驾停在大门口,她正往这里过来呢。”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