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夫攻略-第二百九十九章 人心不足
更新时间:2019-06-12  作者: 云上的悠悠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穿越奇情 | 训夫攻略 | 云上的悠悠 | 云上的悠悠 | 训夫攻略 
正文如下:
小小的一道门,门内厨房滋滋饭香,女子甜糯之声、孩童软萌之言。矮矮的北地小屋,一片祥和温馨。门外,却是风雪交加。

孟瑄停下脚步,阻止了秋溟张口的动作,仔细听了片刻,忍不住笑了。笑着笑着,笑不下去了。就在这一刻,孟瑄忽然不想进去了。他忽然发现,风和雪,才更适合自己。

然而,身不由己。

周妈妈收拾好东厢,发现院子里有陌生人,立即惊呼出声,碎碎叨叨地念着:“我一早儿就说了吧,院子哪能不砌墙?那些木头,能什么用呢?”

郑智闻声而出,玉娘停下手里的活儿,开的门。风雪之下,孟瑄那张原本俊挺的脸蛋,胡茬与憔悴合奏一曲,取名曰《我很不好》。

“十一叔来的好巧,我们今日才回来呢。来来,外头冷,快些进来。遥儿这一胎怀相不好,很是受罪。她必要问七七的,你说的时候注意些。”像是从未分开过一样,郑智熟稔地将人拉进屋。门未关呢,郑智吩咐周妈妈,“把西厢也收拾出来,再抱一床我的被子过去。”

顾遥听见动静,才起身,炕未下,郑智已归来,急声喝道:“你躺你的。”

孟瑄也瞧见了顾遥。

面黄肌瘦,原本白皙红润的脸颊,这会儿只剩下白,惨白。眼窝下的青影,在这纯白的衬托下,益加明显。孟瑄喉咙一紧,上前拍了拍顾遥的脑袋,就像拍小动物,就像拍七七那样。众人错愕之际,只听他低喃道:“别担心了,没事的。”

顾遥才被孟家认作孙女的时候,孟瑄也喜欢这样拍她。后来被孟善说了两回,孟瑄这才知道,侄女,不管是亲的还是认的,但凡过了七岁,就不可以这样待她了。

为此,少年孟瑄曾在午夜抱怨过好多次,抱怨老爷子不早早认下孙女。

顾遥其实有一些不适应的,但考虑到孟瑄的辛劳,羞赧片刻,欲将此事揭过,郑智不同意。方才还热情的郑智,回神之后,一把推开孟瑄,不客气道:“你是不是常常这么欺负我家七七?你欺负七七就罢了,把手都伸到我媳妇身上,合适么!”

孟瑄不曾提防,连推三步,靠着秋溟扶住,才站稳脚步。站定后,孟瑄脸上丝毫尴尬不见,反说郑智:“别那么幼稚。你把我侄女养成这样,我还没收拾你呢,你竟还敢推我!走,外头去,新账旧账一起算。”

五十步笑百步,没差好么?顾遥心知郑智不会带着孟瑄去外头闹,便没管这事,而是将目光放到秋溟身上。

十年光阴,在秋溟身上似乎没什么变化。一样的面容,一样的矜持。他不想进屋的,刚才事出突然,才进的屋。既然进了屋,少不得给顾遥见礼。

“秋溟见过顾姑娘。”

还在和孟瑄掰扯的郑智,百忙之中怼了一句回来:“什么顾姑娘,现在是我媳妇,没看见她肚子、还有那俩臭小子么?”

秋溟偷偷瞄了顾遥的肚子一眼,随即红了脸。

顾遥见他太局促,不着痕迹转移话题:“你也在特赦名单上么?”

“回顾姑娘——”在郑智冰冷的目光下,秋溟微顿,改口,“回姑奶奶,小的黄策户籍在凤城。是以,不在特赦名单上,也不在孟家家奴或者是侍卫名单上。”

顾遥笑道:“原来如此。怪道我觉得你的模样,看起来比十一叔还要好呢。”

听到这,孟瑄便道:“这一路多亏秋溟在,我并没怎么吃苦。待我睡一觉,收拾一番,明日我又是翩翩少年了。”

“明白,你们都辛苦了。玉娘,加两个菜。给十一叔做个土豆牛肉,给秋溟来份小鸡炖蘑菇。鸡就吃柴河养的,蘑菇用夏日里山里采的。不,你先熬点肉丝粥吧。”

玉娘再外地扬声道:“夫人放心,粥已熬上了,菜马上做。”

郑智领着孟瑄先去厢房梳洗了一番,归来时虽不是少年,已能入眼了。粥已经熬好,顾遥母子三人端坐在炕上,等着郑智和孟瑄。

顾遥道:“饭要等会儿才能吃,可我和孩子都饿了,正好与十一叔先喝粥垫垫肚子。”

温暖的热粥下肚,能驱散身体寒意,却驱散不得孟瑄心底的悲凉。他忽然泪目,惹来郑宇的问话:“娘,舅公也和我一样,不喜欢吃这粥么?娘,虽然我也不喜欢粥,但我没哭,是不是比舅公强?”

在儿子的期盼目光下,顾遥十分肯定道:“对,你比舅公强!”

孟瑄收泪,瞠目谓顾遥:“不得随意教孩子!”

顾遥笑,激将:“那你别哭啊。十一叔,你不必这般担心,我已经送了两封信出去。一封给的是宋姐姐,她夫婿是容城知县,我让她找了十个人去追孟祖母她们;还给姚姐姐写了信,让她送一批生活必需品到云南,保证你们的日常生活;正在给唐姐姐写信,让她娘家哥哥或者侄儿,总之,出俩人去云南照料小孩子们。十一叔知道的,唐伯父与祖父他老人家有旧,这会儿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此刻孟家南下途中,宋海棠给的十名人士,是朝廷特与宋海棠的十人。这十人原本的任务是,护送孟家到京城,待至京城,自有孟善昔日徒弟接管下一段路程。哪知有人明哲保身,不肯露头。十人没法子,只得继续前行。直到进了苏州地面,才由唐家人接手。

从京城到苏州,发配的队伍又大了不少。

孟家这里的随行人员,便极为扎眼。金钱开道的情况下,好多人眼馋得一塌糊涂,却又无可奈何。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姚飞飞将娃丢给公婆,与夫婿一道南下。送孟家人是顺道,主要是想做做南北的生意。这日,听闻孟家的女人堆里传来一句:“这有什么!她当年得了孟家好多好处,还这点很多么?”

孟老夫人眼神一厉,怒斥那女子:“晖哥儿媳妇,你娘家没得孟家好处么,又还了几个?”

那女子先是一怂,随即又挺起熊当,道:“我带着大把嫁妆嫁进门,还给孟家生了两个儿子,这好处还不够么!”

姚飞飞冷笑,走了出来,走向那女子,道:“那你给孟家花了几个钱?不妨告诉你,只这一路,不止你们吃喝,还有打点狱卒,我已经花了三千两了。你们孟家,给了顾五三千两银子,乃至更多?”

原保定候夫人、孟瑛的妻子王氏,更不客气道:“你最好老实点儿。事原是你们那一房惹的,却叫全家赔罪。族里待你们也极为宽容,不仅没撇下你们,还照顾你们。这是我们两口子厚道,你们,不要得寸进尺!”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