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道章-第二百零三章 交易
更新时间:2019-02-11  作者: 文抄公   本书关键词: 游戏频道 | 游戏异界 | 问道章 | 文抄公 | 文抄公 | 问道章 
正文如下:
“小菊,不可无礼!”

对面的小姐虽然只有十五六岁,身形尚未长开,但已经有六七分颜色,连忙呵斥了丫鬟,又向段玉赔礼:“公子恕罪!”

她却是见识更多,知道段玉这般少年锦衣,又持刀佩剑的,大多是外国之人,非富即贵。

旁边,几个护卫见到主家有事,已经略微靠近了些。

‘不愧是贵女,出行都有护卫……就是不知道哪个大姓的,总不可能是王室……’

段玉心念电转,现出一个阳光的笑容:“区区小女儿姿态,正是天真烂漫的时候,无妨,无妨……”

“你说谁是小女儿,人家已经……”小菊脸上一红,又想争辩,却被小姐止住。

那越女向着段玉轻施一礼:“我名越姝,敢问公子姓名?”

“我姓段,单名一个玉字!”

段玉说着,忽然看向一侧,一个卫士匆匆而来:“小姐,家主回来,急召于你!咦?”

他看到段玉,却是张大了嘴巴,有如个蛤蟆。

“哦?想不到这么巧!”

段玉内心生出些警觉。

这个武士,赫然是之前护卫越青的一队,见过他的元神真身。

又因为他元神太过凝实,白日显形宛若真人,自然印象突出,记忆深刻。

“哈哈……两位姑娘,有缘再会了!”

在这墨邑王都之中,一旦暴露,麻烦多多,段玉打了个哈哈,转身就走。

“他是谁?”

越姝问着后来的护卫:“阿爹回来了?”

“是的……此人……此人是一位元神真人啊,之前还与家主相会过……”这护卫喃喃说着,令旁边的越姝眼中闪烁好奇之色。

至于旁边的小菊,更是惊骇地捂住嘴巴。

作为高门大姓的丫鬟,她自然比平民更知晓元神的含义。

王宫之内。

由于王上病体愈重,内廷的气氛也是越来越压抑。

因为一点小事就被拖下去杖责、乃至毙命的宫人,数目越来越多。

寝殿之内。

“咳咳……”

金黄色的王帐之后,传来轻微的咳嗽声响。

一直抱着一个孩童守在旁边的王太后立即惊喜交加:“王上醒了?”

“孤……”

一只手挑开帘幕,苍白而枯瘦,上面的皱纹深深。

“太医,太医!”

白须白发,相貌清癯的太医早就在旁边等着,闻言立即上去,搭了搭脉搏:“王上刚醒,气虚体弱,上参汤!”

当即就有炖了一宿的百年老参汤端上来,一小口一小口地喂着。

良久之后,吴越王无鸠脸上终于有了些血色,半靠着软垫,望向太子:“不怕……孤无事……”

他不过四十,却满头华发,未老先衰。

“呜呜……”王太子还是小孩,看着这个模样,被吓哭了。

“唉……人总有一死,父王如是,孤早就看开了,只是这天下即将大乱,孤实在放心不下……”

无鸠苦笑着说道。

“王儿一定能吉人天相……”王太后眼眶也红了:“这都是那妖女……”

作为王家女人,她就是这么送走了先王,想不到又要来一出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其中种种,不必再提,说实话……我这一支,实在难当大任,只是王族都是如此,也是无法了……”

吴越王无鸠继续道。

话说被鲛人公主诅咒的那代吴越王,本身文治武功都有着,并且从鲛人族那里得了大好处,统治期间,治政有道,国力增强,权柄空前巩固,被誉为吴越国的中兴之主。

而在发现身负毒咒之后,他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杀!

兄弟旁支,杀!

叔伯血脉,杀!

一场场流血下来,除了他自己那一支之外,吴越王室血流成河,几乎是灭了自己三族!

没办法。

若不如此,没有任何人会接受一个先天有大缺陷的主脉上位。

王者不到四十岁而亡,是标准的英年早逝,或许他在时没事,但往后几代,肯定有着波折,说不定就要抬举一些旁支继嗣,篡夺大权!

而一番杀戮之后,正统的王室继承人,就只有他一支了。

至于那些隔了十代以上的旁支,根本连扶上台的资格也没有。

如此一来,虽然是巩固了他这一支的权柄,但所造成的后果,就是整个吴越王室都是遗传病成员,导致王室日益衰弱。

毕竟注定活不过四十岁的君主,怎么看都没有人主之相。

任何职业都需要学习,特别是君王!

纵然一个年轻王上十五六亲政,要摸索帝王心术,扶植党羽,十年二十年就过去了。

而正当要大展宏图之际,却是大限已到,这是何等讽刺?

“孤死后,王位……”

无鸠说着,心里千回百转。

他当然还有几个王弟,但要么不成材,要么年纪跟他差不多,都没有一两年好活了。

与此如此,不如在自己儿子身上赌一赌,至少王太子虽然年少,但深沉豁达,颇有几分器量展露。

并且,在这件事上,还有一个天然的盟友,那便是太后!

男子早死,女子主事,顺理成章。

所以吴越国太后垂帘听政的传统,却是十分根深蒂固。

“王上!大喜!”

就在这时,一名内监飞快禀告:“越氏欲献王品沧海夜明珠!”

“哦?倒是忠心!”

无鸠笑了笑,面容沉静,但略微发颤的手掌,还是暴露了内心。

在生死面前,纵然一国君王,也要心起波澜:“所求呢?”

越氏可不是普通臣子,已经出了三个封君,势力根深蒂固,纵然吴越王也难以拿捏。

至于直接下命,令臣子献上私产,更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会导致国内所有封君的抵制。

所有的封君,在这条红线上都十分敏感。

一旦破了底线,吴越也就直接亡国了。

“越青欲受册封,为章邑封君!”

内监不敢隐瞒,一五一十地说了。

场面顿时陷入良久的沉默之中。

“胡闹!”

片刻后,还是王太后率先发声:“竟敢要挟王室?更何况……封君之位,岂可轻赐?必诏告先祖盟誓,无大功不得封,一颗王品不够,须得帝品才可!”

“祖宗法度?嘿嘿……”

无鸠冷笑几声:“至少越氏还是向着我等,若不允,便是真的离心了……”

至于派兵围攻大臣府邸,逼迫交出这种事,他们虽然想过,但念头只是一转,就消散了。

并非这两人思想觉悟够高,只是不能,仅此而已!

“若得帝品,则可解除我一族之诅咒,但此时远水不救近火,能解燃眉之急,也可以……”

无鸠淡淡开口:“命黑勇去越氏府上,告诉他们,这要求,孤允了!”

黑勇,宫卫军统领,也是吴越王的死忠。

在没死之前,无鸠终究还是掌握着这个宫廷内的大部分力量。

“既然王上你一意孤行,哀家便不说什么了……”王太后抱紧太子,闭口不言。

“报!”

这时候,又有一个密谍进来,跪地道:“越氏此行,共遭到七次窥视,一次明抢,此乃名单……”

“呵呵……孤还未死,一些牛鬼蛇神便迫不及待地跳出了么?特别是楚国,亡我之心不死啊……”

无鸠虚弱地笑了笑:“这次他们动了多少棋子,一个不要放过,尽皆斩了!”

凡是走过,必留下痕迹。

这道命令一下,楚国花费良久时间,几代人建立的暗线,说不得就要如同暴雨中的花朵一般,被雨打风吹去。

“此外,布置这一切的,乃是南楚密谍统领——曹蛇吧?不能让他逃了!”

“喏。”

王者一声令下,动员的力量简直如山如海。

墨邑之中,顿时封锁了城门,开始挨家挨户地搜查。

城卫军封锁各处街道要害与交通便利之地,时不时便要长刀见红,与某些不明势力之人开战。

一时间,血流成河。

但这一切,都与段玉没有多少关系了。

在城门封闭的命令下达之前,他险之又险地与熊黑做了最后一批过客,出了墨邑之后,顿时有着海阔天空之感,只觉元神上蒙蔽的一层尘埃也被拭去,顿时一笑,知道自己躲过了某个外劫。

若是继续陷在墨邑之中,说不得就会被这余波扫到,虽然以他身手,还有与越氏的关系,不一定出事,但要处理起来就麻烦了许多。

“这是……全城戒严了?”

熊黑望着后面的大城,却是犹有余悸:“莫非是针对我们来的?”

“你说错了,是针对南楚密谍,并非你我!”

段玉摇头:“看来这吴越王,还真能借得数年寿元呢……呵呵……”

在前世,可根本没有这事。

毕竟那时候天下还未有乱象,段玉太太平平地在白毫山上修炼元神大道,南楚也不会吃饱了撑的为了一个君王的几年寿命,就搭上自己在吴越的所有情报网与暗子。

至于吴越王,会不会付出如此大代价达成妥协,更是不好说之事。

“管他呢,反正这次我们的目标还是南楚!”

段玉一笑,一鞭抽打着马腹:“快马加鞭,不要懈怠了。”

“是!”

熊黑跟在身后,大声答应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