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带锦鲤穿六零-第二百六十二章 舅舅护短
更新时间:2019-01-11  作者: 江水碧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现代言情 | 婚恋情缘 | 自带锦鲤穿六零 | 江水碧 | 江水碧 | 自带锦鲤穿六零 
正文如下:
第二百六十二章舅舅护短

渣男可不是被一把枪指着,小陈和后面那辆车的三个人也同时拔枪。

对小郭和小陈这些警卫员来说,所有拦车挡道的人,都是可能危害首长安全的嫌疑分子。

小郭握着枪指着渣男说道:“严同志现在有任务,有私人事务等休假的时候再来!”

“我……我……”渣男话都说不利索。

同时被五把枪指着,他其实怕得后背都开始出冷汗,但仍旧不敢松手。

他如果松手,他跟阿彩的唯一的机会,就会彻底消失。

按照严胜男的性格,和她刚才的态度来看,只要严胜男一进了军区大院的大门,可能就再也约不出来了。

现在不能严胜男谈判妥当,难道真的要等到婚宴那天,当着两边的亲朋好友去悔婚?

挨打挨骂什么的他其实一点都不怕,但他没有胆子去伤两边家族的颜面。

更何况阿彩跟严胜男还是堂姐妹,这么一闹,他跟阿彩也彻底没了可能。

沈云旗面色不虞地转头看了渣男一眼。

就被这么轻飘飘地扫一眼,渣男好像被掐住了脖子,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立马撒开了抓住车门的手。

严胜男那个叫阿彩的堂妹,见渣男撒了手便慌了,直接跑到车头的位置跪下。

她跪下之后便开始磕头,涕泪横流地哭求道:“堂姐,求你,求你让我一回行不行?”

严胜男没有出声,她脸上的表情有羞愤有尴尬有厌恶,就是没有同情。

尽欢欣赏严胜男的态度,不慌张不松口不表态。

要是严胜男脑子不清楚,对她渣女堂妹同情的话,那才是真的是没救了。

小陈和小郭两个警卫员,也被阿彩近乎跪地哭求的行为,弄得有点懵逼。

要是阿彩是个男人,别说哭得涕泪横流,就是缺胳膊少腿儿,他们也敢下去直接拖走。

但偏偏阿彩是个女人,还是个如花似玉年龄的女人,发生拉扯不仅场面不好看,后面还可能有作风问题的后遗症。

“严胜男!”沈云旗喊道。

“到!”严胜男条件反射地答到。

沈云旗不带任何情绪地说道:“你的个人问题……”

“首长我错了,我马上下去处理!”严胜男说着就准备下车。

沈云旗转头凉凉的看着她,“我说让你现在下车了吗?”

“啊?”严胜男一头雾水,首长不是嫌烦让她下车?

沈云旗看着严胜男蠢呆呆的表情,微微勾了下唇角,

“你的个人问题,组织上也是关心的,既然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要主动汇报组织!当这么多年兵,怎么一点规矩都不懂?”

严胜男被说的更懵了,结婚报告不是打了吗?怎么没汇报啊?

“啊什么啊?还嫌不够丢脸咋的?”沈云旗不耐烦地挥手,“下去把人带上,后面那辆车还有空位!”

尽欢在严胜男耳朵旁边悄悄说道:“胜男阿姨,是让你把这两个人一起带回军区去!”

严胜男听了尽欢话之后,难以置信地看了沈云旗一眼,首长不是最不耐烦这些事儿吗?

不过她还是很快就跳下了车,绕开了渣男,然后走到车前面。

阿彩还以为严胜男是迫不得已被她逼下车,心里还挺得意的,从小到大,严胜男哪次不是看到她哭就投降?

严胜男跟拎小鸡似的,一把拎着阿彩的后衣领,就准备提着往后面那辆车走。

阿彩的脖子被领口勒得生疼,还不忘装出柔弱需要人怜惜的白莲花样子,

“杰哥救我,堂姐她……”

“严胜男!你有什么气都冲着我撒!我任你打任你骂绝不反抗,你欺负阿彩算什么本事?”渣男说着就想从严胜男手里去解救他心爱的阿彩。

小郭上前两下就反剪了他的双手,“叫什么叫?老实待着!回去有的是时间慢慢分辨!”

一对儿狗男女,很快就被严胜男和小郭,简单粗暴地塞到了后面那辆吉普车的后排。

严胜男坐回第一辆车之后,一眼也不敢看沈云旗,一直埋着头,努力降低存在感。

尽欢瞧着她鸵鸟埋沙的样子,伸手过去捏了捏她的手,“胜男阿姨你不用伤心,舅舅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我说的对吧?舅舅?”尽欢转头问沈云旗。

沈云旗越过尽欢,盯着着埋头的严胜男恨铁不成钢地骂道:

“逃避有什么用?能解决问题吗?拿出你在战场上一丝的凶悍劲儿,那两个人还敢闹到你面前?”

严胜男这哪是在逃避狗男女,完全就是丢了脸之后,更不敢面对沈云旗。

对于严胜男来说,未婚夫和堂妹的背叛的难堪,远远比不上沈云旗的冷言冷语,给她带来的羞愧。

其实严胜男跟渣男从头到尾,也没怎么相处过,渣男的父亲在战场上曾经救过严胜男父亲一命。

两边的父亲年轻的时候,说过要结成亲家的玩笑话,但也仅限于玩笑。

今年春天两位父亲开会的时候偶然碰见,两家的孩子都尚未婚配,于是一拍即合,准备把曾经的玩笑话落实。

严胜男一共也才跟渣男见了三面,要说有感情完全是扯淡,感情基础都还没正式开建呢。

所以严胜男子对于被绿,又被渣男贱女联袂胁迫,羞辱悲愤感肯定是少不了的,面子上挂不住。

但感情上的伤害确实没有的,还没来得及投入感情,肯定就谈不上伤害了。

就算是有伤害,伤的也只是跟她堂妹的姐妹感情。

“首,首长,我没逃避,就是没处理过这样的事情,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把影响降到最低!”严胜男咬着嘴唇说道。

沈云旗斜了她一眼,“瞧你这点出息!事情都没开始处理,你就开始想后果,瞻前顾后的你,想出什么好办法了吗?”

“报告首长,没有!”严胜男喊报告的声音都弱弱的。

沈云旗冷哼继续思想教育,“结婚报告是干嘛的?结婚报告不仅是让你们汇报个人情况,

也是为了证明你们这是军婚,军婚是受保护的,这你都不明白?

我看就是因为你看不清事实状态,分不清楚轻重缓急,才让人有可乘之机!”

沈云旗嘴里说的全是骂严胜男的话,但话里话外透露出来的全是护短的意思。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