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门风华-第一百五十四章、反差
更新时间:2019-02-11  作者: 千年书一桐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庶门风华 | 千年书一桐 | 千年书一桐 | 庶门风华 
正文如下:
因着颜彦是来逛书肆的,所以她就没把帷帽戴上。

再则,这个时代虽也讲究男女大妨,但相对来说,对女子的禁锢比起明清来说还不算严苛,至少这个时代女子合离改嫁什么的还是允许的,还有,女子出门时也不是非要戴帷帽不可,也不要求缠足,只是身边必须有人陪伴,还有一点,女子不可以单独和男子在一起,尤其是外男。

因此,颜彦一下车,陆鸣身边的几位世家公子就猜到了颜彦的身份,纷纷打量起她来。

当然了,这些人是先认出了陆呦,虽然他们中的人大都只在颜彦的笄年礼上见过一次陆呦,但陆呦那次闯出的祸端太大,因此这些世家公子很轻易就记住了这位口不能言的陆家大公子,因而颜彦的身份也就不用介绍了。

不过颜彦不知道的是,这几天因为“第一糕”开业的火爆,颜彦又成了这些世家之间最热门的话题。

开店不稀奇,挣钱也不稀奇,稀奇的是这种糕点居然是颜彦自己研制出来的,而且还是根据一本游记中寥寥几句话琢磨出来的,这份聪明和悟性可不是普通人能有的。

还有,听说颜彦还会医理,上次皇长孙李熙病重,连太医都没有法子,可颜彦却出手救治了他,用的是一种连太医们都没有见过的酒给皇长孙擦拭身子,至今他们也没有弄明白这酒是怎么来的。

还有,听说颜彦还懂战事,皇上就曾经把她的观点搬到了朝堂上讨论,言辞间对她似乎很是赞赏。

因此,这些世家公子对颜彦也有了几分好奇之心,他们也想亲眼见识见识长辈们口中的奇女子究竟是什么样的。

颜彦感知到了这份探究,略一纠结,干脆大大方方地拉着陆呦冲大家笑了笑,“夫君,这些都是二弟的朋友,你向大家问个好吧。”

没办法,陆呦要走科考,免不了和人打交道,颜彦可不想他再给大家留下一个又哑又傻的印象。

“幸会。”陆呦抱拳行了个礼。

果然,陆呦这一开口,很快震住了在场的几个人,就连陆鸣也有几分意外,他只听过陆呦背诗,倒是也听说颜彦在调教他说话,但他没想到这傻子居然会像一个正常人似的向别人行礼,一点也不怯场了。

“大哥,你会开口了?”陆鸣问道。

陆呦听了这话看向了颜彦,见颜彦给了他一个鼓励的微笑,陆呦这才转向了陆鸣,“会一点。”

“大哥,大嫂,你们也是来买书吗?”一个中等身材头戴貂皮帽的十八九岁男子问道。

颜彦认出了他,正是陆合的丈夫吴哲,也是护国公世子,颜彦在成亲次日的认亲礼上见过他。

“是。”陆呦也认出了他,回了他一个字。

“大哥,你们想买什么书,家里的藏书楼没有吗?”陆鸣问道。

“画。”陆呦再次用一个字回答了他。

“买画?父亲不是刚送了你们几幅字画吗?我听说还是难得一见的珍品。”陆鸣这话自然是说给旁边的人听的。

颜彦笑了笑,“我们也只是转转,有喜欢就买下来收藏,夫君喜欢研究这些东西。好了,我们就不耽误各位的时间了,先进去了。”

说完,颜彦向众人微微欠了欠身子,随后拉着陆呦进了书肆,那几个人倒是也跟着进来了,不过他们奔的是书架上的书籍,颜彦和陆呦则直接走到了那些字画前。

两人站在这些画作前,一幅一幅地看过去,虽没有看中的,但评点别人的画作也是一种乐趣,同时也是对自己鉴赏能力的一种提升,因此,两人饶有兴致地一幅幅点评下去,颇有点旁若无人的架势。

而陆鸣几个也无心选书,注意力很快就转到了这两人身上,主要是今天的陆呦给他们的反差太大了,和那天那个畏畏缩缩怕怕吓吓连头不敢抬起来的男子判若两人。

今天的陆呦穿了件粉紫色的直领对襟褙子,外面套了件纯黑的狐狸毛斗篷,头上戴的是一顶墨玉的发冠,挺直了后背,往颜彦身边一站,也是公子如玉般的人物了,还别说,两人站在一起,相得益彰,堪为一对璧人。

“怎么,后悔了?”吴哲站在陆鸣身边,见陆鸣盯着颜彦打量,悄悄地捶了下陆鸣的肩膀。

“要死,这话也是能乱说的?”陆鸣瞪了吴哲一眼。

他倒真不是后悔,而是有几个问题没想明白。

“也对,听说岳母大人去向颜家二小姐提亲了,想必颜家二小姐也不会差,内子说过,颜二小姐的才学和才智都在这位之上。”吴哲冲颜彦努努嘴。

陆鸣听了这话脸上方有几分笑意,不过却没有接这话头,而是斜睨了吴哲一眼,转身离他几步远。

很明显,这种地方显然不适合说这种话。

吴哲倒是没追上去,而是凑到了那外三个人身边,这三个人也无心挑书,也是时不时地看上那两人一眼,然后再低声议论几句。

不过这三个人说的最多的是颜彦,这是他们第一次见到颜彦本人,这位足足霸占了京城半年热门话题的女子和他们想象得太不一样,他们以为颜彦就算不是每日以泪洗面也该是妥妥的怨妇一枚。

毕竟这门亲事确实委屈了她,陆呦不但是庶子,且还是害她名誉受损遭遇退亲的罪魁祸首,更别说,还是一名身患隐疾的傻子。

这落差不可谓不大。

可事实呢,眼前的颜彦笑得如此灿烂,看向那个傻子时也是满满的爱意和怜惜。

这怎么可能呢?

如果不是太过清楚陆呦是什么人,他们还真怀疑这两人有什么私情了。

百思不得其解的三个人正好抓住了吴哲,逼着吴哲吐露点内幕来。

颜彦倒没有留意这几个人的动静,她和陆呦选了好一会,总算淘到一幅喜欢的字,是唐初欧阳询的一幅碑刻拓本,两人正商议付账时,忽听得旁边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来,“二表哥,是你?你也来逛书肆?”

颜彦听着这声音有几分耳熟,转过头一看,居然是周婉。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