软玉生香-第189章 弄巧成拙(二)
更新时间:2019-04-14  作者: 月下无美人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软玉生香 | 月下无美人 | 月下无美人 | 软玉生香 
正文如下:
好不容易盼着周连过来了,曹雄连忙醒了醒神,低声道:“周公公,皇上可愿见我?”

周连低声道:“曹大人,皇上让您回去。”

曹雄一惊。

周连说道:“皇上说,曹大人若真有心替你家公子请罪,便该去跟谢家的人请,而不是皇上。”

“曹、谢两家的争执陛下不甚清楚,自然也不好替您做主,不过听闻曹公子和谢家公子曾立下了赌约,既然有白纸黑字在前,那便照着那赌约去应诺就是。”

曹雄闻言顿时眼前泛黑,脸色更白了:“周公公,陛下知道此事?”

周连垂着眼:“京中消息传的沸沸扬扬的,陛下多少知道一点。”

他看了眼听了他话后摇摇欲坠的曹雄,眼底带上了些同情之色。

“这地上寒凉,曹大人还是起来回去吧,陛下让曹大人回去好生教教曹公子诚信二字,让他懂得什么叫愿赌服输。”

曹雄脑中“嗡”的一声巨响。

他来时想了很多,要怎么示弱,要怎么不着痕迹的显示委屈,要怎么跟皇上表示谢家欺人太甚,甚至怕自己不像是病着,还提前服了药,为的就是让自己的样子显得更逼真一些。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他连明宣帝的面儿都没见着,就直接得了这些话。

周连虽然说的委婉,可但凡有点脑子的,就知道明宣帝口中那“愿赌服输”几个字,虽然表面上是告诉曹禺的,可实则却分明是说给他听的。

曹雄下意识的就想到了谢渊,急声道:“周公公,可是宣平侯入宫跟陛下说过什么,才让得陛下误解于我?”

周连摇摇头:“曹大人想多了,谢侯爷已经好几日都未曾入宫了……”

不是谢渊,那是谁?

白秉谦?

还是岳持?

还是赵春荣?!

还有林罡和御史台……

曹雄本就身子不适,这会儿脑子里更是一片混沌。

明宣帝不可能毫无缘由的就偏袒谢家,必定是有人说了什么,才让他厌了自己,这中间到底出了什么岔子?

周连见着曹雄脸色不对,明明是大冷的天,额前却是浸着冷汗,脸上更是瞧不见半点血色。

他上前就想扶曹雄一把,想着让人送他出宫,可谁曾想到还没等他靠近呢,那原本跪在地上的曹雄突然就摇了摇身子,然后双眼一闭,直接倒头就朝着地上栽了下去。

曹雄又晕了,据说这一次还是直接晕倒在了宫中宣政殿外。

一头栽下去时,脑门上都直接撞出了血,被宫人抬着送出宫的时候,模样看上去好不凄惨。

明宣帝得知他“气急攻心”又晕了之后,顿时脸色漆黑。

他自觉已经给曹家留了足够的面子,曹雄和大皇子勾结陷害朝臣的事情他还没追究,不过是言语训斥了几句而已,他居然就拿着对付谢家的那一套来对付他。

怎么,回头也要让坊间传扬他这个皇帝偏宠谢家,逼死忠良吗?!

明宣帝心生怒意,直接让人将曹雄抬回了曹家不说,还下了旨意。

说曹雄既然病了,那就好生在府中养病,在他病好之前,无圣上召唤,不必进宫了,而曹雄手中原本的差事也因为明宣帝“体恤”他身子不好,而直接交给了旁人。

让他在府中好好养病,病未好之前,免了他早朝之事。

看似荣宠在身,可是曹家的人却是乱成了一团。

曹黎刚从宫中出来,回到府中就得知了此事,脸上再也稳不住:“到底怎么回事,父亲进宫干什么去了,皇上怎么会下这种旨意?”

皇上这分明是恶了他们曹家!

曹福这会儿也是方寸大乱,支支吾吾了半晌,才在曹黎的逼问之下,说出了曹雄服药之后,入宫想要去搅合太子伴读的事情,顺便借着机会以请罪之名,将谢家拉进浑水里来。

曹黎闻言瞬间脸色大变,气得险些说不出话来。

“父亲他,他简直是糊涂!!”

太子的事情,哪是那么好掺合的。

更何况那谢青珩如今已是太子伴读,父亲做什么主动进宫去请罪,就算是为着太子,皇上也会护着谢家几分,他这,这简直就是往人刀口上去撞。

他怎么这般糊涂!

谢青珩原是准备出宫的,结果被太子留了下来。

太子选中了谢青珩,便想跟他多亲近些,葛彰陪着几人说了会儿话后,就跟沈凤年一起离开,东宫这边就只剩下太子和谢青珩两人。

曹雄被送出宫后没多久,消息就传来了太子这里。

见谢青珩闻言之后呆怔了一下,随即便松了口气。

太子不由说道:“青珩这般紧张做什么?”

谢青珩连忙道:“回殿下,我是担心府中幼弟。”

“前几日我弟弟顽劣,被人哄着险些闯下大祸,而我家中长辈也跟曹宗正生了些嫌隙,曹大人入宫,我担心他是来与陛下告状的,所以……”

说完他像是有些不好意思,低声道:“让殿下笑话了。”

太子其实也是听过曹家和谢家这回事的,见谢青珩说的坦白,他浅笑说道:“小公子年幼,性子顽劣些也属正常,那曹家本就理亏,如今还入宫寻衅,父皇自然知道该护着谁。”

谢青珩闻言脸上露出抹感激来。

太子说道:“不过这事你们准备怎么处理?我听说那一日大皇兄也在。”

谢青珩闻言迟疑了片刻,才直言道:

“回殿下,大皇子为何在我不知晓,但是这事情谢家定然不会甘休的。”

“我弟弟顽劣,我们自会教训,但是曹家人设套来坑他却是他们不对,而且后来他们还出手伤人打伤了我弟弟。”

“我祖母和父亲都是护短的人,见不得府中人被人欺负,自然是要跟曹家算清楚的,我们谢家也不欺他们,只要他们照着赌约行事就行,别的我们也不做,免得曹家又说我们仗势欺人折辱他们。”

太子听着他的话缓缓一笑:“那大皇兄那里呢?”

谢青珩顿了顿,才抬头看着太子:“殿下觉得该如何?”

搜狗阅读网址: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月下无美人其他作品<<我就是如此娇花>> | <<盛世谋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