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第六百二十八章 道不同不相为谋
更新时间:2019-02-11  作者: 九天飞流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 九天飞流 | 九天飞流 | 农家子的发家致富科举路 
正文如下:
“大师兄这是何意?难道您投入二皇子门下了?”何继胜双眼精光四射,他觉得尹坤极有可能已经成为二皇子党。

尹坤一看就知道何继胜误会了,“倒也没有,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何继胜却不太相信,他目露疑色,倒是让顾诚玉紧紧皱起了眉头。

这何师兄怕是已经投入大皇子门下了吧?现在应该是来探大师兄的底了。

“瑾瑜!你怎么看?”何继胜又将目光扫向顾诚玉,顾诚玉与老师、大师兄他们关系紧密,说不定早就将目的达成了一致。

至于二师兄,他倒是不太担心。二师兄资质平庸,若不是靠着吴府的老太太,怕是早就被人吃得连渣滓都不剩了。

且从他刚才反驳老师的话来看,必是还没站队的。

“咳!三师兄,我觉得老师说得不无道理,二皇子终究是嫡子啊!不过皇上若是立大皇子为太子也是可能的,毕竟大皇子能力强悍。”

何继胜嗤之以鼻,对顾诚玉的说法更是不屑一顾。

看来这个师弟不是名不符实就是不想与他说真话,说出这样的话是想糊弄谁?

“师弟这么说就没意思了,这里也没有外人,师弟莫非还防着师兄们不成?”

何继胜面露讥讽,让梁致瑞皱起了眉头。

梁致瑞刚想说话,顾诚玉就接上了话茬,“三师兄,非是师弟要防着师兄,而是师弟才刚进朝堂不久,对如今朝中的局势还有些不明,也不好做出错误的判断。若是误导了师兄们,那岂不是师弟的罪过?”

顾诚玉不想梁致瑞与何继胜的关系越搞越僵,这才稍稍解释一番,免得老师难做。

“想必诸位师兄都有独到的见解,师弟只管听着,肯定受益匪浅。”

说起场面话,顾诚玉可不比别人差。

话说到这份上,何继胜纵使心中再有不满,也不能再针对顾诚玉了,否则其他师兄们都该对他不满了。

“两位师兄,咱们系属同门,应当互帮互助才是。师弟觉得还是在立太子一事上达成一致,免得日后操戈同室,伤了师兄弟间的情分。”

何继胜笑了笑,他看向两位师兄,语带真诚地说道。

可他最后却看了顾诚玉一眼,见顾诚玉正在端茶品茗,心中有了一些不满。

若不是那位说要把师兄弟拉进来,他今儿也不想来讨人嫌。

他一来,这几人说起朝堂之事就有了保留,不就是在防着他吗?

其实那位的想法他又岂能不知道?一是看上了尹坤在官场上的地位,而是因为顾诚玉。

没错,他觉得那位就是想拉如今还是正六品的顾诚玉入其门下。

那位曾经不止一次地在他面前说过,顾诚玉此人城府极深,锦心绣肠,是可堪大用之辈。

若是能将顾诚玉拉过来,那就是如虎添翼,日后还愁坐不上那个位子?

原本还只是暗示,后来见自己没有动作。前儿终于等不及,给自己下了命令,让务必把顾诚玉拉来他们的阵营。

可叹他之前与顾诚玉只是面子情,顾诚玉身陷囹圄的时候,自己并没有出手相助,就连上下打点一番也不曾。

为了这事儿老师对自己十分不满,虽然没在他面前表现出来,可他觉得老师对他比之前还要冷淡了许多。

师兄弟们聚集在一起时,他也总感觉自己格格不入。

现在这样的关系,顾诚玉怎么可能听他的,投入那位门下?

想到这里,何继胜不免有了一丝无力之感。

屋里突然静默了下来,竟然没人接话。

梁致瑞暗叹了一声,想着终究是自己的学生,于是他首先打破了沉默。

“利明!你可是已经投入了哪位皇子门下?”

梁致瑞的话让何继胜心中一突,难道老师从哪里听到了风声,知道他投入那位门下了?

“老师说的哪里话?学生若是已经站队,早就和老师说了,哪会隐瞒至今日?”

何继胜目光闪了闪,终究没有说实话。

梁致瑞根本不相信何继胜的言辞,这个三弟子今儿怕就是来探他们口风的。

“利明,咱们师生一场,老师也和你打开天窗说亮话,你是不是投到大皇子门下了?”

梁致瑞也不想绕弯子,他想劝劝何继胜。

之前他与顾诚玉谈论过立太子一事不止一次,顾诚玉和他一样,也十分看好二皇子。

他相信顾诚玉的眼光,顾诚玉在揣摩人心上很有一套,更不要说他的聪明才干了。

其实顾诚玉早就在刚才的话中透露出他的选择了,只是何继胜不了解顾诚玉,又生性多疑,非要顾诚玉明确地说出来才肯相信。

“啊?啊!”何继胜先是一惊,而后眼神一闪,接着应了一声。

顾诚玉将他的神情看在眼里,他微阖双眼,掩去眼中的惊讶,竟然选了那位?

“什么时候的事?”梁致瑞紧紧盯着何继胜,语带急切地说道。

何继胜顿了半晌,才道:“也就半年前。”

他的左手在拇指的扳指上划了一圈,随即又停了下来。

顾诚玉看了他一眼,将目光又放到了面前的茶碗上。

今儿应该是谈不出个结果来了,之前的话都是废话。何继胜说他们不说实话,可他自己呢?

不是一样有所隐瞒?若是不能以诚待人,那别人又怎会以诚待你?

“老师,你们可是已经选定了二皇子?”

何继胜没再说大皇子的事,他要确定这件事,不然回去不好交代。

“三师兄,咱们都还没站队呢!皇上的身子已经有所好转,师弟只效忠于皇上。”

顾诚玉这就算是表态了,这时候他不想站队,不可确定的因素太多。

另两位师兄也表态,说是还没想好,得再观望些日子。

“师弟,你也知道,皇上终究是要立太子的。再说皇上已近花甲,师弟还是早做打算呐!”

何继胜这话倒也算是肺腑之言了,若是皇上正当壮年,那他们自然无需急切。

只可惜,皇上已经老迈,还能坐在龙椅上几年?这事儿大家都清楚,只是不敢说而已。

顾诚玉笑着摇了摇头,这何继胜估计今儿还是来做说客的。

只可惜他应该是有顾虑,藏着掖着不说,还一个劲地试探,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