妇贵-第一零零三章 连老爸也算计
更新时间:2019-03-15  作者: 衣布衣出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妇贵 | 衣布衣出 | 衣布衣出 | 妇贵 
正文如下:
安国公听得噎了噎,这话虽然说的实在,可怎么听也觉得不对劲。

叶欣颜也干笑着道:“那个,我这不是为了安您的心嘛。您放心好了,等缘哥儿大些,咱就让他学功夫,之后您再把他送进大营历练,只要他有武将世家的根基就行。说不定咱们大夏朝以后昌盛太平,无战事呢。到那时,练兵只为震慑外敌。”

安国公这才安心的哼了一声,调转话题,试探道:“欣颜你也知道,你父亲是个糊涂的,他本性不坏,和刘姨娘不一样。唉,算了,你一个女儿家,能帮祖父把国公府撑起来,已经让祖父圆了心愿,祖父也有脸面去地下见祖宗了。”

他担心的是儿子叶宏阳。安国公是从头到尾见证了刘姨娘怎么死的。叶欣颜替尹氏报仇了,手上没沾血。可刘姨娘死的,远比直接打死她痛苦的多。

刘姨娘是失去了所有,心先死了,然后才行尸走肉般的死去了身体。临死前,本已经心灰意冷的她,还着实的品了品害自己儿女、被儿女用异样眼光审视的滋味,可谓死不瞑目。

安国公对叶宏阳的糊涂没有一点儿信心,他怕叶欣颜和尹氏、赵刚走的近了,对安国公府、对叶宏阳越发淡漠。到叶宏阳犯糊涂,惹了叶欣颜逆鳞时,会不会向刘姨娘那样凄惨?

所以,他想在叶欣颜跟前,替叶宏阳讨个情面,至少不能像对刘姨娘那样对待叶宏阳……

可是,再想想还是算了,欣颜一个女儿家,能帮他扶持缘哥儿长大成/人,扶持安国公府不至于没落。已经超出寻常人的能力,实在不宜要求太多。

叶欣颜很不客气,大大给了安国公一个嫌弃的眼神,“您有空和孙女说这些,还不如好好管着父亲,让他安生些为好。”

安国公少有的讪讪着表情,说道:“祖父这不是怕祖父老了,管不了那么久吗。”

有了叶欣颜之前的诸多铺垫,赵刚向尹氏提亲就顺当了很多。赵刚在得到尹隆、尹啸成赞同之后,用积蓄买了一处不大的宅子,搬出了侯府。

之后,赵刚请了官媒,向忠勇侯府的姑太太尹英楠提亲。

这事是曹老夫人做主的,老夫人没有征询尹氏的意见,就一口答应下来,并开始着手,准备两人的婚事。

忠勇侯府和离回娘家的姑太太要再嫁了,嫁的是此次南征功勋卓著的宣武将军。

虽说这位宣武将军是忠勇侯府侍从出身,但人家骁勇善战,一直跟随镇远将军征战,很早之前就脱了奴籍,是领朝廷任命的镇远将军的偏将。

从四品的将军,对于尹氏这样一个多年无子的和离妇来说,已经好的不能再好的归宿了。

一时间,京城里议论纷纷,赞成羡慕的人有,羡慕嫉妒恨的也有,蔑视鄙夷的自然也少不了。

叶欣仪如今没有任何依仗,只能很小心的在国公府栖身,行事很是谨慎,不多言不多语,很是安静。

可是,听说尹氏即将再嫁,要嫁给立功升职的赵刚后,这段时间一直克制的神经,轰的一声,崩了。

“贱/妇!不守妇道的贱/妇!”

在慈恩寺,本就是尹氏动了春心,她只是说了句实话,就被叶欣颜那贱/人像疯狗一样撕咬。回去就被季府的周氏圈起来,还失去了儿子。

从那时起,她再也没见过盛哥儿一面。每每想起儿子,叶欣仪的心就止不住的痛。

她因此落的如此凄惨的地步,可那不守妇道的贱/人,还伙同她不知道什么姘/头,撺掇东泽营造行那些丧良心的东西,来季府闹事。把她逼到如今这样的下场。

可尹氏呢?不还是不知羞耻的和那赵刚苟/合了?仔细想想,只怕他二人早就勾搭成奸了,却还假惺惺的隐藏着,装什么名门嫡女。

京城里谁人不知,叶欣颜就是个人见人嫌弃的腌臜东西,避之唯恐不及。可那赵刚就能把她当宝,每次那贱/人惹事,安国公府没人管,忠勇侯府也不出面,只有赵刚颠颠儿的替她奔走。

他为的是什么?这还用说吗?

现在那姘夫当官了,有权势了,尹氏的不要脸行径也用不着遮掩了吗?

唯独苦了她,她怎么这么命苦呢?

叶欣仪坐在秋意渐浓的花园里,狠狠的扯着帕子,忍不住悲从中来,眼泪一串串的滑落。

刘祥家的和晴儿站在叶欣仪身边,有些不知所措。

她们都知道,现在的安国公府,可容不得二姑奶奶生事了。不生事,她们还能有一席之地,若是闹出事情,二姑奶奶的结局堪忧。

可愤怒之中的叶欣仪没意识到这一点,也许是下意识的不愿意去想。

她掉着眼泪,狠狠的咬着唇。过了好一阵子,霍然起身就走,挪到个僻静之处,在叶宏阳回院子的必经之路上,对着一株大树的树干,继续落着泪。

叶欣仪算计的很精准。不多时,叶宏阳听戏回来了。

和他往日的不靠谱、糊涂不明事理一样,听着叶欣仪的哭诉,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叶欣仪所受的委屈,而是尹氏居然再嫁了!

这时候的叶宏阳,已经不会再去鄙视武夫不顾体面、不够斯文。他在意的是,那个贱仆赵刚的品级。

从四品的将军,尹氏那个贱妇,从世子夫人变成了大太太。

和他和离之后,她居然又能在人前风光了。不但给他戴了绿帽子,还摇身一变,又能被人称作夫人了。

而他呢?想在戏园子里打赏个戏子,都囊中羞涩。

他受不了他曾经无比嫌弃的女人,转回来看不起他。日后,他一个布衣,见到有品级的尹氏,他的脸往哪里放?

叶欣仪掉着眼泪,看向叶红颜的眼神更是哀痛:“女儿就说嘛,之前姐姐那样遭人厌恶,京城里,几乎所有人都避之不及,只有赵刚一人愿意替她奔走。若不是有利可图,谁人肯做这种事情?”

叶欣仪顿了顿,一脸哀色,却把话说的更明显了些:“女儿真是替父亲不值,竟然有这样一个妻子。”

叶宏阳本就一腔怒火,被叶欣仪这么一说,心中的怒气更是压不住,“这个不要脸的贱/妇!我要去尹家问尹隆,问尹啸成,他家养出的好女儿,过去还只是偷偷与人苟且。如今可是有机会了,能明目张胆的行那苟且之事了。他们侯府就这样纵容女儿**家宅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