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侯-第一百二十七章 义之所安处
更新时间:2019-02-10  作者: 希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第一侯 | 希行 | 希行 | 第一侯 
正文如下:
蚂蚁在苍茫的大地上很弱小,一阵风一场雨一只踩过的脚都能毁了它们的家园和性命,但数量多了也不容小觑。

前方的大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就好像蚂蚁,再远处的城池则是蚂蚁洞,项南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见过蚂蚁洞,也没有见过这么多人,但好像也并没有多久,安康山叛乱,先帝驾崩,天下大乱其实还没有到一年。

曾经的盛世安稳已经恍若隔世了。

好多人都想不起来曾经的日子是什么样了,不过走过颍陈进入淮南道,尤其是越接近光州府,看到的场景越能勾起记忆。

路上走动的人接连不断,有穷人也有富贵,有车马也有靠步行,但与其他地方不同,这些行路的人脚步平稳神情也不惶惶,没有四处张望恐惧来处茫然去处。

路边散落的村落里有鸡鸣炊烟,陈二去村里借水喝的时候,还被一条狗咬了一口。

狗仗人势,乱世里的人都惶惶不安,狗更是夹起尾巴。

“田地里还有人在忙碌。”陈二伸手指着远处,“这大冬天的做样子吗?”

项南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贵公子,看向远处的田地:“他们在烧荒草积肥,这样开春的时候田地会很壮。”

都已经想到开春种地以及来年秋天的收成,可见是安心了。

响亮的鞭子声伴着马蹄声传来,进入淮南道后随从已经熟悉了,立刻牵着马向路边避让,一队兵马疾驰而来,大路上的行人也已经都避开了。

兵马铠甲鲜明,身上携带刀枪剑戟,形容肃穆,满身都是散发着血腥气,这时候在中原腹地的兵马也都是见血杀过人的。

不过与其他地方不同,路人避让匆忙,神情并没有惊恐,有的司空见惯不理会,有的则饶有兴趣的端详这些兵马。

“这是振武军还是光州府军?”

“非也,我看是丰威军。”

他们还有闲心的猜测议论,这里的日子的确好过的很,项南感叹,口鼻间还有隐隐的香气传来,他还没有去寻找来源,陈二已经高兴的松开缰绳。

“又有热粥可以吃了。”他说道,搓着寒风吹僵的手快步跑过去。

项南慢悠悠走到粥缸前时,陈二已经拿到两个盛着热粥的竹筒。

熬粥的其实是一口大锅,但大家叫粥缸,只有武少夫人的粥缸才能叫粥缸,有些城池也有权贵富豪响应武少夫人施粥,但听到不叫粥缸,很多人宁愿忍着多走一段路去吃武少夫人的粥......陈二在路上听到这个说法时很是无语,这里的人的确是日子过的太好,惯出来毛病了。

“武少夫人是神仙,喝了她的粥能保平安。”施粥的两个妇人大声说道。

这种话凡夫愚妇才会信,陈二将竹筒递给项南,二人就在路旁的石头上坐下来歇息喝粥。

粥里掺杂着干菜,喝起来咸滋滋,比汤茶饱腹,比茶水有味,一竹筒喝下去浑身热乎乎充满了力气。

“粥里放盐,人吃了会有力气。”项南看着竹筒说道。

竹筒简陋,而且重复使用,虽然粥缸旁还架着一锅烧着滚开的水,使用过被妇人们洗刷后的竹筒都会放在里面煮,煮的热腾腾散发着让人舒服的味道。

来吃粥的多数是流民或者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人,项南看竹筒,他们则看项南。

这个好看的公子用竹筒喝粥,喝出了饮酒的美感。

“你们是哪里人啊?”负责施粥的妇人好奇的问。

她不只是问项南和陈二,跟每一个来喝粥的人说笑,妇人们喜欢闲扯,尤其是熬粥洗刷烧火很无聊。

喝着人家的粥,路过的人们心理上也会对她们亲近,闲谈也是休息。

陈二熟练的胡乱说了个地名,妇人也并不追究,她们需要的可能只是说话而已,至于说的什么并不在意,继续询问是来做生意还是投亲。

“这里还可以做生意吗?这世道还有什么生意做?”项南笑道。

“当然可以啊。”妇人们也笑,伸手指着前方,“在我们淮南道做生意,如果你出的起钱,还可以请兵马护送。”

一路所见都能淡然一笑的项南脸上浮现惊讶,这个时候的兵马还能雇佣去保护商人做生意?

这个武少夫人疯了吧?

他更加好奇的想要去光州府了,将一竹筒的菜粥喝完带着陈二上马赶路,喝粥的人也走了一批,而煮粥烧火洗竹筒的三个妇人今日做工的时间也到了,村子里有三个妇人说说笑笑的走来,两方人互相打了招呼,先前的三个妇人便回去了。

其他两人径直回自己家中,煮粥的那个妇人则进了里正家里,里正年纪很大了,闹乱的时候也跟着人往外跑,跑了没多久就躺在路上不跑了,说宁愿死在叛军手里也不想颠沛流离。

这个宁愿死都不想受苦的老头此时眯着眼拿着笔写写画画,不时的打个哈欠,而桌子上摆着食盘,一碗粥一碟菜蒸饼都已经凉了。

“叔祖。”妇人大声喊道,也不管老头忙不忙,“我当值的时候,吃粥路过的有十人,都是外乡人....”

里正忙摆手:“慢点说慢点说。”

一面将手里的纸拿开,重新拿了一本册子打开翻开几页,在上面写个日期然后才道:“说吧。”

妇人便将今日施粥闲谈询问的每个人的年纪身家来历讲来,里正也不询问分析这些自报家门的真假只记下来,官府吩咐过,要统计进入光州府的人口,好随时掌握口粮食物是否充足。

妇人说完回去了,里正继续审视整理。

“你怎么还没吃饭呢?”老妻过来看,有些无奈,“还要热一遍。”

里正已经站起来:“不用了,我该去镇上了。”

他将一堆文册包起来匆忙的向外走,他们这个村子当时受了劫掠,他自己家的牲口也都跑光了,进城的话要自己步行,走出屋子老里正有些头晕,肚子也咕咕叫,这才想起有两顿饭没吃了。

但还有很多事要忙,顾不得坐下来吃了,老里正喊老妻拿了干饼子,扯过一根木棍拄着急匆匆的走了。

“哎呦哎呦,这真是太遭罪了。”老妻在后喊,“比逃难还苦呢,你怎么不寻死了?”

老里正没理会老妻的调侃,木棍顿在地上脚步走的咚咚响,怕苦吗?其实不是的,人怕的是不知道怎么活。

步行的骑马的人在路上或者快或者慢的走着,冬日的薄雾中前方一座城池隐隐可见。

项南抬起头看去,那就是光州府。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