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宠-第515章 杯酒,一句话,足矣
更新时间:2019-03-15  作者: 呆若萌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良宠 | 呆若萌 | 呆若萌 | 良宠 
正文如下:
摘星楼,乃是京城最繁华的酒楼。

且不说其食物做的实在好吃,便是这雅致和私密性都是最最好的。

沈君茹将赵润之请来摘星楼,既不用担心被别人跟查了去,也不用担心传出有私之言。

不消多时,两人便已在包厢坐定。

沈君茹叫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与赵润之一边吃,一边闲聊。

虽说,男女不同席,但她沈君茹想宴请何人,可从不在乎那些个礼教规定!

活这一世不容易,她何必委屈了自己?

伺候着的冬梅替两人斟满了酒,便退到一边候着。

绣屏外,有映星守着,在外面,那沈钰还在隔壁,趴在墙壁上,只恨不得能有个千里耳,能将一墙之隔的两人对话都给听入耳中。

沈君茹端了酒杯,与赵润之敬了酒,说道。

“赵大哥,请。”

“你啊,莫要与我弄这些虚的,你与我,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又要我做什么?”

沈君茹被赵润之这么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所想,只是微微一愣,面上也不觉尴尬,爽快的笑了笑,说道。

“此生得赵大哥这一知己,余愿足矣。”

“你莫要与我虚与委蛇,越是这般,我这心里便越是没底。”

赵润之笑了笑,言语间,一杯浊酒入喉。

“唔…好酒。”

“这酒可是我自己带来的,这摘星楼可都寻不得呢。”

赵润之执着酒杯,微微摇头浅笑,道。

“你可知,贿赂当朝官员,可是什么罪名?”

“我这可不是贿赂,再说,哪有一壶酒便能将你给贿赂了的?”

“唔…那得看是何人,旁人,千金万两都贿赂不了我,若是你…”

一杯酒,一句话,足矣。

话未尽,意已至。

对面,沈君茹浅浅一笑,却未接话,赵润之薄唇微扬,浓墨星眸,浓情深藏不住。

浊酒入喉,轻咳出声,而后才道。

“说吧,唤我来,何事?”

他啊,总是舍不得她这为难纠结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

罢了罢了,便干脆让他再退一退吧。

只是,他逗一逗她的感觉,又是如此美妙,叫他一不留神,便会控制不住…

“摘星楼,乃是京城最繁华的酒楼。

且不说其食物做的实在好吃,便是这雅致和私密性都是最最好的。

沈君茹将赵润之请来摘星楼,既不用担心被别人跟查了去,也不用担心传出有私之言。

不消多时,两人便已在包厢坐定。

沈君茹叫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与赵润之一边吃,一边闲聊。

虽说,男女不同席,但她沈君茹想宴请何人,可从不在乎那些个礼教规定!

活这一世不容易,她何必委屈了自己?

伺候着的冬梅替两人斟满了酒,便退到一边候着。

绣屏外,有映星守着,在外面,那沈钰还在隔壁,趴在墙壁上,只恨不得能有个千里耳,能将一墙之隔的两人对话都给听入耳中。

沈君茹端了酒杯,与赵润之敬了酒,说道。

“赵大哥,请。”

“你啊,莫要与我弄这些虚的,你与我,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又要我做什么?”

沈君茹被赵润之这么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所想,只是微微一愣,面上也不觉尴尬,爽快的笑了笑,说道。

“此生得赵大哥这一知己,余愿足矣。”

“你莫要与我虚与委蛇,越是这般,我这心里便越是没底。”

赵润之笑了笑,言语间,一杯浊酒入喉。

“唔…好酒。”

“这酒可是我自己带来的,这摘星楼可都寻不得呢。”

赵润之执着酒杯,微微摇头浅笑,道。

“你可知,贿赂当朝官员,可是什么罪名?”

“我这可不是贿赂,再说,哪有一壶酒便能将你给贿赂了的?”

“唔…那得看是何人,旁人,千金万两都贿赂不了我,若是你…”

一杯酒,一句话,足矣。

话未尽,意已至。

对面,沈君茹浅浅一笑,却未接话,赵润之薄唇微扬,浓墨星眸,浓情深藏不住。

浊酒入喉,轻咳出声,而后才道。

“说吧,唤我来,何事?”

他啊,总是舍不得她这为难纠结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

罢了罢了,便干脆让他再退一退吧。

只是,他逗一逗她的感觉,又是如此美妙,叫他一不留神,便会控制不住…

摘星楼,乃是京城最繁华的酒楼。

且不说其食物做的实在好吃,便是这雅致和私密性都是最最好的。

沈君茹将赵润之请来摘星楼,既不用担心被别人跟查了去,也不用担心传出有私之言。

不消多时,两人便已在包厢坐定。

沈君茹叫了一桌子的好酒好菜,与赵润之一边吃,一边闲聊。

虽说,男女不同席,但她沈君茹想宴请何人,可从不在乎那些个礼教规定!

活这一世不容易,她何必委屈了自己?

伺候着的冬梅替两人斟满了酒,便退到一边候着。

绣屏外,有映星守着,在外面,那沈钰还在隔壁,趴在墙壁上,只恨不得能有个千里耳,能将一墙之隔的两人对话都给听入耳中。

沈君茹端了酒杯,与赵润之敬了酒,说道。

“赵大哥,请。”

“你啊,莫要与我弄这些虚的,你与我,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说吧,这次,又要我做什么?”

沈君茹被赵润之这么直白的说出了心中所想,只是微微一愣,面上也不觉尴尬,爽快的笑了笑,说道。

“此生得赵大哥这一知己,余愿足矣。”

“你莫要与我虚与委蛇,越是这般,我这心里便越是没底。”

赵润之笑了笑,言语间,一杯浊酒入喉。

“唔…好酒。”

“这酒可是我自己带来的,这摘星楼可都寻不得呢。”

赵润之执着酒杯,微微摇头浅笑,道。

“你可知,贿赂当朝官员,可是什么罪名?”

“我这可不是贿赂,再说,哪有一壶酒便能将你给贿赂了的?”

“唔…那得看是何人,旁人,千金万两都贿赂不了我,若是你…”

一杯酒,一句话,足矣。

话未尽,意已至。

对面,沈君茹浅浅一笑,却未接话,赵润之薄唇微扬,浓墨星眸,浓情深藏不住。

浊酒入喉,轻咳出声,而后才道。

“说吧,唤我来,何事?”

他啊,总是舍不得她这为难纠结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

罢了罢了,便干脆让他再退一退吧。

只是,他逗一逗她的感觉,又是如此美妙,叫他一不留神,便会控制不住…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聊人生,寻知己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