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宫凤华-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平藩(二)
更新时间:2019-07-11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六宫凤华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六宫凤华 
正文如下:
看着阿萝兴致勃勃跃跃欲试的模样,谢明曦颇觉好笑,瞪了一眼过去。

没等谢明曦说话,梅太妃已经抢着张了口:“阿萝,不可乱言!”

“出兵打仗,是武将们的事。大齐有这么多将士,何需你父皇亲自领兵?千金之体,坐不垂堂。这么简单的道理,难道你也不懂?白白读了这么多年的书了!”

梅太妃等了一个下午,心情焦灼不安。此时夹着一股火气冲口而出,语气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阿萝被劈头盖脸地数落一通,颇有些委屈,又有些不服。张口就要反驳。

谢明曦瞥了一眼过来。

阿萝颇有些气闷,将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

母后说过,对着祖母要收敛恭敬几分。祖母不是口齿伶俐之人,性子软弱,却又格外传统守旧。在祖母眼里心里,儿媳和孙女都远不及儿子重要。

顾山长心疼阿萝,不动声色地为阿萝解围:“阿萝,你今日课业繁多,还没到晚膳的时辰。先去书房吧!”

阿萝低着头应了一声,乖乖随顾山长一起行礼告退。

看着阿萝怏怏离去的身影,梅太妃这才惊觉自己态度语气不佳,心中懊恼后悔不已。有些不安地看了谢明曦一眼:“阿萝是不是生气了?”

当然生气啊!

谁被这样数落,心里都不痛快。何况,阿萝还是个心高气傲的孩子。

谢明曦心里想着,面上浮着清浅的笑意:“母妃不必多虑。阿萝气性大,忘性也大。很快就会将这点小事抛诸脑后了。再者,师父也会好生安抚宽慰她。阿萝最听师父的话,母妃放心好了。”

梅太妃心里空落落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婆媳两个怎么也亲近不起来,说话总隔着一层。这也是没法子的事。

她自觉自己颇为疼惜孙女阿萝,和阿萝的感情也很亲密。今晚陡然发现,她大概有些一厢情愿理所当然了。顾山长和阿萝倒更像一对祖孙……

梅太妃忽然没了继续等下去的兴致,起身道:“皇上忙于政事,不知何时回来。我就不等了。待皇上有空了,让皇上去一趟寒香宫吧!”

谢明曦客气地挽留,梅太妃坚持要走,谢明曦便起身,送梅太妃出了椒房殿。

直至子时,盛鸿才回来。

忙碌了一整日,盛鸿眉眼间却没什么倦意,反而有着不同以往的神采。

谢明曦迎上前,低声笑问:“出兵平藩之事定下了?”

盛鸿点点头:“三个藩王各自占据一方藩地,暗中豢养的私兵皆有数万。兵力不容小觑。朝廷以京城兵力为主,再调派附近的驻军,务必要一举击溃藩王。”

打仗确实是劳民伤财之事。

大齐休养生息数年,如今国库还算充盈,兵力也很充足。唯一的遗憾是,因战事不频,军中并未冒出什么年轻优秀的武将。

尹大将军受了重伤后,不能再领兵,早已致仕荣休。

军中战功和威望能和尹大将军比肩的,唯有楚将军。此次平藩,便以楚将军为统领,领其中一路,攻打颍川。

年轻武将周勇,领着神卫军,攻打河靖。

兵力最盛的彰德王,则由廉将军领蜀兵出征。

听到这儿,谢明曦略略挑眉:“廉将军领兵出征平藩,阁老尚书们就没反对?武将们可心服?”

盛鸿眸光一闪,耸耸肩:“怎么会不反对!我提议廉将军,陆阁老等人俱持反对意见。说什么廉将军年轻,从未真正领兵打过仗,此次平藩,最好是启用军中老将。”

说到底,就是觉得廉将军是女子,领着蜀兵坐镇蜀地也就罢了,真正领兵打仗哪里轮得到她?

更何况,天子一张口,就将兵力最足的彰德王留给了廉将军。持重的老臣们都觉得此举不妥,纷纷出言反对。

其实,真论年轻,周勇才是最年轻的那一个。

那些军中武将,也有不服气的,一个个自动请缨要领兵。

倒是楚将军,说了几句客观公正的话:“廉将军善于领兵练兵,这些年时常领着蜀兵剿匪,颇有威名。皇上启用廉将军,倒也合适。”

大齐朝大的战事没有,剿匪之类的事却未断过。廉将军率领蜀兵,四处剿匪,从无败绩。

楚将军对廉将军颇有些惜才之意。

盛鸿态度颇为坚定,不容众臣质疑:“朕相信廉将军,不会负了朕的期望和信任。朕意已决,众卿都不必再说了。”

众臣这才无奈作罢,心里不免嘀咕,天子这般行事,太过任性妄为。颇有昏君之兆啊!

盛鸿似是窥出了众臣所想,淡淡说道:“朕替廉将军立下军令状。若平藩之事出了差错,一切罪责都由朕来承担。”

天子话都说到这份上了,众臣还能怎么着?

“你真这么说了?”谢明曦听得好笑不已,白了盛鸿一眼:“和臣子们议事,怎么刷起无赖来了。”

盛鸿理直气壮地应道:“不这么说,他们还不知要闹腾反对到何时。我是皇上,我说了算。”

啧啧!

妥妥的昏君嘴脸!

谢明曦笑着揶揄:“是是是,你是皇上,凡事都是你说了算。不过,你也别忘了,权利越大,责任越大。天子金口玉言,既是张了口,断无轻易更改收回的道理。廉将军此次领兵,若有差错,就得由你担着。”

盛鸿伸手摸了摸下巴,深思了片刻:“看来,我得亲自给师父写一封信。为了我这个天子的颜面,师父也得拼尽全力才行。”

比脸皮,谁能及盛鸿?

谢明曦哑然失笑,以手指轻轻刮了盛鸿的脸皮:“廉夫子前世不知欠了你多少债,今生做了你的师父。”

盛鸿笑嘻嘻地抓住谢明曦的手指,低头吻了一口。

夫妻两人嬉闹亲昵一番。

谢明曦又说起了梅太妃一直在椒房殿里等候之事:“……母妃忧心忡忡,很担心你。你明日有空,就去一趟寒香宫,安抚母妃一番。”

也唯有盛鸿,才能真正安抚住梅太妃了。

盛鸿点头应下。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