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宫凤华-第六百四十九章 笑话
更新时间:2019-02-10  作者: 寻找失落的爱情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六宫凤华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寻找失落的爱情 | 六宫凤华 
正文如下:
相比起七皇子府里的(热r恶)闹喜悦,四皇子府举办的洗三礼,气氛就有些微妙了。狂沙文学网

李湘如一脸喜气洋洋,倒不是装出来的。

她是真得高兴,亲自抱着霆哥儿,如珠如宝一般。张口便是夸赞:“瞧瞧我们霆哥儿,生得又胖又壮实,力气也大得很。小拳头挥来挥去,挥到人脸上,疼得很呢!将来定是个淘气小子。”

心中的疼(爱ài),几乎快溢了出来。

不过,前来贺喜的女眷们看在眼底,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孩子确实生得壮,个头也格外大。不然,谢侧妃也不会难产了……

孩子亲娘死得不明不白,可怜的孩子懵懂无知,就这么乖乖躺在嫡母怀中。待他长大之后,知晓自己的亲娘难产(身shēn)亡,不知会不会对嫡母心生芥蒂……

还有这位满面喜色的四皇子妃。现在抱着庶子如此高兴,万一庶子(日日)后对自己心存怨怼,不知会是何等感受?

没错!

哪怕没有人证物证,众人也都认定谢云曦是死在李湘如的手中。

打人不打脸。当着李湘如的面,谁也不会不识趣地提起枉死的谢云曦就是了。

今(日日)李府也有人来道贺,正是李夫人。

李默和方若梦,却都未来。

李湘如对兄嫂颇为不满,待宾客走了之后,对李夫人抱怨不已:“大哥大嫂也真是。今(日日)是霆哥儿的洗三礼,他们两个竟都未来。这让人看在眼里,会怎么想?岂不是以为我娘家无人撑腰?”

更可气的是,方若梦去了七皇子府道喜!

嫡亲的兄妹,难道还不及同窗之(情qíng)?

李夫人撑了半(日日)笑脸,现在也撑不住了,淡淡瞥了李湘如一眼,不轻不重地说道:“七皇子妃的(爱ài)女洗三礼,方氏去道喜也是应该的。至于霆哥儿,到底不是出自你的肚子。总是隔了一层。来不来都无妨!”

李湘如:“……”

被亲娘戳了一刀的李湘如笑不出来了,又是难堪又是委屈,眼眶中的泪水直打转:“母亲说这话是何意?”

“我嫁给(殿diàn)下两年多了,一直迟迟未孕。好不容易有了霆哥儿,我这个皇子妃也能稍稍松口气。霆哥儿不是出自我的肚子,也是我的儿子。我是嫡母,养庶子在(身shēn)边,是天经地义之事。”

“母亲这么说,不是故意戳我的心窝吗?”

一边说,一边哭。

李夫人又是心疼又是气恼:“我只说这两句,你便觉委屈难受,哭哭啼啼地。你可知道,别人在背后都是怎么说你的?”

“你便是要养霆哥儿,也得做得好看些。怎么能这么快就要了谢云曦的命!”

“你真当别人都是傻瓜吗?这边生了孩子,那边就蹬腿咽气!谁不知道是你下的手?”

“今(日日)洗三礼,一个个当着你的面有说有笑,背地里不知要怎生编排你!一想到这些,我就气得脑门疼!你还指望着兄嫂登门给你撑腰,撑什么腰!怎么撑腰?”

“要不是你是我亲生女儿,我今(日日)都不愿意来!”

李夫人越说越气,顾不得李湘如泪水涟涟了,伸手点了点李湘如的额头:“你啊!真是太急了!让谢云曦活上个一年半载,慢慢病逝也就是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你偏偏这般急不可耐!”

“你就等着吧!(日日)后不知有多少人说你心狠手辣,草菅人命!”

李湘如满腹委屈,哭着说道:“谢云曦是真的难产。当时我只吩咐接生嬷嬷用秘法为她催生罢了,根本没对她动手。”

准确来说,是还没来得及动手,谢云曦便已咽了气。

这就是天意!

谢云曦本就不该再苟活!

这笔账,怎么能算到她头上来?

那些人,怎么能在背地里胡言乱语,败坏她的声名?

李夫人没好气地白了李湘如一眼:“你说的话,我倒是相信。可惜,别人不信。你真该庆幸,谢钧已和谢云曦断绝关系。不然,今(日日)正大光明地闹上门来,我倒要看你怎么办!”

李湘如擦了眼泪,一脸气势汹汹:“他敢!区区一个礼部侍郎,也敢到四皇子府来闹事不成!”

李夫人:“……”

自从四皇子被封了什么宁王之后,在朝中声势一落千丈。不知多少人在看四皇子的笑话。便是李阁老,提起孙女婿也少了以前的亲(热r恶)。

也就李湘如,还奉夫婿如神明了!

这些糟心事,李夫人也懒得再说了:“总之,你心中有数就好。以后也低调收敛些,别闹出笑话来。”

李夫人走后,李湘如越想越委屈,越想越气闷,狠狠哭了一场。

四皇子中午饮酒颇多,在书房睡了半(日日)。待到晚膳时方起,然后,便见李湘如顶着一双红肿的眼睛过来了。

四皇子难得的好心(情qíng),顿时一扫而空,神色一沉,不善地瞥了李湘如一眼:“大喜的(日日)子,为何这副模样?”

李湘如满心委屈,终于有了可倾诉之人,立刻将白(日日)李夫人说的那番话说了出来:“……我真是冤枉得很。霆哥儿个头大,迟迟生不出来。若再不催生,就是一尸两命。在那等(情qíng)形之下,保住孩子有什么不对?”

“现在倒好,人人都以为是我对谢侧妃下了毒手。今(日日)霆哥儿洗三礼,一个个倒是登门看我的笑话(热r恶)闹来了。”

说着,泪水啪嗒啪嗒往下掉落。

四皇子哪里耐烦听这些,张口道:“无人敢当你的面乱说便是。背地里说什么,你不必去管。”

哪里能不管!

再这般下去,她这个四皇子妃,还有何颜面体面?

李湘如还待再说,四皇子已沉了脸。

李湘如只得闭上嘴。

安静地用完晚膳后,四皇子忽地又问一句:“今(日日)李府,只你母亲来了?”

李湘如嗯了一声,有些不安地看了四皇子一眼:“大嫂去了七皇子府,大哥今(日日)有事,无暇前来。”

四皇子冷笑一声:“不愿来便罢了!”

他这个四皇子,自被封了宁王后,就成了众人眼中不折不扣的笑话。便连岳家也不将他放在眼底了!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