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家小农女-第八一二章 十倍奉还
更新时间:2019-06-11  作者: 南极蓝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经商种田 | 掌家小农女 | 南极蓝 | 南极蓝 | 掌家小农女 
正文如下:
“田守一是被黄佑平移花接木,为何却从昌郡王的侍卫手中救出来?”柴仁安问道。

小暖摇头,“臣女也正疑惑着,所以不知该告谁,索性将他俩都告了,请大人为臣女做主。”

柴仁安好悬一口气没上来直接撅过去,他总算知道为啥济县知县楼萧迁那么急着离开济县去新地方赴任了。若是治下有个陈小暖这样的惹不起的“刁民”,为官者哪会有好日子过!

柴仁安深吸一口气,架子十足地问道,“郡主状上提到的黄佑平和天作等人可在堂外?”

小暖再摇头,“黄佑平在四皇子手中,天作被侍卫带去了晟王府,臣女已经派人去晟王府请侍卫将卫平送来,想必他们正在来的路上。黄佑平那边,还需大人您下令。”

咯嘣!柴仁安听到自己脑袋里的一根弦清脆的断了,不成……这案子得容后再审,他今天的脑袋迷糊了。

不过还不待他发话,门口就有了动静。护卫进来报道,“大人,晟王府的侍卫押送案犯已到堂外等候。”

这么快?莫非此案是受了严晟的指使,由陈小暖出头来告的么?趁着二皇子不在京中,严晟想一举搬到大皇子和四皇子,然后……柴仁安额头渐渐冒出了冷汗,若是如此他更不能现在审了。他最好先问过圣上、大皇子、三皇子和四皇子的意思,搞明白这里边的套头后,再开堂审案。

拿定主意后,柴仁安啪地一拍惊堂木,“带天作!”

见虚弱无力的天作被两个侍卫架进来,柴仁安稍感诧异,“他这是怎么了?”

晟王府的侍卫回话,“回大人,为防他逃走或自尽,玄散大人点了他身上的几处要穴。”

玄舞道,“末将立刻将他的穴位解开。”

柴仁安的手嗖地抬起来,“不必,先让他如此呆着,先押入大牢,待相关人等聚齐,田守一也苏醒后,本府再升堂问案。来人,将案犯押入……死囚牢,着人严加看守,不得有误。”

赵守静和刘守纯看着被押走的天作,恨不得上去直接剁了他。柴仁安咳嗽了一声道,“文昌郡主状告昌郡王和昙郡王治下不严纵侍卫伤人一案,本府接了,三日后开堂定会查个明明白白,退堂!”

“威——武——”两班衙役齐声高喝,侍卫开始向外驱赶听堂的百姓。柴仁安转到小暖面前,“郡主,不知他们想问出什么事情,下手竟如此之狠毒?”

小暖摇头,“守一伤得太重身体虚弱,臣女还未来得及问。”

还没问明白你就跑来告状!柴仁安压了压上窜的火气,又问道,“本府可否亲眼查看田守一的伤势?”

小暖点头,示意刘守静掀开田守一身上的被子。刘守静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露出师兄的膀臂。柴仁安看到的他身上一条挨一条的纱布都渗出鲜血,还有包裹严实的手,不由得胆战心惊。身为经常审案的京兆尹,柴仁安不是没对犯人用过刑,但这样凶狠的审讯手法他真的是第一次见到。

有什么主人就有什么仆从,天作敢对田守一用重刑,定是受了昌郡王的指使,或者他们惯常都是如此。现在柴仁安脑中只有一个念头:千万不能让暴虐至厮的大皇子登基为帝,否则国将再无宁日,他们柴家的江山都得玩完!

柴仁安直起身后问玄舞,“看到田守一被伤成这样,玄将军等抓了天作,不想报仇?”

莫说是厉害无比的晟王府侍卫,便是他的衙役寻了一夜见到此等凶残的行刑场面,怕也压不住火气,先爆走一顿再将人捆回来。为何严晟的侍卫能忍住不动手呢?

玄舞拱手道,“当然想报仇,所以末将等才随着姑娘前来,请大人主持公道。”

他问的明明不是这个好不!柴仁安好悬没被玄舞给噎死。他理了理气又问道,“此事晟王可知晓?”

玄舞摇头,“自昨天晚上通过侍卫传信得知田守一被抓,王爷吩咐末将等全力寻人后,末将还未再见过王爷。”

那你们就敢跟着陈小暖一块跑到本府的大堂上来?柴仁安的脑仁更疼了。不成,他得进宫面圣,立刻、马上!

待将田守一抬上马车后,小暖与刘守静商量道,“把守一带回第四庄养伤吧?你们的师祖在天师庙内,请他老人家和华郎中共同为守一医治,再说有你和守纯在床前照顾,我也能放心些。”

刘守静和赵守纯自是求之不得,护着师兄的马车小心穿过拥挤的人群,经过城门口的严查,返回第四庄。

秦氏见到重伤昏迷的田守一,颤抖着问,“他断的是……”

“那些人为了折磨他,手脚轮着砍的。他两手少了小拇指,两足都少了第四趾和小脚趾。”

“造孽啊……”秦氏眼泪刷刷地掉,十指连心,若是她受了这样的酷刑,怕是什么都得招了,只求尽快解脱,守一是怎么熬过来的。

“女儿已派人去请师傅,希望能尽快治好守一的伤。”小暖扶着娘亲出了屋子,想与她商量回乡的事儿。

秦氏握着女儿的胳膊又怕又怒,“小暖,他们这么敢下狠手,咱们哪斗得过他们……”

小暖安抚道,“娘别怕,这次是因为女儿疏忽才让他们钻了空子,以后不会了。他们敢下手伤人,女儿就要让他们知道伤了咱们的人的代价!守一的仇,女儿十倍奉还!女儿就是要让他们知道,咱们的人,不是他们能任意揉捏作践的!”

十倍的?秦氏眼前血糊糊的脚趾手指乱飞,吓得她腿一软差点栽倒,贺风露连忙上前将她稳住。秦氏握紧小暖的手,“小暖,不能啊,咱不能啊……”

小暖一看就知道娘想歪了,“娘放心,女儿不会因为被狗咬了就咬狗一嘴毛,女儿会直接要他们的狗命!”

“汪!”刚跑进来的大黄不干了。

小暖赶忙改口,“是狼,恶狼!大黄怎么跑来了,不是让你跟小草一块去玩么?”

“汪!”大黄回头,小暖这才发现师傅已经走到二门了,连忙迎上去,“师傅!”

“汪!”大黄抬爪巴拉巴拉师无咎的破道袍。师无咎将挂在腰间的钱袋子摘下来递给它,大黄才叼着钱袋子满足离去。

师无咎先跟秦氏打了招呼,待秦氏回了屋后,师无咎才叹道,“你啊,怎么不等等为师,就一个人跑去了呢。”

小暖听了师傅的话,眼圈一红难受得像个孩子,“师傅……”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南极蓝其他作品<<穿越之寡妇丫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