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卫国师大人-第91章 枫糖(加更章)
更新时间:2018-06-14  作者: 风行水云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玄幻言情 | 东方玄幻 | 保卫国师大人 | 风行水云间 | 风行水云间 | 保卫国师大人 
正文如下:
您可以按"CRTLD"将"傲宇阁"加入收藏夹!方便下次阅读。

第91章枫糖(加更章)

峣晋大婚,原本就是天大的喜事。

这一晚,公主抓着冯妙君在自己的住处剪烛夜谈,奴婢隔着门板还能听见里面传出来欢声笑语。于是隔日午时之前,许多人都知道晗月公主对冯妙君青睐有加。

第三日傍晚,并未找到合适的城邦寄宿。领行的都统干脆找到一处避风的山坳,要求全军驻扎下来,安营休整。

附近只有两个小山村,距离下一个大型的人类聚落还有三十里地,然而风景极美。此时虽然已近十月,但晋国腹地气候温润,不见落雪,这里就还有漫山遍野的红叶,静落无人知。

公主来了兴致,想上山观景。随从阻拦,她却戚戚一笑:“离开晋地,不知还能不能见到这般景象。”晋地多红叶,映着晚霞如举火烧天。这样绚烂壮观的美景,异地确不多见。侍从见晗月公主目中晶莹,知她勾起愁思,不敢再劝。

一群贵族都动了游兴,冯妙君也只好陪着晗月公主上山去。走到半山腰,公主才发现人家都带护卫仆婢,唯独冯妙君身后却跟着几个伙夫。

公主奇道:“带这几人作甚?”时人好文辞比赋,她收养的门客就有专精此道者,这会儿就跟在后边儿。面对这厢美景,冯妙君却带几个做饭的粗人上山作甚?

冯妙君笑了笑:“我听村里人道,此处地气反常,山上的糖槭在眼下深秋时节还能产糖。不若我们收集些树液、着人熬出枫糖,公主在峣国时也能尝一尝家乡的味道?”

话音刚落,众人纷纷称绝。谱个词,写个赋虽然风雅,却是常规,采星城每日大小雅集不下十余场,再说晋公主身边会缺文才吗?冯妙君突发奇想,却是新颖有趣,晗月公主去了峣国,只要吃这枫糖就能想起她。

听听,都是拍官家马p,人家就能拍得那么清新雅致不落俗套,无怪乎公主那么喜欢她。就有几个暗暗佩服,明明村人说话时他们也在一旁听着,为何自己就缺了这根弦?

晗月公主被她说得兴致勃勃,拊掌道:“听起来有趣得紧,怎生做法?”

时人已能炼出沙糖和红糖,材料基本是甘蔗和甜菜,可枫糖因底材之故,产量很少,只供廷贵使用。其入口有木香化开,留下舌尖一点焦糖气味,层次比起沙糖丰富许多。

晗月公主当然吃过,却不知道它的制法,这趟远嫁千里迢迢,也不带这等不相干的物事去峣,此刻想起它的味道,忽然口中生津。

众人正好走到一片枫林,冯妙君吩咐几句,身后的伙夫就钻进林中,开始寻找糖槭。枫树的种类很多,能产糖的只有寥寥几类,都被称作糖槭。按理说,它只在春日里才产糖汁,因为这时要将秋冬藏在树根里的糖分送给新萌发的嫩芽。而当芽儿长成树叶,糖分的流动就停止了,枫树也就不再生产糖液。

这个时段很短。

伙夫们找到糖槭之后,就在树身开出小洞,斜插入铜管并垫好防漏,管下接个大水囊或者木桶。很快众人就见到透明液体从铜管中流出,滴落在下方的容器里,那速度还挺快地,每息能落下一滴左右。

晗月公主看得有趣,着人给自己挽起袖子:“我也来试试。”亲手选了一棵树来扎铜管。

其他贵人也四散开来,纷起效仿。

不多时,林中三十多棵糖槭都被扎上了管子。冯妙君往边缘移动,想要再找出几株来。

她才走出去十余步,铁心宁就走过来挡住了她:“莫要离群,注意危险。”

暮色低垂中,枫林已经黯沉。太阳下山以后,山间就飘起了白雾。

这儿不算深山大泽,却也是荒郊野地了。等闲的野兽她不放在心上,怕只怕……

冯妙君点头,吃他这记提醒,而后对众人道:“天色已暗,糖液还要一个时辰才能接完,不若我们先行回转?”

此时光线已经很暗,再有小半个时辰就要入夜。晗月公主玩兴未褪,却也知道该回去了,夜里的林地并不安全。她叹口气道:“回吧。”

冯妙君回头,望见林海沉沉、风声漫漫,仿佛有怪兽藏匿其中。

这里接取的糖液,自有专人看管、带回大营,而后连夜熬蒸取制。几百斤糖液,最后才能熬出十几斤枫糖。晋地的吃法,是抹在特制的酥饼上食用,几口香甜薄脆下肚,再糟糕的心境也能雨过天晴。

晗月公主吃了两口,面露微笑,泪珠子却滚了下来。

这样稀缺的甜食只有权贵可享,冯妙君吃了两个也回帐歇着了。

一夜无话。

赶了四个晴天的路,晋都已经在三百多里之外。即便是乘千里良驹往回走,也非一日夜能到。

再往西,就是延绵万里、巍峨挺拔的白象山脉了。

走到这里,无论是冯妙君还是铁心宁都放松下来,尤其后者接到晋都来讯:

莫提准放在采星城的冯妙君替身,在送亲队伍离开两日后暴毙家中。

莫提准师徒之间自有好几套传讯的办法,这回信筒是由一种黑色的鸥鸟送过来的。此物生有双心,惯作长途飞行。如铁心宁这样的修行者有法子取出一心保管在身边,莫提准放出黑鸥,它就会循着双心之间的感应飞来找铁心宁,以送取的信件换回自己心脏。

冯妙君亲眼见过它的速度,至少是信鸽的五倍以上,用迅若闪电来形容亦不为过。

铁心宁道:“替身在我们远离之后才被杀,说明对手仍然留在采星城中。替身既然死了,他就还是要面临两难抉择,再追来的机率很小。”

冯妙君点了点头,晚上面向东方、面向采星城的方向烧了三炷香。替身是莫提准安排的,人是云崕杀的,但绝不能说与她无关。

铁心宁说得没错,替身死后,云崕大概也知道自己上当,但他依旧不知道冯妙君的行踪,于是只能作两个方向的推断:她在采星城,或者她已经离开。

今天就到这里,从明儿起,请大家捂好心脏_

另外,居然没有人猜出喵君离开前发出的暗语?

网站地图导航:

20122015傲宇阁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风行水云间其他作品<<宁小闲御神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