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门娇医-第百十七章 事后风波
更新时间:2018-05-17  作者: 苏峥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望门娇医 | 苏峥 | 苏峥 | 望门娇医 
正文如下:
第百十七章事后风波

第百十七章事后风波

作者:

义融公主身上只剩下了一个肚兜和亵裤,粉嫩色的绣童子戏莲花案的肚兜,几乎所有人都看得清清楚楚。

以至于很多年以后,坊间依旧流传着关于当朝公主肚兜的戏言。

不得不说,义融公主的身材堪称极好,玲珑身段,凹凸有致。

更重要的是,那粉嫩嫩的肚兜压根奈何不了,里头那两团白花花的东西,故而被侧面站着的一些男子和侍卫看的真真切切。

甚至还有人忍不住吞了一下口水。

不对,确切地说,是许多男子都吞了口水。

这里不仅包括皇宫侍卫,还有各家的家丁,当然也不乏一些表面正经,暗地里狎昵的少爷。

这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当朝公主哪!

还是当今皇后和陛下的嫡女呢!

说起来算是天底下最高贵的人,就这么被大家看个干干净净。

啧啧….过瘾!

“啊,啊,啊!”义融公主连叫了三声,蹲在地上捂住脸哪里敢见人。

好在她的一个宫女反应迅速,飞一般地滚到里头锦棚,急急忙忙寻找了一件披风,也顾不上别的,连滚带爬地跑过来,将披风裹住了义融公主。

当然,无济于事,因为该看的已经看了。

虽然诸如詹允贤等这样的良家子弟都掩面背身而去。

可杀千刀的,那些个家丁跟侍卫却是差点没把眼睛给勾出来!

“混账东西,还看什么,这是蔑视皇威!”一个女官绷着脸大声喝道。

“咳咳……”这下,这些人才念念不舍地收回视线,假装四处看风景,却犹然忍不住时不时偷瞄一眼。

义融公主,堂堂一国公主,被当众扒了个精光,已然身败名裂!

宫女和女官要搀扶着义融公主进去锦棚换衣裳。

满腔戾气的义融公主一边裹紧了披风,一边用胳膊甩开了侍从,一双杀人的眼神瞪向前面战战兢兢赶回来的侍卫。

“你们是怎么回事?找死吗?找死吗?”她歇斯底里地吼叫。

“不是,殿下,属下..…..”他们支支吾吾说不清楚。

可义融公主也不是傻子,随即视线像刮眼刀子般刮向紧接着而过来的范昀三人。

“范昀,是不是你搞的鬼?”

范昀一脸诧异,耸耸肩道:“殿下,您眼花了吧?我刚刚差点摔下悬崖,在急于自救,还趴在地上吃了不少灰呢,怎么怪到我头上了?”

义融公主一口气差点上不来。

“那是谁?”她犀利的眼神往周身的人一个个扫去。

倒是詹允贤皮笑肉不笑地站了出来,对着大家说道:“你们刚刚有看到人动手脚吗?是不是这些侍卫自己没搞清楚情况,胆大包天射了公主殿下?”

他眼神溜达了一圈。

薛嘉第一个附和:“没有看到,只看到侍卫失手!”

“对对对,什么都没看到!”赵玉轩也弱弱地举手。

大家早受不了义融公主的跋扈,自然一个个附和过来。

义融公主气的吐血,最后盯着隋轻寒道:“轻寒,你给我说清楚,你有没有看到谁动手?是不是范昀?还是詹檀儿?赵玉瑾?”

她阴戾地喘气。

隋轻寒看了一眼范昀,再看了一眼詹允贤,眨眨眼道:“没有啊,本少刚刚在那边,压根没看到谁动手脚,范昀差点摔下悬崖,赵公子呢,忙着救两位美人,其他的,没这个本事,就是这些侍卫失手!”

说着他拿着胳膊肘就对着那领头的人肩头砍去:

“我砍死你,你怎么带队的?居然让公主表姐出了这么大丑,你这让我们大家回去怎么交待啊,皇后娘娘不挖你祖宗十八代的坟才怪呢!”

这场质问以隋轻寒的闹剧收场。

不过范昀还是感激地看了一眼隋轻寒。

他可是一个很关键的人物,只要他站在她这边,义融公主就奈何不了。

赵玉臻只得搀扶着义融公主进去换衣服,并细声细气劝说开导。

义融公主哭个死去活来。

外头这边,赵玉瑾和赵玉轩组织人烤杀那些猎物当做午膳。

等赵玉瑾安排妥当,却发现詹檀儿独自一人站在远处的原野上吹风。

他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很想过去说点什么,可说什么呢?以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

些许自作多情了呢!

毕竟,那样的时刻,他毫不犹豫选择去救范昀。

虽然他觉得自己是对的,救范昀是救命。

大家休息没多久,就吃上了美味,

可是义融公主哪有心情吃下东西,无论赵玉臻怎么劝说,她几乎将身边的人打了个遍,东西摔了个粉碎。

最后她没有脸再露面,只能打道回府,连下午去青城寺的祈福也取消了。

众人暗乐,只得随她回程。

义融公主一再嘱咐赵玉臻,必须封锁住这个消息,不让其他任何人知道。

可惜她还是天真了,一来,今日到场的也有几十来位少爷姑娘,再加上各自家丁侍女,有一百多人,管得住十张嘴,能管得住一百张嘴吗?

更何况,她今日的任性已经彻底得罪了詹家和赵家。

试问,益州城这两个势力最大的家族,会眼睁睁地受这种欺负?

所以义融公主人才刚踏入詹侯府,她赤身**被看光光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益州城。

街头巷尾都把这个当做饭后谈资。

至于是什么人送给义融公主这一份大礼,谁也说不清楚。

有人说是悬崖下突然刮来一阵飓风,刮的那些侍卫变换了方向,所以射到了义融公主本人。

诸如此类云云,总之大家相信是老天爷看义融公主看不下去了,故意给她一个教训。

不过这个教训够狠的。

义融公主第二日就启程回京,可惜,她人还没到京城,这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似的,飞过汉中秦岭,抵达了京城。

皇后还没看到自己女儿的身影,京城关于义融公主在益州城胡作非为,试图谋害官宦之女没有成功,自己反出了大丑,失去了名节的故事,被描述得绘声绘色,甚至各种千奇百怪的版本都有。

义融公主在京城本身名声不好,得罪了不少人,没几个人不幸灾乐祸的。

那些被她教训过的世家女,甚至背后怂恿自己的侍女去外面,把事情传的越发离奇,最让人瞠目结舌的版本都有了,说是公主殿下仗着天高皇帝远,借着皇威在益州城花楼干出一夜幸几男的勾当来。

义融公主在京城已经臭名昭著。

皇帝和皇后快气的吐血。

只得用铁血手段将事情压了下去。

不仅如此,盛怒之下,皇帝派快使飞奔益州,质问詹侯府。

詹侯府一五一十将事情呈书皇帝。

皇帝和皇后夜里坐在榻上瞧信,才发现是自己女儿作死,在益州城郊外胡作非为,差点杀害了詹檀儿及一个范姓姑娘,最后却诡异地栽了大跟头。

偏偏那日,义融公主为了方便自己行事,拒绝了詹侯府任何安排和保护,只带了皇家侍卫,而给公主殿下插刀的,正是皇宫的侍卫,这能怪的谁?

詹家把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不仅如此,詹家还隐晦地将义融公主抱着一个漂亮的**小厮睡了一晚的事也告诉了皇帝。

皇帝气得两眼发黑。

他自然怀疑事情的真实性。

等到义融公主一行回京,她本人被皇帝和皇后拘在自己的宫里哪里都不能去,而隋轻寒和梁云辉,自然被单独问话。

梁云辉对此事一无所知,但他很肯定地告诉皇帝,詹家对义融公主没有半点怠慢,相反还容忍了义融公主许多逾炬之举。

皇帝信了大半,毕竟梁云辉此前跟詹家没有任何瓜葛,要说他偏袒萧侯府还可能,但是偏袒詹家却是不会的,梁云辉这个人光明磊落,不是詹家随意就能收买的。

何况詹家确实没有争对一个公主的理由,不然也不是堂堂镇居一方的君侯府。

看来更多的是自己女儿言行有失,自己女儿是什么脾性,皇帝心里还是有数的,在京城,她或许还能收敛一二,去了别处,她必然仗着公主身份肆无忌惮。

皇帝再问了隋轻寒那日郊猎之事真相。

隋轻寒结合市井版本,回答了皇帝。

皇帝这下是彻底郁闷了,不过隋轻寒也很肯定的告诉皇帝,就是一般的大内高手都做不到的事,那日随行的世家公子或家丁侍卫,没人能做得到。

皇帝觉得匪夷所思,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件事,只得作罢。

隋轻寒是他的外甥,没有偏帮别人的道理,所以大体只得如此。

皇帝老人家合计了下隋轻寒和梁云辉所说,断定是义融公主言行失德,自己酿成的大祸,他去了皇后寝宫,不仅把义融公主狠狠教训了一顿,还顺带骂了皇后教女无方。

母女俩受尽了委屈。

皇帝最后再细问了下,义融公主是否真的抱着一个小厮睡过。

义融公主很羞愧地点头。

齐天何许人也,做的干净利落,就连义融公主身边的女官和宫女也当是公主看上人家漂亮小厮,忍不住狎昵一番。

皇帝越发雷霆大怒,直接剥夺了义融公主封号,让她闭门思过。

骂归骂,惩罚归惩罚,到底是自己女儿,皇后只能舔着脸问皇帝拿主意。

义融公主如今名声败坏,在京城是嫁不出去的,皇后思虑不如远嫁他方,挽救她的婚姻。

可皇帝到底深谋远虑,

“不着急,她再怎么刁蛮,也是咱们的女儿,她的身份摆在这,就注定不会平庸,这样吧,先关她一阵子,避过风头,回头再说!”

皇后心下大喜,只要皇帝没有放弃义融公主便好。

此是后话了。

范昀这边,在义融公主离开的第二日,捏着手中一枚梧桐叶发呆。

这是片五颜六色的梧桐叶,不知何处得来,但上头写着一个“隋”字,范昀便知送来东西的主人是谁?

隋轻寒哪,隋轻寒,这个纨绔可不是普通的纨绔。

他这是在告诉她,他会帮她隐瞒实情,但她欠他一个人情呢!看小说后续,请关注微信号:rdww444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