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记事-番外四十三 欢喜债(十九)
更新时间:2019-07-10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欢喜记事 | 木嬴 | 木嬴 | 欢喜记事 
正文如下:
对东乡侯府,银川公主心里阴影很大。

她第一次来,玩的正高兴,就被蜜蜂蜇了好几口,皇兄更惨。

伤他们的只是东乡侯的儿子。

东乡侯府那么多人一个都没出动。

东乡侯隐姓埋名,重建飞虎军。

唐氏替父伸冤。

苏崇是先崇国公世子遗孤,飞虎军少将。

苏锦谁惹谁倒霉。

东乡侯府没一个是好惹的,不知道是多少人的心理阴影。

十年前被自家皇兄抱出东乡侯府后,银川公主是发誓这辈子都不踏入东乡侯一步的。

谁想到兜兜转转,不仅来了,还有求于人。

几只小白狗围着苏阳打转,理都没理她。

苏阳走过来牵她的手,几只小白狗也围着她打转了。

银川公主有点纳闷了。

据她对东乡侯府的了解,东乡侯府上下无一是软骨头,怎么这些狗这么经不起威胁?

这真的是东乡侯府的狗吗?

“去玩去吧,”苏阳摆手道。

几只小白狗撒丫子就跑了。

要多听话就有多听话。

小厮走过来,见到苏阳和银川公主,那就跟没看见似的,直接从眼跟前走了。

无视的很彻底。

彻底的银川公主都有点恍惚,是不是别人都看不见她。

就算东乡侯府没有人看大门的习惯,她也知道等闲之人是肯定没胆量进东乡侯府的。

可他们都进来了,小厮也瞧见他们了,就这么当没看见,是不是太不妥了?

这家人真是有够奇怪的。

不过更奇怪的还是自家父皇。

人家都不肯娶她,还硬把她塞进来。

想到这里,银川公主脸就火辣辣的烧疼,羞愤难当。

她又不是嫁不出去,父皇要这么对她!

苏阳一脸坦然。

离家几个月,回来连狗都冲他吼了,他能指望谁对他有好脸色?

何况他还易容着,小厮没理会他,应该是早就知道他今儿回来了。

一切都在他爹娘的掌控之中啊。

苏阳心有点堵的慌了,都多大了,还被爹娘压的死死的,太挫败了。

一路往前,远远的就看到二门,银川公主反手拉住苏阳道,“直接进人家内院不好吧?”

“没什么不好的,”苏阳道。

他看着银川公主,凑到银川公主耳边低语了两句。

银川公主看着他,不解道,“为什么进门的时候要呕吐?”

“我吐不出来。”

苏阳,

“不是真吐,装装样子就行了,”苏阳道。

“这样不好吧,太招人嫌弃了,”银川公主不赞同。

她是来送贺礼的,还有求于人。

还没见到人就做呕吐状,这不是给人添晦气吗?

苏阳没法解释的太详细,也怕身边人不配合,只含糊道,“这样做,对你我都好。”

“有什么事我担着。”

银川公主实在想不明白这对她有什么好处了。

难道是让东乡侯府看在她水土不服,身子不舒服的份上少恼她一会儿?

好像没有这个必要啊。

但见苏阳一脸严肃,银川公主点了下头。

苏阳带着她去正院,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望着苏阳和银川公主。

上台阶的时候,银川公主故作呕吐,苏阳拍她后背,“没事吧,是不是动胎气了?”

银川公主,“……!!!”

脸嗖的一下就炸红了。

原来让她假装呕吐是在这里等着她呢!

他们是来送贺礼有求于人的,不是来宣战的啊!

虽然现在亲事退了,可她怀身孕的时间来看,还是给东乡侯府二少爷戴了一顶绿帽子啊啊啊。

银川公主气炸了。

偏又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气急之下的她,抬脚狠狠的踩在苏阳的脚背上。

苏阳疼的格外的夸张,“脚断了,脚断了,你谋杀亲夫啊。”

银川公主想打死他的心都有了。

四下有笑声传来。

二少爷可真能装。

就二少奶奶那点小力气能把他的脚踩断?

二少奶奶自己个的脚断了,他的还好好的。

东乡侯府要能娶这么个凶悍媳妇回来,侯爷夫人做梦都能笑醒。

屋子里,不止东乡侯和唐氏在,还有崇国公府大太太,冀北侯老夫人,沈大太太、沈三太太,还有苏崇和拂云郡主……

济济一堂。

苏阳的说话声不小,都传进屋了。

一听银川公主怀了身孕,唐氏就有点坐不住了,站起身来。

只是东乡侯又让她坐了回去。

没人出来,苏阳讨了个没趣,拉着银川公主进屋,随手把银川公主头上戴的帷帽取了下来,扔给了丫鬟。

丫鬟婆子一直好奇银川公主长什么模样,只是隔着层绡纱,看不清楚。

如今帷帽掀开,丫鬟婆子都愣住了。

银川公主怎么长这么黑啊?

当年的北漠小公主她们都见过的,粉雕玉琢的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要不是模样好,性子也好,侯爷和夫人哪会对这桩亲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小少爷折腾去?

这……真的是银川公主吗?

是不是弄错了?

苏阳坦然的牵着银川公主的手进屋,银川公主心跳如擂鼓,不知所措。

屋子里安静的只听得见他们走动的脚步声。

谁也没说话。

苏阳和东乡侯四目相对。

眸底火花那是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众人,

哪有一回来就这么迫不及待找打的?

而且瞧这架势,是要把几个月没挨的打一次补齐啊。

银川公主拽了拽苏阳的袖子,让他别太过分。

苏阳扶着银川公主道,“紫儿已经怀了我的孩子了。”

银川公主,“……!!!”

刚刚在屋外委婉宣战她已经受惊了。

结果他还嫌不够,堂而皇之的和东乡侯府宣战,他想死也不用跑这么远来啊啊啊。

银川公主要否认,偏说不出口。

她和苏阳一起来的,难道她要拆自己人的台吗?

不说话,就是默认了。

冀北侯老夫人看着苏阳,望着唐氏道,“这真是阳儿?”

唐氏瞪了苏阳一眼,“还不赶紧把易容面具摘了!”

“逃婚离家几个月,回来连给长辈请安都不会了吗?!”

逃婚?!

长辈?!

银川公主目瞪口呆。

苏阳把脸上的易容面具撕下来,露出原本的面容。

银川公主,“……!!!”

苏阳给冀北侯和冀北侯老夫人见礼,“孙儿给祖父祖母请安。”

“好,好,回来了就好,”冀北侯老夫人高兴道。

虽然苏阳武功高强,但他逃婚在外,冀北侯老夫人还是担心他的安危。

只要见到东乡侯,一准催他早点把苏阳找回来。

银川公主望着苏阳,声音都在颤抖,“你……你是东乡侯府二少爷?!”

“是我,”苏阳点头道。

“我待会再和你解释。”

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啊?!

银川公主都不知道她该做什么了。

他怎么会是东乡侯府二少爷呢?!

苏阳望着东乡侯道,“我逃婚了,爹娘怎么能让公鸡替我拜堂成亲?!”

“我和北漠银川公主的亲事,我不会承认的!”

“休书我已经写好了!”

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份休书来,东张西望道,“银川公主人呢?”

唐氏,

东乡侯,

这么傻的儿子,真的是他们亲生的吗?

有没有可能是哪年和谁家儿子不小心抱错了?

还是逃婚时不小心伤了脑袋?

众人一脸黑线。

银川公主呆呆的望着苏阳。

她脑袋已经转不动了。

她到底是被娶了?

还是被休了?

伸手。

银川公主要从苏阳手里接休书。

她要看一眼,苏阳没阻拦,休书还真到她手里了。

苏阳催丫鬟把银川公主请来接休书。

丫鬟们你看着我,我看着她,是想笑不能笑。

唐氏实在看不过眼了,“你的休书已经在银川公主手里的!”

苏阳愣了下,“娘,你替我把银川公主休了?”

唐氏,

“你自己休的,”唐氏道。

“我?”苏阳眉头一皱。

“我没有啊。”

唐氏有把自己儿子轰出去的冲动了。

她实在是控制不住了,望向银川公主道,“银川,你把你脸上的易容面具也撕下来吧。”

一把利刃直插银川公主胸口。

银川公主差点没直接倒地。

她哪里易容了?

她是晒黑的啊。

银川公主鼻子泛酸,想哭了。

不是因为晒黑了,而是心疼自己。

她那么信任皇姐。

皇姐却骗她!

骗她和东乡侯府二少爷的婚约解了,骗她东乡侯府二少爷有了心上人要办喜宴,让她顾全大局前来道贺,顺带找镇北王世子妃恢复容貌。

她好不容易才逃婚,结果被皇姐一脚给踹了回来!

银川公主被晒黑这件事,派去南临找苏阳的暗卫知道,但是没有禀告东乡侯和唐氏知道。

暗卫爱惜东乡侯府名声,二少爷把二少奶奶当成男子逼着训练,晒的比二少爷还黑,这太丢人了。

暗卫想着晒黑的,要不了多少时日就恢复白皙了,不白回来,荆山公主不会让二少爷带她回大齐的。

这么丢人的事,还是替二少爷瞒着比较好。

这一瞒,叫唐氏误会银川公主也是易容的,毕竟女儿家逃婚在外不安全,黑点儿保平安,当年她进京告状,也是灰头土脸的。

银……银川?

苏阳猛然望向银川公主,“你……你是北漠银川公主?!”

之前想不通的事,瞬间豁然开朗了。

难怪赵诩不怕他带她回来给银川公主难堪了。

他只怀疑她是男儿身,却从没想过她就是银川公主!

逃婚还能碰上,结伴去南临……

他们这是什么猿粪?!

当年拿蜜蜂蜇银川公主的一幕浮现脑海,挥之不去。

拂云郡主他们坐在那里,都替苏阳和银川公主感到尴尬。

一个不想娶。

一个不想嫁。

双双逃婚,又双双牵手把家还,还怀了身孕。

还有比这更尴尬的事吗?

还真有。

回来了要风风光光的娶人家,结果又送上了一纸休书。

如今休书就在银川公主手里啊。

银川公主站在那里,手里捏着休书,她想转身走,偏脚就跟钉在了地上似的,移不动半步。

冀北侯老夫人急道,“还傻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请太医,我孙儿媳妇动胎气了,得保胎。”

“我没有……。”

银川公主要否认怀身孕的事。

苏阳一个激灵袭来,直接把银川公主拉着走了。

他们现在急需单独聊聊。

银川公主挣扎不让。

可惜,她那点力气根本不够苏阳看的。

出了门,银川公主恼道,“你放开我!”

苏阳不放。

银川公主拍他的手。

苏阳松了手。

银川公主转身就要朝大门走去。

她要回北漠。

苏阳能让她回去吗?

一把将银川公主扛了起来,直接扛回自己院子里了。

银川公主哪里见过这阵仗,当下就懵了,等反应过来,挣扎的更厉害。

“混蛋!”

“你快放我下来!”

苏阳道,“别动,我们先找个地方聊一聊。”

“我和你没什么可聊的!”银川公主气道。

“我要回家!”

苏阳道,“这就是你家!”

“我的家在北漠!”银川公主咬牙道。

“你已经嫁给我了,”苏阳道。

“你已经休了我了!”银川公主提醒他道。

苏阳,

他想给自己来一拳。

走到凉亭处,苏阳才把银川公主放下,道,“把休书给我。”

银川公主会给他吗?

显然不可能啊。

“你不是很讨厌我吗?!”银川公主攥着休书道。

“我以前眼瞎,”苏阳道。

苏阳承认错误太快,银川公主又懵住了。

苏阳去抢休书,银川公主往后躲。

她不会上当了!

当年拿蜜蜂蜇她的仇,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你已经休了我了,我们再无瓜葛了!”银川公主咬牙道。

苏阳看着她,道,“你确定我们没瓜葛了?”

“没有了!”银川公主叫道。

苏阳嗓子一噎,无话可说。

不过脑袋一转,他又笑了。

笑的银川公主一脸警惕,只听苏阳问道,“你看过休书没有?”

银川公主眉心一皱。

休书虽然在她手里,但她还真没看过。

苏阳一步步逼近道,“你是银川公主,那这封休书就作废了。”

“不可能!”银川公主道。

休书就是休书。

休书是给银川公主的。

她就是银川公主。

怕苏阳耍诈,骗她看休书好趁机抢走,她根本不会上当。

苏阳耸肩轻笑。

银川公主想了想,背过身去,偷偷看休书。

苏阳道,“休书上写我与南临赵相侄女互许终身,你已经怀了我的骨肉了,未免耽误银川公主,特此休书一封,放她回北漠,另寻良配。”

“你又没有真的怀我的孩子,那这封休书不实,自然不能算数了。”

“要想休书成真,你得先怀上我的孩子。”

苏阳一番话,银川公主眉头拧成一团了。

好像……他说的也有那么一点道理?

难道这封休书真的不能当真吗?

凉亭顶上。

九皇子、沈星、赵端趴在那里偷听。

三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无耻!

这人出去一趟变的更无耻了。

哪有这么匡人家北漠小公主的?

他的良心都不痛吗?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