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喜记事-第九百九十七章 道贺
更新时间:2019-04-14  作者: 木嬴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宫闱宅斗 | 欢喜记事 | 木嬴 | 木嬴 | 欢喜记事 
正文如下:
谢景宸眉心一皱,以为自己暴露了。

那边打斗声传来——

谢景宸这才发现不止他,还有人摸了进来,而且被人发现了。

本来他不想管的,免得暴露自己,偏偏叫他认出是董承琅。

虽然蒙着脸,但身形和身上穿的锦袍都和白天一般无二。

别人他能坐视不理,但董承琅他不能不管啊。

哪怕看在赵诩的面子上,也得救他。

董承琅一边打斗一边逃离别院,离远了些,谢景宸方才出手帮他。

暗卫武功高,谢景宸的武功更高。

但暗卫人多,必须要尽快走,否则闻讯过来的人越来越多,到时候脱身就难了。

谢景宸从怀里摸出一张纸,趁着打斗之机不着痕迹的掉在地上。

他要去捡,暗卫的剑刺过来。

谢景宸赶紧逃了。

暗卫捡起地上的纸,随手打开。

纸上画的正是雪姨娘。

“不用追了,”暗卫道。

另外三个准备追人的暗卫过来,看着画像,眉头缩紧。

居然是冲着雪妃来的……

没错,雪姨娘如今是南梁太子的宠妃,只是没有进宫,而是住在别院内。

或许是怕太子妃嫉妒,又或者是待在别院给北漠郕王打掩护。

其中原因,外人不得而知。

跑远了些,谢景宸道,“不用跑了,他们没有追上来。”

董承琅看着谢景宸道,“没想到你武功这么高。”

他跟着他身后追来。

他被别院暗卫发现了,还得李兄出手相救。

董承琅有点惭愧,但更多的是好奇。

刚刚他丢在地上的那张纸是什么,他不喜猜测,直接问了,“丢的那张纸是?”

谢景宸也不瞒他,“是个女子的画像,就是那天我在软轿内看到的女子。”

果然,那天他没有看错,李兄看的就是软轿。

怕他打趣,拿两小乞丐搪塞了他。

“这是太子的别院,那女子肯定是太子的人了,”董承琅道。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样的女子,竟然住在太子的别院内,还派这么多人把守。

谢景宸靠凉亭近,也还是靠朦胧人影和说的话辨认出是北漠郕王,董承琅怕被谢景宸发现离的更远,就更不知道了。

也正因为发现的地方距离凉亭远,可以确定董承琅不知道北漠郕王在别院,再加上谢景宸的画像为证,别院暗卫这才没有追来,否则必定要灭他们的口。

董承琅胳膊受伤,谢景宸道,“先回府包扎吧。”

董承琅看着他,眸光带着审度道,“你为什么要找太子的女人?”

“她手里有大齐边关布防图,”谢景宸道。

董承琅震惊了,“这事你怎么知道的?”

谢景宸看着他,道,“她以大齐镇北王府三老爷妾室的身份混进了镇北王府,骗镇北王府三老爷帮她偷了布防图后废了镇北王府三老爷,这事你不知道?”

谢景宸声音很寻常,连个起伏都没有。

董承琅被他问懵了。

他应该知道这事吗?

说的好像他孤陋寡闻似的……

可问题是这么隐秘的事他是怎么知道的?

董承琅刨根揪底,谢景宸道,“参军之前就知道了。”

“既然她是太子的人,只怕布防图早落入太子之手了。”

董承琅也不知道谢景宸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跟踪谢景宸,被他发现了,他还是救了他。

算上这回,算上表哥,他已经欠他五条命了。

就算有所欺瞒,他也应该信任他,他又不曾害过他。

胳膊还在流血,两人翻墙回了长宁侯府。

本来打算第二天启程去边关,谢景宸睡了一觉醒来后改主意了。

他要在京都多待些日子。

董承琅看着他道,“你确定不和我一起去边关?”

“你们先去吧,”谢景宸慎重道。

董承琅看着他,道,“你是我带进京的,我走了,你不走,哪说的过去。”

“你待多久,我陪你一起就是。”

“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认识太子。”

这边谢景宸在努力认识南梁太子,那边大齐军营里,苏锦忙着调制药膏,日子过得很平淡。

劫了北漠给南梁的粮草和黄金后,又夺了一座城池。

南梁没再攻城,大齐也没有再攻打南梁,接连打了这么多天的战,将士们也需要休息调整下了。

边关局势暂时稳定了下来。

东乡侯和王爷商议了一番后,决定让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去帮崇老国公。

几天前,他们就启程出发了。

带着两万大军去和崇老国公会和,大军走的不快。

正好崇老国公在的地方距离鄞州不远,南安郡王出发的时候,苏锦让他绕道去鄞州看看。

算算时间,聂瑶的病该痊愈了。

南安郡王决定去鄞州看看情况,楚舜和北宁侯世子他们陪着一起去了。

有苏崇带着大军,他们放心。

四人快马加鞭赶到鄞州。

鄞州没有受战乱多少影响,和南安郡王上回来没多少区别。

只是上回来,骑马在南阳侯府前溜达两个来回也没被人认出来。

这回来,南安郡王更诧异。

因为南阳侯府前格外的热闹,宾客如云。

楚舜见了道,“南阳侯府竟然这么热闹?”

那些进出的宾客还带着礼物。

南阳侯府人丁单薄,南阳侯如今和崇老国公在一处打仗,南阳侯府里只有聂瑶一个主子啊。

而且,今天也不是聂瑶的生辰。

“难道是庆贺她大病初愈的?”定国公府大少爷猜测道。

南安郡王眼尖看到南阳侯府里一小厮。

那是南安王府的小厮。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喊,人就不见影儿了。

南安郡王翻身下马,正好过来一男子,南安郡王问他道,“南阳侯府今儿怎么这么热闹?”

男子看着他,道,“兄台不是来喝南阳侯外孙儿南安王府小世子满月酒的?”

“南阳侯外孙儿?”北宁侯世子惊讶。

“南安王府小世子?”定国公府大少爷嗓音有点飘。

“满月酒?”楚舜再问。

三人齐齐望着南安郡王,想南安郡王给他们一个解释。

南安郡王比他们更懵。

他看着那男子,“什么满月酒?”

男子也有点懵了。

这些人穿戴不俗,又在南阳侯府门前停下,难道不是来送贺礼的?

“南安郡王妃给南安郡王生了个小世子,今儿正是小世子满月的日子,”男子道。

说着,他道,“我先进去道贺了。”

南安郡王懵在那里,完全搞不清楚状况。

楚舜他们也不敢相信。

南安郡王有儿子了?

这怎么可能呢?!

可南阳侯府这么大的阵仗,不大可能是假的啊。

南安郡王急着要进南阳侯府,结果南阳侯府小厮拦着不让,理由是他没有请帖。

南安郡王,“……。”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木嬴其他作品<<以嫡为贵>> | <<盛世医香>> | <<嫁嫡>> | <<世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