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枝-724 鸾枝(终曲)
更新时间:2019-02-03  作者: 酌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鸾枝 | 酌颜 | 酌颜 | 鸾枝 
正文如下:
724(终曲)

724(终曲)

小说:、、、、、、、、、

说完这一句,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便不约而同住了嘴,各自沉默着,望着窗外的天光,越来越亮。

等待,总是磨人的。

即便谢鸾因和曹芊芊都是那等还算沉得住气的,也是一样。

待得听到舱房外隐约的动静时,两人便顾不得其他了,一前一后出了舱房。

抬眼,果真瞧着齐慎和李雍他们几个,正鱼贯走出舱房,他们都是藏得住事的,一时间,也看不出到底结果如何。

直到听得李雍和煦的笑声响起,“这里离京城也不远,略商多年未曾回过京,不妨一道回去看看,也让朕尽尽地主之谊。”

无论是谢鸾因,还是曹芊芊,都不由自主松了一口气,这般看来,是成了。

只是,李雍殷勤得很,齐慎却并不怎么领情。

“那倒不必了。阿鸾离家日久,家中稚子甚是牵挂,还是早些回去的好。”

拒得干脆,理由也充分得很,李雍还真不好说什么,加上今番得偿所愿,笑容都一直真切得很。

“如此,那朕也不多留了。反正,来日方长。”

身后,徐子亨将将捧了一只托盘上来,上面放着两卷帛书。

李雍和齐慎一人拿了一卷,仔细看过,齐慎面上平淡,看不出什么,转手将那卷帛书递与了身后的乾一,乾一连忙双手捧住。

李雍面上的喜色却是藏也藏不住,总算是将方才因石桉之事而起的阴霾尽数掩盖了去,将那帛书仔仔细细,只怕看了三遍不止,这才转手,将那帛书重新放回了托盘之中。一举一动,都透着慎重。

而后,什么也没说,李雍冲着齐慎的方向,长身作揖。

这一揖,让在场众人,皆是一愣,毕竟,以他天子之尊,这个礼,不可谓不大,而这一揖,也代表了太多。

于李雍而言,今日之事,有愧有喜,有感有触,除了这一揖,他竟不知还能以何来表。

齐慎也有些诧异,但到底并没有多么大惊失色,单手一直背在身后,倒是泰然地受了这一揖。

待得李雍直起身来,齐慎这才道,“但愿,从今往后,你我治下,再无如今乱象。百姓安居,海晏河清。”

“同愿。朕有生之年,愿南北永如兄弟,同气连枝。”李雍亦是随之应声,至少这一刻看来,双方皆是真心实意。

于是,齐慎的面容总算和缓了一些,现出两分笑影儿来,虽然,仍是笑意淡淡,没有多少热切,“若是得空,不妨到江南一游,届时,换齐某一尽地主之谊。”

这便是当真示好之意了,这可以说是从昨夜,到现在,齐慎最最和缓的态度了。

李雍自然是喜不自胜,忙打跌起笑容答道,“一定一定。”

齐慎亦是朝着李雍拱了拱手,此时,倒显出两分宾主尽欢的样子来了。

想起夜里的那些杀伐血战,谢鸾因忍不住悄悄吁了一口气,抬眼,便见得齐慎朝着她看了过来。

一双眼眸幽深,偏眼底却有一点星芒,将她牢牢笼住,他嘴角微微上扬,朝她伸出手来,轻声唤道,“阿鸾,过来!”

谢鸾因不知怎的,心口便是一颤,在回过神来时,便是朝着他奔去,不顾一切的姿态,恍若倦鸟归巢一般。

到得近前,他双臂一展,再一伸,已是将她拥住。

而谢鸾因被他揽抱在怀中,这才觉得一颗缺失的心,又圆满了,从昨夜一直持续到现在的满心惶惶,才一点点散尽。

顾不得众目睽睽,顾不得失礼失态。

齐慎抬手,轻拍了拍她的头顶,“我们回家了。”

她在他怀里点了点头,齐慎轻拥着她肩头,转过身来,对着李雍和徐子亨点了点头,“我们就此别过了,告辞。”

事到如今,谢鸾因也没有太多的话,要对眼前几人说了。

沧海桑田,曾经,很是重要的人,终究,成了彼此生命中的陌路。

顷刻间,几人无声而望,俱都失了言语。

“珍重。”最后,谢鸾因轻启唇,却也只吐出这么两个字,便越过了万水千山。

对着李雍,对着徐子亨,对着曹芊芊……对着那片生养她的土地,埋葬了她的家人与过去的家园。

直到船动了,缓缓南移,她靠在齐慎怀里,看着那艘船上,慢慢成了几个黑点的身影,心中的滋味,竟是难言的平淡。

不与前几次的离开,她笃定着自己还会归来。

这一次,她不确定,有生之年,她是否还会有踏足北地的时候,不过……她却已经不在意,因为,她的家,她的家人,她的牵挂,都已经不在那里。

“我派了人去接曲嬷嬷和莲泷他们。”靠在她耳边,齐慎轻声道。

谢鸾因却是抬眼望着他,眼中笑意潺潺,“是吗?那可别错过了,我走时,便已做了安排,他们如今,怕已是出了京城了。”

不知和谈结果如何,她总得做些准备。

齐慎望着她,半晌无语。

终究是抬手,拍了拍她的头顶,“夫人越发英明了。”

谢鸾因姑且将这话当真了恭维,笑微微受了,只是,转瞬间,想起了别事儿,笑容不由微敛。

“怎么了?”见她情绪骤然有变,齐慎蹙了蹙眉心,抬手,将她环住。

“对不起。”贴靠在齐慎的怀里,迎着带着微寒的河风,她却被他的斗篷牢牢地裹着,紧紧抱住,身后,便是他的胸膛,宽厚,而温暖。

她不冷,只觉得安定,这便是她栖息的港湾。

好似,只要有他在,只要在他的怀中,那么……所有的惶然与畏惧都会远离,她便什么都不怕了。

只是,这颗心里的愧疚,却又不期然更浓了些。

可那三个字,却是听得齐慎低低笑了起来,“你是觉得,我因着你,受了他们的威胁,同意了那纸和谈书上的条件,平白将自己困了十五年,所以觉得,对不住我了?”

谢鸾因从他怀中抬眼看他,他都清楚,干嘛还要重复一遍?而且,那语调里的笑是什么意思?取笑她么?

她一双杏眼里,带着两分嗔怒,瞪着他,越发显得瞳仁儿晶亮。

齐慎看得心里痒痒的,低头,便在她的额上轻轻一吻,眸色如水,柔润而专注,“小傻子!十五年,足够他们家的瑞哥儿长大了,也足够我们家的寿哥儿独当一面了。届时,再去争个高下,又如何呢?十五年……看我如何给咱们寿哥儿打造一个强大的江南,无论是财力、物力,还是武力,都无人能望其项背,阿鸾……你可信我?”

他目光灼灼,眸中的自信,说是笑傲风云也不为过,他的能力,她如何不知?他便是她的盖世英雄,她自然是信的。

可是,她心头一动,心中滑过一种奇怪的感觉,却又有些不敢相信,有些狐疑地望向他,“你该不会……是为着那个无稽的预言,所以你才……”借故止步于此,不再去想那个位置……

谢鸾因越想越觉得有可能,心口不由急跳起来,不由将他紧盯住了。

齐慎望着她,半晌不语,眼眸幽幽,嘴角却弯了起来。

谢鸾因便是从这表情中,听到了答案,果然……刹那间,心中五味杂陈,有酸有涩,更有满满的甜。

“你这又是何必……那样无稽之事,你又为何要信……”话语干干的,带着苦涩。

“即便无稽,事关你,我也担不起一个万一,你明白吗?阿鸾!”

他淡淡笑语,说着,又是话锋一转,“何况,我知道,你并不喜欢皇宫,也不喜欢皇家,既是如此,就现在这样,没有什么不好。”

“你若果真觉得对不住我……往后,便对我好些,再好些,便算得补偿了,如何?”

怕她再伤怀下去,他竟是插科打诨起来,倒果真是引得谢鸾因忍不住笑了。

只是,那笑中,却是带着闪动的泪花。

“你想我对你怎么好?”竟是难得的温软。

齐慎有些受宠若惊,“不若……回去后,你每日,都为我洗手作羹汤,再多为我做些衣裳?”

“好。”谢鸾因应得爽快。

“那……床笫之事,也都由着我?”齐慎促狭地眨了眨眼睛。

谢鸾因被逗得哭笑不得,那一滴晶莹的泪珠挂在睫毛上,要掉不掉。

哪里不知,他这是故意在平复她的心绪呢。

抽了抽鼻子,她领他的心意。

“你说我……长得也不算顶顶好看,怎的……在你这儿,我却成了那褒姒、妲己之流了?我这浑身上下,哪里有做那红颜祸水,祸国妖姬的本钱呐?你这不是吭我呢嘛?”

齐慎闻言,确实低低的笑了起来,那低沉的笑声在胸腔间跃动,透着满满的欢悦,“你在我这儿,可不就是那真真的红颜祸水?一个眼神儿,我就能被你勾了魂儿。这样挺好,你就算是红颜祸水,我也不必做那误国的昏君。好在,没有江山为聘,你也已是我的夫人,这一生,生则同衾死同穴。”

谢鸾因望着他,再说不出别的话来。

老天待她,何其厚待。

怎能给她一个他?这么好的一个他。

望着她眼泪不要钱般啪嗒啪嗒直往下掉,偏偏嘴角却是翘着的,始终欢喜的模样,齐慎又是心疼,又是心软,抬手给她揩着眼角,“你这金豆子,可要拿只碗来接接?白落了,岂不可惜?”

谢鸾因正哭得忘我,闻言,嗔怒地抬起手,捏成拳头,捶向他。

半途中,却是被他的大手一抄,牢牢包在了掌中。

四目相对,两人皆是不由笑了。

齐慎将她那只手握着,交叠放在胸前,收紧双臂,紧抱住她,两人一同望着两岸雪景……

良久之后,齐慎想起了什么事儿,陡然笑道,“忘了跟你说个好消息了,你二嫂啊……有孕了!”

谢鸾因的二嫂,自然便是已经嫁给谢瓒的高素娘了。

谢鸾因真是喜不自胜,“真的?”打从心里欢悦起来的同时,倒也想起了另一桩事,笑容不由微敛,有些惴惴地望着齐慎。

片刻后,才小心瞄着他道,“那个……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呢……”

齐慎抬起眼,有些莫名地望向她。

谢鸾因悄悄给自己打了打气,罢了!这左右,也不过伸头一刀,缩头也一刀的事儿。

便是一咬牙,将他的手拉着,放到了她的小腹上,笑眯眯道,“那个……咱们可能得给寿哥儿添个弟弟,或是妹妹了。”

说完后,便是忐忑地等着齐慎发火,毕竟,这事儿,瞒着他,虽说事出有因,但终究是她不对。

谁知,等了半晌,却也不见齐慎有什么动静。

她缓缓抬起头来,却见齐慎瞠大着一双眼,瞪着她的小腹,那表情,怎么看,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见他眼睛都有些发直了,谢鸾因忙道,“略商,你这是怎的了?咱们家又快有个孩子了,你不高兴吗?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个女儿的吗?”

齐慎终于有了反应,却是终于抬头望向了她,眼眸深处恍若聚起了风暴,嘴里,牙关紧咬,“谢鸾因!你这是又想被我打了吧!”话落,手一抄,便已是将还在发怔的人打横抱在了臂弯中。

谢鸾因吓得一叫,将小腹护住,色厉内荏道,“你……你敢打我!我现在……我现在还怀着孩子呢,你的孩子!”她有护身符,她不怕。

可看着他,却还是忍不住心虚,连带着骨子里,都透着气弱。

齐慎望着她,磨了磨牙,冲着她,笑得阴森森,“是吗?”而后,抱着她,大步往舱房而去。

谢鸾因吓得尖叫,“啊!救命啊……”

只这声音落在旁人的耳朵里,包括是她的贴身丫鬟们耳中……

也不过只是摇头笑了笑,置之不理了。

这大人和夫人……又在耍花枪了。

这世上,最最不会伤夫人的,便是大人了。

于是乎,该干啥的,继续干啥……当作没有听见……

大运河上,起了风,卷着细碎的雪花儿,又飘了下来……

往南行去的船,一日一日,离杭州近了,离他们的家近了……

他在杭州,为她置办的家里,除了那满园的桂花树,还辟了一个园子,新种了一种花树,种了整整一园子。

她还未曾见过。

那花,唤作,是她的名字。

今年,那树刚栽上。

来年,倒是刚刚好,他们一家三口……哦!不!是四口,可以在花树下,嬉笑怒骂,尽享天伦了……

赌书消得泼茶香,将作寻常一世享。

何其有幸,遇上彼此?

何其有幸,与尔执手?

何其有幸,比肩天涯?

相关、、、、、、、、、

724(终曲)__其他小说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酌颜其他作品<<锦若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