鸾枝-311 战局
更新时间:2018-07-12  作者: 酌颜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鸾枝 | 酌颜 | 酌颜 | 鸾枝 
正文如下:

311战局

类别:其他小说

作者:

书名:__

齐永赶到齐慎扎营之处时,苦着一张脸,“爷,小的......哦!是爷,你怕是不小心得罪鸾姑娘了,你说你,怎么就连封书信都不留呢?”

齐慎目下黯了黯,没有顺着他的话说什么,反倒是轻轻一挥手,很是嫌恶地道,“好了!瞧你一身的灰尘,快些去梳洗一下吧,别在我眼前碍眼了。”

齐永嘟哝了两句,便是转身走了。

齐慎望了一眼他的背影,轻轻摇了摇头,回过眼来,转而望向面前摊在桌案上的地图,眉心轻拢。

“这场仗,怕是不好打。”严睿被派了出去,这回出征,齐慎便将彭威带在了身边,让他做副将。彭威此时靠了过来,与他同看地图,便是忍不住道。之前齐慎出征,彭威也是一直跟着的,所以,对于战事,也算得行家。

齐慎点了点头,目光不离地图,“是不好打,却必须得打。”

鞑子最是彪悍,又是被逼到了绝境,这回打法,必然会很是凶残。

而且,不留退路。

否则也不会所过之处,除了粮食,其余,都尽数烧成了灰烬。

而九边重镇大多常年与鞑子对峙,又短于粮草兵榭,对朝廷很是不满,消极怠战,前日,榆林便已是告急。

而漠南、甘州等处也发现了鞑子踪迹,大人这才在得到军报之后,立马整军,将西安右卫,也一并拉上了战场。

“大人,卑职知道,大人对韩明很有些忌惮,但他毕竟是上过战场,真刀实枪与鞑子打过的人。可那唐以纶,却是来混资历的,他手底下的西安右卫更是连鞑子的面也未曾见过,你此回选他,而舍韩明,只怕是……”

“就伙伴而言,一只平庸的猪,总好过一条会咬人的狗。”齐慎的话犀利而半点儿不留情面。

彭威咳咳了两声,才忍住了笑。

“传令下去,全军休整两个时辰,天不亮时,往漠南进发。”齐慎端详地图之后,手指点在某一处,目光精锐地下令道。

“是。”彭威挺直了腰背,立刻出了营帐传令去了。

齐慎目光却是望着地图,黑眸深处染着忧虑,“已经三日……但愿赫里尔泰派往榆林的,是个庸才,也能让他们稍稍撑得久一些。”

齐慎这一走,便是没了音讯。

只是,才不过三日,坊间便有了流言,说是榆林被鞑子攻破了,鞑子进了关,一路烧杀抢掠,榆林境内,已是一片焦土。

好在,四周兵力已是合围,短时间内,鞑子还打不过来,但是要知道,这么多年来,鞑子从来没有进过关,这便足以让人心惶惶了,毕竟,榆林离西安委实算不得远。而西安过去,到京城,也不过就是十来日的工夫。

谢瓒听说此事时,便是摔了一只茶盏。

“若是父亲还在,如何会由得鞑子这般猖狂?”

谢鸾因目下闪了闪,却是转而道,“如今的榆林卫指挥使是去年从京卫调度来的,对鞑子,可是半点儿经验没有。”

谢瓒闻言,蓦然转头望向她,榆林卫,之前可是齐慎的地盘儿。

“他才刚走,这榆林卫就成了一盘散沙,不堪一击,难道他就没有责任了?”

“他自然逃脱不了责任。榆林,可是在陕西都司辖下,榆林失守,他这个陕西都指挥使如何能逃脱得了干系?”

“要论罪也得他先能活着回来才是。”谢瓒嘴角一抿。

“二哥不是早认定了他与鞑子勾结么?”谢鸾因一挑嘴角,似有嘲弄。

“你难道不是这么怀疑的?你接近他,甚至不惜想要嫁给他,不都是因为这个?”谢瓒反唇相讥道。

谢鸾因的眸子蓦地痛缩,沉默了。

见她那样,谢瓒才有些后悔,自己实在不该拿话刺她。终究是那些写满了血腥和苦痛的过往影响了他,他们兄妹从前相处,不是现在这样的。

默了默,谢瓒才哑声道,“这回的战局有些不利,朝廷这些年来,对九边不闻不问,从前,父亲在时,尚且能勉强将他们拧成一股绳,可是如今……西北军中,早已是分崩离析。榆林被攻破,陕西告急,好在齐慎早已料到薄弱之处在榆林,调兵及时,暂且将鞑子围困在了榆林周边。只是,终究不是长法,鞑子可以往甘州、漠南滋扰,扰乱齐慎的布局,而北边徐辇生,南边陈亭未必会驰援,我倒是有些好奇,齐慎会否扭转战局,又会如何扭转。”

谢瓒说到这儿,嘴角甚至含了兴味的笑意。

虽然从以前时,便常听父兄说起西北战局,但谢鸾因毕竟从未有过实战的经验,战报,她看了许多,但对于她来说,都太空泛了。

但她知道,战局对齐慎,对大周,都很是不利。

果然,接下来,事态的发展与谢瓒所料,相差无几。

鞑子的兵力并不只集中在榆林,开始往南北方向延伸,肆意滋扰。

战线拉得长,因为要防着鞑子声东击西,戍边兵力不敢妄动,而因着榆林已是被撕开了口子,周边城镇的兵力也不敢随意调动,便显得愈发捉襟见肘。

而鞑子也再没了耐性,开始试图撕开包围圈,再往大周境内逼近。

南北两处重兵,果真如同谢瓒所料那般,只困守己方,概不出兵驰援。

一时间,齐慎一个手握二十万重兵的陕西都指挥使却形如孤军作战。

如此这般,到得三月中旬,前线传来战报,漠南城破,守军溃败。

城中的春色渐渐深浓,可人心里,却好似倒春寒一般,觉得阵阵发凉。

这回,谢瓒没有怒得摔茶盏,却拧着眉,沉默了良久。

“漠南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攻破?不应该呀!”谢瓒对各个重镇的兵力部署,甚至是齐慎与鞑子的作战方式、能力都有一定的了解,所以,在他看来,漠南至少还能撑过一月才是的。

“二哥!”谢鸾因幽幽苦笑,“如今的西北不比从前,齐慎手中的粮草,未必能够支撑得住久战。”

谢瓒却是毫不犹豫地摇了头,“不可能。以齐慎之能,应该在去年大雪之时便已料到今春不会太平,他断然不会半点儿准备也没有。何况,榆林已经失守,若是漠南再豁开口子,西北防线便是岌岌可危,齐慎不会不清楚,哪怕是将身后的兵力一并调到漠南,也绝不可能让漠南这样轻易失守……”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

没有找到此作者的其他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