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华-追夫记 之八
更新时间:2019-02-10  作者: 闲听落花   本书关键词: 言情 | 古代言情 | 古代情缘 | 盛华 | 闲听落花 | 闲听落花 | 盛华 
正文如下:
虽说不是什么节日,可这个季节的东钱湖,每天都非常热闹。

姜尚文围着湖转了两三刻钟,热闹略有点稀疏,两边的茶坊酒肆渐多起来。

姜尚文信步进了一家从进了欢门起就十分热闹的茶坊,清柳塞了一小块碎银子给伙计,伙计带着几个人,从人群中挤进去,将姜尚文和姜尚武安置在大堂角落的一张小桌旁。

茶坊热闹,是因为大堂里搭了个小小的台子,台子上,一个十分媚气的伶人正舞着水袖,往台下头一排中间不停的抛着媚眼,咿咿呀呀唱的十分好听。

姜尚文照旧要一壶最好的茶,姜尚武照旧所有点心要一样,不过他们桌子太小,伙计只好先摆满了他们茶坊最拿手的四五碟点心。

姜尚文抿着茶,瞄着台上的媚气女伶,她这个位置又偏又远,能看到高出来的小台子,却看不到小台子前面那一排是什么人,站起来也看不到。

媚气女伶长长一个水袖甩出去又收回来,曲跪在地,起来先冲台子中间曲了个福礼,再往左右两边行了个福礼,媚气女伶还没站起来,两个孔武小厮抬了个半人高的大筐,上了台,提起大筐,倒向台子一角的一只差不多形状,却小了不少的筐子。

大筐里全是铜钱,倾倒而出,将小了不少的筐子倒的堆出尖子,再叮咣乱响的砸到台上,再从台上落到台下,简直象下了一场小规模的钱雨。

“全是铜钱,才一筐,真小气。”姜尚武踮着脚尖,看着台上的热闹,撇着嘴嫌弃。

“说是两家女伎打擂台呢,听说是为了一台堂会,用收铜钱多少分胜负。”清柳已经打听了几句回来。

“这么收铜钱也算?”姜尚文没站起来,伸长脖子看着台上倒了满台的铜钱。

“那伙计说,就说收铜钱,没定细规矩,说是他们家茶钱贵,都是用银子会钞的,铜钱那么重,又不值钱,谁能带几个,不过随身拿个半串十几个的,备着扔给要饭的,这一带一筐的,头一回。”明叶也打听回来了,和姜尚文笑道。

“那一个被人家算计了。”姜尚武坐了回去。

台上,又一个明艳非常的女伎上来,垂眼低眉,走到媚气女伎面前,跪倒,磕头,再跪倒磕头,隆重的三磕九拜之后,站起来,正要转身下去,台前正中一个男声响起:“慢着!就这么走了可不行。”

媚气女伎顿时袖子掩嘴,笑的花枝招展。

明艳女伎身形一僵,转向台子中间,正要跪下,那个男声又响起,“你这三磕九拜,爷可瞧不上,你既然放了话,就该说到做到,脱吧。”

明艳女伎一脸愕然加茫然,媚气女伎放下袖子,斜着明艳女伎道:“姐姐不是说,若是输给了我这样的,你就要做一回引客。”

“我那话是这样说的?”明艳女伎怒目媚气女伎,脸都气白了。

“姐姐愿赌不服输,我倒没什么。”媚气女伎拖着长音,看着台下中间。

“是你自己脱,还是我让人替你脱?”台下的男声里透着戏耍的愉快。

大堂里顿时热闹起来,七嘴八舌一片混乱,虽说听不清都说的什么,可那份有大热闹看的兴奋扑面盈耳。

“这是有仇吧。”姜尚武不吃点心了,撇着嘴,十分不屑。

“那个女伎原话肯定不是那么说的,被人断章取义了。”姜尚文看着僵直在台上的艳丽女伎,又看看台子边上那堆黄灿灿的崭新铜钱,十分遗憾。

要是砸银票子,她身上带的虽说不多,也能砸一砸,可这铜钱,这是城外,附近又没有钱庄,一时半会的,到哪儿找那么铜钱去?

这论铜钱真是憋人。

“爷我数五个数,你不脱,爷就让人替你脱,一,”台下正中,那个男声又响起,一个一字,拖着声音,二字又响起。

媚气女伎站在脸色惨白的明艳女伎身边,笑的媚气流淌。

“这也太欺负人了!”姜尚文猛一拍桌子,拍的桌子上茶壶碟子落到地上,叮咣咣噹的响声伴着姜尚文这一声暴呵,如同一记闷棍砸在那个数数的男声,和满场的喧嚣叫好之上,砸出了一堂静寂。

“你那一筐铜钱,那是作弊,哪有脸说个赢字?”姜尚文点着台上的媚气女伎,“没定规矩,又不是没有规矩,这一场铜钱赛到什么时候?还没到时候吧?要是这么着,姑奶奶我就用铜钱把这间屋子埋上!”

“哪儿来的泼妇,哪跟爷过不去!”台下中间的男子好象反应慢了些,这会儿刚刚恍过神,一脚踹开面前的茶桌,在一片叮咣声,呼的站起来,在男子看到姜尚文之前,姜尚文被清柳搂着腰按下去,踉跄间,看到木瓜蹲在旁边,正象只被杀的鸡一般,冲她拼命使眼色,示意她跟他快走。

旁边的伙计一把将姜尚武推向墙角一个小门,明叶在前,清柳推着姜尚文,姜尚武紧跟在后,跟着木瓜,从堆满茶叶茶壶茶杯的小间穿过,从茶坊后面出来,徐焕正用扇子挠着头,一脸苦恼的看着瞪着看着他的姜尚文,和紧跟她后面出来的姜尚武。

“那是个不能惹的?”姜尚文看着一脸苦恼的徐焕,脱口问道。

“姑娘真是聪明,往前面走走说话吧。”徐焕一脸干笑,折扇往前指了指,自己先信步往前。

“太欺负人了。”姜尚文这一句话里,充满了替自己辩解的意味。

“听说过江家吗?”徐焕没理姜尚文后一句话,摇着折扇,头也不回的问道。

“嗯。”姜尚文心往下沉,刚才那是江家人?

“刚才那个,是江家大奶奶冯氏的奶兄,江家人倒还好,这些下人,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这话,你总听说过吧?当然,我不知道姑娘家世如何,惹得起吧?”徐焕回头斜着紧紧抿着嘴的姜尚文。

“多谢你。”姜尚文没答徐焕那句惹得起吧,站住,郑重曲膝谢道。

至少在明州,她是惹不起的。

。九天神皇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 明智屋中文 wWw.MinGzw.Net 没有弹窗,更新及时 )